? 發問時間: 藝術與人文詩詞與文學 · 2 0 年前

亞瑟王的圓桌武士?

誰可以告訴我亞瑟王的圓桌武士,有多少個?

有那些書本有記途呢?

最好也包亞瑟王和他的老婆,還來點蘭斯洛特和他老婆的緋聞!

先謝謝回答的大大啦~~

2 個解答

評分
  • 2 0 年前
    最佳解答

    騎士(knight)被認為是高貴的代名詞,騎士除了必須英勇善戰、忠於主人之外,還必需品德高尚,鋤強扶弱,表現出騎士應有的精神與風範,這在許多圓桌武士的故事中可以見到,騎士精神也是英美文學中一個經常研究的課題。

      亞瑟王手下的圓桌武士據說有250位之多。電影「第一武士」(First Knight, 1995)中理察‧基爾演的蘭斯洛特(Sir Lancelot)就是其中最有名的一個,他與皇后關妮薇之間的愛情,成為很多文學作品的主題。蘭斯洛特(Sir Lancelot) 雖然號稱是亞瑟王的第一武士,但事實上在他進入圓桌武士之前,另一位騎士加文(Sir Gawain)才是圓桌武士中名列第一的勇者,因此在這些騎士故事中,有許多是關於加文爵士的。

    不過一般而言對於亞瑟王的圓桌武士倒是都是12個..

    想要看他的故事,可以到後面那個連結去看唷!寫的還蠻多的..

    基本上我也是很喜歡亞瑟王電影一上片,就跑去看了,好棒...

  • CARY
    Lv 5
    2 0 年前

    「亞瑟王與圓桌武士」之「石中劍」

    序 言

      世上留傳著許多關於亞瑟王的精彩故事,以及英勇的圓桌武士的傳奇。

    亞瑟王的故事誰開始說的?沒有人知道。這些故事很老了。在許多不同的國家有許多不同的說書人在傳述這些故事。而且每個人的傳述方式都有其獨到之處。

    真的有亞瑟王嗎?研究歷史的人認為確有亞瑟王其人。不過他們對他所知不多。只知道他大約是在一千五百年前統治英國。他打了許多場勝仗。而且,他是一個永遠不會從世人心裡退位的國王。

    第一章 石中劍

      那是個寒冷多風的夜晚。月亮映照在山頂一座高大的城堡上。那是英國猶瑟國王的城堡。

      剎那間一片奇異的光霧開始向城堡大門移動,並且在那附近盤旋。過了一會兒,光霧便散去了。霧散處出現了一位老人。他身穿一件灰色長袍,帶著一頂尖尾長帽﹔他有著一撮長而白的鬍子,還有不尋常的銀色雙眼。

      老人望向城堡。城堡大門隨即被打開,兩名婦人走了出來。其中一名婦女懷抱著一個用金布包起來的小嬰兒。

      老人伸出雙臂。那婦人一言未發便將小嬰兒交給他。光霧再度出現。當霧散去之後,老人和小嬰兒便一同消失了。

      他們到哪兒去了?

      在好幾哩外的森林深處有一個較小的城堡。那是騎士─艾克特爵士的產業。艾克特爵士以仁慈和誠實聞名。

      艾克特爵士正走在他房間前面的石階。然而突如其來的一片光霧將他圍繞起來。接著,那位奇異的老人出現了。他懷裡抱著一個小嬰兒。

      “梅林!”艾克特叫道。艾克特很清楚眼前的老人是誰。他就是梅林,有名的魔術大師,世界上法力最強的魔法師。艾克特畏懼梅林,但他也信任他。因為梅林只將法數用在善良的地方。

      “你怎麼來了?”艾克特問道。

      梅林抱出懷中的小嬰兒。“我把這孩子帶來給你。請你像養育自己孩子一樣地撫養他。我不能告訴你原因。給他取名叫亞瑟。還有,不要告訴別人他是怎麼來的。”艾克特溫柔地接過小嬰兒。“我會照你的話做。”他說道。

      一轉眼,梅林便消失無蹤了。然而艾克特仍能聽到他輕輕的說,“不要讓別人知道。”

      艾克特低頭看著小嬰兒。“沒問題,亞瑟。我會像愛我兒子凱伊一樣地愛你。”他告訴小嬰兒。之後他皺了皺眉頭。“可是,你是誰?你有什麼秘密呢?”

      十六年過去了。亞瑟已長成一位健壯、英俊的少年。他正在學習如何成為一名騎士,就像他哥哥凱伊爵士一樣。

      亞瑟已學會騎馬,拉弓射箭,使用劍、矛和短刀戰斗。除武術外他也明白一名騎士尚須具體勇敢、仁慈和誠實等美德。他覺得自己已經準備好去冒險了,然而,城堡里卻太平的很,什麼事也沒有。注意與課文所提「騎士」的特色比較。

    冬季裡的某一天,一個陌生人快馬加鞭地來到城堡。亞瑟外出打獵去了。艾克特爵士和凱伊爵士將陌生人接進屋裡。那人從倫敦來,他看起來很累,但臉上卻充滿興奮之情。他說了一個很奇異而美好的故事:

      “自從猶瑟王過世后,許多騎士和領主就起來爭奪王位,”那陌生人開始說道。

      “我擔心那些爭戰會一直持續下去。然而,聖誕節那天卻出現了奇跡!富人和窮人都湧進大教堂去。他們群眾在教堂的院子裡,我也置身其中。”“突然間一道令人睜不開眼睛的光芒射下。院子裡隨即出現了一塊白色巨石。沒有人知道那塊石頭是怎麼來的。它就矗立在那個一秒鐘之前還空無一物的位置上。接著一把閃亮的劍浮上石面。石頭上還留有這幾個字:

    能拔出這柄石中劍的人

    就是真正的英國國王

      “還沒有人試過。”陌生人說道。“不過,新年的時候會舉辦一場比武競技。來自四面八方的騎士和領主將會齊聚一堂。他們會以手中的劍和矛一展武藝。在比武競技之後,任何一位想當國王的人都可以去拔石中劍。”

      凱伊爵士的眼睛閃著亮光。“一場比武競技!我們可以去嗎,爸爸?”

      艾克特爵士微笑著。“我們即刻啟程前往倫敦。找亞瑟一塊兒去。”

      凱伊爵士隨即往外跑。亞瑟正從馬廄那邊走過來。“亞瑟!”凱伊大叫道。“我們要去倫敦了!我要去參加一場比武競技。快回家準備准備。”

      倫敦!亞瑟甚至比凱伊還要興奮。只要一出城堡就有機會冒險了。外面的世界裡有奇特的野獸、有強盜、有邪惡的騎士,還有神仙和魔法師。什麼事都可能發生!

      他們出發了。白天他們走了一整天,那天晚上,他們就在星空下成眠。第二天早晨,他們沒走多遠,亞瑟就瞧見不遠處有些東西。原來是一堵高牆。櫛比鱗次的塔樓高聳入雲。那是倫敦!

      亞瑟和艾克特爵士、凱伊爵士一道騎馬進城。城里面滿是屋舍、商店和教堂,擁擠的人群,有穿著華美的貴婦,也有穿著破衣的乞丐﹔有忙著叫賣貨物的商人,也有騎在馬被上的領主。亞瑟從沒見過這樣的畫面。他立刻就想四處看看。

      最後他們在一家小酒館裡住下。但是停留的時間也僅能夠讓馬兒稍事休息而已。時值新年,比武競賽不久就要開始了,他們不想遲到。

      競技場離大教堂不遠。旗幟四面飛揚。那兒有用色彩明亮的絲綢 起的帳篷,有正在躍步前進的美麗馬匹,還有身著光燦耀眼盔甲的騎士。場面真是壯觀。

      凱伊突然叫道,“噢,慘了!”

