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星望月 發問時間: 藝術與人文歷史 · 2 0 年前

請問阿里山地名的由來

阿里山是各遠近馳名的地方,但是有誰知道阿里山的名稱是怎樣來的ㄋ

3 個解答

評分
  • 2 0 年前
    最佳解答

    | 回街頭巷尾路邊攤 |

    阿巴里與阿里山的大烏龍?

     

    阿里山紅遍全球,但阿里山地名的由來,卻烏龍了40餘年,而且,現今也沒人說得清。

    千禧年前後,阿里山旅遊的摺頁,開宗明義介紹阿里山的由來:「相傳於250多年前,鄒(曹)族有一酋長名「阿巴里」勇敢善獵,由達邦翻山越嶺,至今之阿里山打獵,滿載而歸,(之)後常常帶族人入山打獵,每次均有豐富成果,其族人為敬仰其英雄,乃將其地名稱為『阿里山』」。

    2001年7月出版的《阿里山森林遊樂區》,破題介紹「阿里山發展簡史」敘述:「相傳於200百多年前鄒(曹)族有一酋長…」上段文照抄一次,但「250年」變成「200百多年」,不知是被誰偷了50年,還是暴增了19,750年?然而,這只是印刷錯誤,不必挑剔,重點是如此解釋阿里山的地名,且被奉為官方與民間的「標準答案」,則台灣人的文化水平,不禁令人搖頭三嘆!

    是誰創造了「阿巴里」?筆者在1981年登上阿里山區即已耳聞此說,但阿里山的地名以信史而言,必然是在1690年代即已出現,也就是說至少307年(距今)之前已有「阿里山」,怎麼會是200多年前的酋長之名?「阿巴里」的出處何在?(註,酋長一詞是否合用於台灣原住民族,是另一問題)

    而且,原住民的獵區各自涇渭分明,怎麼會是「酋長帶族人入山打獵」?這種說法分明是不暸解原文化的漢人所杜撰?更荒謬的是,今之阿里山、昔日之獵場並非達邦的氏族所有,而是特富野。

    是以筆者推測酋長之名說很可能出自「口傳創造」,於是,由地方史誌搜尋之,果然,在嘉義縣志中找到「始作俑者」?

    1967年6月出版的嘉義縣志(卷一)土地志,由賴子清纂修,嘉義文獻委員會出版,其「地名沿革」一章中,對阿里山的敘述(69頁),全文如下:「康熙五十六年(公元一七一七年)即二百四十五年前所修諸羅縣志山川,已有阿里山之名稱。吳鳳鄉柳竹青云:阿里山本狩獵地區,相傳昔日山胞首領名曰阿里,遂將此獵區稱為阿里山。自嘉義市至阿里山築有登山鐵路。穿山築路,崎嶇峻險,別具風格」。

    這本段文字提供的訊息如下。

    (1) 1717年已出現阿里山的地名。

    (2) 這段文字是1962年所撰寫(其謂245年前的諸羅縣志,故推算為1962年)。

    (3) 依據吳鳳鄉人柳竹青口述,阿里山地區是原住民的獵場,傳說以前原住民的頭目名叫「阿里」,因此就將這獵區叫做阿里山。

    問題來了,此一口傳者柳竹青,是何許人也?他在1962年前後,聽信何人傳說「阿里酋長」,或他逕自瞎掰出來的?「阿里」又如何加了一個「巴」字,變成「阿巴里」?縣志是怎麼「修」的?

