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使用者
匿名使用者 發問時間: 娛樂與音樂漫畫與動畫 · 2 0 年前

請以”哲學”角度看天空之城這部卡通!!(20點)

我們哲學課期末考題目~我所要的答案不是類似像一般心得~是要以"哲學"去探討卡通中事物個別代表些什麼!越仔細越好~

8 個解答

評分
  • 2 0 年前
    最佳解答

    我的回答如下:

    存在於三度空間的宮崎竣,創造了二度空間的動畫"天空之城"。於是乎,存在於三度空間的我們,看著二度空間的"天空之城"的內容。三度空間的宮崎峻創造了"天空之城",所以他是"天空之城"的神。我們看著"天空之城"的內容,做出評論,做出看法,我們是"天空之城"的審判官。不管我們怎麼說,"天空之城"不會改變結局。所以,神創造了萬物,審判官評論神的功過,但是結局還是不會改變。所以我們人生在世,是存在於四度空間的某個神創造了我們。不過其他的審判官怎麼看,我們的人生結果還是不會變。盡本份認命吧。

    交這篇出去給老師被當掉不要怪我。

    2004-12-30 17:35:16 補充:

    哲學嘛,沒有界限,沒有局限。越難看懂越好,越莫名其妙越好。

    參考資料: 最近有點著猴的我
  • Lv 5
    2 0 年前

    不愧是哲學,完全看不懂!

  • 匿名使用者
    2 0 年前

    第一位......離題了!這回答不是多就好了!!

  • 匿名使用者
    2 0 年前

    我有個老師他是哲學系的

    有一天我的老師的教授

    突然出了一個題目

    要以"哲學"去看待一件事

    那時我的老師的同學

    寫的內容整整一疊

    而我的老師只寫了

    我學了那麼久的哲學

    我還是不懂的哲學

    到底要怎麼寫

    結果我的老師

    竟然是全班最高分

    92分

    ......

    所以關於用”哲學”角度看天空之城這部卡通

    我看不懂

  • 您覺得這個回答如何?您可以登入為回答投票。
  • 2 0 年前

    只能說...太厲害了!哲學果然很難......

  • Peggy
    Lv 5
    2 0 年前

    給大家一個再思考的機會吧。

    2004-12-26 02:05:18 補充:

    哲學是什麼?我不懂!

    我只知道宮崎駿先生要表達的是--不管人類多麼聰明,科技多麼先進,若繼續只顧著自己的自私,你爭我奪、不斷的追求利益與權力,不在乎人與人之間愛與情感的交流,破壞大自然與人類之間的平衡,那一切都會歸予毀滅。

    願大家都能處在一個烏托邦--拉普達的境界,而且不被破壞。

    2004-12-31 00:54:54 補充:

    oldsoup 讚啦!果然是哲學!佩服!

  • 匿名使用者
    2 0 年前

    宮崎駿,對于他宏大的動畫世界,我們就更只有束手望塵的份了。技朮我們可以苦練,資本我們也能投入,我們缺的:永遠只是精神。本文謹打算從日本動畫發展史的角度來尋找宮崎駿的動畫精神的形成脈絡和狀態,並結合宮崎駿動畫中的曆史觀、意識形態等來進一步闡明之。也許不無益處,至少可以讓我們知道宮崎駿是何以成為宮崎駿的。

      手塚治虫為日本動畫打下了极其深厚的基礎,他所張揚的“人性”二字,成為了日后日本動畫的一大主題(這主題后來慢慢變成另外兩大主題“愛情”和“暴力”進行的借口),也和宮崎駿的价值觀相契合:他們的動畫,總體來說都是傾向光明、傾向善的。手塚的“人性”,並不局限于人,毋寧說他更樂于用非人類的主體來凸顯這個“人性”:比如在《鐵臂阿童木》中,最有人性的,是阿童木和許多無辜、善良的机器人,它們服從于阿西莫夫的“机器人三大原則”即永遠服從人類的命令、在任何情況下不得傷害人類以及不許自殺,結果往往被狡猾的人類所利用,釀造出一些典型日本式的委屈和悲劇。而他的另一代表作《森林大帝》中,承擔人性的重負者,是一頭小白獅金巴。

