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使用者
匿名使用者 發問時間: 科學其他:科學 · 2 0 年前

檳榔夾的”紅灰”是什麼成份呢??對人體有哪些影響呢?

檳榔夾的"紅灰"是什麼成份呢??對人體有哪些影響呢?

3 個解答

評分
  • 2 0 年前
    最佳解答

    第一,台灣紅唇族嚼檳榔,和印度、東南亞及中國等地,最大的不同在於有「紅灰」。一般說來,馬來人種嚼檳榔,僅用白灰(原料有石頭,也有蚵或貝類的殼,以火燒成石灰,再經加工的製品)。

    紅灰是檳榔業者,在近幾十年研發出的產品,據說以往青仔的配料,不是白灰就是黑灰(目前南投縣雙冬仍有)。黑灰是以草膏與兒茶合煮的原汁,再沾石灰而成。紅灰則是黑灰加白灰加香料的新產品,青仔不管加紅灰、白灰或黑灰,甚至湖南的蜜餞檳榔,嚼食後都是紅色的汁液(外行人認為紅色的檳榔汁,都來自紅灰,是非常不正確的誤會)。

    「紅灰」對非紅唇族的人來說,是個極陌生的名詞,不知是什麼玩意?如果進一步解釋「它是檳榔內的紅色調味料」。留意社會新聞的人,脫口就是「紅灰內常會摻安非他命或嗎啡,使人上癮」。

    從事紅灰製作及批發已十多年的楊惠雄,對於外行人的誤解,露出無奈的笑容,他說:紅灰是各種香料與白灰加中藥配合而成,以我們的經驗,紅灰內摻禁藥,成本太高。至於有關新聞,我們猜測是私人恩怨,屬個別事件。

    他接著又說:以往紅灰是家庭調製,品質不穩定;現在多由工廠生產,口味變化也較多。以我工廠生產的紅灰來說,曾送給衛生署檢驗,結果沒有問題。

    紅灰是檳榔中最重要的配料,檳榔消費者也以紅灰的味來決定是否購買?一般說來,紅灰是初入門食客的最愛,所以紅灰在都市的消耗量很大。民國八十四年,高雄、屏東的紅唇族,紛紛拒吃紅灰,改吃白灰包老葉的檳榔,老葉因而漲到最高點─斤九百多元(後來降下來)。

    紅灰為何在高屏地區失歡?據檳榔業者分析的理由如下:第一,報紙不時報導紅灰內的老花含有黃樟素,有致癌的嫌疑,許多紅唇族因而不敢再吃紅灰夾老花的檳榔。這點是許多檳榔業者,對有關報導,非常不平衡,因為民眾常用的調味料九層塔,也含有黃樟素,新聞界竟不感興趣,更沒有消費者,因此而拒吃九層塔。

    第二,紅灰夾老花的檳榔,因剖開會變紅,有些小販會泡白水,讓青仔不變色,有小販藉助化學藥水(據說是硼砂),把紅肉的青仔變得既白又嫩,可是這些都對食客的健康有害。至於青仔泡化學藥水,早是檳榔業界的公開祕密,有位曾賣過檳榔的小販告訴我:以前我賣的檳榔,客人吃了拉肚子,我吃了也拉,後來才曉得,漂白水放太多。

    第三,是有的檳榔業者,研發新式紅灰,對傳統紅灰的攻擊,他們說:「有些紅灰為增加黏性,大都放了縮粉,來吸收水分,有人吃檳榔後會下痢,可能是縮粉惹的禍。」有關紅灰內放縮粉的原因,在於有些調製紅灰的業者,無法掌握紅灰的乾溼度,只好藉重縮粉,不是所有的紅灰,都必須添加縮粉。

    南部紅唇族對紅灰、白灰的食用心態的急轉彎,某資深紅灰調劑師傅頗為憂心的說:「紅灰摻的多半是中藥,白灰量少又經過稀釋,調配紅灰時,須高溫處理,是半熟且中性的青仔配料,只要用法正確,對消費者的健康沒有妨害。

    至於白灰,含有強鹼,以前的人,從小就嚼放白灰的檳榔,口腔早就被強鹼訓練得很堅強,現在的紅唇族,多半是成人後才接觸檳榔,口腔受不了強鹼的關愛,後果非常嚴重。

    只不過被化學藥水嚇壞的眾多紅唇族,既不能戒掉嚼食檳榔的習慣,又不想早死(紅唇族通常不相信檳榔與口腔癌的關係,這條不算),於是紛紛改吃不剖開,包葉抹白灰(因為絕不會漂白及加料)的檳榔。紅唇族為何不吃紅灰包葉的檳榔,可能紅灰和老葉的組合,沒有白灰與老葉來得速配,也就是不夠香辣。