    事實上,柳竹青氏並非吳鳳鄉人,更非原住民。他是中國人,學歷為「清華大學」,大約在1949年隻身來到阿里山。由於當時阿里山林場職務並未就緒,他當了年餘的技正之類的職位,而後被派令為臨時總務主管。1952~1953年間,他當上了阿里山分場主任,兼製材工廠、修理工廠主任,且大約在1963年才加入國民黨。直到1965~1966年間被調往太平山林場為止,他客居阿里山約達17年。

    柳氏在阿里山結婚,妻為阿里山鐵路保養工之女,姓劉,兩人年齡相差約10歲,柳妻為客家人。柳氏今當約82~83歲(2003年)。以上出自阿里山耆老陳清祥先生口述。

    筆者查訪了三~五代長居阿里山的台灣人,無人知曉「酋長之名更換為阿里山地名」之說;柳竹青來自中國,台語不通、日文不懂,卻獨知鄒族語?他身為阿里山行政主管,對台灣人部屬不可一世,督導有方而頻常痛斥下屬,因而導致一名修理工廠工人憤而修理他一頓,結局當然是該工人被解雇。

    官大學問大,所以嘉義縣志撰稿人請教阿里山伐木主管,隨口一說卻成了後世烏龍?依據現今官方版稱「250年前」,實與「二百四十五年前」之說頗為接近;嘉義縣志撰寫期間(1962年),柳氏的確在阿里山,因而筆者認為「阿里酋長」之掰,當出自柳氏之口或縣志撰稿人假藉柳氏之名所從出,殆為合理之推測。

    烏龍頭既出,烏龍尾卻無法追溯,也就是「阿里」為何變成「阿巴里」,或是「阿巴里」變成「阿里」?目前為止,仍是無厘頭的無頭公案。奇怪的是,40餘年來全台無人懷疑且訛傳歷久不衰?!因此,有必要再追。

    「阿巴里」的由來,依據《嘉義縣志》卷首102-103頁敘述:「光緒十二年二月,嘉義知縣羅建祥,令墾戶葉陽春,馳往前山大南勢諸番,勸諭歸化,羅建祥又親往招撫。所有上下八社社長「阿巴里」等一千七百餘人,咸薙髮歸化……」,則「阿巴里」是一個人名或「社長」皆謂「阿巴里」?而光緒12年已是1886年,若說獵場位於阿里山的「阿巴里」是250年前的酋長,且同於光緒12年的「阿巴里」,則1886年被招降之際,年齡至少也得150歲?!

    而上下八社是鄒族?按鄒族部落的政治組織之權威型態,部落領袖叫peoŋsi,屬世襲酋長(chief),由peoŋsi氏族的首長擔任之;祭司叫moesubutu;軍事領袖euozomu……(王嵩山,1990),搜尋一大串鄒族的名稱,也找不出「阿巴里」的同音或諧音。而現今鄒族有許多男生叫「A-buy」,但須冠上家族名,是否由「A-buy」轉成「阿巴里」也未可知。

    於是,筆者請鄒族朋友溫英傑先生解釋。

    結果,傳來另一版本。據說日本人發現阿里山大檜林之後,曾問原住民今之阿里山大檜林處,其地屬於何人?原住民告知,乃特富野高氏人士的獵場,也就是高一生先生的祖父輩,名為「A-buy」所屬。日本人的發音不怎麼標準,因而說成「阿巴里-ya-ma」(阿巴里的山),於是,日本人提出二條件,讓高氏「A-buy」選擇,其一,日本人出錢買斷;其二,不付錢,但讓高氏擔任達邦警察派出所的工友,且讓高氏兒孫接受日本人的教育。高氏選擇後者,當工友且兒孫可受教育,因而高一生接受完整的日本教育。

    然而,溫氏認為,上述只是先前他作田調,詢問兩位耆老的說法,並未深究真偽。而且,探訪所知,高氏父祖輩的獵場應落在二萬坪一帶,往上的沼平區,殆屬武姓者所有的獵場,更且,整個阿里山地區不只屬於高氏、武氏所轄獵場,應尚有多人所有,因而地名不該僅止於一個。

    至於柳竹青的說法,溫英傑笑稱:「另一個吳鳳的神話,不暸解鄒族文化的大漢沙文之說」。

    整部台灣史本來就是外來沙文信口開河、扭曲自大的霸權解釋,完全忽略原住民或在地的文化傳統。只不幸,原住民文化亦已花果飄零,新生代又很快地學會漢人的「創造想像」。歷史只是一大串弔詭與神話?