      在宮崎駿的動畫里,也有大量這樣無辜、善良的机器人:《風之谷》中的被作為毀滅世界的武器所生產的巨神兵,朝生暮死,背負著悲慘的命運——這一點在長篇漫畫版本中尤其突出――它們心智純洁如嬰兒,力量卻大如暴君,在漫畫版中它們的神祕身份被揭示,原來是守護古老文明的仆人;《天空之城》中短暫甦醒的飛行机器人,為了保護女主角希達而獻身,另一個机器人也是古老文明的守護者,是天空之城羅普特永遠的園丁。這兩者的雷同帶出的象征昭然若揭:應該由人類守護的文明因為“非人”才得以保持,人類卻在千方百計破坏它,真是莫大的反諷。

      但是手塚治虫對人性的另一面的挖掘,宮崎駿未能繼承。那就是人類的自私、虛偽和變態,手塚的《怪醫杰克博士》對此多有不動聲色的揭露,人常常承受著矛盾的折磨;至于他的晚年漫畫《犬人》等,更是殘酷地追究“惡”的本質,以至絕望。宮崎駿卻不可能這樣,他的人物總是那麼黑白分明,好人永遠是好人,坏人也有最終變成好人的坏人和一定會被好人消滅的坏人之分。他對人性之惡測試最深的兩部作品是《幽靈公主》和漫畫版的《風之谷》,有從非理性的角度向觀眾揭開小小的一角幕布,可惜他自己也不敢深入。《紅豬》是一個曖昧的例外,紅豬一定程度上是宮崎駿本身的代入者,所以這個角色比他其他作品中的少年男女明顯成熟,宮崎鼓起勇氣面對自己:紅豬的孤獨和悔恨一閃而過。

      手塚治虫的另一大貢獻是他在“曆史”上的縱橫,從時間上為動畫拓展了活動的空間。他的顛峰之作《火之鳥》,利用傳說中五百年一輪回的火鳥,串起人類曆史及未來一個個荒唐又悲哀的故事,跨度可謂上下五千年。與之相比,宮崎駿的曆史跨度沒有那麼大:最古老是《幽靈公主》所處的日本室町時代,最未來則是《風之谷》和《未來少年科南》中現有文明毀滅后的地球,更多的是二十世紀的現在。但宮崎駿比手塚治虫更善于利用曆史舞台,他的故事背景設定對故事的构成發展無比重要,並直接促成故事趣味之形成――《紅豬》的整體情調就和它的曆史背景二十年代歐洲分不開。

      松本零士是手塚治虫之后又一大師,1979年的動畫電影《銀河鐵道999》是他事業的頂峰,票房取得前所未有的胜利(16億日圓),仿佛預示了日后宮崎駿一個接一個的票房神話的源頭:從此,動畫正式被各個年齡段的觀眾接受。松本零士和宮崎駿表面上的相似之處最是明顯:他們的作品都深深流露著對飛行的迷戀。宮崎的飛行主題就不必說了,俯拾皆是:從魔女琪琪的掃帚到千尋的白龍;松本零士的飛行實在一點,都是非神話化的飛行物:《宇宙海賊》的飛船、《銀河鐵道999》的星際列車。但有趣的是兩人都那麼怀舊,宮崎最迷戀的是一戰時代的螺旋槳戰斗机(《紅豬》中)和更早的氣球、飛艇(《天空之城》中滿天飛的),松本的迷戀是异化的:著名的銀河鐵道999號列車,能飛往遙遠的安德羅米達星團,它的外表卻是一台老式蒸汽火車!松本也畫過大量關于二戰時日本零式戰机駕駛員的故事。

      于是,從這里我不得不引出一個尷尬的問題:那就是松本零士和宮崎駿對戰爭的迷戀。或者應該說是對戰爭場面的迷戀吧?因為他們的電影最后推崇的總是和平。我不愿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愿意這樣理解他們的迷戀:日本古代以來的尚武精神和少年人對冒險的向往,在潛意識中驅使他們如此。而且他們也知道:戰爭對動畫片的最大受眾男孩子們也總有莫名的吸引力。至于有人想象到軍國主義上來,我倒覺得上綱上線了。補充這一點,只是為了說明宮崎駿也並非一個單純的童話和平世界的建造者。

      同是處理少年在旅程中成長這一主題,宮崎駿從沒超越松本零士,也許至今沒有人能超越松本。《銀河鐵道999》中的星野鐵男的成長充滿了激情、悲傷和苦澀,因為他身處的世界是一個階級极端分裂的世界,宮崎駿不敢想象,甚至日后的大友克洋也不敢想象:《AKILA》的暴走少年絕對是小巫見大巫了。宮崎駿最完整的處理這一主題的作品是《未來少年科南》,二十五集的篇幅讓他得以從容展開。但他最成功處理“成長”問題還是《魔女宅急便》,一個小女巫在送快遞的經曆中越過青春期,心理描寫极其微妙。

