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貓
Lv 4
以貓 發問時間: 藝術與人文詩詞與文學 · 2 0 年前

關於”七殺碑”

請問 七殺碑 的由來及內容

是秦始皇題的嗎?

3 個解答

評分
  • 匿名使用者
    2 0 年前
    最佳解答

    明朝末年 有名的流寇張獻忠 一生殺人無數 然而他卻留有一首對聯 值得大家省思

    七殺碑

    ~殺殺殺殺殺殺殺~

    天生萬物以養人

    人無一物以報天

    這是他所寫下於七殺碑上的詩句,從中可以體會出他對當時漢人社會醜惡體制的

    痛恨與不滿,比起岳飛但知愚忠為主殺人的『滿江紅』張獻忠這首詩卻展現出了

    他憐憫天下萬物慘遭漢人蹂躪的慈悲胸懷.

    以世俗之眼光來看,他是個殺人不眨眼的大魔頭,但是如果從整個地球環保生態

    之角度而言,其實張獻忠是個在為地球做清道夫工作的殉道者!

    從以下對於他的傳說中,可以瞭解到,他之所以會成為殺人魔,應該是和當時漢人

    習俗與醜惡的社會體制脫離不了關係!

    傳說......

    張獻忠是成千上萬鵝精怨靈的化身,為了找四川婦女報仇而降臨到人間.

    怎麼說呢?

    向來川女喜吃鵝掌,然而她們並非把鵝宰殺之後再煮,而是把一隻隻鵝摁在燒紅

    的鐵板上,活生生地燙死之後,再砍鵝腿來吃,如此吃法使得鵝兒們痛苦萬分,於

    是悲慘而死的鵝兒們,化成了怨靈找川女報仇,因此張獻忠率領的部隊於行經四

    川時,強姦了成千上萬川女之後,必砍其雙腿而棄屍於荒野........

    好一個動物與人冤冤相報的恐怖神話!

    當然這只是傳說,但是足以令我們警惕!因為當時明朝的暴政及醜惡嚴苛的社會

    制度就是導致天下大亂,災禍四起的主因!

    而當時川女虐待動物這種惡行,與當今之某些中國人之種種惡行,實頗有相似之處,

    就算是沒有張獻忠,鵝兒們也沒來報仇,但是這個養育了千萬生靈的地球,在被不肖

    之人又是飛彈又是核武毀滅之前,一定會自我振作,用人類無法抵擋的巨大自然災害

    來做澈底的大掃除,東西方也好,漢人雜種也好,台灣人中國人也好不論是什麼人,到

    那個時後纔後悔,就已經是再來也不及了............

  • 匿名使用者
    2 0 年前

    關於鵝腿的部分並不是燙死的,是吊起來,下面燒熱水用蒸氣蒸鵝腿,活活燙死

    據說鵝腿因此特別肥美

  • ?
    Lv 5
    2 0 年前

    “七殺碑”簡析

      近年來,一些史學家對歷代的農民起義,進行了反思,予以重新評價。繼潘旭瀾教授的《太平雜說》之后,史式教授的《對“黃巢起義”的再思考》(載《同舟共進》2004年第12期)一文,對唐未黃巢起義進行反思,還它以本來面貌。的確,兩千年來中國歷代農民起義,上溯陳涉吳廣,下至太平天國,達數百次之多,其中有多少是真正的“農民起義”,又有多少能推展生產力發展和社會前進?確實需要我們認真加以反思。我在這裡,談一下發生在明末張獻忠的“七殺碑”。