    至此,我們可以認為,阿巴里變成阿里山的神話,很可能是漢人將「A-buy」的傳說,加進《諸羅縣志》,所作的「時空大融合」!

    如此,讓我們再溯清代史誌。

    1695年或正式刊行於1696年的《台灣府志》,其「諸羅縣山」中敘述:「其峙於東北者,曰米基山(在木岡山之西北、縣治之東北。阿里山社東界至此山;自此山以東,皆係內山)、曰大龜佛山(在阿里山八社東南)、曰阿里山(在縣治東北。其山下有土蕃,共八社)……」。

    而1717年的《諸羅縣志》以圖文標示的阿里山與玉山,其「阿里山」顯然傾向於淺山,筆者質疑根本不是現代所指的阿里山區,而且,最重要的反證是,1696年與1717年的所謂中國畫地圖,玉山與「阿里山」的距離根本不符合現今地理山勢,更且,其圖示的「阿里山」,比較傾向是一座寬闊型的近山,直接毗連平地者。又,17世紀末、18世紀初華人所稱的「阿里山八社」原住民,究竟是否鄒族,依科學檢證原則,筆者仍然充滿疑慮。若硬要拗成「阿里山社」、「阿里山」皆與現今阿里山區同義的論調,筆者只能「尊重」不同學養人士的不同見解,但無法苟同。

    無論如何,清初所稱的阿里山及阿里山社,筆者僅能認定其為嘉義地區一團淺山系,以及其內散布的原住民聚落,而不確定是現今之阿里山區。何況,現今阿里山區在19世紀末為完整的原始檜木林,根本不可能存有稍具規模的人種聚落。

    那麼,阿里山的地名又緣何而來?

    1937年12月落款撰畢,安倍明義的《台灣地名研究》一書,其解釋阿里山地名的由來不可考,但先引《諸羅縣志》之記載:阿里山距離縣治大約10里(華里),山廣深峻,原住民剽悍,嘉義(諸羅山)的哆咯嘓番(平埔族?)都很害怕,一旦遇上了,立即逃避。安倍氏說:「阿里山係玉山西峰延伸支脈山彙之總稱,而佔據該山地的鄒族亦因而又名阿里山蕃。阿里山之地名起源無由考證,但有一說認為,鳳山平埔蕃稱呼該地山地生番為「Kali」,漢名則取諧音,稱之為「傀儡蕃」(註,閩南語仍保留Kali原音),諸羅平埔蕃亦與其為同一語族,遂以此稱呼該地之山地蕃。Kali相傳之後,Kali便轉為訛音Ali。此外,依據台灣蕃語方言變化的研究,所得到的通則(之一),K子音的逸失大抵為一般常態。然而,今日(1930年代)諸羅平埔蕃語既已成為死語,由是而無法考證,不過,其原有語彙與鳳山平埔蕃語多所類似,確為事實」。

    雖然安倍明義對阿里山脈的述敘存有瑕疵,筆者懷疑其是否暸解阿里山區,但安倍氏先是坦承阿里山地名「不可考」,再以「一說」做推測,且言之合理,其不敢作肯定式斷語,誠乃學者之風,值得肯定。然而,另一問題尾隨而至,1899年才正式發現阿里山的大檜林,日本人認定的阿里山,是否由史誌「阿里山」內推而得?實不得而知矣!