      至于松本零士作品中對不可能之愛的絕望也是宮崎駿不會有的,在宮崎駿作品中愛情從來都是順理成章,也許愛情從來不是宮崎駿的主題,《龍貓》中的姐妹情比他所有作品中的愛情更感人。《銀河鐵道999》結尾的一句“也許在未來宇宙的某個交匯點上,我們各自乘坐的列車擦肩而過的時候我們再見吧”曾令當年少年的我悲不自胜,而在宮崎駿那里,我得到的更多是快樂、釋然。

      帶攜宮崎駿出道的大師高畑勳,后來因為宮崎駿吃了很多啞巴虧:很多他的作品被冠以宮崎駿的名義宣傳,像《點點滴滴的回憶》、《平成狸合戰》等高畑勳導演的杰作,宮崎只是其中擔當企畫一銜而已,但宮崎名氣太大了,沒辦法。大名鼎鼎的GHIBLI工作室就是高畑勳和宮崎駿共同創辦的,他們是日本動畫史上的最佳拍檔。

      高畑勳是現實主義的大師,作品嚴肅、文學化,從他最早的一部改編自詩人宮澤賢治(《銀河鐵道999》的意念也來自他)童話的動畫《大提琴》到他的遺作《平成狸合戰》。他並沒有特定的主題:《點點滴滴的回憶》是關于悠悠的童年往事的,像一篇散文;《螢火虫之墓》是關于戰爭之災難的,深情無比,猶如大時代中個人的挽歌;《平成狸合戰》則關于生態環保,是一部讓你笑到最后哭出來的悲劇。其中一以貫之的是高畑勳細膩的對人情世事的觀察和刻畫。

      宮崎駿從他那里得益最大的,也是這一份細膩。為什麼看過他那麼多精彩絕倫、波瀾起伏的作品,平平淡淡的一部《龍貓》仍是我最喜愛的?就是因為在《龍貓》中我們得以細味生活的滋味,鄉間的人情物事如溪水涓涓長流,“個中有真意,欲辨已茫然”,就像一首陶淵明的田園詩一般。《龍貓》的鄉間像极了《點點滴滴的回憶》的鄉間,而且兩者都加入了魔幻現實主義的因素。當然《龍貓》的魔幻現實主義更為瘋狂,《點點滴滴的回憶》的卻可以稱得上雋永:回憶和現實的交叉點淡若無痕但卻存在著。

      就想象力來說,高畑勳比不上宮崎,因為后者有一股一往無前的少年心志!對于《未來少年科南》的神奇小子科南,或是《魯邦三世之卡里奧斯特羅城堡》(宮崎一部少為人知的早期作品)中的俠盜魯邦三世,這個世界上是沒有任何事辦不到的。這種力量外化到宮崎的整個動畫世界中,這個世界也為之充滿了瘋狂的活力,于是就有了隨著舞蹈猛長的大樹、有了飄在太空中的城堡、有了日日泡澡堂的古靈精怪……高畑勳的想象力表現在《平成狸合戰》的狸貓變化中,也是非常瘋狂,但無論多麼瘋狂,狸貓們還是得受制于現實――這就是一個成人的帶著無奈的想象力,少年的想象力是超越一切的。

      宮崎駿是日本動畫史的中流砥柱,在他之后能在某種程度上突破他的光輝籠罩的只有兩個人:押井守和大友克洋。他們倆比宮崎駿正好晚一代,但在意識上卻比老宮崎前衛不只十年。並不是說宮崎駿沒有前衛的力量和資本,但是他在商業上太成功了,以致他難以擺脫其成功的模式,即便是《千與千尋》這樣相當深奧的作品,也是屬于前現代主義意識的,最終可以理解的哲學式藝朮。押井守和大友克洋卻是走极端的實驗者。

      押井守很早就被視為動畫“暴走者”,此名來由是:他在執導高橋留美子的通俗笑劇《福星小子》時,常常“跑題”不按原作辦事,大肆進行他的影象實驗並對原作進行解构。在《福星小子》1984年電影版《夢的導游》中他的實驗走到极至:故事一夢套一夢,不知庄生夢蝶抑是蝶夢庄生,空間隨意地割裂和轉換,時間失效,敘事角度從一個人的內心獨白跳躍到另一個人的內心獨白中……這麼大膽的敘事形式實驗,在日本的商業動畫中几乎是不可能的。他的顛峰作是執導漫畫鬼才士郎正宗的《攻殼机動隊》,故事設定在未來的香港發生,雨水綿綿的恍惚中,未來的人和改造人都悲傷地尋問著自己的記憶和存在的意義,形式的實驗被內容的深邃壓了下去。

