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知道他嗎...斯蒂棻.霍爾(STEVEN HOLL)

他是一ㄍ建築設計師.............

有人對他的生平或資料有了解的嗎

已更新項目:

謝謝大家.........好感動......

2 個已更新項目:

那有人知道他對後世的影響

或是有哪一ㄍ設計師受他影響嗎

5 個解答

評分
  • inhao
    Lv 6
    2 0 年前
    最佳解答

    關於Steven Holl

    背景生平

    曾在Seattle 受教於 Hermann Pundt,他以專注的熱情指導學生們去研究Schinkel、 Sullivan、

    及 Wright 的作品。Pundt 的一貫告誡是"親身去感受和接觸建築;這是唯一的學習方法,

    照片不能置信。"那些年Steven認識到建築學的原理—為清晰和質樸而宣言。

    1967年,University of Washington有位教授送給Steven一本書 "複雜與矛盾" (Complexity and

    Contradition) Steven對其持懷疑態度並且不為所動。

    就讀於羅馬時Astra Zarina向Steven展示了和建築學無法分離的文化方面必不可少的內容。

    在舊金山實習的年月裡同總是感到困惑的William Stout,同精力旺盛的Mark Mack及Stanley Saitowitz等聚在一起時經常交換意見。

    在The Architecture Association 的研討質疑中和同事們Zaha Hadid以及Rem Koolhaus經常著迷

    地對歐洲現代建築進行現場考察。

    紐約是一座生活艱辛但又令人振奮的都市。在那裡,Andrew McNair和Lebbeus Woods都是

    曾給予Steven的朋友。還有一位重要的評論家 Ken Frampton。有幾年曾經住在一家半空著

    的只有冷水供應的百貨公司裡,它有兩個俯瞰21街公墓的窗口。那段生活給了Steven許多

    精神上的激勵。

    --------------------------------------------------------------------------------

    建築觀

    第一要素

    意念與現象

    --------------------------------------------------------------------------------

    作品年表

    日期 作品

    Date Project

    1975 Manlia Housing

    1976 Sokolov Retreat

    St. Paul Capital Competition

    1977 Gymnasium Bridge

    1978 Telescope House

    Millville Courtyard

    1979 Les Halles Competition

    1979-1982 Bridge of Houses

    1980 Metz House

    1980-1981 Pool House and Sculpture Studio

    1982-1983 Guardian Safe Depository

    Van Zandt House

    Cohen Apartment

    1980-1984 Artisan's Housing

    1984 Ocean front House,Leucadia

    1984-1988 Marthm's Vineyard House

    Hybrid Building,Seaside

    1986 Pace Showroom

    MoMA Tower Apartment

    1987 Giada Shop

    1987-1988 Metropolitan Tower Apartment

    Cleveland House

    Oxnard House

    Berlin AGB Library

    1988- College of Arch.and Landscape Arch.

    1989-1991 Void Space/Hinged Space Housing

    Stretto House

    1990 Palazzo del Cinema

    --------------------------------------------------------------------------------

    作品介紹

    迭句住宅

    佩思展室

    伯克威茲住宅

  • 匿名使用者
    2 0 年前

    斯帝棻‧霍爾,Steven Holl,(Bremerton,華盛頓州,1947- )

    生平簡介

    1947年生於美國華盛頓州的Bremerton,1971年自華盛頓州立大學畢業,隨及前往羅馬研習建築。1976年在英國倫敦建築學院(A.A.)完成博士學位,之後他開始在加州擔任教授一職,並在同年成立了自己的事務所。

    曾在西雅圖受教於赫爾曼˙潘特(Hermann Pundt),他以專注的熱情指導學生們去研究辛克爾(Schinkel)、沙利文(Sullivan)、及萊特(Wright)的作品。潘特教授的一貫告誡是"親身去感受和接觸建築;這是唯一的學習方法,照片不能置信"。那些年霍爾認識到建築學的原理—為清晰和質樸而宣言。1967年,華盛頓大學有一位教授送給霍爾一本 "複雜與矛盾"(Complexity and Contradition),霍爾對其持懷疑態度並且未能為之所動,也就不足為奇了。在羅馬就讀的時期,阿思特拉˙扎里納教授(Astra Zarina)向霍爾展示了與建築學無法分離的文化層面是不可缺少的內容。

    霍爾在舊金山實習時期,常與威廉˙斯圖(William Stout)、馬克˙麥克(Mark Mack)及斯坦萊塞脫(Stanley Saitowitz)等聚在一起時經常交換意見。在倫敦建築學院的研討質疑中,和同事們像扎哈˙海地(Zaha Hadid)以及瑞姆˙庫爾豪斯(Rem Koolhaas)經常著迷地對歐洲現代建築進行現場考察。