    看來,南部的紅灰生產者,如果想挽回紅唇族的心,最好能將紅灰送到衛生單位化驗,以及教育檳榔攤販,千萬不要隨便添加化學藥品,而消費者也要有所自覺,不要偏愛又白又嫩的青仔,因為目前的後果,多半是迎合消費者喜愛而出現的。

    紅 灰 的 祕 密

    目前檳榔的調味料以紅灰和白灰為主,全台灣有六十~七十家的紅灰廠,卻沒有一家專門生產白灰的工廠。原因在於─白灰價廉,早期有些紅灰廠,白灰像市場的蔥,免費贈送給消費者。如今因吃包葉的客人多,白灰的身價也跟著水漲船高,但還是沒有工廠將主力放在白灰上。

    看到這裡,讀者自然頓悟─生產紅灰利潤甚佳,也就因此,檳榔界投入紅灰生產的人也特別多。儘管每家工廠都將紅灰生產,視為絕對機密,願意投入的人,總會設法破解,所以紅灰工廠越開越多。

    曾經有業者告訴我:製造紅灰的過程,攪動次數的多寡影響品質。其他的業者卻不以為然,行家的看法是:紅灰製作過程中,最具關鍵性的原料是白灰,因為不同地區生產的白灰,含水量不同,因而不易掌握紅灰的濃度。做中藥進口的行家的想法又不一樣,他認為每批中藥材的含水量也不同,所以影響紅灰濃度不只白灰。

    會做紅灰不簡單,要銷售就更難了,因為檳榔攤販都有固定的買主,如何讓已習慣別家口味的小販,買新工廠產品,是業務員最大的挑戰。於是,有的紅灰工廠,針對特殊口味的地區,開發適合當地人味覺的紅灰。業者表示:北部地區重視水果香氣,紅灰有檸檬、薄荷等清香;中部地區酷愛濃度強,後勁大的紅灰;台南地區偏愛甜味,越甜越佳;沿海地區則喜原始風味;而東部地區和山地至今仍是白灰的天下。

    也有的行家發現,大部份人的味覺相仿,不必為少數人,做特別的服務,買賣的空間,反而更大。連鎖檳榔攤,所以能聞名全省,就在於它的紅灰味道大眾化,也就是人人能接受。又因為連鎖,各地檳榔店所賣的檳榔,味道都一樣,讓老客戶走到那裡,都能享受熟悉的滋味。

    我接觸不少紅灰生產者,每個人都自認掌握紅灰祕訣,做出的紅灰,天下第一。我不嚼檳榔,對紅灰的各種口味,無從分辨,只是從檳榔業者的敘述中發現─業者多半不太懂化學變化,研發紅灰多是土法煉鋼,比例不易拿捏。據內行人的評語,儘管有幾十家紅灰廠,能生產穩定性高的紅灰廠,至今仍是個位數。好的紅灰標準是什麼?行家說:紅灰本身要有Q度,吃起來有綿度,ph值通常不高。原則上,紅灰不必加防腐劑,但仍有少數業者,擔心發霉會放些。學食品營養,做食品進口貿易的行家談到紅灰的原料,他說:紅灰主要靠甘草粉、甘草膏、兒茶、白灰及香料攪拌而成。甘草產於塔里木盆地、中東、巴基斯坦、蘇俄,紅灰業者使用的甘草粉或甘草膏(濃度高),都是大陸貨。至於兒茶,以往用白兒茶,現在用印尼出產的紅兒茶。

    在戒嚴時代,甘草膏均靠走私進口,被政府抓到以匪貨處理,所以當時一斤要四百多元,現在僅八十多元,這也是紅灰行情比十多年前便宜的主因。

    行家又說:紅灰工廠因生意競爭的緣故,有些人會異想天開的添加些奇怪的原料,我發現有人在紅灰中摻「阿斯巴林」,這是相當昂貴的食品原料;也有人怕紅灰讓食客破嘴,加入氨基酸;還有人加甘草精,以補紅灰甘味的不足。不管怎樣做,紅灰的原料原則都是食品級,只是擔心某些紅灰業者,在惡性削價競爭下,摻入便宜的工業香料、人工甘味。

    這也是紅灰界多數老闆,希望政府關心紅灰問題,隨時抽驗紅灰的衛生及是否有非法添加物。也因為般紅灰業者和其他食品加工業者,犯相同的毛病─隨意添加化學香料及人工甘味,加上政府不聞不問,於是出現了標榜純天然植物做的青草紅灰。

