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_nickname 發問時間: 政治與政府政治 · 2 0 年前

社會主義是甚麼?

甚麼是社會主義?

他有甚麼特點好壞呢?

2 個解答

評分
  • 2 0 年前
    最佳解答

    社會主義不同于共產主義,也不同于資本主義。在社會主義的觀念看來,全社會的社會總資本不僅包括物化勞動資本,而且包括全社會的活勞動資本。這意味著,在社會主義的觀念中,活勞動資本應當具有與物化勞動資本同樣實現等量資本獲得等量利潤的權力。而資本主義則只認為只有物化勞動資本才可以參與全社會總資本所創造的價值的分配。社會主義要求全社會的全體勞動者(包括腦力勞動者、體力勞動者、管理者……)均應該與物化勞動資本按照等量資本獲得等量利潤的原則平等地參與全社會總資本所創造的價值。

    社會主義在不同的觀點看來是:

    一種或一系列意識形態的總稱.

    一種經濟體系.

    一種存在或者是曾經存在的狀態.

    基于馬克思主義理論,社會主義是共產主義的初級階段,會取代資本主義成為世界意識形態的主流,並最終過渡到共產主義

  • 2 0 年前

    「社會主義」這個名詞於一八三0年在法國和英國出現,它的意思是,社會問題必須從社會整體、而不能只從個人來考量。就像自由主義一樣,許多思想家豐富了它的內涵,也因而衍生出各式各樣的學派。基本上,社會主義者的出發點跟自由主義者一樣是自由、平等、公義這些人類的基本理念,但是他們傾向於站在弱勢者的立場來思考問題,跟中產階級味道比較濃的自由主義就產生了許多歧見和對立。

    譬如說,在「民主應該到什麼程度」這個題目上,自由主義者比較容易接受有限的民主,會說:「人民的權力和福利到這樣就夠了,剩下的事情就該交給市場那隻看不見的手了」,所以常會傾向於保守;社會主義者則常常站在低層民眾的立場,以比較堅定的姿態來要求加速全民民主的實現。

    自由主義者相信「只要放任每個個人追求他自己最大的幸福、必然會導致全體的幸福」,對私人企業的社會功能也給以比較大的信心,並且反對政府在人民的事務上作太多的干預;相對來講,社會主義者比較不希望見到強勢者對弱勢者的剝削,也不願意看到嚴重的貧富不均的現象,因而傾向於掌握政府的力量、直接來解決問題。

    許多自由主義者常常拿達爾文式的所謂「優勝劣敗」的說法來解釋人類社會為什麼會有不平等的現象,社會主義者則多半不吃這一套,他們立志跟弱勢者一起來鬥爭,不同意窮人本來就該窮,也不同意被壓迫的民族就一定比較劣等。

    在很長的一段時間之中,自由主義者和社會主義者各持己見,展開你死我活的論戰;事實上,論戰也帶來了健康的互動和互補,而隨著時代的進步,雙方都經歷了大量的調整;譬如說,自由主義者多半已經同意,「自由放任」所帶來的缺點比原先想像的要大得多,所以「管制」確實必須是政府的重要功能之一;另外,他們也承認市場機能的魔力有它的限制,並不能解決所有嚴重的社會問題。

    另一方面,社會主義者也多半接受了自由主義的許多基本理念;譬如說,政府也是由普通人所組成的,若是讓這些普通人作太多的管制,事實上沒有辦法避免嚴重的偏差;再者,美國和其它先進國家所共同呈現的多方面的進步和繁榮,確實已經充份証明,自由開放和市場運作顯然比任何「專政」或「領導」都要有效得多。

    <社會主義兩百年>

    *從法國大革命到史大林

    一七八九年,中國的清朝仍在盛世,在歐洲發生了石破天驚的法國大革命。法國人打倒貴族制度,得到了新的國民身份,在惡劣的局勢下打敗了歐洲列強的干預;拿破侖挾其餘威,以武力掃平歐洲的舊勢力,讓「自由、平等、博愛」的觀念傳遍了整個歐洲。儘管拿破侖後來背叛革命而作了皇帝,並且在一八一五年被復辟的舊王朝們所打敗,然而民主已成為不可逆轉的趨勢,近代社會主義也在隨後的社會運動狂飆的年代中拉開了序幕。