    因此,如果我們接受安倍明義的推測,或可宣稱「阿里山」地名的由來如下。

    遠在17世紀末,阿里山的地名即已存在,其泛指嘉義東方的淺山及深山地區。清代華人承襲平埔族稱呼內山原住民的通稱「Kali」,用以籠統指稱鄒族等山地原住民聚落,及其所在山區。由於平埔族的「Kali」音,在歷代口傳過程中,遺失了子音K,或由清朝漢人轉化,將嘉義內山地區,約定成俗地通稱為「阿里山」。日本領台後,有可能將「阿里山」的範圍內推,且可能係大檜林發現人石田常平,或小池三九郎等,日治早期探險人無心的用語,遂將古史的阿里山,置放於大檜林的所在地,也就是今之所謂阿里山區。

    筆者仍然只是推測,但至少不至於將阿巴里改名為阿里巴巴。

    (附註1)巨大檜木林內是否為良好的獵場存有疑義,且原住民在日治前期及之前,嗜用火獵或焚獵法,也就是在高地草原或松林三面放火,留一面讓野生動物逃出,守在出口區打獵,更且,火燒後隔春,植被嫩芽大出,又能吸引食草族前來啃食,是為好獵場。而密集森林,尤其檜木林內除了飛鼠等,是否為好獵場,筆者向原住民朋友提出質疑。溫英傑先生再向耆老探詢後的回答:旱季期間,檜木林內之原始凹漥,例如未開發前姊妹池地域,存有天然水漥,乃至紅檜林下小溪澗,其水源不絕,野生動物於特定旱季,為水而來,此外,檜木林內附生植物及蕨類或林下草、根系等,皆為食物來源,故而檜木林仍不失為獵場條件。

    此說符合生態現象,可以採信。

    (附註2)鄒族人稱現今阿里山地區或阿里山為「so-si-on-ga-na」,意即「很多檜木的地方」,但「si-on-ga」也可指稱松樹。又「p-so-si-on-ga-na」則指「太陽照射的地方」,溫英傑先生認為「太陽照射的地方」若用來指稱阿里山,似乎不宜,因為其帶有基督教文化的色彩。

  • 匿名使用者
    6 年前

    用心服務"貸"您解決任何債務問題,專業理財規劃一次幫你搞定貸款麻煩事

    YES貸款理財,歡迎您的加入 LINEID: hot777

    銀行貸款 免費諮詢評估 0986、 377、 776

    專辦:

    房屋貸款、房貸轉增貸款、房貸遲繳、銀行二胎貸款、信用貸款、

    民間二胎/三胎代償、代墊、土地貸款、民間二胎借款、

    負債整合、二胎借款、房貸協商、房貸整合降息、

    免費諮詢評估鑑價或協助辦理各類貸款,不事先收取手續費或代辦費

    - -歡迎同業配合- -- -歡迎同業配合- -- -歡迎同業配合- -

    歡迎同業配合

  • 匿名使用者
    2 0 年前

    阿里山紅遍全球,但阿里山地名的由來,卻烏龍了40餘年,而且,現今也沒人說得清。

    千禧年前後,阿里山旅遊的摺頁,開宗明義介紹阿里山的由來:「相傳於250多年前,鄒(曹)族有一酋長名「阿巴里」勇敢善獵,由達邦翻山越嶺,至今之阿里山打獵,滿載而歸,(之)後常常帶族人入山打獵,每次均有豐富成果,其族人為敬仰其英雄,乃將其地名稱為『阿里山』」。

    2001年7月出版的《阿里山森林遊樂區》,破題介紹「阿里山發展簡史」敘述:「相傳於200百多年前鄒(曹)族有一酋長…」上段文照抄一次,但「250年」變成「200百多年」,不知是被誰偷了50年,還是暴增了19,750年?然而,這只是印刷錯誤,不必挑剔,重點是如此解釋阿里山的地名,且被奉為官方與民間的「標準答案」,則台灣人的文化水平,不禁令人搖頭三嘆!

