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使用者
匿名使用者 發問時間: 藝術與人文詩詞與文學 · 2 0 年前

「詩話」與「筆記」應如何分殊

郭紹虞「詩話之體原同隨筆一樣,論事則泛述聞見,論辭則雜舉隽語。」~宋詩話輯佚序。詩話一體,與筆記十分相近,歐陽修自述其<<六一詩話>>,就說這是「以資閑談」之作。有許多詩話也是從筆記中輯出來的。那麼詩話與筆記最重要的分野在哪裏呢?有何論據?

1 個解答

評分
  • 匿名使用者
    2 0 年前
    最佳解答

    詩話必須以說詩為中心,筆記則不限,所以四庫將詩話列入「集部.詩文評類」,將筆記列入「子部.雜家類」,就是以內容劃分的

    參考資料: 劉德重「詩話概說」
還有問題?馬上發問,尋求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