    對霍爾來說紐約是一座生活艱辛但又令人振奮的都市,有幾年霍爾曾經住在一家半空著且只有冷水供應的百貨公司裡,整棟建築物只有兩個面對公墓的窗口,那段期間給予霍爾許多精神上的激勵與啟發。同時在那裡,安德魯˙麥克奈爾(Andrew McNair)和拉勃斯˙烏茲(Lebbeus Woods) 及一位重要的評論家肯˙弗蘭普頓(Ken Frampton)都是曾給予霍爾支持的朋友。

     

    建築成就

    1989.1991.1992.1993年獲頒AIA國際協會榮譽獎章

    1990年獲頒Brunner Memorail 獎

    1989年出版品-錨(ANCHORING),內容簡述如下:

    建築作品的本質是觀念與形態間的有機聯繫。對作品進行增刪就必然要打亂作品的基礎特性。一種觀念,無論是合理而明晰的陳述,還是主觀的論證,它總要建立一種秩序、一個探索領域、一個有限的原理。意念與現象的相戶互纏結發生在房屋建成之時。開始前,建築在時間、光線、空間和物質上的玄學輪廓是無序的。作品的模式是開放的。線、面、體以及比例均有待激發。當給出了場地、文化和方案後,一種安排、一種意念,就可能形成,但此時意念尚停留在思想階段。如果我們把安排(意念)當作物質的概念,把現象(經驗)當作精神的概念,則在實際的結構中,物質概念同精神概念彼此纏結在一起。鑒於此種看法,經驗現象是一種用來把觀念與感覺結合在一起的推理素材。建築思維是一種發自意念貫穿現象而又屬於現象的活動。借"創造"去實現意念,它只不過是一粒延伸現象的種子。經驗中的感覺變成一種推理,它截然不同於建築創造。無論是反應概念與感覺之間的統一,還是反應意念與現象之間的纏結,其願望也在於使理智與感覺相融合,賦予精確性之靈魂。

    意念與意象

    建築物被束縛於所在的地點。不同於音樂、繪畫、雕刻、電影、與文學,建築物(非活動房屋)同地方的歷史背景相纏結。從概念上說,建築物的場地不僅僅是單純的組成部分,它還有其自身物質和玄學的基礎。從功能方面對場地和建築的解析,遠處的景觀、日照的角度、交通運行以及通路等等都是具有建築"玄學"要求的物理學,通過一個環結或一個引伸的主題,便知道房屋遠遠超出了單純是為場地而形成的某些事物。建築與場地之間應有一種歷史發展背景上的聯繫,玄學上的聯繫,詩意上的聯繫。當建築作品成功地把房屋同場地融合於一處時,第三種情況就會出現。在這種情況下,外延與內涵相結合,表達方式同投入於場地的意念相環接引。起聯想的和固有的都是同一意向的種種方面。從場地的第一個感覺中產生的意念,在原始思維基礎上的反省,或者對現有地形的重新考慮,都能化為創作的框架。這一創作模式集中於相戶關聯的空間而非一般的普通空間。建築是一種延伸;它賦予一個相關空間以確切的涵義,即使一個新的作品走向固有環境的反面,其安排也是試圖體現一個方面或者闡明一個與抽象空間的普遍性相同的特定內涵。理想存在於特定條件下,絕對寓於相對之中。

    第一要素

    線、面、體在空間裡可能發生的組合,彼此間沒有關聯,跨越歷史並且跨越文化。它們飄動在形式的,無重力的零場所,(Zeroground of form without gravity)但卻又是具體建築形式的先驅。那裡有跨越文化、跨越時間,同古代京都建築和羅馬建築相通的要素。作為建築領域的延伸,一種開放的語言類似一組現代音樂作品。正如一位音樂研究生一般,建築生同樣要培養他對作品那種不同於習慣性瀏覽的愛好。在建築作品的研究中,可以去探索擴展它的領域,但要使每一環境和場地對於作品必然產生的限制保持開放。

    意識形態與意念

    一個建築學原理導出一個供思考和創造房屋之用的體系,從根本上說它具有構成意識形態的一系列固定思想,這種意識形態建立於有限觀念的基礎上,它闡明了在特定情況之下的單一性,事物最重要的一面往往被其簡單又為人熟悉的面貌所掩蔽。

    重要作品

    德國

    Berlin AGB Library (柏林/ 1988) 美國

    Hybrid Building at Seaside (加州/ 1984-88)

    Stretto Housing (德州/ 1989-1992)

    Chapel of st. Ignatius (西雅圖/ 1995)

    芬蘭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 (赫爾辛基/ 1993-1997)

    日本

    Fukuoka Housing (福岡/ 1989-91)

    Makuhari Housing (千葉/ 1992-97)

    參考資料

    Wilk Joseph A. ed.(1990) Encyclopedia of Architecture, New York:: John Wiley & Son.