      崇禎十三年,農民起義軍領袖張獻忠率部突圍,進兵四川,繼又出川。崇禎十七年,再取四川,攻克成都等地,建立了大西政權,年號“大順”,張獻忠自稱大西國王。他進川為王后,立即親自寫碑立石,文曰︰“天生萬物以養人,人無一善以報天。殺殺殺殺殺殺殺﹗”后人稱為“七殺碑”(見《中文大辭典》)。其意是,上天生了萬物來養人,人類卻沒有做一件善事來報答上天。如今上天顯靈,向人發怒了,懲罰人類,就得殺殺殺殺殺殺殺,滅絕人類。張獻忠代上天大開殺戒。清人彭遵泗寫的《蜀碧》,是根據他幼年所聞及雜采他人寫的記敘張獻忠禍蜀殺人的書,開卷慘不忍睹。“又,剝皮者,從頭至尾,一縷裂之,張于前,如鳥展翅,率逾日始絕,有即斃者,行刑之人坐死。”何海鳴在《求福祉齋隨筆》中也有記敘︰“張之為人別無他私嗜好,即女色亦不堪愛,惟獨具此殺人之癖,嘗剝女足為祭天塔,竟忍斷其愛外家之足為塔頂。”天下之人皆可殺,老幼則殺個乾淨,城裡的人都被屠滅了,人頭被堆成一座小山,萬人坑到處都是。《魯迅全集》中記敘張獻忠殺人的就達10多次。張獻忠眼睛殺紅了,用兵來殺,殺得沒有平民了,就派許多為心腹的人到兵中間去,設法竊聽,偶有怨言,即躍出殺之,戮其全家。他使abc三支兵殺完百姓后,使ab殺c,又令a殺b,又令a自殺。據史書記載,張獻忠入蜀后,成了殺人魔王,殺得萬城皆空,尸橫遍野,川人死者以千萬計,人口劇減,以至到康熙、雍正年間,要從廣東、海南大量移民入川,填補人口空白。

      張獻忠入川后,為什麼這樣大肆瘋狂殺人?魯迅在《晨涼漫筆》中說得很清楚︰“他開初並不很殺人,他何嘗不想做皇帝,后來知道李自成進了北京,接著是清兵入關,自己只剩沒落這一條路,于是就開手殺,殺……他分明感到天下已沒有自已的東西,現下是在毀壞別人的東西了,這和有些末代的風雅皇帝,在死前燒掉了祖宗或自己所搜集的書籍古董寶貝之類的心情,完全一樣。他還有兵,而沒有古董之類,所以就殺,殺,殺人,殺……”李自成已經入北京做皇帝了,做皇帝是要有百姓的,他要殺之他的百姓,使他無皇帝可做。

      張獻忠的農民起義,除了想改朝換代,爭搶“那把舊椅子”外,沒有給百姓帶來任何好處。它根本不是什麼中國社會發展的動力,和黃巢起義、太平天國一樣,是對民眾的大殺戮、大災難,生產力的大破壞,歷史的大倒退。多年來,我們的歷史教科書上總是對歷代農民起義不分青紅皂白的歌之贊之,誇大其歷史作用;而對它們的反人類的血腥殺戮、對生產力的極大破壞,只字不提,甚至遮之掩之。但歷史終究是歷史,不是什麼威權可否定或遮掩的。張獻忠與黃巢、洪秀全一樣,都是像馬克思所說,“他們給予民眾的驚惶比給予老統治者的驚惶還要厲害。”“除了改朝換代以外,他們沒有給自己提出任務。他們的全部使命好像僅僅是用醜惡萬狀的破壞來與停滯腐朽對立,這種破壞沒有一點建設工作的苗頭。”“顯然,太平軍就是中國人的幻想所描繪的那個魔鬼的化身。但是,只有在中國才能有這類魔鬼。這類魔鬼是停滯的社會生活的產物。”(馬克思《中國紀事》)

      對那些不該全部肯定的歷史事件、歷史人物重新審視,重新評價,應該是史學家的神聖使命,好在,對太平天國、黃巢的重新評價已經有人做了。對農民起義這類歷史事件,對張獻忠這類歷史人物,也應重新評價。我不是歷史學家,在這裡寄希望于有膽有識的史學家們。(文/李興濂,摘自學說連線)

      【相關評論】

      甲申年的殺人有“道”