    一八四八年 (中英鴉片戰爭之後六年,太平天國正蓄勢待發) ,在諸多因素的激盪下,造成了社會主義者稱之為「大革命」的大變局。由窮苦勞動者所主導的革命,在全歐洲的各個地方不約而同的爆發;在今天的法國、德國、奧地利、義大利、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波蘭、南斯拉夫、羅馬尼亞境內,每一個政府都被推翻。

    儘管這些革命都很快又失敗 (法國除外),但是窮人們在這個過程中展現了他們巨大的力量,而對於不願意跟窮人分享權利的既得利益階級來講,「反社會主義」也日漸變成了共同的關切點。

    就在同一年,年青的社會主義者馬克斯和恩格斯以德文發表了有名的「共產黨宣言 (英文版本一般稱作 Communist Manifesto)」。

    一八六四年,社會主義者在倫敦組成了「國際工人協會 (International Working Men's Association)」,後來被稱作「第一國際 (First International)」,馬克斯隨即得到主導地位。協會在工人運動中得到普遍的支持,但是馬克斯尖銳的批判作風並沒有得到所有同志的信服,以致於在協會中充滿了難以擺平的路線爭議,在短短幾年之後就分裂和瓦解。

    一八八九年,以德、法兩國為主的社會主義人士組成了「社會主義者國際 (Socialist International)」,又稱為「第二國際」,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前曾努力想號召各國的工人階級團結起來,一起來反對資本家之間的戰爭。

    然而,在當時緊張的國際局勢之下,瀰漫著民族至上的愛國思想,他們進步的國際主義的努力無法得到廣泛的支持,於一九一四年大戰開始之時黯然結束。

    一九一七年,第一次世界大戰還沒有結束,俄國對德國的戰事失利,軍心不穩,再加上原來的社會問題早已到了很嚴重的地步,沙皇面對這樣的局面,拿不出有效的解決辦法,軍隊又拒絕鎮壓示威的民眾,使得原來看來很強固的統治在一夕之間垮台,讓社會主義者的「俄國社會民主工人黨」掌握了政權。

    同年十月,同黨的列寧所領導的、比較激進的「布爾什維克」陣營以武力奪權成功,稱為「十月革命」,一九一八年改名為「共產黨」,並於一九一九年創立「共產國際 (Communist International)」,又稱為「第三國際」,在以後的二十多年中,推動並主導了全世界的共產主義運動。

    列寧是有名的馬克斯主義者,他所領導的政黨在歐陸強權的俄國掌握了政權,對全世界造成了強大的震撼,其程度就跟當年在歐洲強權的法國、人民以大革命的方式推翻封建王朝時類似,而資本主義國家領導階層的反應也跟當年的封建列強如出一轍,自動的匯成一股「反共」的洪流。

    還沒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得到勝利的「協約國家」(包括英、美、法、日、等等) 立刻派兵入侵,並以大量人力物力來支持貴族反動派的白軍,造成俄國慘烈的內戰。可惜他們支持的白軍是一個殘暴又無能的組合,所以他們的反共反而在某個程度上強化了列寧的統治,並且讓他的紅軍終於在一九二0年末得到最後的勝利。

    面對內戰所留下來的工業敗壞、農業破產的龐大國度,列寧顯然沒有機會來實行他也許曾經想過的理想制度,更不幸的是,列寧在一九二三年中風,讓偏狹殘暴的史大林奪得政權。

    在往後的時間中,史大林充份利用了國內外反共勢力對蘇聯所造成的嚴酷環境,並藉著革命之名,把蘇聯變成了一個世界歷史上不曾有過的、徹底的、大規模壓制性的社會。

    *法西斯的時代

    以馬克斯和列寧門徒自許的蘇聯共產黨,也許真的是以「世界革命」為其最終目標,但是當時的蘇聯顯然自顧不暇,而實際上在兩次大戰之間對資本主義世界造成巨大威脅的,卻是突然興起的法西斯主義。

    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義大利的墨索里尼 (Benito Mussolini) 由活躍的社會主義者轉而提倡國家至上和獨裁統治。他在一九一八年創造了「法西斯 (fascism)」這個名詞,組成法西斯團體反過頭來對付社會主義的工人運動,在短時間內就崛起,並在一九二二年發起「向羅馬進軍」,經由群眾威脅的方式得到總理的位置。

    跟社會主義和自由主義長達幾百年的理論探討比起來,法西斯基本上只是一堆口號而不能算一個「主義」。墨索里尼並沒有很多的理論依據,支持他的群眾也是各式各樣,有盲從的愚民,有社會主義者,也有憂慮社會主義騷動的中產階級;無論如何,由於他所得到的顯著的成功,他所創造的名詞「法西斯」被用來作為類似政權的共同名稱。