      “怎麼啦?”亞瑟問道。

      凱伊面色凝重。“比武競技就快開始了,可是我把劍忘在酒館裡了。”

      亞瑟總是很快地伸出援手。

      “不要擔心,”他說道。“我回去幫你拿。”

      亞瑟騎上馬飛快地奔出競技場。然而等他回到酒館時,酒館卻大門緊閉。他敲門也無人應門。每個人都到競技場上看比武競賽去了。

      亞瑟不想讓他哥哥失去競技的機會。可是他該怎麼做呢?亞瑟開始朝競技場前進。當他騎著馬經過大教堂時,他看到教堂的院子里有個東西。一柄劍插在一快白色的大石頭上。

      也許那柄劍可以借凱伊用一下!

      亞瑟跳下馬,跑到石頭前面。那里空無一人。亞瑟握住劍柄,輕輕一拉,便將劍拔出來了。

      然後他騎上馬,回去找凱伊。“我沒辦法拿到你的劍,”亞瑟告訴凱伊。“不過這一把劍也挺好用的。”

      凱伊皺皺眉頭。“你哪兒找來這把劍?”他問道。

      “在老教堂的院子裡,這把劍就插在一塊大石頭上。”亞瑟答道。

      凱伊的臉色立刻變得蒼白。這是石中劍!

      “你在這裡等我。”凱伊對著亞瑟說道。他一把奪過亞瑟手里的劍,去找艾克特爵士。

      “爸爸,您看!”凱伊叫道。“我一定就是英國國王了!我手上有這把神奇的劍。”

      艾克特爵士看著他的兒子,好一會兒沒有說話。然後他很平靜地說到:“你怎麼拿到這把劍的?”

      凱伊臉紅了。他不敢看他父親的眼睛。最後他說道:“是亞瑟拿來給我的。”

      艾克特爵士站起來。“我們必須把亞瑟找來。”

      艾克特爵士、凱伊爵士和亞瑟三人,很快地趕到教堂的院子去。他們來到那塊大石頭前面。

      “亞瑟,”艾克特爵士說道,“你怎麼拿到這把劍的?”

      亞瑟很擔心自己做錯了事。他并不想做什麼不好的事啊。“我只是想幫助凱伊。”他說道。“他需要一把劍,我就從石頭上拔出來。”

      “亞瑟,”艾克特爵士說道,“把劍放回原來的地方。”

      亞瑟覺得很困惑,不過他還是照艾克特爵士的話去做。

      “現在,凱伊,”艾克特爵士告訴他兒子,“把劍拔出來。”

      凱伊握住劍柄,他使勁的拉,但是那柄劍動也不動。

      艾克特自己也上前試了試,但他也拔不出那柄劍。

      “亞瑟,現在換你來試試看。”艾克特說道。

      亞瑟向前一步。他握住劍柄,輕而易舉地將劍拔出,就像他之前做的一樣。

      艾克特爵士跪了下來。“我向真正的英國國王致敬。”他說道。凱伊在他旁邊也跪了下來。

      “爸爸,您在說什麼呀?”亞瑟叫道。

      艾克特爵士抬頭看他。“我一直像疼愛我自己兒子一樣地疼愛你。但你並不是我的兒子。魔法師梅林把你帶來給我時,你還只是個嬰兒。我答應撫養你長大並且保守這個秘密。”

      亞瑟簡直無法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的父親不是他的父親?他要當國王?剎那間,他覺得自己既害怕又高興、孤單。

      “您請起來,爸爸,”亞瑟告訴艾克特爵士。“我必須要知道該怎麼辦才好。我覺得害怕。”

      艾克特爵士把手放在亞瑟的肩膀上。“我們先回去參加比武競技。等比武競技結束之後,我們再和其他人一塊兒回來。你必須再將石中劍拔出來─在眾人眼前拔出石中劍。”

      那天稍晚的時候,教堂的院子裡擠滿了人。想要拔出石中劍的高傲騎士和領主們都在那裡﹔而來自四面八方的人們也等在那里看他們的表現。所有的人都希望,在那一天能有一位偉大的騎士拔出石中劍,成為英國國王。

      亞瑟也站在人群中。他看著那些騎士。他們一個個勇敢地走到大石頭前面,嘗試拔出石中劍。然而卻沒有一個人成功。

      “亞瑟,去啊,”艾克特爵士小聲說道。“到石頭前面去啊。”

      但亞瑟沒有移動。他感到害怕。如果他這回拔不出劍來該怎麼辦?

      終於,連最後上前去試的一個騎士也失敗了。聚集在教堂院子裡的人們失望地嘆著氣。有人開始轉身離去。

      亞瑟知道自己非試不可了。他慢慢地走出人群。此時的他身上仍穿著平常穿的衣服,整個人看起來既年輕又害羞。人們開始皺起眉頭瞪著他看。亞瑟聽見他們在竊竊私語。

      “那是誰啊?”他們問道“他看起來像個平凡的男孩。”然橫聲音愈來愈大。“他敢觸摸那把劍嗎?”

      亞瑟試著不去理會這些聲音。他繼續往前走。他已快走到大石頭前面了,卻突然停住腳步。那塊石頭彷佛比先前還要大,而那柄劍也更美了。他覺得眾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自己身上。他們都在等著。亞瑟向前一步。他握住劍柄,深呼吸了一下,準備拔劍。那柄劍似乎在他手裡顫抖著。不一會兒,劍被拔出來了!

      好一會兒,四周寂靜無聲。然後突然有人喊道,“那個男孩不能當國王!這一定是個騙局。他根本連騎士的身分都沒有!”

      亞瑟只是站在原地。他不知道該做些什麼或說些什麼。

      剎那間,一片明亮的金色光霧籠罩住教堂的院子。一位奇異的老人隨即出現。是梅林!

      “是那個大魔法師!”人們交頭接耳地輕聲說道。過了一會兒,大家都靜了下來。

      梅林慈靄地對亞瑟微笑。而亞瑟似乎對梅林有種似曾相識的熟悉感。

      梅林面向群眾。“我有個奇特的故事要告訴各位!”他叫道。“因為我知道過去,也能預知未來。猶瑟王在去世之前留有一子。他將兒子命名為亞瑟。國王的仇敵想要殺害他的兒子。於是我將襁褓中的王子帶到一個沒有人會傷害他的地方去藏了起來。現在,他的時代來臨了。他將要繼承王位,而且他會成為英國歷史上最偉大的國王──亞瑟王!”

      四周一片沉靜。而後一陣震天的歡呼聲充塞著教堂院子的每個角落。“國王!我們找到我們的國王了!”

      亞瑟不再覺得害怕。而且他知道那位魔法師說的沒錯。他的確要當國王。

      亞瑟環視四周的人們。他看到各種年齡層的人﹔有的戴著珠寶,穿著華服﹔有的穿著寒傖,一臉倦容。這些人全都注視著他,眼睛里閃動著希望。他想對他們說說話。

      “我即將成為你們的國王,”他說道。“我要打擊邪惡的勢力,也會盡力為大家帶來和平與正義。”

      亞瑟隨即跪下。梅林上前來將皇冠戴在他頭上。群眾再度歡呼,“亞瑟王萬歲!

    亞瑟王與圓桌武士 →「蘭斯洛特與圓桌武士」

    第二章 蘭斯洛特與圓桌武士

      教堂的鐘聲響徹雲霄!群眾的歡呼聲充滿了大街小巷。

      這是亞瑟王的大喜之日。他正走在向他在坎麥樂德的王宮﹔身旁就是他美麗的新娘。

      “你們看!你們看!”有人高聲叫道。沿著街道走來了一隊由騎士與貴婦們組成的龐大游行隊伍。他們全部騎在馬上,並且穿戴著他們最華貴的珠寶。走在隊伍最後面的是亞瑟國王與歸妮薇爾王后─世界上最美麗的女子。

      梅林在城堡內迎接大家。然後他領著亞瑟王和他勇敢的騎士們到大廳去。他向亞瑟鞠躬致敬。“這真是歡樂喜慶的一天!”他說道。“它是我國展開最光輝燦爛的歷史起點。請往後站!” 梅林舉起手來。剎那間,大廳裡出現了一張巨大的圓桌。它是用石塊與木頭做成的。圓桌周圍環繞著許許多多的椅子。總共有一百五十張椅子!