      ──張獻忠屠蜀三百六十週年紀念

      老一輩的四川人,上至士紳階級下至販夫走卒之流,對明末清初張獻忠屠蜀的史事差不多都耳熟能詳。我小時候聽當過塾師的外婆講這段史實,說起當時川人血流漂杵,尸骨蔽野的刀兵慘酷情形,雖是講古,外婆臉上仍神情黯然,唏噓連連。我聽得心驚處,忍不住發問︰張獻忠何以這樣濫殺川人?外婆說,張獻忠是老天爺降下的魔王來擾世害民,又說起那句膾炙人口張獻忠七殺碑的名言︰天生萬物養于人,人無一物回于天,殺﹗殺﹗殺﹗殺﹗殺﹗殺﹗殺﹗

      后來上中學讀歷史,教科書上講到張獻忠,是和領導農民革命軍打天下的李自成相提並論的。老師在課堂上反覆強調這是農民革命起義的階級鬥爭,是推展社會歷史進步的動力,雖有其局限性,但革命造反精神的意義是偉大的。我那時當學生雖不敢懷疑書本與老師的正確,但心裡卻禁不住想起了七殺碑上那句刀劍鏗鏘、殺伐有聲的名言。

      2004年,張獻忠屠四川三百六十年后的今天,我翻開《蜀碧》、《蜀警錄》、《蜀難敘略》等史書,讀到有關記載,滿篇血腥撲鼻而來。終于明白所謂農民革命軍的“局限性”有多可怕,其殘忍反人類的罪行超過了我們的想像,這支軍隊大規模殺人如砍瓜切菜,簡直就是古代的“恐怖分子”。且死難者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普通百姓,我們川人的祖先黎民,何以遭此蹂躪慘難﹗三百六十年來,幾十萬生靈的亡魂且何以安?歷史長河,滾滾逝波,而翻開中華民族的歷史皆痛史。正史野史,是耶非耶?有識之人自會分辨。

      1628年,崇禎皇帝即位。他繼承的大明政權是一個氣數將盡、腐朽衰敗的爛攤子。國土北方外有皇太極努爾哈赤率領的滿族大軍虎視眈眈,邊患不斷,內裡天災頻頻,盜匪蜂起,肆虐大半個中國。明朝最後一個朱皇帝面臨的局面是山河破碎,風雨飄搖,勢危如累卵。

      是年,陝西、山西、河南大旱,連年荒欠使飢民相繼為盜,跟從者十之有七。首亂起事的有王小六、姬三兒、王嘉胤、黃虎、一丈青、小紅野狼、掠地虎、闖王、劉六等,名目甚多。張獻忠和李自成初投王嘉胤,后與闖王高迎祥並為一股,寇掠于陝西、河南一帶。1633年,闖王高迎祥與活動在川東北一帶的搖天動、黃龍合作。率部由巫山水道入夔府,第一次入川,破大昌、巫山、雲陽、巴州。石柱縣女土官秦良玉帶兵阻擊,打散主力。張獻忠回竄陝西,集合殘部,新募流民據十八寨,已自成氣候。

      張獻忠李自成同為延安人且同歲,雖都是拉杆子起隊伍造反,但絕不同志。其間利害糾割、合縱連橫自是題中之義,屬革命隊伍中的“內部矛盾”。只是有一次李自成進犯四川,在梓潼被洪承疇打敗,幾乎全軍覆沒,“孑身入楚,依獻忠,獻忠縱殺之。”(蜀龜鑒)李自成星夜逃出才保住性命。但他們二人的造反事業有一點倒是共同的,那便是血腥殘酷的擾民害民遠遠大于“動搖了封建王朝的統治基礎”的作用。后人都說“張獻忠剿四川”,實際上李自成也幾進出四川。張李二人禍蜀,輪番為患,只不過張獻忠為害更烈罷了。

      1634年,高迎祥、李自成、張獻忠聯合各路大小流寇由楚入蜀,陷夔府、劍州,又屠巴州及通江、開縣等地。巡撫劉漢儒、總兵張爾奇帶領官兵阻擊,將其攆回陝西。張李流竄于陝南一帶。1635年,李自成從車廂峽被困逃脫之后,糾結羅汝才、老回回、搖黃等十三家會于滎陽,稱“十三家支黨”。專在巴山、湖北、安徽、江西一帶為患。