    事實上,被稱為法西斯的每個版本互相之間常有很大的差別,只是,在當時不安定的國際政治和社會情況下,他們都特別突出了堅決反對社會主義的立場,強調精英領導,並且都主張國家和民族的利益應該超越個人的利益。

    他們都跟社會主義者一樣以解決社會問題為號召,也同樣靠群眾力量而起家,但是他們不像社會主義那樣有眾多教條和路線的包袱,所以比較容易在別人定下的遊戲規則中奪取政權;另一方面,精英統治確實展現了遠超過議會政治的效率,一時之間,在許多方面以快刀斬亂麻的方式達成了驚人的進步,並且在全世界包括中國和日本在內的許多國家之中得到廣泛的效法。

    一九二九年,德國跟全球的資本主義世界一起發生了經濟大衰退 (Great Depression),讓希特勒 (Adolf Hitler) 的法西斯黨 (國家社會主義德國工人黨,簡稱國社黨或「納粹 Nazi」) 開始壯大。希特勒在一九三三年經由選舉取得政權後,很快就運用各種政治手段讓他自己變成了德國的獨裁者,並開始真正讓法西斯成為影響世界的大變動。

    希特勒對於有強力動員能力的共產黨展開大規模的鎮壓,卻從那些恐俄反共的資本主義國家領導階層得到許多支持;同時,他提倡強烈的種族歧視,以猶太人、吉普賽人和斯拉夫人為低劣民族,在國內外展開殘酷的清洗,再加上他的東向發展策略,在在都使當時的蘇聯受到了嚴重的威脅。

    一九三六年,西班牙左派聯合的「人民陣線」贏得選舉,帶法西斯色彩的佛郎哥將軍隨即發動軍事政變,並對民選的政府展開攻擊,開始了影響深遠的西班牙內戰。當然,佛郎哥的功過不能就此論斷,他後來所領導的政府至少讓西班牙成功的頂住了希特勒的威脅,但是在當時,他的政變激起全世界民主人士的怒吼,以莫斯科為中心的第三國際也發出了「反法西斯」的動員令;最終有超過四萬名的志士,從全球各地以革命的情操集中到西班牙,加入人民陣線的隊伍來對抗佛郎哥訓練有素的軍隊,留下了許多可歌可泣的史實。

    不幸的是,佛郎哥得到希特勒和墨索里尼的全力支持,而相對來講,左派內部協調不足,又只有史大林不夠堅定的承諾為主要後盾,再加上共產國際不高明的決策和指揮,可以說根本就不曾有過成功的機會。經過三年慘烈的拉鋸戰,左派人士在遭受重大的犧牲後全面挫敗。

    以德國、日本、義大利為主的一些法西斯國家,組成了標榜「反共」的「軸心聯盟」(Axis Powers),終於發動了全面性的侵略戰爭。史大林面對著希特勒的強大壓力,為了得到資本主義國家的支援而中止了「第三國際」的活動;在列寧之後曾造成世界巨大變動的國際共產運動也在戰爭的衝激之下暫時畫下了一個休止符。

    號稱社會主義的蘇聯,與眾多資本主義國家組成了「同盟國」(Allied Powers),共同對抗法西斯的聯盟,展開了人類歷史上破壞力最強的第二次世界大戰。

    *冷戰的年代

    一九四五年,二次大戰結束,法西斯在戰場上被同盟國徹底擊敗,而各地的共產黨人,在號稱「共產主義祖國」的蘇聯或多或少的支持之下,得以趁勢建立起許許多多所謂的「共產政權」。問題是,這些掌握政權的共產黨,已不再是當年熱血革命的政黨,而只是接受蘇聯操控來壓制反對黨派的統治階級了。

    儘管如此,對於那些反共的資本主義政府來講,不管是專制的共產黨還是原先的追求革命的共產黨都是「如芒在背」的共產黨,法西斯既然已經被打敗,「防堵共產主義擴張」馬上又被排上議程,再加上大軍火商的推波助瀾,開啟了「冷戰」的年代。

    冷戰的頭些年,史大林的「計劃經濟 (command economy, planned economy, or controlled economy)」像當年希特勒的法西斯曾經作過的一樣,讓戰後殘破的蘇聯迅速的恢復,並且進一步建立起了足以跟美國對峙的、世界超強的地位。然而,時間一久,伴隨著這種計劃經濟而來的僵化體制,越來越清楚的無法跟充滿活力、全面繁榮的資本主義國家相比,以致於在史大林之後的領導者都嘗試著採行較為務實的政策 (這種比較務實的政策也就是中國的毛澤東所亟欲打倒的所謂「蘇聯修正主義」)。