      梅林的聲音在空中飄蕩。“我們正處在一個創造歷史的時刻。這張圓桌上將滿坐著世界上最英勇的騎士們。而且他們之間要以兄弟之情彼此相待。他們將遍游世界,並為正義與公理而戰。有許多騎士將因此而犧牲性命。但是圓桌武士的聲譽將會一直流傳下去,直到永遠。”

      亞瑟站起來。“我尊貴的武士們,讓我們在此一起立誓。我們只為正義與公理而戰﹔絕不為財富,也絕不為自私的理由而戰。我們要幫助所有需要幫助的人。我們也要互相支援。我們要以溫柔對待軟弱的人﹔但要嚴懲邪惡之徒。”   “我們謹遵誓言!”眾武士們異口同聲說道。

      梅林又說道,“你們的座位如下。”話一說完,椅子上各自浮現各個騎士的名字,每個字都是用黃金嵌上去的。騎士們分別就位。

      當全部的騎士都入座之後,還剩有幾張空椅子。亞瑟環視著大圓桌。他為眼前的豪傑們感到驕傲。在座的有他的哥哥,凱伊爵士﹔當然還有艾克特爵士。此外,還有高文爵士,他是個不計一切代價盡力奉行公義的人﹔貝底威爾爵士和蘭馬洛克爵士,以及其他許多聲譽卓著的英雄們。   

    “他們真是非常、非常優秀的人!”亞瑟對梅林說道。

      梅林用大家都能聽到的音量說道,“他們確實很優秀。但是最偉大的一位騎士尚未出現。他是一個既像豹子又像綿羊的人。”

      梅林話一說完,金色的光霧便出現了,而梅林也隨即消失無蹤。

      凱伊爵士玩笑道,“本人不是最偉大的騎士嗎?”眾武士們一聽全都哈哈大笑。凱伊的劍術並不高明。

      之後,一明僕人進來對亞瑟耳語道,“有一位陌生人想要見您。”

      “請他進來,”亞瑟說道。

      不一會兒,一個年輕人進來站在大圓桌前面。他的身材頎長而健壯。他長得並不算英俊,但是臉上卻散發著一種吸引力,讓人很難將目光從他身上移開。“我叫蘭斯洛特,”年輕人說道。“我來自海的另一邊。我希望能成為一名騎士。我會竭盡所能地為您帶來榮耀。”

      年輕人等著亞瑟王的回答。他站得非常、非常的挺直。

      亞瑟王仔細地打量著蘭斯洛特。他看到蘭斯洛特的臉上顯現出能力與勇氣,同時也有著仁慈。他的眼睛市亞瑟王所見過最溫柔的一雙眼睛。亞瑟王所見過最溫柔一雙眼睛。亞瑟王想起梅林的話─既是豹子又是綿羊。“沒錯,”他心裡想,“蘭斯洛特看起來一樣溫柔。他一定就是梅林所說的人,是最偉大的騎士。”

    亞瑟王說道,“請跪下。”亞瑟抽出他的佩劍,輕點著蘭斯洛特的肩膀。(這就是受封的儀式)“請起,蘭斯洛特爵士。”然後他指著緊臨自己座位旁的椅子說道,“這是你的座位。”而且彷佛是在亞瑟開口之前,椅子上就已經浮出金色字體─蘭斯洛特。

      蘭斯洛特爵士緩緩地坐下。他無法不去在意其他騎士們的耳語,“我們怎麼知道這小子有什麼能耐呢?他憑什麼坐在國王旁邊?”

      然後騎士們開始提出質疑,“蘭斯洛特爵士,可否請你告訴我們,你有哪些英勇的事跡?”

      蘭斯洛特爵士臉紅了。“我沒有任何英勇事跡,”他平靜地說道。

      大家都訝異得說不出話來。

      蘭斯洛特爵士低頭看著桌子。然後他站了起來清清喉嚨,“我在這兒擁有一席之地,卻還沒有任何可以贏得這個席位的作為。從現在起,我將離開這裡並嘗試以我的行為來証明我有資格和你們一起坐在這兒。一年零一天之後,我會回到這裡來。到時候我希望你們會伸出雙手歡迎我。”

      蘭斯洛特爵士騎著馬離開了城堡。他甫一抵達森林,就看到一個非常奇怪的景象。

      一位跨坐在馬背上的騎士佇足在林間的小路上。突然間,那騎士慘叫一聲往後摔下,彷佛遭人攻擊了似的。然而,他旁邊並沒有人。蘭斯洛特爵士聽到馬蹄聲由遠而近,他覺得好像有人正騎著馬從他身旁飛奔而過。他聽到一聲邪惡的笑,可是他沒有看到任何人啊!摔倒在地的那為騎士正在痛苦地呻吟。蘭斯洛特爵士急忙趕到他身邊。“我來幫你,”他說道。

      “小心!”那騎士叫道。“加隆爵士就在附近!他是一個很邪惡的人。而且他會使用隱身數!我傷得不重。但是加隆爵士還會再回來。他會殺了我們兩個。”

      蘭斯洛特爵士隨即躍上馬。他要怎麼和一個隱形人打鬥呢?

      剎那間,他又聽到馬蹄聲響起,還有那相同的邪惡笑聲。加隆爵士已快碰到他了。蘭斯洛特爵士得想想辦法才行。

      他用一只手脫到身上的斗篷。斗篷會順利擲到加隆爵士身上嗎?是的!它不偏不倚地罩在加隆爵士身上。現在蘭斯洛特爵士可以清楚看到對手的身形了。他拿起手中的矛,瞄準目標往前刺去。一聲慘叫伴著摔跌聲響起。然後一名穿著鎧甲的騎士慢慢現形出來,直挺挺地躺在地上!“你打敗加隆爵士了!”先前那位騎士喊道。

      蘭斯洛特爵士告訴他要將加隆爵士綁起來,帶到亞瑟王那兒去。

      “我會的,”那騎士答道。“謝謝你。你是我所見過最偉大的騎士!”

      蘭斯洛特爵士並沒有聽見他所說的話,因為他已經繼續往前行了。

      蘭斯洛特爵士經過許多地方。他從邪惡的騎士手中救出被擄的少女。他為弱者與貧困者而戰。他所向皆捷,從未吃過敗仗。有一天,蘭斯洛特爵士騎馬經過美麗的綠色草原和田野。突然間他來到一處景致回異的地方,放眼所及只見燒焦的樹林和被火燒黑的草地。難道此處曾經發生過嚴重的火災嗎?

      蘭斯洛特爵士瞧見小山上有一座巨大的白塔,山坡下是一個小城。他想也許可以到城裡打聽一下這裡的情形。然而他愈走近小城,映入眼簾的景象就愈讓他覺得詫異。小城被毀而且裡面空無一人。空氣中滿是灰燼的味道。

      突然間一個男人和一個小男孩從被燒黑了的一堵牆後面跑出來。“是蘭斯洛特爵士!你終於來了。上帝終於聽我們的禱告了。”蘭斯洛特爵士停下腳步。

      “我們的城被詛咒了!”那男人說道。“可是梅林說會有人來救我們。世上最偉大得騎士會來救我們。當然那就是你了。”

      “我只是一名騎士而已。不過我會盡力幫助你們,”蘭斯洛特爵士說道。“出了什麼事呢?”

      “你到山坡上的白塔去吧。我不敢再多說了。”那男人抓起小男孩的手,一溜煙地跑走了。

      他們為什麼如此害怕?