      同年,張獻忠率部一支屠戮安徽鳳陽后,至四川瀘州,圍瀘州城,裸婦女數千人置城下,有稍微不從或感到羞愧的都殺掉。

      1637年(崇禎十年)李自成在漢中兵敗于洪承疇,與混天星等從陝西鳳翔入川。一支隊伍由淺灘涉嘉陵江,陷昭化、越潼川、攻下金堂。另一支則攻下劍門、梓潼、綿州、綿竹、溫江,焚毀新都,圍成都二十日不下。此次出入四川三月,陷州縣三十六所。所過之處,腥風血雨,伏尸千裡,天地為昏。“有對父淫女而殺者,有縛夫淫妻而殺者,有預少孕婦男女剖驗以為戲者,有擲孺子于油鍋觀其跳躍啼號為樂者,有刳生人腹實以米豆牽群馬而飼之者。獲逃者必人人加刃而后磔之。(<<蜀龜鑒>>)

      此時的張獻忠正在湖廣與四川交界一帶肆虐。其間被明將左良玉、閣部楊嗣昌先后追剿,達數年之久。1642年,張獻忠陷瀘州,殺掠盤據數月再奔安徽界。

      1644年(甲申年)六月,張獻忠率部攻浮圖關。因閣部督師楊嗣昌恢宏自用,輕敵失策,居然在軍旅途中同文士飲酒賦詩,進退無矩。加上巡撫邵捷春用人軟弱不當,使軍事要隘失守。張獻忠陷重慶,將瑞王、巡撫陳士奇等官員殺盡,再一路攻城掠地,從川東殺向川西,于農歷八月初九破成都,縱兵屠城三天。十月十六日,張獻忠稱帝,改號大順元年。

      從1628崇禎元年,張獻忠同李自成延安起事到他攻陷四川建立大西國政權,再到順治三年(1646年)兵敗他亡于西充,以及后來其殘部在川東、貴州一帶繼續盤垣,寇掠禍害。他們的軍隊到底殺了多少人?歷史上恐永無法準確統計,明史上稱有六十多萬。只知道他們的鐵蹄橫掃四川前后四五十年,禍遍巴蜀。“舉兵不當,被患無窮”(董仲舒春秋繁露)使物力豐饒天府之國,變為百裡人煙俱滅,莽林叢生、野狼奔豕突之地。戰亂使百姓棄田舍逃亡,在戰禍最烈的十來年間,稼穡不生顆粒無收,造成人相食。因此川人死于飢饉、瘟疫又倍于刀兵。這對當時的社會生產力帶來了毀滅性的破壞,造成歷史的大倒退。據有關專家考証,平定亂局后,直至順治十八年(1661年),清代第一次戶籍清理,四川省僅有八萬人左右。而明末崇禎以前,蜀中人口是三百萬以上。以後一百來年中,康乾時湖廣移民填四川正緣此而來。

      關於張獻忠屠戮川人的具體行徑,史書所載已是掛一漏萬,即便如此,翻書讀來,仍使人有驚心動魄、肝膽摧裂之痛。讓我只撿幾處其怪異殺人行為說說,看看這位“農民革命領袖”殺人心理與模式,或可以此而一窺全豹,讓我們更了解其人其隊伍的性質。

      張獻忠在四川的屠殺人,除了手起刀落大砍大劈一般殺法外,還自創了好幾種殺人法,加之于不同對象身上。歷來兵燹匪亂,百姓老幼婦孺,最是遭禍酷烈。張獻忠的軍隊每陷一方,對婦女除擄去少數年輕女子充當營妓外,其餘的怕累及軍心,全部殺掉。后期兵敗潰退,糧草匱乏時,更是殺婦女腌漬后充軍糧。如遇上有孕者,刨腹驗其男女。對懷抱中嬰幼兒則將其拋擲空中,下以刀尖接之,觀其手足飛舞而取樂。此命名為︰雪鰍。稍大一些的兒童或少年,則數百人一群,用柴薪點火圍成圈,士兵圈外用矛戟刺殺,看其呼號亂走以助興致。此命名︰貫戲。