    是誰創造了「阿巴里」?筆者在1981年登上阿里山區即已耳聞此說,但阿里山的地名以信史而言,必然是在1690年代即已出現,也就是說至少307年(距今)之前已有「阿里山」,怎麼會是200多年前的酋長之名?「阿巴里」的出處何在?(註,酋長一詞是否合用於台灣原住民族,是另一問題)

    而且,原住民的獵區各自涇渭分明,怎麼會是「酋長帶族人入山打獵」?這種說法分明是不暸解原文化的漢人所杜撰?更荒謬的是,今之阿里山、昔日之獵場並非達邦的氏族所有,而是特富野。

    是以筆者推測酋長之名說很可能出自「口傳創造」,於是,由地方史誌搜尋之,果然,在嘉義縣志中找到「始作俑者」?

    1967年6月出版的嘉義縣志(卷一)土地志,由賴子清纂修,嘉義文獻委員會出版,其「地名沿革」一章中,對阿里山的敘述(69頁),全文如下:「康熙五十六年(公元一七一七年)即二百四十五年前所修諸羅縣志山川,已有阿里山之名稱。吳鳳鄉柳竹青云:阿里山本狩獵地區,相傳昔日山胞首領名曰阿里,遂將此獵區稱為阿里山。自嘉義市至阿里山築有登山鐵路。穿山築路,崎嶇峻險,別具風格」。

    這本段文字提供的訊息如下。

    (1) 1717年已出現阿里山的地名。

    (2) 這段文字是1962年所撰寫(其謂245年前的諸羅縣志,故推算為1962年)。

    (3) 依據吳鳳鄉人柳竹青口述,阿里山地區是原住民的獵場,傳說以前原住民的頭目名叫「阿里」,因此就將這獵區叫做阿里山。

    問題來了,此一口傳者柳竹青,是何許人也?他在1962年前後,聽信何人傳說「阿里酋長」,或他逕自瞎掰出來的?「阿里」又如何加了一個「巴」字,變成「阿巴里」?縣志是怎麼「修」的?

    事實上,柳竹青氏並非吳鳳鄉人,更非原住民。他是中國人,學歷為「清華大學」,大約在1949年隻身來到阿里山。由於當時阿里山林場職務並未就緒,他當了年餘的技正之類的職位,而後被派令為臨時總務主管。1952~1953年間,他當上了阿里山分場主任,兼製材工廠、修理工廠主任,且大約在1963年才加入國民黨。直到1965~1966年間被調往太平山林場為止,他客居阿里山約達17年。

    柳氏在阿里山結婚,妻為阿里山鐵路保養工之女,姓劉,兩人年齡相差約10歲,柳妻為客家人。柳氏今當約82~83歲(2003年)。以上出自阿里山耆老陳清祥先生口述。

    筆者查訪了三~五代長居阿里山的台灣人,無人知曉「酋長之名更換為阿里山地名」之說;柳竹青來自中國,台語不通、日文不懂,卻獨知鄒族語?他身為阿里山行政主管,對台灣人部屬不可一世,督導有方而頻常痛斥下屬,因而導致一名修理工廠工人憤而修理他一頓,結局當然是該工人被解雇。

    官大學問大,所以嘉義縣志撰稿人請教阿里山伐木主管,隨口一說卻成了後世烏龍?依據現今官方版稱「250年前」,實與「二百四十五年前」之說頗為接近;嘉義縣志撰寫期間(1962年),柳氏的確在阿里山,因而筆者認為「阿里酋長」之掰,當出自柳氏之口或縣志撰稿人假藉柳氏之名所從出,殆為合理之推測。

    烏龍頭既出,烏龍尾卻無法追溯,也就是「阿里」為何變成「阿巴里」,或是「阿巴里」變成「阿里」?目前為止,仍是無厘頭的無頭公案。奇怪的是,40餘年來全台無人懷疑且訛傳歷久不衰?!因此,有必要再追。

    「阿巴里」的由來,依據《嘉義縣志》卷首102-103頁敘述:「光緒十二年二月,嘉義知縣羅建祥,令墾戶葉陽春,馳往前山大南勢諸番,勸諭歸化,羅建祥又親往招撫。所有上下八社社長「阿巴里」等一千七百餘人,咸薙髮歸化……」,則「阿巴里」是一個人名或「社長」皆謂「阿巴里」?而光緒12年已是1886年,若說獵場位於阿里山的「阿巴里」是250年前的酋長,且同於光緒12年的「阿巴里」,則1886年被招降之際,年齡至少也得150歲?!