    EL croquis (1996) steven holl, Madrid: EL croquis.

    符濟湘譯(1991)錨ANCHORING,台北:建築文化出版社,pp7-10.。

  • 棄生
    Lv 4
    2 0 年前

    1947年生於美國華盛頓州的Bremerton,1971年自華盛頓州立大學畢業,隨及前往羅馬研習建築。1976年在英國倫敦建築學院(A.A.)完成博士學位,之後他開始在加州擔任教授一職,並在同年成立了自己的事務所。

    曾在西雅圖受教於赫爾曼˙潘特(Hermann Pundt),他以專注的熱情指導學生們去研究辛克爾(Schinkel)、沙利文(Sullivan)、及萊特(Wright)的作品。潘特教授的一貫告誡是"親身去感受和接觸建築;這是唯一的學習方法,照片不能置信"。那些年霍爾認識到建築學的原理—為清晰和質樸而宣言。1967年,華盛頓大學有一位教授送給霍爾一本 "複雜與矛盾"(Complexity and Contradition),霍爾對其持懷疑態度並且未能為之所動,也就不足為奇了。在羅馬就讀的時期,阿思特拉˙扎里納教授(Astra Zarina)向霍爾展示了與建築學無法分離的文化層面是不可缺少的內容。

    霍爾在舊金山實習時期,常與威廉˙斯圖(William Stout)、馬克˙麥克(Mark Mack)及斯坦萊塞脫(Stanley Saitowitz)等聚在一起時經常交換意見。在倫敦建築學院的研討質疑中,和同事們像扎哈˙海地(Zaha Hadid)以及瑞姆˙庫爾豪斯(Rem Koolhaas)經常著迷地對歐洲現代建築進行現場考察。

    對霍爾來說紐約是一座生活艱辛但又令人振奮的都市,有幾年霍爾曾經住在一家半空著且只有冷水供應的百貨公司裡,整棟建築物只有兩個面對公墓的窗口,那段期間給予霍爾許多精神上的激勵與啟發。同時在那裡,安德魯˙麥克奈爾(Andrew McNair)和拉勃斯˙烏茲(Lebbeus Woods) 及一位重要的評論家肯˙弗蘭普頓(Ken Frampton)都是曾給予霍爾支持的朋友。

     

    建築成就

    1989.1991.1992.1993年獲頒AIA國際協會榮譽獎章

    1990年獲頒Brunner Memorail 獎

    1989年出版品-錨(ANCHORING),內容簡述如下:

    建築作品的本質是觀念與形態間的有機聯繫。對作品進行增刪就必然要打亂作品的基礎特性。一種觀念,無論是合理而明晰的陳述,還是主觀的論證,它總要建立一種秩序、一個探索領域、一個有限的原理。意念與現象的相戶互纏結發生在房屋建成之時。開始前,建築在時間、光線、空間和物質上的玄學輪廓是無序的。作品的模式是開放的。線、面、體以及比例均有待激發。當給出了場地、文化和方案後,一種安排、一種意念,就可能形成,但此時意念尚停留在思想階段。如果我們把安排(意念)當作物質的概念,把現象(經驗)當作精神的概念,則在實際的結構中,物質概念同精神概念彼此纏結在一起。鑒於此種看法,經驗現象是一種用來把觀念與感覺結合在一起的推理素材。建築思維是一種發自意念貫穿現象而又屬於現象的活動。借"創造"去實現意念,它只不過是一粒延伸現象的種子。經驗中的感覺變成一種推理,它截然不同於建築創造。無論是反應概念與感覺之間的統一,還是反應意念與現象之間的纏結,其願望也在於使理智與感覺相融合,賦予精確性之靈魂。