      最令人發指的是對付稍有反抗或語言不滿的人,捉來將人兩背膊皮從背溝分剝,揭至兩肩,反披于肩頭上,趕到郊外,嚴禁民間藏留給予飯食,多有棲身古墓,月余而氣絕。如行刑者使人犯當時氣絕,未能遭此活罪,行刑者亦被剝皮。此命名為︰小剝皮。

      張獻忠出身草莽,粗鄙無文,出于一種猜忌、仇視文化人的本能,他必然大殺讀書人。據《蜀碧》記載,他的大西政權在四川各州邑安置官員,用軍令催逼周遭士子鄉紳到城鎮,由東門入,西門出,盡殺滅。攻陷成都僅二月,殺進士、舉人、貢生一萬七千人于東門外。又召集生員,拿出一面一百平方尺的大旗,令其在上寫一“帥”字滿幅,且一筆書成,能者免死。有夾江生員王志道縛草為筆,浸大缸墨汁三日,直書而成。張獻忠仔細看后曰︰“爾有才如此,他日圖我必爾也﹗”即刻殺死祭旗。

      張獻忠于攻陷成都,建大西國政權,兩月后開科取士。嚴逼各州縣士子前來考試,不來者殺頭,並連坐左右鄰居十家。他在成都貢院前設長繩離地四尺(約1.3米),讓考試的人依次過繩,凡身高于繩者,全部趕到西門外青羊宮殺之。前后萬余人,死者留下筆硯堆如山,張獻忠前往觀看,撫掌大笑開懷。

      還使人匪夷所思的是張獻忠的自毀自殺行為。據《蜀破鏡》記載,某日晚,他的一幼子經過堂前,張呼喚子未應,即下令殺之。第二天晨起后悔,召集妻外家責問她們昨晚為何不救,又下令將諸妻外家以及殺幼子的刀斧手悉數殺死。

      待到后來,他越是軍事失敗越是心情焦慮而大殺自家兵士。據《蜀難敘略》上說,清軍進剿追擊,張獻忠兵敗棄成都逃到西充時,已無百姓可殺,乃自殺其卒。每日一二萬人。初殺蜀兵,蜀兵盡,次殺楚兵,楚兵盡,后殺同起事之秦兵。一百三十多萬人馬,兩個多月,斬殺過半,以此減負逃竄。張獻忠責其下屬殺人不力,罵曰︰老子只須勁旅三千,便可橫行天下,要這么多人做甚﹗

      張獻忠一再稱夢中得天啟,上帝賜天書命他殺罪人。《蜀難敘略》記載,“逆嘗向天詛雲︰民眾甚多且狡,若吾力所不及,愿天大降災殃,滅其種類。又每于隨身夾袋中取書冊方二三寸許,屏人檢閱,然逆初不識字,不知何故。”因此他殺人是負有神聖使命感的,有點像當今以真主名義殺人的恐怖分子,且還要裝神弄鬼,謊言欺人。

      張獻忠攻陷成都后,縱兵三日屠城。市廛閭巷,民宅房屋搜刮一盡,除壯男少婦迫入營中外,老弱皆十人一縛,趕到東門外中園校場殺死。幾天后發兵周遭崇慶、眉山、彭州、廣漢、金堂等地剿殺百姓,暫殺不完的,脅迫入成都空房居住。然后再一次屠城盡絕。他命手下將士以殺人多寡記功晉級,到后來甚至無法計數,干脆用手掌幾大堆、人頭幾大堆、耳鼻幾大堆來記。成都城內,“凡有軍官衙門所在,手掌如山積,幾于假山千峰萬疊。”(《蜀警錄》)待到后來張獻忠兵敗被誅,清軍收復四川,發現曾是錦繡繁華的成都城內絕人跡已經十三年︰瓦礫頹垣,不識街巷,野樹合拱參天,走獸野犬游走蔓草間,二萬余口水井,被尸骨人頭填滿與地齊平。