      蘭斯洛特爵士騎上馬,來到半山腰。他停下腳步,在那兒等待著。塔的底層有一個巨大的門,門是開著的,但是蘭斯洛特看不到裡面的情形。他聽到一種低沉的嘶嘶聲。然後他看到他一生中所見過最可怕的景象。布滿麟片的綠色皮膚、巨大的爪子,銳利得牙齒以及噴出火焰的一張嘴!那是一條龍,一條巨龍!巨龍爬出大門。它用邪惡的目光瞪視著蘭斯洛特。然後她大吼一聲,衝向他。

      蘭斯洛特爵士也迎著巨龍疾馳過去。他舉起手中的矛瞄準目標,然後奮力一擲。它筆直地划過空中,射進巨龍的咽喉!火焰從這只怪物的嘴里竄出。它噴出的毒氣充塞在空氣中。巨龍傷得很嚴重,但是她仍然朝著蘭斯洛特爵士走來。蘭斯洛特爵士跳下馬,拔出佩劍。他一次又一次地將劍刺進巨龍身體。他身上的鎧甲炙熱難當。他幾乎看不見了。蘭斯洛特愈來愈虛弱,他忍不住跪坐下來。此時,他力用全身僅剩的力氣,舉起劍,朝向巨龍擲去。那柄劍直刺入巨龍的心臟。巨龍開始步履搖晃,從體內爆出烈火和濃煙,終於死在蘭斯洛特劍下。先前出現過的那男人和小男孩一起跑上山坡。一大群人尾隨著他們。“蘭斯洛特爵士!”他們喊道。“上帝保佑你!”

      村民們為蘭斯洛特準備了食物和飲水。那男人說道,“巨龍在這三年來讓我們保受煎熬。它燒光了我們的家園和田野,還殺了我們的孩子。我們躲進森林裡,不敢回來。現在,你救了我們啦。”村民們要求蘭斯洛特爵士和他們一起住下來,休息休息。但是蘭斯洛特跨上馬繼續前行。在往後的旅程中,他打敗了五十個盜賊,殺死了兩個巨人!沒有任何艱難能困住他。

      最後,該返回坎麥樂德,加入圓桌武士的時候終於到了。蘭斯洛特爵士心想,他們會用什麼方式來迎他歸隊呢?

      當他抵達坎麥樂德時,城堡里漆黑一片。他很高興。“每個人應該都在睡覺吧,”他心裡想著。他打算找個角落歇息。第二天,他就可以平靜地坐上他在圓桌前的座位。他打開大廳的門,剎那間,整個大廳被火把和蠟燭照得明亮如白晝。每個人都在那兒。亞瑟王、琴娜薇爾王后、梅林、所有的騎士以及他們的女伴們。大家一同鼓掌,而且每個人都面帶微笑,歡喜地叫著他的名字!他們早就聽說了他的英雄事跡!“你守住承諾了,”亞瑟王說道。“在剛好一年零一天之時,你回來了。而且你已証明你的勇氣,還有仁慈。現在你可以登上你在這張圓桌前的寶座了。”亞瑟指著他身旁的座位說道。

      “謝謝,”蘭斯洛特說道。它環視著所有的騎士。“我很榮幸能夠成為你們之中的一員。”

      亞瑟王說道,“你不是我們之中的一員。”他舉起手中的金杯。“你比我們還要偉大!”

    「亞瑟王與圓桌武士」之「美麗的女巫」

    第三章 美麗的女巫

      有一天梅林來見亞瑟王。“我現在必須離開你了,”他說道。他銀色的雙眼直視亞瑟王。

      “為什麼呢?”亞瑟王驚叫道。

      “我知道我的未來,”梅林平靜地回答。“不久之後會有一個妖精領我到一棵巨樹下。巨樹的根底下會有一個洞穴,我將進入洞裡並且沉沉睡去。那個妖精將用她的法力把我鎖在洞裡,我會待在那兒。”

      “可是你會在那兒待多久呢?”亞瑟王問道。

      “或許永遠吧。也或許只要英國再召喚我,我就會出來的。”

      “沒有你在我身旁,我怎麼能當國王呢?”亞瑟叫道。

      “我已經把一切都教給你了,”梅林說道。“只要記住,不要輕易相信別人。美麗的東西不都是好的。火既然能帶來溫暖、光明,也能帶來毀滅。你自己要小心。再見了,亞瑟。”梅林說完話就不見了﹔只有留下一片光霧。亞瑟眼裡滿是淚水。他會多麼懷念梅林啊!

      幾天之後,亞瑟王有一個訪客,是他同父異母的姐姐,摩根勒菲。她帶著兩明女侍,騎馬來到亞瑟王的城堡。

      亞瑟是在當上國王之後才知道有這個姐姐的。她是一個非常美麗的女人,有著綠色的雙眼和一頭像火焰一般燦爛的秀髮。亞瑟很疼愛她。

      “吾弟,”她說道,“聽到梅林走了,我很難過。我想,你或許會需要我在身旁。畢竟,一國之君總會樹敵不少。” “謝謝你,”亞瑟說道。“可是我不怕。我有我的騎士們在。而且我的神劍哪。”

      “你的劍!”摩根說道。“我常想著要看你的劍呢。”

      亞瑟王從鑲有寶石的劍帶中取出他的劍。“我的劍名喚『艾克斯卡里伯』。它能刺穿鎧甲。在打鬥時它彷佛是一把有生命的劍。”他指指劍帶。“這劍帶也有魔力。任何一個人只要配帶著它就不會流血﹔不管他傷得多嚴重都一樣。梅林不只一次地告訴過我,它會救我的命。”

      “真是令人不可思議的寶物。”摩根說道。“但是現在梅林走了,你一得小心點兒。你要看好神劍才是。何不讓我來保管你的劍呢?沒有人會想到你的劍在我這裡。我會好好保管它的。” “你說的對,”亞瑟王說道。“梅林告訴過我,叫我要小心的。”亞瑟王將劍放回劍帶中,然後將它交給摩根。

      當摩根離去時,她自顧自地笑了一下。亞瑟王並不知道,原來摩根是個女巫。她假裝愛她的弟弟,實際上她嫉妒他。她嫉妒它的權勢。她想取亞瑟的王位取而代之。現在,她拿到他的劍了。接下來,她要設一個魔法陷阱來逮住亞瑟!

      那天下午,亞瑟王因為打獵而深探森林內部。他的幾個騎士陪在他身邊。摩根也在森林裡。但卻沒有人知道。她用魔法將自己變成一只漂亮的白鹿。“你們看!”亞瑟王指著樹林間。“有一只像雪一樣白的鹿!”他騎著馬跟隨著那隻白鹿,愈走愈深入森林裡。此時,只有一位騎士跟在他身旁。他是艾克隆爵士,圓桌武士里最強壯的武士之一。

      他們兩個愈騎愈快。那只鹿似乎要領著他們到某個地方去。它不時地回過頭,看看他們。突然間,那只鹿憑空消失了。亞瑟王停止前進。他們置身於一個神秘湖泊的邊緣。

      此時,一艘金色的小傳忽然從煙霧中駛出。它火紅的帆有如火焰一般明亮。船上似乎沒有人。

      那傳直直地駛向岸邊,好像在邀他們上船似的。“一個冒險旅程!”亞瑟叫道。“我們去探一探這艘奇怪的船吧!”艾克隆爵士跟著亞瑟王一起上船。他們的腳一踏上甲板,船立刻調頭向湖面駛去。

      摩根在岸邊監視著。現在她又變回她自己了。一抹邪惡的微笑在她唇間泛開。亞瑟已經調進她的陷阱裡。如果一切進行順利的話,他不久就要死了,被他自己的劍所殺。而且不會有人知道她是這件事的罪魁禍首。

      那船愈駛愈遠。黑暗很快往四周罩下。火把倏地被點燃,接著出現了十二位可愛的少女。她們帶領亞瑟王和艾克隆爵士到一捉精致的宴席前坐下。他們兩人飽餐一頓,然後靠在絲質的枕頭上休息。音樂聲跟著響起,空氣中充滿了花香。他們沉沉睡去。當亞瑟醒來時,他發現自己正躺在石頭做成的地板上。四周很黑,空氣濕而冷。他不是在船上,而是在地牢裡!

      門打開了,光線流洩進來。一個少女拿火把站在他面前。“城堡的主人派我來的,”她說道。“如果你想要得到自由,你就必須為自由而戰,至死方休。”

      “可是我連劍或鎧甲都沒有,”亞瑟說道。

      “你會得到你需要的一切武器裝備。”

      “好,那我打,”亞瑟說道。他仔細看著眼前的少女。“我想我以前見過你。你到過我的城堡嗎?”