      大友克洋也是一個“暴走者”,他暴走的是他反叛的意識形態,在他那惊世駭俗的巨作《AKILA》(1988年)中,少年人的“惡”力得到超能力的強調,宏大混亂的世紀末背景前,所謂善與惡的對立一點也不簡單――敵對的兩個少年:金田和鐵雄都從各自的無政府主義出發走向极端。大友把政治、神話、世俗宗教、心理學等成分一一編進故事中又能維持其高速度的前進,在其漫畫版中這一功力猶為明顯,在這一點上能與之匹敵的,也就惟有宮崎駿的《風之谷》漫畫版了。要從哲學上分析,押井守和大友克洋都是存在主義者:一個強調异化和迷惘,一個強調選擇和行動。

      相對于“暴走”,飛翔當然來得更為逍遙,逍遙一方面帶來從容和信心,一方面帶來妥協和逃避,宮崎駿拿著的正是這樣一把兩刃劍,還好,他為我們帶來的更多是前者。嚴格來說,我們可以批判宮崎駿在營造一個失樂園――就象天空之城一樣,《龍貓》里的田園也是前工業時代的記憶,不同于《平成狸合戰》被城市大舉侵犯的田園。但是宮崎駿也在反思,如《千與千尋》中對异化的反抗、《幽靈公主》中對自然的忏悔等。應該說宮崎是一個“積极向上”的抵抗者,這點和他身上那點六十年代日本學生反安保運動的“革命傳統”有關,他一直想用他的動畫來警醒世人,而不是留連于風花雪月中,至于世人如果只選擇他的唯美和風花雪月,那應該不能怪他。

      所以至此,完成宮崎駿和他的一干前輩后進的比較后,是時候作出一定的正名了。從上,我們看到宮崎駿在許多方面,都並非日本動畫中最頂尖的,那麼為什麼他達到了今天大家公認的日本動畫泰斗的成就和地位呢?

      首先,他是一個集大成者――或者退一步說,他差一點成了一個集大成者,他是集大成者前面那一個最優秀的折衷主義者。這是就技巧來說的,宮崎駿的藝朮語言一點也算不上前衛,他是在別人實驗的基礎上耐心地打磨,以使這技巧能讓更多人領略得到。宮崎駿的苦心或許在此:他明白到如果要世人接受他的警醒,那他的語言反而需要溫和,因為過分刺耳的吶喊有時會令我們脆弱的人類掩起耳朵。宮崎吃了折衷主義的虧――那使他不能成為一個深耕者,但他更多的占了折衷主義的便宜,他成了一個收獲者。

      其次,他完美地把握了現實和想象的平衡。他讓人知道想象世界的美好――一切如天花亂墜,永遠在人類狹窄的后腦勺上開著一個廣闊的天窗,讓人相信夢想的力量,因為夢想的存在是人類籍以與神比肩的理由。但是他也提醒我們,夢想也許正在現實中發生,就像《龍貓》的結尾一樣,生活有那麼多值得我們好好珍惜和品味的瞬間,我們要從容地面對它,贊美生活中美麗的一面有時也就是在對生活之惡作出譴責。從他對故事的曆史背景的選擇來看也能看出他的立足點一步步挪向現實:最早的《未來少年科南》、《風之谷》是發生于一個憑空架构的未來中的,但《龍貓》、《魔女宅急便》都是當代,最新作品《鄰居家山田君》更是立足朴實的城市平民小家庭中,細細咀嚼日常生活的甜苦況味。

      最后一點他讓人佩服的是:從所有作品整體來看,宮崎駿的思想是一以貫之且辨証發展著的,他的世界觀、曆史觀、人生觀和藝朮觀有著明晰的脈絡,最終都為建构那個完滿的“宮崎駿世界”而努力。這個“宮崎駿世界”也許遠遠不是最好或最真實最究极的,但它卻是目前最成熟和最完整的。

  • 匿名使用者
    2 0 年前

    阿勒~~這是你的考試題目不是我們的吧?

還有問題?馬上發問,尋求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