      關於張獻忠的殘酷,后世論者多有說他出自天性或性格變態。但我以為此論不能說毫無道理,但至多就說他個人具有犯罪人格而已,這容易以偏概全,看不清其人其軍隊的暴力恐怖的性質。和歷代農民起義一樣,張獻忠打從延安起事的宗旨和目的,是奪天下坐龍椅,此所謂集神、魔、人魅力于一身之“奇裡斯瑪”型超人領袖橫空出世,斬竿為旗,涂炭生靈,是社會歷史的宿命與劫難。縱觀人類歷史,凡以武裝暴力橫行天下建立政權者,必然訴諸于鐵血政策來震懾人心,大樹強有力威權,讓所轄民眾長久生活在觳觫驚懼的危亡之中,成為他們手中的人質和和刀俎間的順民。所以豈止是張獻忠,從秦始皇、朱元璋到希特勒、波爾布特再到當今的海珊,殺人立威,以儆效尤,不僅是操作手段,更是其流氓政治專製制度製造恐懼的基本策略。讀史使人明智,亦讓人悲憤神傷。發生在三百六十年前的悲劇煙雲已逝,但有道是“天道好還”,其實“獸道”亦好還。歷史的無理性,往往不是垂憐于世上的黎民蒼生,而是讓其一再被強人所執,遭受迫害屠戮之命運。可嘆這樣的人肉宴席,一次又一次民族的劫難與厄運,常常是毫無道理的往複循環于時空的舞台之上。(文/吳茂華,摘自讀書)

      【人物背景】

      嗜殺成性的“大西王”張獻忠

      張獻忠(1606~1646年),字秉吾。延安人。崇禎三年(1630年)于米脂起事,自號八大王,人稱“黃虎”。其起事后,克鳳陽、焚皇陵、破開縣、陷襄陽,勝戰連連。崇禎十六年克武昌,稱大西王,次年,建大西于成都,即帝位,年號大順。1646年,清兵南下,戰歿于西充鳳凰山。

      張獻忠是延安衛柳樹澗人,與李自成同一年生。他長了一張黃臉,身材很高,下頷像老虎,因此人送綽號為“黃虎”。在延綏鎮為軍吏的時候,犯法當斬,主將陳洪范對他的狀貌感到驚奇,于是向總兵官王威請求釋放張獻忠。張獻忠與李自成同為府谷人王嘉胤的部下。張獻忠曾與王嘉胤為奔走之友。崇禎三年,王嘉胤搶劫富家的糧食被有司緝捕,遂揭竿而反,張獻忠糾集以米脂十八寨依從王嘉胤,他自稱為八大王。

      王嘉胤死后,張獻忠率領部下兩千人投降了明朝的洪承疇,洪承疇將張獻忠的屬下編為部曲,李自成投奔了高迎祥。高迎祥、李自成轉攻山西、河南等地,並派人暗中與張獻忠聯絡,加上洪承疇對張獻忠管束得過于嚴刻,于是張獻忠複叛洪承疇與高迎祥的軍隊呼應。但是張獻忠與其他起義軍領袖不同的是他生性殘忍好殺,所過之處奸淫殺戮,情形十分慘烈。

      張獻忠的部隊不論到了什麼地方都不停地淫人妻女,他也靠這種手段籠絡手下的士兵。他們往往將丈夫與妻子面對面縛在一起,讓丈夫親眼看著妻子被人奸淫,只要作丈夫的稍微流露不滿的神情就會慘遭殺戮。或者強迫父淫女、子淫母,等他們互淫完畢再一起斬首。

      有時張獻忠命人將被擄的孕婦衣服剝去,他與部下一邊飲酒一邊猜測打賭孕婦的腹中懷的到底是男還是女,然后剖開孕婦的肚子查驗。他還用大鍋先將人油煮沸,然后將小孩子扔進去,直到小孩子被活活煮熟了便充作下酒的食物。張獻忠用刀子戳鍋中小兒的肉,吃飽了之后剩下的賞給兵士下酒。或者用矛刺入小孩子的身體高挑到空中,小孩子在矛尖上痛嚎而死。