      “沒有,從來沒有,”那少女說道。然而,她說謊,他的確去過亞瑟王的城堡。她和摩根勒菲一塊兒去的。 門砰地關緊。

      亞瑟害怕了。某種邪惡的魔法把他帶到這個地方來。那艘船在哪兒呢?艾克隆又在哪兒呢?

      亞瑟不知道艾克隆就在附近。他正躺在中庭裡睡覺。一個矮人看守著他。那矮人的臉看起來還算和善,事實上他是邪惡的。摩根勒菲派他來騙艾克隆上當的!

      艾克隆緩緩睜開眼睛。他坐起來,驚訝地注視眼前的人。

      “艾克隆爵士!”矮人說道。“亞瑟王派我來的。他要你去攻打一個邪惡的武士,並且殺了他!”他交給艾克隆一個用銀布包起來的東西。“亞瑟王要我把他的神劍帶來給你。”艾克隆小心翼翼地打開布包。“是國王自己的劍!”他說道。“我一定不能失敗。”

      矮人躲到一旁邪惡地笑著。

      當亞瑟王和艾克隆爵士被帶到決鬥的地方時,四周擠滿了圍觀的人群。他們兩人都穿著奇怪的鎧甲,頭盔緊緊封住。誰也猜不到對方究竟是誰。

      兩人拔出劍來,向對方衝過去。他們就這樣一再地互相攻擊。

      艾克隆拿的是神劍。亞瑟覺得對方的劍刺透了自己的鎧甲,他的鮮血流淌出來。但是不論亞瑟怎麼努力地攻擊對手,那位對手就是毫髮無損。艾克隆佩帶著那條神奇的劍帶﹒所以他連一滴血也沒流下。 突然間亞瑟猜到事情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兒了。他上當了!此時他自己的神劍正在砍他!亞瑟心裡充滿了憤怒,而這憤怒使他燃起旺盛的鬥志。他奮力一擊,打掉了艾克隆手中的神劍。他撿起神劍,再砍斷艾克隆腰上的劍帶。現在,他的對手已經全無機會。亞瑟一次又一次地向前攻擊。他將艾克隆打倒在地。

      “你怎麼得到這把神劍的?”亞瑟大聲問道。

      “從亞瑟王那兒”

      “什麼!”亞瑟叫道。他跪下來,掀開那人的頭盔。他驚懼地看著他。那人竟是他的朋友,艾克隆!

      亞瑟也脫下自己的頭盔。艾克隆注視著他,驚訝不已。“亞瑟王! “艾克隆!不要死!”亞瑟喊道。然而艾克隆已經與世長辭了。

      亞瑟試著站起來。他傷的很重。圍觀的人們走近他,他們現在看清楚他是誰了。是國王!他們將他帶離決鬥的地方。

      當亞瑟王和艾克隆打鬥時,摩根的一名女侍一直雜在人群中看著。她急忙回去告訴摩根這場比武決鬥的結果。

      摩根非常生氣。亞瑟王竟然還活著!亞瑟這煮熟的鴨子竟然飛掉了。但是他不會就此罷手的。事情還沒結束呢。此時的亞瑟王正躺在某個地方,孤立無援。她會找到他的,並且再偷出那柄神劍!她召來三名女侍,在日落時分騎馬出去。

      亞瑟被帶到一間收容病人的教堂去。他非常疲累。然而,若不是將神劍帶在身邊,他就無法入睡。他將神劍從劍帶中抽出。劍帶滑落在地上。他將神劍緊緊地握在手中,然後躺下,沉沉地離去了。

      正當此時,摩根一行人已來到教堂門口。摩根輕叩教堂的門。一名老婦從教堂裡往外看。摩根看起來一臉的甜美與溫柔。“我來看我弟弟的,他是國王,”摩根說道。

      老婦人一聽便領著摩根到亞瑟王房裡,並且讓他單獨和亞瑟王相處。摩根很快速地看看四周。神劍在哪兒呢?她發現神劍就在亞瑟手上。她知道自己沒辦法就這樣取走神劍。要是她動手,亞塞王就會醒來,並且殺了她的。然而那劍帶就掉落在地上。她撿起劍帶,將它藏進自己的斗篷里,然後快速地騎上馬,消失在夜色中。

      不久後,亞瑟醒了。他覺得好像有什麼事不對勁似的。他的劍!不,他的劍還好端端的握在手中。然後,他記起那條掉落在地上的劍帶。就是那條劍帶了。劍帶不見了。

      亞瑟詢問那名老婦人。“有人來過嗎?”

      “只有令姐來過,”她回答道。摩根!是她偷了那條劍帶嗎?難道他的姐姐就是他的敵人嗎?亞瑟王非常虛弱,但是他仍然叫人備馬,並且立刻騎上馬,衝入黑暗的夜色裡,他要去找摩根勒菲。

      不久,他看見四個騎馬的人。他們已經漸行漸遠,但是亞瑟知道他們就是摩根和她的女侍們。亞瑟快馬加鞭向前追去。

      他來到了一座小山頂。摩根就在下面的山谷中。他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她。

      她騎著馬來到湖邊。湖岸環繞著許多巨石。突然間,她停下來了。亞瑟王不明白她到底要做什麼?又見摩根忽然轉過頭來大笑,然後從斗篷裡拿出那條劍帶,用力一丟,將它丟入黑漆漆的水中!亞瑟王滿腔怒火。他奔馳下山。他就快逮住她了!可是,就在此時,摩根和她的女侍以及她們所騎的馬匹開始改變外貌。一眨眼,他們全變成石頭了。山谷中多了四塊大石頭!

      亞瑟簡直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現在他是沒辦法抓到摩根了。但是至少他已知道事實真相。摩根將他的神劍交給艾克隆,她想要讓艾克隆殺掉他。他慢慢地往坎麥樂德前進。

      亞瑟一直沒有摩根勒菲的消息。又過了數天之後,有一個女子來見亞瑟。她取出一件長袍,它不僅燦爛耀眼,還綴繡著寶石。那些寶時像火焰一樣紅。那件長袍是亞瑟所見過的,最華麗也最美的一件東西。 那女子說道。“摩根派我來此。您的姐姐請求您原諒她。有人對她下咒語,她才會做出那樣的事情。她將這件禮物送給您以表示她對您的愛。這是件擁有魔力的長袍,任何人只要一穿上它,就不會有痛苦了。”

      亞瑟王想得到這件美麗的長袍。他很想相信摩根是真實無欺地對待他的。他伸手想要去拿它。長袍上的寶石似乎像燃燒中的烈焰一樣。突然間,他彷佛聽到了梅林的聲音似的:“美麗的東西並不一定都是好的.........”

      “你先穿穿看,”亞瑟告訴那女子。

      “噢,不行,”那女子很快地說道。“只有國王才能穿這件長袍。”

      “穿上它,”亞瑟王說道。他將神劍拔出來。

      那女子將長袍披在肩上。而長袍一觸碰到她便爆出熊熊烈焰,一轉眼,那女子已化成一堆灰燼。

      亞瑟無言地佇立著。他和死亡竟只有一線之隔哪!他姐姐是個強悍的敵人。他這次是逃過她的陰謀了。他的王國安全無虞。但是,將來他又會遇到什麼樣的危險呢?

    加文爵士與瑞格蕾爾小姐

    第四章 加文爵士與瑞格爾小姐

    有時候亞瑟真希望自己不是個國王。他看著他的騎士們策馬出去冒險,自己也好想能有個冒險之旅。但是他不能這麼做。亞瑟王是無法這麼做的。畢竟,誰敢和國王決鬥?

    於是,有一天亞瑟王取下自己的王冠,喬裝成一明普通的騎士,獨自一人騎馬出城去了。

      夜幕低垂時,他正置身於一座怪異的森林深處。他覺得又冷又累,但卻找不到可以歇息的地方。

      他抬頭看見遠處有一道令人昏眩的強光。他騎上馬,往光源處走去。山坡上矗立著一棟由黑色石頭建造而成的城堡。它有七個高塔,每一個高塔都有一支黑色的旗幟在飄揚。而城堡四周的護城河裡則是黑漆漆的水。亞瑟王吹起他打獵用的號角。然後他喊道,“放下你們城門上的橋!”