    一九八五年,極富改革思想的戈巴契夫上台,面對著蘇聯多方面的困境,決心進一步推動「開放」和「重建」,但是他對國際和國內兩方面的狀況都沒能真正掌握,導致東歐共產黨政權全面垮台,他自己則在一九九一年被迫下台,緊接著,蘇聯這個藉嚴密控制所維繫的大帝國也隨之解體。

    資訊閉塞的蘇聯和東歐人民錯把美國政府當作解放的希望和民主的導師,但是在美國政府僵化的反共政策中,重要的著眼點只是在打垮共產黨、並且堅決不讓共產黨重掌政權而已;他們用強大的媒體力量和經濟援助的誘餌在各地不成熟的民主選舉中發揮重大的、且常常是負面的影響力,使得俄國、東歐和前蘇聯各「共和國」難以產生強力的領導團隊,變得一片腐化和窮困,俄國也從世界超強摔到了谷底以下。

    冷戰的結果是美國陣營勝、蘇聯陣營敗,但是這個事實絕不意味著資本主義勝、社會主義敗,因為冷戰本身有複雜的因素,並不能完全算作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的對抗。另外一方面,蘇聯和東歐那些國家儘管都是由原來的「社會主義者」掌握了政權,但是他們大力壓制民主的作為,早就背離了社會主義的基本目標。

    *新世界中的社會主義

    由於社會主義總能吸引大量有奉獻精神的人們到它的旗下,所以長期以來,它在世界許多進步的潮流中一直佔了重要的主導地位。

    然而,社會主義者也是人,也具有一般人類的缺點,一旦掌握了政治權力,沒什麼道理假設他們可以比資產階級更能抗拒權力的腐蝕;事實上,共產黨在蘇聯和中國都成功的達成了列寧所期望的「無產階級專政」的目標,但是他們不但沒有帶來一個免於剝削的社會,反而讓他們的人民在這樣的「專政」之下遭受了前所未有的、難以描述的苦難。

    多了這一層的認知,世界各地的社會主義者漸漸放棄了「打倒資產階級」這樣的主張,也不再追求所謂的「無產階級專政」,而是努力在一個動態的,並且包含了合作、競爭、制衡的體系中來發揮自己的影響力。

    事實上,在當今除了美國以外的所有先進國家中,包括共產黨在內的各式社會主義政黨都早已建立起強固的陣地,在競爭的政治環境中扮演重要的角色。由於社會主義者的制衡力量,公權力得以在某個程度內來規範大資本家和大財團的政治和經濟活動,立法的手段也得以被用來照顧弱勢族群,而照顧的對象更是早已超越了一般的窮人。

    社會主義者長期以來堅持推動的一些進步的政策,像是對平民教育的大量投資,全民的選舉權,等等,也早就變成了普世的價值觀念。

    在像法國、加拿大、紐西蘭、瑞典等等的國家中,強大的社會主義力量不但沒有帶來暴民政治,反而造就了歷史上難得一見的穩定社會;另外,全民直選固然在許多其它情況造成了預料中的「庸俗化」的結果,但是在前述那樣的國家中,由於發展出了成熟的、政黨之間的制衡運作,所以事實上讓優秀的政治人才有了更多出頭的機會。

    當然,對世界上大部分的地方來講,這樣的比較理想的世界仍然是一個遙不可及的夢。在許多民不聊生的落後國家中,仍有各式各樣標榜「反共」或不標榜「反共」的獨裁者或代理人,經由軍事政變或是國內外資本家所操控的「民主」選舉得到政權,並且針對社會主義進行著毫不鬆手的洗腦和鎮壓,而他們國內的社會主義人士也常常必須冒著生命的危險來教育民眾,並且爭取他們的認同來建立政治上的影響力。

    另外一方面,人類社會由於追求所謂的「經濟發展」而造成了許多生死存亡的大問題,像臭氧層的破洞,海洋和陸地的全面污染,熱帶雨林的破壞,能源過度使用所造成的危機,等等等等,都需要更積極、更國際化、或許還要更進步的社會主義運動來制衡那些十分貪婪而又十分強大的政治和商業體系。

還有問題?馬上發問,尋求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