      張獻忠還列木為台,命男女共登台上,然后在四面縱火焚燒,一時間慘叫聲震地,張獻忠與屬下看著狂笑不已。他為了喂養戰馬,在殺人剖腹后挖去臟腑,然后用人血浸過的米豆喂馬,使馬長得十分肥壯。

      假如在攻城的時候遇到激烈的抵抗,張獻忠就讓所擄掠的婦女赤身裸體向城上辱罵。

      在戰后凡是有姿色的婦女都被輪奸得奄奄一息,然后割下首級,將尸首倒埋進土中,女人的下體朝上。據他們認為可以壓制砲火。

      除了在一種情況下婦女可以免死,那就是張獻忠的士兵一進入百姓家,家裡的婦女裝出十分情願的樣子主動與士兵相淫。因此張獻忠的士兵經過的地方,婦女不得不首先迎出來自己脫了衣服供他們侮弄,這樣才有機會救一家人的性命。

      而且張獻忠對付婦女還有特別的辦法,他設計了一種叫做“騎木驢”的酷刑用來對付不合作的女子︰首先將該女子吊起來,使其陰部對準一根高豎的木竿,然后割斷繩子使這女子墜落下來,讓木竿從女子的陰部穿進來,再從口鼻中穿出去。被折磨的女子直到三四天后才死去。民女驚駭之極,只好紛紛主動獻身,比娼女還像娼女。

      張獻忠每攻陷一城,所擄掠的婦女必須由他先挑選出幾個姿色美艷的輪流伴宿。這些美女的上半身穿著艷裝,下半身赤裸什麼也不穿。無論什麼時間、什麼地點,只要張獻忠淫興勃發,立刻命這些美女橫倒在地進行奸污。等到他玩膩了的時候便將她們洗剝乾淨殺死,蒸著或煮著吃。有時他等不及這些美女煮熟了,就帶著血大嚼起來。

      崇禎十六年春天,張獻忠連陷廣濟、蘄州、蘄水等地。他進入黃州的時候百姓都逃走了,于是他驅趕婦女鏟城,之后將城裡的婦女全部殺死填在溝塹。張獻忠的軍隊由鸚鵡洲至道士洑,浮尸遮蔽了江面,水面上人的脂油漂了幾寸累,水裡的魚鱉都不能再吃。張獻忠改武昌城為天授府,在那裡開科取士。

      崇禎十七年李自成攻入北京,崇禎帝在煤山自縊。接著清軍入關,張獻忠攻占了成都后稱大西王,建立大西政權。張獻忠到了蜀地后大開殺戒,男子無論老幼一律殺死,或者剝皮后剁碎製成醢醬。婦女們被兵士集體輪奸,輪奸后用刀殺死。張獻忠患了瘧疾,他就對天許願說如果病好了就以“朝天蠟燭兩盤”貢奉給上天,直到他病好以後周遭的人才明白這話是什麼意思。張獻忠即令兵士,專砍女子的纖足,每個兵士必須至少進獻十雙小腳。那些如野狼似虎的士兵專門搜尋女子的纖足,只要遇見女子就地先將腳砍下來。不到半天軍營中的小腳已經堆積如山。張獻忠命人將收集的的三寸小腳疊成一座山的形狀,稱為蓮峰。他回頭一看自己外家的腳也很小,就順便砍下來堆在蓮峰頂上,隨即再將這些小腳架火燒毀,名為點朝天燭。至於男子則被砍腦袋或割下陽具,也堆在一起在太陽下暴晒。