      城堡裡有一個聲音答道,“快走開!”

      亞瑟生氣了。“我是圓桌武士之一。我又累又冷。你不可以趕我走。”

      對方沒有說話。過了一會兒,先前那個聲音說道,“我會告訴我主人的。不過請記得,我已經給過你機會,警告過你了。”

      幾分鐘之後,吱吱嘎嘎的聲音響起。一座橋緩緩放下,橫跨在護城河上。

      一個很老的老人領著亞瑟王到一個非常寬敞的大廳去。大廳裡的壁爐正燃著火。壁爐的正上方挂著一把亞瑟生平所見過的,最大的斧頭。一個非常高大的人坐在壁爐旁邊,正凝視著壁爐中的火焰。突然間,他轉過身來。亞瑟瞧見了他的臉。他有一只眼睛戴著眼罩﹔有一邊臉上露出很深的傷疤。“我是人稱死亡之斧的麥格爵士,”他說道。“我老早就想會一會圓桌武士了。因為我聽說他們是世上最勇敢的騎士!”

      亞瑟王對他的騎士們感到很自豪。“你聽說的話的確是事實,”他說道。

      麥格爵士站起來。他比亞瑟高大太多了。“可是,他們沒有一個人可以跟我相比!”他說道。

      亞瑟一點兒也不畏懼,“試試看就知道了。你選一件武器,我們來比划比划,劍、矛或其他兵器都行。”“比划比划!”麥格爵士大笑。

      “我一拳就可以送你上天堂!我們來一場勇氣的測試好了。我把我的斧頭交給你。它是世界上最銳利、也是最重的東西。你先拿它來砍我,然後就換我砍你。”

      亞瑟王凝視著那把巨斧。“就那麼說定了。”

      麥格爵士從牆上取下那把斧頭。亞瑟王幾乎拿出不動它。

      麥格爵士跪下來,伸出他的頭,並將覆在脖子上的頭發撥開。“你砍吧!”

      亞瑟王使出全身的力量拿起斧頭,然後砍下。這一砍便砍調了麥格爵士的頭。被砍下來的頭在地上滾來滾去。

      然而,此時無頭的麥格爵士竟站起來了!他撿起地上的頭,放回脖子上。他又變回一個完整的人,彷佛什麼事也沒發生過!“現在,”麥格爵士臉上露出邪惡的笑容說道,“該你了。”

      亞瑟王上當了!可是他已承諾過的事非做不可。亞瑟心裡雖然害怕但還是跪了下來,伸長脖子。“砍吧!”他說道。麥格爵士將斧頭高高地掄起。亞瑟閉上眼睛,他等著斧頭砍下。但是斧頭卻沒有往下砍來。他朝上面看著。

      “你是一個勇敢的人,”麥格爵士說道。“或許你也是一個聰明的人。我們來個君子協定好了。我問你一到謎題,你有七天的時間作答。如果你答對了,可以免死。如果你答錯了,就再跪到我面前,等著挨斧頭。而且,我不會再手下留情了!你發誓會再回來?”“是的,”亞瑟王說道。

      “好,我的謎題是

    .女人最想要的是什麼?現在,你走吧!”

    亞瑟王離開大廳。他的心跳的很厲害。他策馬回到森林里。在他無法再往前的時候,就睡在冷冷的地上。

      當他醒來時,他發現加文爵士─亞瑟王最英勇的騎士之一,竟出現在自己的身旁。

      “亞瑟王!”他說道。“您怎麼會在這裡?”

      亞瑟告訴他這件事的來龍去脈。當他說完時,加文爵士說道,“我陪您一塊而去。我們總會找出答案的。”一連七天,亞瑟王和加文爵士踏遍全境。他們向一路上所遇見的婦女發問。他們遇見了頭上別著花朵的年輕女孩兒、帶著小孩的母親、在路旁照料羊群的貧窮婦女,以及穿金戴玉的貴婦人。

      有些人說女人最想要的是美貌。有些人則說是愛。也有人說是智慧。孩子、富貴、冒險或真理。亞瑟王一一記下他們的回答。但是,他知道,這些答案都不對。

      第七天到了,亞瑟和加文騎著馬慢慢地走向麥格爵士的黑色城堡。一路上兩個人一語未發。

      突然間,他們聽見一聲怪笑。一個老婦人坐在一根木頭上。她背對著他們。這會兒她轉過身來又怪笑一聲。亞瑟王摒住呼吸﹔加文爵士則臉色發白,接著將目光移開。那老婦人長得一個怪物模樣。她的皮膚又皺又黃﹔一雙手簡直和動物的爪子一樣﹔嘴里只剩幾顆突出來的牙齒﹔一只眼睛上戴著眼罩。

      她看著亞瑟王,又怪笑一聲。“你的死期近啦,亞瑟王!”她尖聲說道。“除非─除非我幫你!”

      兩個男人對望了一眼。“噢,沒錯,”那女人繼續說道。“我知道謎題的答案是什麼─那能救你一命的唯一答案。如果你能答應我一個要求,我就告訴你答案。”

      亞瑟王心中燃起一絲希望。“你有什麼要求呢?”

      “我是瑞格蕾爾小姐。”她對亞瑟微笑道。亞瑟努力克制自己,不要因眼前的恐怖畫面而打顫。“我想要你的一個騎士當丈夫。”“這我不能答應!”

      加文爵士注視著瑞格蕾爾小姐。他從沒見過逼個如此丑怪的生物。但是他說道,“如果這個答案能救我的國王一命,我願意和眼前的小姐結婚。”

      “我不能讓你這麼做,”亞瑟平靜地說道。

      “您一定得讓我這麼做。我們不能失去國王。”(騎士的忠誠精神)

      亞瑟知道加文說的沒錯。所以他終於對那個老婦人說道,“告訴我答案吧。”

      瑞格蕾爾小姐叫亞瑟過來,並且在她耳朵旁邊細語一番。

      一聽到她說的話,亞瑟王幾乎要露出笑容了。這會是麥格爵士所要的答案嗎?也許這答案是女人最想要的東西﹔而對男人來說也是一樣的吧。 他跨上馬。

      “兩天後,我會到達坎麥樂德,”瑞格蕾爾小姐說道,“參加我自己的結婚典禮!”她又笑了,但是笑聲沒有快樂的味道。

      當亞瑟和加文來到森林邊緣的時候,亞瑟叫加文留在原地等他。“我必須獨自前去,”他說道。

      他騎著馬上了山坡,來到黑色城堡前面。麥格爵士正站在護城河的橋上,磨著他那把巨斧。

      “你信守承諾回來了,”他對亞瑟說道,並舉起他的巨斧。“我也會信守我的承認。現在告訴我,你的答案是什麼?女人最想要的是什麼?”亞瑟開始說一些他在路上聽到的回答。

      “不是,都不是,”麥格說道。他掄起斧頭,“把頭伸好,是時候了。”  “等一下,”亞瑟王說道。“我還有一個答案,是森林裡的一位老婦人告訴我的。女人最想要的就是擁有自主權!”

      麥格氣的大吼。“我妹妹!瑞格蕾爾小姐!是她告訴你的。她欺騙我。不過,我仍會信守承諾。我不殺你了!但是,以後別再打這兒經過!”