    而上下八社是鄒族?按鄒族部落的政治組織之權威型態,部落領袖叫peoŋsi,屬世襲酋長(chief),由peoŋsi氏族的首長擔任之;祭司叫moesubutu;軍事領袖euozomu……(王嵩山,1990),搜尋一大串鄒族的名稱,也找不出「阿巴里」的同音或諧音。而現今鄒族有許多男生叫「A-buy」,但須冠上家族名,是否由「A-buy」轉成「阿巴里」也未可知。

    於是,筆者請鄒族朋友溫英傑先生解釋。

    結果,傳來另一版本。據說日本人發現阿里山大檜林之後,曾問原住民今之阿里山大檜林處,其地屬於何人?原住民告知,乃特富野高氏人士的獵場,也就是高一生先生的祖父輩,名為「A-buy」所屬。日本人的發音不怎麼標準,因而說成「阿巴里-ya-ma」(阿巴里的山),於是,日本人提出二條件,讓高氏「A-buy」選擇,其一,日本人出錢買斷;其二,不付錢,但讓高氏擔任達邦警察派出所的工友,且讓高氏兒孫接受日本人的教育。高氏選擇後者,當工友且兒孫可受教育,因而高一生接受完整的日本教育。

    然而,溫氏認為,上述只是先前他作田調,詢問兩位耆老的說法,並未深究真偽。而且,探訪所知,高氏父祖輩的獵場應落在二萬坪一帶,往上的沼平區,殆屬武姓者所有的獵場,更且,整個阿里山地區不只屬於高氏、武氏所轄獵場,應尚有多人所有,因而地名不該僅止於一個。

    至於柳竹青的說法,溫英傑笑稱:「另一個吳鳳的神話,不暸解鄒族文化的大漢沙文之說」。

    整部台灣史本來就是外來沙文信口開河、扭曲自大的霸權解釋,完全忽略原住民或在地的文化傳統。只不幸,原住民文化亦已花果飄零,新生代又很快地學會漢人的「創造想像」。歷史只是一大串弔詭與神話?

    至此,我們可以認為,阿巴里變成阿里山的神話,很可能是漢人將「A-buy」的傳說,加進《諸羅縣志》,所作的「時空大融合」!

    如此,讓我們再溯清代史誌。

    1695年或正式刊行於1696年的《台灣府志》,其「諸羅縣山」中敘述:「其峙於東北者,曰米基山(在木岡山之西北、縣治之東北。阿里山社東界至此山;自此山以東,皆係內山)、曰大龜佛山(在阿里山八社東南)、曰阿里山(在縣治東北。其山下有土蕃,共八社)……」。

    而1717年的《諸羅縣志》以圖文標示的阿里山與玉山,其「阿里山」顯然傾向於淺山,筆者質疑根本不是現代所指的阿里山區,而且,最重要的反證是,1696年與1717年的所謂中國畫地圖,玉山與「阿里山」的距離根本不符合現今地理山勢,更且,其圖示的「阿里山」,比較傾向是一座寬闊型的近山,直接毗連平地者。又,17世紀末、18世紀初華人所稱的「阿里山八社」原住民,究竟是否鄒族,依科學檢證原則,筆者仍然充滿疑慮。若硬要拗成「阿里山社」、「阿里山」皆與現今阿里山區同義的論調,筆者只能「尊重」不同學養人士的不同見解,但無法苟同。

    無論如何,清初所稱的阿里山及阿里山社,筆者僅能認定其為嘉義地區一團淺山系,以及其內散布的原住民聚落,而不確定是現今之阿里山區。何況,現今阿里山區在19世紀末為完整的原始檜木林,根本不可能存有稍具規模的人種聚落。

    那麼,阿里山的地名又緣何而來?

