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使用者
匿名使用者 發問時間: 新聞與活動最新活動 · 2 0 年前

寒食散是什麼呢?

寒食散是什麼呢?

是中藥嗎?還是毒品?

1 個解答

評分
  • 修蘿
    Lv 7
    2 0 年前
    最佳解答

    寒食散又稱五石散,其藥方托始於漢人,由魏人何晏首先服用。關於寒食散中的「五石」,葛洪所述為「丹砂、雄黃、白礬、曾青、慈石也」,隋代名醫巢元方則認為是「鍾乳、硫黃、白石英、紫石英、赤石脂」。儘管「五石」配方各不相同,但其藥性皆燥熱酷烈,服後使人全身發熱,並產生一種迷惑人心的短期效應,實際上是一種慢性中毒。傳說何晏耽聲好色,服了五石散後,頓覺神明開朗,體力增強。在他的帶動下,五石散廣為流傳。然而,許多長期服石者都因中毒而喪命,唐代孫思邈呼籲世人「遇此方,即須焚之,勿久留也」。何晏有兩件事我們是知道的。第一,他喜歡空談,是空談的祖師;第二,他喜歡吃藥,是吃藥的祖師。

      此外,他也喜歡談名理。他身子不好;因此不能不服藥。

      他吃的不是尋常的藥,是一种名叫“五石散”的藥。

      “五石散”是一种毒藥,是何晏吃開頭的。漢時,大家還不敢吃,何晏或者將藥方略加改變,便吃開頭了。五石散的基本,大概是五樣藥:石鐘乳,石硫黃,白石英,紫石英,赤石脂;另外怕還配點別樣的藥。但現在也不必細細研究它,我想各位都是不想吃它的。

      從書上看起來,這种藥是很好的,人吃了能轉弱為強。因此之故,何晏有錢,他吃起來了;大家也跟著吃。那時五石散的流毒就同清末的鴉片的流毒差不多,看吃藥与否以分闊气与否的。現在由隋巢元方做的《諸病源候論》的里面可以看到一些。据此書,可知吃這藥是非常麻煩的,窮人不能吃,假使吃了之后,一不小心,就會毒死。先吃下去的時候,倒不怎樣的,后來藥的效驗既顯,名曰“散發”。倘若沒有“散發”,就有弊而無利。因此吃了之后不能休息,非走路不可,因走路才能“散發”,所以走路名曰“行散”。比方我們看六朝人的詩,有云:“至城東行散”,就是此意。后來做詩的人不知其故,以為“行散”即步行之意,所以不服藥也以“行散”二字入詩,這是很笑話的。

      走了之后,全身發燒,發燒之后又發冷。普通發冷宜多穿衣,吃熱的東西。但吃藥后的發冷剛剛要相反:衣少,冷食,以冷水澆身。倘穿衣多而食熱物,那就非死不可。因此五石散一名寒食散。只有一樣不必冷吃的,就是酒。

      吃了散之后,衣服要脫掉,用冷水澆身;吃冷東西;飲熱酒。這樣看起來,五石散吃的人多,穿厚衣的人就少;比方在廣東提倡,一年以后,穿西裝的人就沒有了。因為皮肉發燒之故,不能穿窄衣。為豫防皮膚被衣服擦傷,就非穿寬大的衣服不可。現在有許多人以為晉人輕裘緩帶,寬衣,在當時是人們高逸的表現,其實不知他們是吃藥的緣故。一班名人都吃藥,穿的衣都寬大,于是不吃藥的也跟著名人,把衣服寬大起來了!

      還有,吃藥之后,因皮膚易于磨破,穿鞋也不方便,故不穿鞋襪而穿屐。所以我們看晉人的畫像或那時的文章,見他衣服寬大,不鞋而屐,以為他一定是很舒服,很飄逸的了,其實他心里都是很苦的。

      更因皮膚易破,不能穿新的而宜于穿舊的,衣服便不能常洗。因不洗,便多虱。所以在文章上,虱子的地位很高,“捫虱而談”,當時竟傳為美事。比方我今天在這里演講的時候,捫起虱來,那是不大好的。但在那時不要緊,因為習慣不同之故。這正如清朝是提倡抽大煙的,我們看見兩肩高聳的人,不覺得奇怪。現在就不行了,倘若多數學生,他的肩成為一字樣,我們就覺得很奇怪了。

      此外可見服散的情形及其他种种的書,還有葛洪的《抱朴子》。

      到東晉以后,作假的人就很多,在街旁睡倒,說是“散發”以示闊气。就像清時尊讀書,就有人以墨涂唇,表示他是剛才寫了許多字的樣子。故我想,衣大,穿屐,散髮等等,后來效之,不吃也學起來,与理論的提倡實在是無關的。

      又因“散發”之時,不能肚餓,所以吃冷物,而且要赶快吃,不論時候,一日數次也不可定。因此影響到晉時“居喪無禮”。——本來魏晉時,對于父母之禮是很繁多的。比方想去訪一個人,那么,在未訪之前,必先打听他父母及其祖父母的名字,以便避諱。否則,嘴上一說出這個字音,假如他的父母是死了的,主人便會大哭起來——他記得父母了——給你一個大大的沒趣。晉禮居喪之時,也要瘦,不多吃飯,不准喝酒。但在吃藥之后,為生命計,不能管得許多,只好大嚼,所以就變成“居喪無禮”了。

      居喪之際,飲酒食肉,由闊人名流倡之,万民皆從之,因為這個緣故,社會上遂尊稱這樣的人叫作名士派。

      吃散發源于何晏,和他同志的,有王弼和夏侯玄兩個人,与晏同為服藥的祖師。有他三人提倡,有多人跟著走。他們三人多是會做文章,除了夏侯玄的作品流傳不多外,王何二人現在我們尚能看到他們的文章。他們都是生于正始的,所以又名曰“正始名士”。但這种習慣的末流,是只會吃藥,或竟假裝吃藥,而不會做文章。

      東晉以后,不做文章而流為清談,由《世說新語》一書里可以看到。此中空論多而文章少,比較他們三個差得遠了。

      三人中王弼二十余歲便死了,夏侯何二人皆為司馬懿所殺。因為他二人同曹操有關系,非死不可,猶曹操之殺孔融,也是借不孝做罪名的。

      二人死后,論者多因其与魏有關而罵他,其實何晏值得罵的就是因為他是吃藥的發起人。這种服散的風气,魏,晉,直到隋,唐,還存在著,因為唐時還有“解散方”,即解五石散的藥方,可以證明還有人吃,不過少點罷了。唐以后就沒有人吃,其原因尚未詳,大概因其弊多利少,和鴉片一樣罷?

      晉名人皇甫謐作一書曰《高士傳》,我們以為他很高超。但他是服散的,曾有一篇文章,自說吃散之苦。因為藥性一發,稍不留心,即會喪命,至少也會受非常的苦痛,或要發狂;本來聰明的人,因此也會變成痴呆。所以非深知藥性,會解救,而且家里的人多深知藥性不可。晉朝人多是脾气很坏,高傲,發狂,性暴如火的,大約便是服藥的緣故。比方有蒼蠅扰他,竟至拔劍追赶;

      就是說話,也要胡胡涂涂地才好,有時簡直是近于發瘋。但在晉朝更有以痴為好的,這大概也是服藥的緣故。

還有問題?馬上發問,尋求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