      亞瑟王騎著馬離開黑色城堡。他自由了,然而他一點兒也不快樂。為了亞瑟的性命,加文付出了可怕的代價。

      兩天后,加文爵士和瑞格蕾爾小姐結婚了。沒有人受邀來參加婚禮─除了亞瑟王之外。然而,所有人都很喜愛加文爵士。他的朋友們不明白為何他們都沒有受到邀請。於是他們在大廳裡准備了一個盛大的婚宴,每個人都等著為加文獻上祝福。(騎士守信的精神)

      有人高叫道,“他們來啦!”騎士們和貴婦們開始大聲慶賀。而當加文和他的新娘走進大廳時,原本震天價響的慶賀聲立刻變成一片靜寂。

      瑞格蕾爾小姐穿著一襲美麗的禮服,但是她那可怕的臉龐卻怎麼樣也藏不住。加文蒼白著臉,不過他的頭抬得高高的。

      有一會兒,四周聽不到一絲聲音。不過,蘭斯洛特總是秉持著一貫的好心腸,婚禮中必須還要有人去迎接新娘的。蘭斯洛特努力讓自己的聲音保持平穩:“歡迎你。祝福你和我們親愛的朋友,加文,永遠幸福。” 然後大家開始高聲談笑。他們都假裝很快樂的樣子。畢竟,這是個婚禮啊!但是他們都盡量不去看瑞格蕾爾小姐。

      宴會終於結束了。加文爵士獨自坐在桌前。每個人都來道過晚安了,而瑞格蕾爾小姐也已起身回房。

      加文真希望能躍上馬,騎得遠遠的,永遠都不要回來。但他是圓桌武士之一,而且他承諾過得。所以,他必須藏起自己的情緒,試著去作一個好丈夫。

      他走上通往他們房間的階梯,然後慢慢地打開房門。壁爐裡有一根熊熊燃燒著的木頭,可是房裡很暗。有一度他想著瑞格蕾爾小姐已經走了!然後火光映得房里明亮了。他看到她正坐在壁爐前面的一張椅子上。她看起來多可怕啊!   “你好,我的丈夫!過來吻我一下吧!”

      加文想到他的承諾。他試著對妻子微笑,然後閉上眼睛,溫柔地吻了她一下。

      突然間,一個甜美、輕柔的聲音說道,“謝謝你,我的加文。”

      他睜開眼睛,眼前竟是一位美麗的女子!加文倒退一步。他驚訝地問道,“你是誰?瑞格蕾爾小姐在哪裡?”

      那女子伸出雙臂。她的臉上充滿了愛。“我就是瑞格蕾爾小姐。”加文爵士目瞪口呆地看著她。

      女子溫柔地笑道,“這才是真正的我。麥格爵士在我身上下了邪惡的詛咒。因為你的仁慈和善良,我現在已經解除調了一半的詛咒了。可是只有一半而已。從現在起,我每一天會有一半的時間是現在的樣子,而另一半的時間則會是以前的恐怖樣貌。”

      她握住加文的手。“所以,你得作個抉擇。我知道很難決定。你要我在什麼時候以正常的我出現,是在白天還是晚上?你要選哪一樣?仔細考慮一下。如果白天的我是個怪物,你就會在世人眼前蒙羞。可是如果晚上的我是個怪物,你在自己的家中就會不快樂。”加文爵士凝視著她的雙眼。“必須承當這個難題的人是你。決定權在你,不是在我。”(騎士精神對女性的尊重)

      “加文!”瑞格蕾爾小姐的臉上閃現喜悅的淚光。“你還記得謎題嗎?現在,你讓我自己作決定。你給了我女人最想要的東西,我的自主權。現在你已經完全破解掉詛咒了!我永遠不必再披上怪物的外形了。我可以恢復我的本來面貌。不論是白天或是晚上,我都會是一樣的了。”

      加文從來不曾如此高興過。地二天,他為他的新娘再舉行一次婚宴。這是坎麥樂德最歡樂的一場婚宴。

    「亞瑟王與圓桌武士」之「廚房武士」

    第五章 廚房武士

    每一年,圓桌武士都會聚在一起,舉行一場特別餐會。那一張大圓桌上會擺滿精致的美食﹔有許許多多美味的麵包、冒著熱氣的烤肉、香醇的美酒、種類繁多的水果和令人垂涎的蜂蜜蛋糕。

    亞瑟王和他的武士們圍著圓桌而坐,高聲談笑。但是卻沒有人喝一口酒或吃一口麵包,因為亞瑟王在這個特別的日子裡有個特別的規定。這頓盛宴必須在有陌生人來到並且講了一個很好聽的故事,問了一個有趣的問題,或是講述了一段精彩的冒險旅程之後才可以開動。

    "在某一年的特別宴會時,加文爵士站在窗口往外看。我們很快就可以開動了,”他高聲說道。“我看到有人來了。他儀表非凡,就像個王子一樣。而且他簡直和巨人一樣高大!”大廳的門被咿咿呀呀地打開來。門開處站著一位高大的年輕人。他從容地走進大廳裡。

      “你是誰?”亞瑟仁慈地問道。“還有,你為什麼到這兒來?”

      那年輕人輕聲答道,“我不能說出我的名字。但是我希望能向您要三件禮物。而且我現在就想向您要第一件禮物,至於其他兩件禮物,我明年的今天才要。”

      “你要什麼盡管說,”亞瑟王告訴他。“只要不傷害他人,而且是我做的到的,我一定給。”

      “好,我想要在您的城堡裡享用一年的食物,”那年輕人說道!食物!每個人都嚇一跳。大部分的人都認為那年輕人不過是個乞丐而已。

      亞瑟王瞪大眼睛注視著他。“你確定這就是你要的?”

      “是的,”那年輕人答道。

      “那你就跟著凱伊爵士走。他負責管理我的城堡。凱伊,給這個年輕人相當於一個領主所享有的食物。”

      “我會把這個懶惰的家伙餵得像豬一樣肥!”凱伊大聲地笑道。“他可以待在廚房裡,就在燉鍋旁邊好了!不過他需要一個名字。反正他羞於告訴我們他真正的名字嘛!”

      加文來蠻欣賞那年輕人的,他開口道,“凱伊,不要為難他了。”

      蘭斯洛特也說話了,“凱伊,你和這為年輕人素昧平生,犯不著挖苦他。”

      凱伊從頭到腳打量那年輕人。“我發現了!你們看他這雙又白又大的手,他一定是認為自己那雙手用來工作太可惜了。他的名字就叫大手吧!”

      於是大家都叫他大手。

      大手一整年都在廚房裡工作。蘭斯洛特和加文都對他很好。他們常以笑臉待他、和他說笑。他們也給他錢用。但是凱伊總是在作弄他,給他最髒的差事兒做。然而,大手卻一直很安靜也很有禮貌。

      一年又過去了。一年一度的圓桌武士參會又來臨了。亞瑟王和他的武士們再度圍坐在大圓桌前。當然他們又在等著陌生人來。這次走進大廳裡的是一位甜美的少女。她在亞瑟王面前跪下。“您一定要幫助我!”她哭道。“我是林妮特小姐。我姐姐林妮絲小姐被囚禁在她自己的城堡裡。是紅草地的紅武士下的手,他非常可怕。請賜給我一位勇敢的騎士,幫我救出我姐姐!”

      加文爵士說道,“紅武士一人可抵七人的力量。他會法術,而且,隨著太陽愈升愈高,他的力量也就愈來愈強。只有在日落的時候,他的力量才會減退。已有許許多多的騎士在和他打鬥時喪命。”

      突然間,大手的聲音響起。“亞瑟王!我在您的廚房裡已經工作一年了。現在,我要向您討您答應給我的其他禮物。”他挺直地站著,眼睛閃閃發光。 “回去洗你的鍋子碗盤吧,”凱伊叫道。四周響起一陣笑聲。

      大手完全不理會他們。他繼續說道,“首先,讓我去赴這次的冒險行動,並且讓蘭斯洛特爵士跟著我。然後,在我証明我自己的能力之后,讓他教我成為一名騎士。”

      “好,”亞瑟王說道。

      林妮特小姐氣得臉色發白。“這裡有全世界最英勇的騎士。蘭斯洛特爵士!加文爵士!然而你卻派廚房裡的小弟來幫我!”她離開大廳,騎上馬飛奔而去。

      大手沒有鎧甲、沒有劍、也沒有盾牌。但是他抓起一支矛,騎上馬,追著她去了。 當大手追上林妮特小姐時,她已經離坎麥樂德很遠了。

      她依然氣憤難平。“走開!”她說道。“廚房裡的臭小子!”