    意念與意象

    建築物被束縛於所在的地點。不同於音樂、繪畫、雕刻、電影、與文學,建築物(非活動房屋)同地方的歷史背景相纏結。從概念上說,建築物的場地不僅僅是單純的組成部分,它還有其自身物質和玄學的基礎。從功能方面對場地和建築的解析,遠處的景觀、日照的角度、交通運行以及通路等等都是具有建築"玄學"要求的物理學,通過一個環結或一個引伸的主題,便知道房屋遠遠超出了單純是為場地而形成的某些事物。建築與場地之間應有一種歷史發展背景上的聯繫,玄學上的聯繫,詩意上的聯繫。當建築作品成功地把房屋同場地融合於一處時,第三種情況就會出現。在這種情況下,外延與內涵相結合,表達方式同投入於場地的意念相環接引。起聯想的和固有的都是同一意向的種種方面。從場地的第一個感覺中產生的意念,在原始思維基礎上的反省,或者對現有地形的重新考慮,都能化為創作的框架。這一創作模式集中於相戶關聯的空間而非一般的普通空間。建築是一種延伸;它賦予一個相關空間以確切的涵義,即使一個新的作品走向固有環境的反面,其安排也是試圖體現一個方面或者闡明一個與抽象空間的普遍性相同的特定內涵。理想存在於特定條件下,絕對寓於相對之中。

    第一要素

    線、面、體在空間裡可能發生的組合,彼此間沒有關聯,跨越歷史並且跨越文化。它們飄動在形式的,無重力的零場所,(Zeroground of form without gravity)但卻又是具體建築形式的先驅。那裡有跨越文化、跨越時間,同古代京都建築和羅馬建築相通的要素。作為建築領域的延伸,一種開放的語言類似一組現代音樂作品。正如一位音樂研究生一般,建築生同樣要培養他對作品那種不同於習慣性瀏覽的愛好。在建築作品的研究中,可以去探索擴展它的領域,但要使每一環境和場地對於作品必然產生的限制保持開放。

    意識形態與意念

    一個建築學原理導出一個供思考和創造房屋之用的體系,從根本上說它具有構成意識形態的一系列固定思想,這種意識形態建立於有限觀念的基礎上,它闡明了在特定情況之下的單一性,事物最重要的一面往往被其簡單又為人熟悉的面貌所掩蔽。

  • 葉子
    Lv 5
    2 0 年前

    1999年6月,北京國際建築師協會(UIA)第20屆建築師大會閉幕式上《北京憲章》被宣講,並被正式通過。至此,建築界將產業導向定義成為:節約能源,尊重歷史文脈,以人為本的可持續性發展行業。然而即使是這樣一個千年慶典的喧囂,也掩飾不了彌漫整個業界的世紀末失落感,也許每次建築走在十字路口時,我們都比以往更加關注新興建築師的崛起,渴望看到他們帶來的希望之光。

      斯蒂芬·霍爾(Steven Holl),這位因參加廣西某市項目投標而現身中國的美國建築師,所受的矚目絲毫不比某些名師大家少,這並不僅僅因為他所設計的可數的、規模有限的建築之優秀,更緣於他自己在事業上艱苦卓絕的追求中所體現出來的超凡的人格魅力。

    ??

      在美國乃至當今世界大多數國家,建築的商業口味是那樣風行,SOM、KPF等事務所的商業設計手法隨著美國在全球經濟的統治地位而傳遍世界,越來越多的城市建造了似曾相識的摩天大廈,愈來愈多的國際都會甚至酷似同一片水泥森林的克隆,建築師的工作就是在僅剩的一層立面上創作拼接。而霍爾卻是一位在商業建築大潮中逆流而上,在自己的設計中處處體現真正的人性關懷,真正以建築語匯——空間來實現理念的佼佼者,是少數以傑出的小住宅和小型文化類建築設計而獲得贊譽的優秀人纔之一。

      斯蒂芬·霍爾:1947年出生於美國華盛頓州的Bremerton,1971年自華盛頓州立大學畢業,1976年在倫敦AA完成博士學位,隨後開始任教於加州大學,並於同年成立了自己的事務所。從履歷上看,他應該是一位地道的學院派,然而相貌溫和的霍爾,肩上卻扛著『另類』的大旗。

      霍爾為西雅圖大學設計的San Ignatius教堂,就很清晰地彰顯出了這位已達創作成熟期的建築師的個人特質。乍見之初只覺是一個素素的混凝土房子,樣子很奇怪,還鈍鈍的。一旦進入室內人們不禁莞爾,所有的光都呈現出了斑斕的色彩,洋溢著春天晨光裡的喜悅與頑皮,直接、間接、反射、磨砂、不斷游戲般轉換著,讓人目不暇接的驚呼贊嘆:陽光,原來能這般攝人心魄。一切都近乎完美地體現了霍爾最初的構想:『在一個石盒子上放置七個空瓶子。』在功能特定的空間區域裡,每一個瓶子以各自的角度、形式與色彩提供兩種光源效果,一是直接穿過瓶子照射在地面與牆上的光,另一是涂滿色彩的牆面,光照後反射出光暈般迷離的影,與精心設計的一套人工光源晝夜交替,為我們呈現出了空間中光的戲劇性力量。路易斯·康曾認為:光是人與神對話的語言,也是人性與神性具體而微的共同顯身的領域。霍爾則成功地用光線塑造了空間氛圍。這種空間大局的寫意化處理絲毫沒有影響他對細部的關注能力,手工的銅把手、地毯、座椅、燈具等等,令人驚艷的細節屢屢展現出他的藝術原創性與詩意的感性。