    1937年12月落款撰畢,安倍明義的《台灣地名研究》一書,其解釋阿里山地名的由來不可考,但先引《諸羅縣志》之記載:阿里山距離縣治大約10里(華里),山廣深峻,原住民剽悍,嘉義(諸羅山)的哆咯嘓番(平埔族?)都很害怕,一旦遇上了,立即逃避。安倍氏說:「阿里山係玉山西峰延伸支脈山彙之總稱,而佔據該山地的鄒族亦因而又名阿里山蕃。阿里山之地名起源無由考證,但有一說認為,鳳山平埔蕃稱呼該地山地生番為「Kali」,漢名則取諧音,稱之為「傀儡蕃」(註,閩南語仍保留Kali原音),諸羅平埔蕃亦與其為同一語族,遂以此稱呼該地之山地蕃。Kali相傳之後,Kali便轉為訛音Ali。此外,依據台灣蕃語方言變化的研究,所得到的通則(之一),K子音的逸失大抵為一般常態。然而,今日(1930年代)諸羅平埔蕃語既已成為死語,由是而無法考證,不過,其原有語彙與鳳山平埔蕃語多所類似,確為事實」。

    雖然安倍明義對阿里山脈的述敘存有瑕疵,筆者懷疑其是否暸解阿里山區,但安倍氏先是坦承阿里山地名「不可考」,再以「一說」做推測,且言之合理,其不敢作肯定式斷語,誠乃學者之風,值得肯定。然而,另一問題尾隨而至,1899年才正式發現阿里山的大檜林,日本人認定的阿里山,是否由史誌「阿里山」內推而得?實不得而知矣!

    因此,如果我們接受安倍明義的推測,或可宣稱「阿里山」地名的由來如下。

    遠在17世紀末,阿里山的地名即已存在,其泛指嘉義東方的淺山及深山地區。清代華人承襲平埔族稱呼內山原住民的通稱「Kali」,用以籠統指稱鄒族等山地原住民聚落,及其所在山區。由於平埔族的「Kali」音,在歷代口傳過程中,遺失了子音K,或由清朝漢人轉化,將嘉義內山地區,約定成俗地通稱為「阿里山」。日本領台後,有可能將「阿里山」的範圍內推,且可能係大檜林發現人石田常平,或小池三九郎等,日治早期探險人無心的用語,遂將古史的阿里山,置放於大檜林的所在地,也就是今之所謂阿里山區。

    筆者仍然只是推測,但至少不至於將阿巴里改名為阿里巴巴。

    (附註1)巨大檜木林內是否為良好的獵場存有疑義,且原住民在日治前期及之前,嗜用火獵或焚獵法,也就是在高地草原或松林三面放火,留一面讓野生動物逃出,守在出口區打獵,更且,火燒後隔春,植被嫩芽大出,又能吸引食草族前來啃食,是為好獵場。而密集森林,尤其檜木林內除了飛鼠等,是否為好獵場,筆者向原住民朋友提出質疑。溫英傑先生再向耆老探詢後的回答:旱季期間,檜木林內之原始凹漥,例如未開發前姊妹池地域,存有天然水漥,乃至紅檜林下小溪澗,其水源不絕,野生動物於特定旱季,為水而來,此外,檜木林內附生植物及蕨類或林下草、根系等,皆為食物來源,故而檜木林仍不失為獵場條件。

    此說符合生態現象,可以採信。

    (附註2)鄒族人稱現今阿里山地區或阿里山為「so-si-on-ga-na」,意即「很多檜木的地方」,但「si-on-ga」也可指稱松樹。又「p-so-si-on-ga-na」則指「太陽照射的地方」,溫英傑先生認為「太陽照射的地方」若用來指稱阿里山,似乎不宜,因為其帶有基督教文化的色彩。

還有問題?馬上發問,尋求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