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瑋
Lv 5
阿瑋 發問時間: 藝術與人文歷史 · 2 0 年前

關於蔣介石文膽「陳布雷」的生平?

印象中,前台北市副市長陳師孟的祖父陳布雷好像是蔣介石的重要部下之一。

有沒有人可以介紹陳布雷的生平?

感謝囉~QQ

1 個解答

評分
  • 2 0 年前
    最佳解答

    陳布雷 (1890—1948)

    名訓恩,字彥及,筆名布雷,畏壘。1890年11月15日出生于浙江省慈溪縣(現屬餘姚市),1907年入浙江高等學堂(浙江大學前身)就學,1911年畢業,名列第四名。同年秋應上海《天鐸報》之聘,任撰述,開始用“布雷”爲筆名。1927年與潘公展同至南昌見蔣介石。同年加入國民黨,4月出任浙江省政府秘書長,5月赴南京任國民黨中央党部秘書處書記長。1928年,辭去中央黨部秘書處書記長職,赴上海任《時事周報》總主筆,創辦《新生命月刊》。1929年6月隨蔣介石赴北平。1929年8月至1934年4月任浙江省教育廳廳長(其間,1930年曾赴南京任國民黨教育部次長)。1934年5月任國民黨軍委會南昌行營設計委員會主任。1936年至1945年,任國民黨中央政治會議副秘書長、蔣介石侍從室第二處主任、中央宣部副部長、國民黨中央委員。1946年任國府委員。1947年任總統府國策顧問,代理國民黨中央政治委員會秘書長。1948年11月13日自殺亡故,終年59歲。

    以上節自:http://www.zju.edu.cn/~piclib/renwu23/renwu2/chenb...

    蔣介石的文膽陳布雷緣何與女兒共赴自殺路

      陳璉是蔣介石的文膽陳布雷的女兒。她出生于1919年,在她出生後不久,母親楊品仙就患產褥熱去世。  

      與楊品仙情深的陳布雷把這一悲劇歸罪到了女兒身上,一天精神失常竟將哇哇啼哭的小陳璉塞進了痰盂。當驚聞哭聲的家人們趕來相救時,陳布雷卻瘋狂地將陳璉扔往窗外,幸虧窗戶外的篾棚托住了這個大難不死的女嬰。清醒後的陳布雷得知自己的所作所爲後,十分內疚不安,至此倍加疼愛陳璉,並當即爲其取了乳名“憐兒”。  

      長大後的陳璉和陳布雷在政治道路選擇上南轅北轍,1939年考入西南聯大後暗中加入了中共,並于抗戰勝利後和中共北平地下黨北平學委書記袁永熙結爲夫妻。但不久就在1947年9月雙雙被國民黨特務逮捕,後因為沒有暴露其中共黨員的身份,被陳布雷保釋。  

      1948年11月,陳布雷有感于蔣介石政府的即將破滅而自殺。陳璉得知父親死訊,十分難過與痛苦,政治理念上的選擇並沒有割斷父女之間血濃于水的情誼。對于自己的人生選擇,陳璉從來沒有後悔過。即便是全國解放後袁永熙因被捕遭到開除黨籍(後重新入黨)處理時,夫妻二人還是相互勉勵,度過了一段比較安定的家庭生活。  

      1956年,身爲清華大學黨委書記的袁永熙又因為舊話重提,被降職爲校長助理。憐兒此時知道丈夫冤枉,加倍疼愛,試圖用自己的溫情來撫平丈夫心中的創傷。然而,整風時什麽話都沒有說過的袁永熙稀裏糊塗地又變成了清華大學黨內“最大的右派”,又一次被開除了黨籍。  

      領導們出于對憐兒的“關愛”,反復動員憐兒和袁永熙離婚。為了自己身邊的3個兒女,38歲的憐兒離開了情深似海的丈夫,走上了自己獨自撫養3個兒女的道路。  

      後來憐兒下決心離開北京到上海,臨行前抱著袁永熙的外甥女孫士詢哭道:我所以下決心離開北京,是因爲在北京走到哪里,都會想起一些事情而心酸。現在孩子漸漸大了,我怎麽對他們講你舅舅的事?  

      憐兒至死未再婚。但每次從上海去北京開會,都要約孫士詢到自己的房間住上一夜,爲的就是打聽瞭解袁永熙的近况。每一次都是邊聽邊哽咽著流淚到天明。  

      儘管毛澤東、周恩來也曾在1956年的全國政協會議上爲憐兒關于“出身不由己,道路可選擇”的報告帶頭鼓掌,連稱講得好,但她還是擺脫不了“混進革命隊伍中”的命運,“叛徒”的帽子又戴到了憐兒的頭上。周圍的壓力,兒女們的詰問,憐兒感到渾身是嘴也無法說清楚。  

      她大概想起了父親,理解了父親當時爲什麽要離開這個世界,離開視為掌上明珠的女兒。1967年11月19日的早晨,憐兒穿著一身整潔的衣服,從上海泰興路華東局宿舍11樓上飄然而下。人們從她的書桌上發現了遺書:同志們,關于我被捕的情況,我1949年的交代是完全忠實的,這一點你們將來總會明白的,然而我自己卻等不到那一天了……

    以上節自:http://news.china.com/zh_cn/history/all/11025807/2...

    就因為爺爺陳布雷因國民黨而死,姑姑陳璉因共產黨而死,所以陳師孟非常反共,也十分排斥國民黨。

還有問題?馬上發問,尋求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