      大手禮貌地回應她。“林妮特小姐,我已經發過誓要救出你姐姐﹔否則我會以死謝罪。”

      林妮特笑道,“洗碗盤的小弟口氣倒不小!但是你走不遠的。這條路上危機四伏。你看!”

      森林中的空地上出現了一位騎士。他身上的鎧甲是黑色的。他騎著一匹黑色的馬,手中拿著一支黑色的長矛和一面黑色的盾牌。

      “他是黑草地的黑武士,”林妮特說道。“他是紅武士的弟弟。紅武士就是囚禁我姐姐的人。黑武士守在這裡不讓任何人經過。你還是趕快回去拿著掃帚、拖把過日子吧!”大手只說道,“小姐,等著瞧吧。”

      黑武士發出雷鳴一樣的吼聲,“不回去就等著送死!”

      大手高聲喊道,“我會順利通過的。如果你認為你攔的住我就動手吧!”

      兩人騎在馬上各以全速沖向對方。黑武士的矛只是擦過大手的身旁而已,但是大手的一擊卻讓黑武士招架不住而跌落在地面上。

      大手翻身躍下馬,立刻拿著手中的矛指向黑武士的心臟。

      “不要殺我!”黑武士喊道。“我有三十名騎士,他們可以聽你的命令行事。”

      “你必須發誓今後只為正義與公理而戰,”大手告訴他。“帶著你的武士門一塊兒去見亞瑟王。告訴他,是一個沒有名字的騎士派你們去的。”黑武士答應了。大手開始找尋林妮特小姐的蹤跡。她走了!大手拿起黑武士的劍、盾牌和頭盔。她是怎麼看待他和黑武士之間的戰鬥呢?

      不久之後,他找到答案了。他騎著馬追上她。她說道,“我就知道你在旁邊。我聞到油污和垃圾的味道了。我看到你和黑武士打鬥的場面了。不過,別以為這樣我就會比較欣賞你。我不是傻瓜。當時是因陽光射進黑武士的眼裡,他看不清楚才輸給你的﹔否則,躺在地上的就是你了。”

      大手盡量忍住脾氣。他答道,“你的話實在無法取悅我。不過我還是會從紅武士手裡救出你姐姐。”   “待會兒你就會想回廚房去了,”林妮特小姐告訴他,“前面的危險更多也更可怕。”

      第二天,他們來到河邊。眼前只有一個地方可以過河,但是一個騎在馬上的武士卻擋住了去路。他比黑武士還要高大。他的矛和盾牌都是綠色的,身上也穿著綠色的鎧甲,全身發射出令人睜不開眼睛的亮光。

      “那是綠草地的綠武士,”林妮特小姐說道。“快跑吧,廚房小弟,否則你必死無疑!”

      “我會盡全力以求得生路。”大手說罷,放低手中的矛。

      綠武士很強壯,但是大手也不弱。他瞄准目標用力刺出手中的矛,一把將綠武士打落在地上。大手立刻跳下馬,在綠武士有所動作之前制住他。“饒我一命吧!”綠武士哀求道。   “只要旁邊這位小姐開口,我就放了你,”大手答道。

      “我才不要向廚房小弟開口求情!”林妮特叫道。綠武士在一旁痛苦呻吟。於是,她向大手說道,“喔,好吧,讓這位騎士走吧。不過,我對你的印象還是一樣。剛剛他的馬一定是絆跌了一下,否則躺在泥巴堆裡的就是你了。”

      大手要綠武士發誓效忠亞瑟王,然後他扶他起來。綠武士縐著眉頭對林妮特說道,“小姐,我和許多人交過手,但是沒有一個人比得上他。你這麼說對他是不公平的。”   “你一定也是個愛聞油煙味的人!”林妮特說完,便騎著馬走了。

      大手嘆了口氣,不過他還是緊跟在林妮特後面。

      此後,大手打了許多場仗。他打敗了藍武士、棕武士。然而林妮特仍未對他好言相向。她總是替那些敗在大手手下的武士們找藉口,像是“他的矛斷了”或是“他的馬鞍鬆了”之類的話。“紅武士要比那些人厲害一百倍以上,”林妮特一直這樣告訴大手。“你永遠贏不了他。”

      最後,大手終於看見一座城堡。它的四周環繞著許多紅色帳棚,而且有數百名穿著紅衣的士兵。   “到了,”林妮特說道。

      他們往城堡騎近些。大手看到一棵巨大的橡樹上挂了好多盾牌。那些盾牌各有不同的顏色及設計。此外,樹上還挂著一只銀號角。

      “那些盾牌都是被紅武士所殺的人生前所使用的,”林妮特說道。“他把它們掛在樹上當作一種警告。任何想來挑戰的人都得吹響那只銀號角。他一聽到聲音就會出來。”

      大手伸手去拿那只號角。

      “不,還不要拿!”林妮特說道。“現在正是紅武士最強壯的時候。在這兒等著。太陽一下山他就會比較弱一些了。”

      大手凝視著她。“你以為我是個懦夫?在對方最虛弱的時候才攻擊?我如果那樣做就太可恥了!”   大手說著,吹響了號角。

      有個女人走到城堡的窗前捱。大手注視著她。她長得真美!“那就是我姐姐!”林妮特叫道。

      大手再度吹響號角。這次他眼前揚起了一片塵土。一個異常高大的騎士正騎著馬朝他奔馳而來。他是大手這輩子見過最高大的人。他鎧甲的顏色像血一般殷紅,在陽光底下似乎正燃燒著熊熊的烈焰。

      他就是紅武士!

      頃刻間,大手幾乎說不出話來,他無法移動半步。一會兒之後,他叫道,“快放了林妮絲小姐,否則等著受死!”

      紅武士沒有答話。他發出一聲怪笑,然後放低手中的矛。   兩個人騎著馬向對方衝去。大地因馬的奔騰而搖動。兩人的馬都倒下來,矛也斷了,雙方也都倒在地上,一動也不動彷佛死去一般。

      紅武士掙扎著要起來。林妮特小姐緊張地喘著氣。然後大手也開始動了。兩個男人各自拔出佩劍,再次衝向對方。不久,地面即被鮮血染紅了。

      大手蹲跪下來。紅武士則高舉著他的劍向前衝。但是大手擋開了紅武士的攻擊,他衝向紅武士,將劍刺入紅武士的心臟。

      紅武士倒在地上,死了。

      大手轉身走向林妮特小姐。她沒有向他致謝,也沒有為她所說過的不當的話語向他致歉。她說道,“哈,運氣真好!”   然後她笑一笑,不過不是對大手笑。一個美麗的女子正向他們走來,她就是曾經在窗口出現過的女子─林妮絲小姐。

      大手摒住呼吸。他從來沒見過這麼嬌美的一張臉。

      “姐姐!”林妮特喊道。兩個女人隨即伸出臂膀互相擁住對方。

      然後林妮絲轉向大手。“騎士先生,”她說道,“我該如何表達我的謝意呢?”

      “不必了,”林妮特說道。“他只是個廚房小弟而已。”

      林妮絲倒抽了一口氣。“你太過份了,林妮特!她是我見過最勇敢的人!”她看著大手。“我曾經立下誓言要嫁給救我得自由的人。如果你願意的話,我們結婚吧。”   大手試著解讀她臉上的表情。“我一看到你,就愛上你了。可是你真的願意嫁給一個廚房小弟嗎?”

      林妮絲微笑道,“能嫁給你,我感到很驕傲。”

      正當此時,一位騎士騎著馬緩緩前來。是蘭斯洛特爵士!他從大手離開亞瑟王的宮殿後就一直跟在大手後面。

      “你已經非常夠資格當一名騎士了,”蘭斯洛特告訴大手。“我會使你成為一名騎士的。然後我們一起回坎麥樂德。大家看到我們不曉得會多麼驚喜呢!”

      幾天之后,亞瑟王正坐在坎麥樂德的大廳裡。許多位圓桌武士和貴婦們也在那裡。

      加文爵士站在窗口。突然間,他大聲說道,“好奇怪的畫面哪!前面來了一整隊的人馬。我看見一個全身黑色

還有問題?馬上發問,尋求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