    青 草 紅 灰

    有機食物、有機化妝品,在台灣仍屬新觀念的今天,竟然出現有機紅灰,由此可知檳榔界的怪傑相當多。

    研發並製造有機紅灰的怪人是住在台南市的何金水,他是檳榔界中,極少數既生產紅灰,又做中盤生意,還有檳榔攤的人。

    學中醫的行家說,為了研究紅灰,竟然開始賣青仔,他的理由是:青仔的鹼性,會影響檳榔的口味,不同地方的青仔,放紅灰的份量要有所不同。因為做中盤,藉此認識各地青仔的形狀,同時瞭解青仔的鹼性,他的結論是:屏東青仔的鹼性最低,紅灰必須另外調製,否則就不好吃。

    儘管賣青仔是為了研究紅灰,他卻很用心的為青黃不接時期找青仔,因此走遍大陸各地,因而發現在青海有檳榔樹,當地人將青仔加工,製成檳榔粉,做為孩子的消化藥。他另一個發現是:大陸人以石灰處理食物,技術極高明。

    大陸不僅讓他找到做紅灰的材料,也學到如何處理白灰。然後以原有的中藥知識,參考醫學報導及相關知識,,最後開發出純天然的紅灰。何金水感慨的說:台灣白灰的問題很大,紅灰好壞的關鍵也出在它上。由於行家走過大陸,做紅灰的各種中藥材,都知道產地,然後直接下單給產地藥商,一年所需的中藥,一次就買足,以貨櫃運到台灣,然後再慢慢的加工。

    行家自傲的說:我要求最好的藥材,像甘草,我買五年生的,有指頭粗。草膏,我買一斤四百多元,由於成本高,所以我做的紅灰,屬高價位,一般的檳榔攤,在成本的考量下,當然不會買我的紅灰。

    行家認為,現在大多數紅灰,因為業者化學知識的不足,加了太多人工甘味和化學香料,以致食用者受到傷害。其次,檳榔攤以化學檸檬酸漂白青仔,多少會破壞青仔的原味,對身體也欠佳。

    他發明以檸檬及其他植物做洗劑,運用植物相生相剋的原理,青仔除了不變紅,還能迅速軟化檳榔的纖維。

    他最得意的是:檳榔口味的好壞,關鍵其實在於紅灰。因此,他喜歡賣卡「瓜」的紅肉檳榔,用他的方法洗青仔,再加青草紅灰,再粗絲的青仔,都變成細皮嫩肉。

    青草紅灰只有四種口味,即青草、中藥、水果、花香,行家說:我都是用植物提煉,絕對不摻化學香料和人工甘味。

    創意十足的行家,當他的青草紅灰問世後,他有兩種包裝,一種是白色塑膠小罐,另一種做成牙膏狀,為經常旅行的紅唇族設計的。這兩種目前都成為歷史,原因是檳榔攤習慣用廿斤的桶裝;紅唇族不喜歡自己動手做。

    行家的怪,不在他發明青草紅灰,而是他非常有原則的「性格」,他的大客戶嫌紅灰貴,偷偷買別人紅灰,被他發現後,他立即除名,永遠不賣給大客戶。他情願沒有紅灰生意,也要堅持走高價位及不欠帳,所以青草紅灰很難打出知名度。

    為了紅灰的促銷,他寫了「吃檳榔大學問」、「你的檳榔攤是在度小月?還是在賺『傢伙』?」……幾篇問答式的作品。為了保護智慧權,最近託專業人員替他申請「著作權」。

    他的紅灰,目前以桃園和台南用的攤位較多,其他地方不易見到。他的理由是─太忙了,沒時間促銷。

    他忙什麼忙著發明。他在多年前,發明檳榔自動販賣機,有十年專利權。他最近的新發明與環保有關,也就是經過他處理的水,豬吃過以後,糞便不會臭。他頗自信的說:養豬戶如果採用我的設備,再也沒有環保問題。

    說話冷靜,事情分析清晰的行家,對待顧客也是一貫的專家語氣,遇到菜鳥採購荖葉,他先放任,接著才以權威的口吻指導他們正確的做法,所以我覺得,他是檳榔界最「酷」的老闆兼發明家。

    參考資料: 網路
  • 匿名使用者
    7 年前

    參考下面的網址看看

    http://phi008780508.pixnet.net/blog

  • 匿名使用者
    2 0 年前

    我想要多了解白灰的問題,

還有問題?馬上發問,尋求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