      張獻忠性格狡譎嗜殺,一天不殺人就悒悒不樂。他在蜀地開科取士,得到一個姓張的狀元。張狀元的外表學問都很優秀,容貌長得像美女一樣嬌艷。張獻忠對他非常寵愛,吃飯睡覺形影不離。但是有一天張獻忠忽然對左右隨從說︰“我很愛這個狀元,一刻舍不得他離開,還不如殺死了他,免得整天牽腸掛肚。”于是將張狀元砍成了好幾塊用布囊裝了掛在床邊。接著他又懸榜詭稱開科取士,召誘士子前來應考,他令人在地上挖掘一個深三四丈的大坑,待這些寒窗十年的讀書人來到青羊宮后,就被張獻忠推進土坑活埋。張獻忠在中園坑殺成都百姓。明朝投降的各衛籍軍九十八萬全部被殺死。他派遣手下四個將軍分道屠戮蜀中的各府各縣,名為“草殺”。張獻忠又創造了生剝皮法,就是在人皮還沒有被完全剝下而人已經死去的,劊子手抵死。屬下的將卒以殺人數目的多少敘功。若屬下表現出不忍心的神情,張獻忠就將他們處死。都督張君用、王明等數十人都因為殺人少而被剝皮。

      當時川中百姓被屠殺一空,據《明會要》卷五十記載︰明萬歷六年四川有“戶二十六萬二千六百九十四,口三百一十萬二千七十三”,到清康熙二十四年就陡減至“一萬八千零九十丁”。一些四川縣志上的戶口記載也可以說明,如民國《溫江縣志》卷一記載︰溫江縣在張獻忠死去十三年后僅存三十二戶。經過這一次劫難,可以說如今沒有幾個四川人是土生土長的。當時的民諺說︰“歲逢甲乙丙,此地血流紅”,“流流賊,賊流流,上界差他斬人頭。若有一人斬不盡,行瘟使者在后頭。”平民被殺完了,張獻忠就派心腹去士兵中間竊聽,士兵偶有怨言就會全家被殺。

      張獻忠為什麼要將四川人殺之一空?有個荒誕不羈的說法是因為當時的四川人過于奢靡淫逸,因而上天降怒,讓張獻忠殺盡四川平民。當時蜀中婦女的裙子,都是在白羅上用紅絲碧線繡成風流的香艷詩句,然后飄若驚魂地在市井間盈盈經過,路上行人都注視著繡裙上的文字。另外蜀中女子流行穿一種高底、濃約三四寸的繡鞋,鞋跟是用檀木雕琢而成,裡面藏著香檀雕的雛花,並放進香末,高底鞋跟下開個小孔,每走一步足底下就會漏出一朵雛花狀的香末。因為張獻忠的肆虐,后來的四川女子或許美艷的還有,但再也沒有以前的那種詩意盎然的風流韻致了。

      川中自從遭張獻忠的殺戮,城內都雜樹成拱,野狗吃起人肉像虎豹那樣的猛獸,在路上咬死人,不吃乾淨就走了。百姓逃到深山中,穿著草編的衣服,遍體都生了毛。順治三年,在四川作為一個基地已被消耗殆盡后,張獻忠開始向陝西進發,企圖與清爭奪西安。他焚燒了成都的宮殿廬舍,率眾出川北進,又想盡殺川兵。屬下的將軍劉進忠統率著川兵,聽到這個消息逃跑了。在鹽亭界鳳凰坡,張獻忠被清兵捕獲斬首。當清軍到成都府時,整個成都只剩下不到二十戶人。

      清代彭遵泗所寫的四卷《蜀碧》記述了張獻忠在四川時的所作所為,書前作者自序說全書是他根據幼年所聽到的張獻忠遺事及雜采他人的記載而成。當時的西洋傳教士也有具體情景的記載。

      張獻忠的殘忍或許讓人難以接受,其實這是游民的最真實一面。王學泰先生在《游民文化與中國社會》中指出游民不同于農民,歷代王朝末世亂局中的許多起義者都是游民而絕非農民。而且張獻忠與腐朽的明朝政府為敵,缺少切實的目的。他佔領一個地方然后再放棄,轉移到另一個地方不停地殺戮,才使他的毫無目標的行為具有存在下去的活力。(摘自歷史長河)

    轉載自http://see.szonline.net/Channel/2005/200501/200501...

還有問題?馬上發問,尋求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