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罰可以告老師嗎???

如果老師打人你可以告他嗎?????

可以用什麼罪告他?????

如果說沒到某以個分數就說要打人可用什麼罪?????

是否有傷害人權?????

動不動就用警告、小過、大過壓我是否構成犯罪?????

4 個解答

評分
  • 匿名使用者
    2 0 年前
    最佳解答

    台北市所有老師要注意了!台北市教育局17日邀集全市287名公私立國中、小及高中、職學校校長共同簽具「台北市教育人員零體罰共同約定」,未來教師體罰學生將會被記大過1次,並自即日起開始實施。

    這項台北市教育局首創的全國先例是在教育局長吳清基的帶領下,由287名校長共同簽具,「台北市教育人員零體罰共同約定」其中最令人矚目的一條即是「遵守零體罰的教育政令,違反施行體罰者願接受記大過1次」,287名校長並將帶回學校給每位老師簽名。

    吳清基表示,體罰包括身體上的體罰以及心理上的體罰,但管教學生的不當行為並不是體罰,在學生能夠負擔的情況下,依校規予以輕度的罰站、罰跑操場或留校訓勉等均屬於合理的管教範圍。

    根據人本教育基金會的調查顯示有超過九成的國中小學仍有體罰存在,同時,亦有近七成的中小學生在校被修理處罰過,誠然,體罰早已是國人成長過程裡一項共同的集體記憶,但是,對於體罰一事實則隱涵著更為深邃的論述思考。

    事實上,該項的調查透露出若干值得深究的線索,比如說將體罰界定為「製造身體上的痛苦或控制其身體造成心理上的痛苦」;至於,被體罰的原因主要是因為行為違反規定或成績、作業表現不佳、以及因同學犯錯而被連坐處罰;最後,這些曾經被體罰過的學生只有三成二認為自己被罰是應該的,兩成九覺得害怕、丟臉與自卑,還有一成三表示是老師又在抓狂了。

    首先,如果體罰事件的動機緣由,主要還是未能達到學校或老師的要求,那麼,對於這種糾雜著違反校規或班級管理、以及課業成績表現不佳而來的體罰,理當是要因應事件情境的不同而有各種殊異的對應措施,就此而言,「做錯事」本身實則包括個體層次與集體層次、以及立即有效糾正與長期補救教學等等的多重性考量,比如說因為惡作劇、嘻戲作怪以致於影響到班級的經營運作甚或是其它同學的人身安全時,那麼,包括體罰在內的各種行為改變技術,自然有其馬上糾舉與訓誡改正的輔導目的。冀此,該種不同形式的管教背後所直指的是校園安全教育、情境教育、機會教育、群性教育以及法治教育等等的配套措施。

    至於,因為無法跟得上進度所造成學業成績低落的體罰事件,也應該就學生個體的學習動機和智商能力、父母集體的家庭狀況與親職關係、以及教育整體的課程規劃和制度銜接,進行整全多層的綜融考量,就此而言,對於因為學習心態怠慢或是課業成績不佳所招致的體罰,實則糾結著意願問題、能力問題以及結構性問題等等多重性的配套措施;連帶地,諸如九年一貫的課程銜接、常態性的補救教學、學校社會工作、家庭經濟扶助、父母親職教育、以及多元化人生出路的價值觀念,在在都是相應於該種犯錯情境與體罰事件而來的基本提問

    最後,無論是何種犯錯情境的體罰事件,如果還是有近三成的學生會感覺害怕、丟臉與自卑,凸顯出來的會是:在逕行體罰管教的同時,對於所可能產生攸關到認知與情緒上的心理戕害,這也是必須要審慎以對的,畢竟,體罰的施行如果只是為了解決某種的情境問題,那麼,對於所可能衍生出更多創傷膠囊的烙印效果,指稱出來對於體罰的思考理當是要跨越單一、當下的便宜行事,而是有其深邃性的構造影響;連帶地,還有一成三的受訪者表示是老師在抓狂而讓自己成為代罪羔羊,這也說明了是否在採行處罰的同時,老師自身是否有其情緒管理以及行為改變技術學習的必要性,畢竟,教師的本業僅止於學科知能上的專業表現,至於,與課室的經營管理和偏差行為的輔導諮商,理應要有其它配套的支持網絡,藉此陪同莘莘學子們渡過這一段生澀的年少歲月

  • 1 0 年前

    財團人本的話

    我都不太看了

    因為只會挑起事端

    卻沒有實際做法

    光說不練的財團

  • 匿名使用者
    2 0 年前

    那如果...是學生太過份呢?或許老師是神職的,但畢竟是人類,假如是學生太機車的話....老師該如何自保呢?

  • 匿名使用者
    2 0 年前

    要有證據吧

還有問題?馬上發問,尋求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