      霍爾在1991年出版的著作《錨-Anchoring》中闡述:建築應該是依據場地特有的內涵而設計的。是的,這就像每個人有自己的指紋一樣,每一棟建築都應該傳遞有別於其他的信息。霍爾不屬於任何的流派,我一直奇怪他能塑造出如此震撼的空間,卻沒有任何晦澀的理論,雖然他的作品表現得遠比平實的理論深?得多,我卻更願意相信那是因為他的理解與感受更為深刻,就像他在回答關於『請解釋一下您設計中體現的「現象學」理論』時說:『我對「現象學」這個詞並沒有很深的研究,我更願意解釋為中國園林中獨有的透視疊加原理。』也許他的獨特就在於遵循自然的規律,在深入淺出中創造了自己的設計哲學。這與他在求學時以專注的熱情研究過沙利文(Sullivan),萊特(Wright)等人的理論不無關系。從中不難看出他們一脈相承的人性化設計主旨。

      當人們第一眼見到Headquaters for Het Doster時,會驚訝於作品竟出自於一個美國建築師之手,它以一塊大海綿的姿態出現在阿姆斯特丹的一條運河上,如此純粹,如此精致,如此縹緲,顯示了建築師對材料的天纔運用能力,霍爾不拘泥於已有的學說或流派,其設計魅力完全出自於自然的、本性的、新穎的創造力,不是現代主義,不是後現代,更不是頹廢主義。當他運用簡潔的傳統形態和材料的質朴美,將前衛的建築類型掌握於手中,塑造出無與倫比的空間力量時,建築就會超越現有模式,把我們引向新的世界。他的成功給予了我們巨大的力量,也正是這樣,我們纔愈發感到他的彌足珍貴。

      當商業建築基於強大的經濟力量所作的枯燥、矯飾的設計表達,而把建築推到創意懸崖的邊緣,建築師唯一的工作是在僅餘薄薄的外皮上作自由表達,空間已完全被忽略了。而霍爾卻在平庸的大建築中帶給我們一份驚喜,他與前輩大師弗蘭克·蓋裡(Frank Gehry)齊頭並進,以其充滿想象力的作品及其在技術上突出的創新能力,被譽為『美國建築師唯一的慰籍。』(注:蓋裡是加拿大移民)他們提供了新的思考模式以應對不斷嚴峻的社會問題。

      比起霍爾的這些成就也許更值得我們敬仰的是他的個人魅力。紐約對於霍爾來說,曾是一座生活艱辛又令人振奮的城市,最初的幾年他住在一個騰空的且只有冷水供應的商場裡,整棟建築只有兩個面對公墓的窗口,那段時間,他開始真正關注人們真實的生活狀態,傾聽自己內心深處的聲音,並為此而不懈努力。每天我們都會聽到來自不同面孔的聲音,他們是否真正發自內心,有沒有經過加工、打磨?往往第一個閃過的念頭,第一次回響的聲音,會被我們埋在心底最深處,而面對世人的是經過百轉千壞 ,通過加工的渠道纔潺潺流出。所以纔會有那麼多的聲音耳熟能詳,有那麼多的面孔如出一轍,有那麼多的靈魂渴望『另類聲音』的存在。利益控制下的矯飾表達體現在了社會的各個領域。而在建築界,時下多半刻意尋求玄奇奪目設計的潮流終於被這樣一位不飾張揚的美國另類建築師憑借自然本色所打破,他像一股詩意一般清新的溪流,自在地從眾生喧嘩中優雅地穿越山林溪谷,不受世俗乾擾朝著自己夢想的目標奔流,在他優美的溪岸盡頭等待著的,必然是浩瀚無際的寬闊海洋。

  • 您覺得這個回答如何?您可以登入為回答投票。
  • 2 0 年前

    http://www.stevenholl.com/

    請參考官方網站, 裡面有很多資料

還有問題?馬上發問,尋求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