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使用者
匿名使用者 發問時間: 藝術與人文詩詞與文學 · 2 0 年前

急!請翻譯”報燕惠王書”一文~”20點”

如提!!是翻譯原文喔!!

此為------戰國˙樂毅-----所寫

請有網站的人也請提供一下!

3 個解答

評分
  • ㄚ胖
    Lv 7
    2 0 年前
    最佳解答

    【原文】 昌國君樂毅為燕昭王合五國之兵而攻齊,下七十餘城,盡郡縣之以屬燕。三城未下,而燕昭王死。惠王即位,用齊人反間,疑樂毅,而使騎劫代之將。樂毅奔趙,趙封以為望諸君。齊田單欺詐騎劫,卒敗燕軍,復收七十城以復齊。燕王悔,懼趙用樂毅乘燕之弊以伐燕。燕王乃使人讓樂毅,且謝之曰:「先王舉國而委將軍,將軍為燕破齊,報先王之仇,天下莫不振動,寡人豈敢一日而忘將軍之功哉!會先王棄群臣,寡人新即位,左右誤寡人。寡人之使騎劫代將軍者,為將軍久暴露於外,故召將軍且休計事。將軍過聽,以與寡人有卻,遂捐燕而歸趙。將軍自為計則可矣,而亦何以報先王之所以遇將軍之意乎?」    望諸君乃使人獻書報燕王曰:「臣不佞,不能奉承先王之教,以順左右之心,恐抵斧質之罪,以傷先王之明,而又害於足下之義,故遁逃奔趙。自負以不肖之罪,故不敢為辭說。今王使使者數之罪,臣恐侍御者之不察先王之所以畜幸臣之理,而又不白於臣之所以事先王之心,故敢以書對。  「臣聞賢聖之君,不以祿私其親,功多者授之;不以官隨其愛,能當之者處之。故察能而授官者,成功之君也;論行而結交者,立名之士也。臣以所學者觀之,先王之舉錯,有高世之心,故假節於魏王,而以身得察於燕。先王過舉,擢之乎賓客之中,而立之乎群臣之上,不謀於父兄,而使臣為亞卿。臣自以為奉令承教,可以幸無罪矣,故受命而不辭。先王命之曰:『我有積怨深怒於齊,不量輕弱,而欲以齊為事。』臣對曰:「夫齊霸國之餘教也,而驟勝之遺事也,閒於兵甲,習於戰攻。王若欲攻之,則必舉天下而圖之。舉天下而圖之,莫徑於結趙矣。且又淮北、宋地,楚、魏之所同願也。趙若許,約楚、魏、宋盡力,四國攻之,齊可大破也。』先王曰:『善。』臣乃口受令,具符節,南使臣於趙。顧反命,起兵隨而攻齊。以天之道,先王之靈,河北之地,隨先王舉而有之於濟上。濟上之軍,奉令擊齊,大勝之。輕卒銳兵,長驅至國。齊王逃遁走莒,僅以身免。珠玉財寶,車甲珍器,盡收入燕,大呂陳於元英,故鼎反於歷室,齊器設於寧台。薊丘之植,植於汶皇。自五伯以來,功未有及先王者也。先王以為愜其志,以臣為不頓命,故裂地而封之,使之得比乎小國諸侯。臣不佞,自以為奉命承教,可以幸無罪矣,故受命而弗辭。臣聞賢明之君,功立而不廢,故著於春秋;蚤知之士,名成而不毀,故稱於後世。若先王之報怨雪恥,夷萬乘之強國,收八百歲之畜積,及至棄群臣之日,余令詔後嗣之遺義,執政任事之臣,所以能循法令,順庶孽者,施及於萌隸,皆可以教於後世。    臣聞善作者,不必善成;善始者,不必善終。昔者伍子胥說聽乎闔閭,故吳王遠跡至於郢。夫差弗是也,賜之鴟夷而浮之江。故吳王夫差不悟先論之可以立功,故沉子胥而不悔。子胥不蚤見主之不同量,故入江而不改。夫免身全功,以明先王之跡者,臣之上計也。離毀辱之非,墮先王之名者,臣之所大恐也。臨不測之罪,以幸為利者,義之所不敢出也。  臣聞古之君子,交絕不出惡聲;忠臣之去也,不潔其名。臣雖不佞,數奉教於君子矣。恐侍御者之親左右之說,而不察疏遠之行也。故敢以書報,唯君之留意焉。」    【譯文】   昌國君樂毅為燕昭王率五國軍隊攻打齊國,攻下七十多座城邑,並把這些地方全部作為郡縣劃歸燕國。只剩三座城沒有攻下,燕昭王就死了。燕惠王即位,齊人使用反間計,使樂毅受到懷疑,惠王派騎劫代替樂毅的將軍職務。於是樂毅逃亡趙國,趙王封他為望諸君。後來,齊國大將田單設計騙騎劫,最終打敗了燕國,收復了七十多座城邑,恢復了齊國。   惠王后來深感後悔,又害怕趙國任用樂毅趁燕國疲憊時來攻打燕國。於是燕惠王派人責備樂毅,並向樂毅表示歉意說:「先王把整個燕國托付給將軍,將軍不負重托,為燕國打敗了齊國,替先王報了仇,天下人無不為之震動,我怎麼敢忘記將軍的功勞呢!現在,適逢先王不幸離開人世,我又剛剛即位,結果竟被左右侍臣蒙蔽了。寡人所以讓騎劫代替將軍的意思,是因為將軍長期在外奔波辛勞,於是召請將軍回來,暫且休整一下,以便共議國家大事。然而,將軍誤解了我,認為和我有了隔閡,就丟下燕國歸附了趙國。如果將軍為自己這樣打算還可以,可您又拿什麼來報答先王對將軍您的知遇之恩呢?」  於是樂毅派人送去書信回答燕惠王說:「我庸碌無能,不能遵行先王的教誨,來順從左右人的心思,又惟恐遭殺身之禍,這樣既損傷了先王用人的英明,又使大王蒙受不義的名聲,所以我才逃到趙國。我背著不忠的罪名,所以也不敢為此辯解。大王派使者來列舉我的罪過,我擔心大王不能明察先王任用愛護我的理由,並且也不明白我之所以事奉先王的心情,所以才斗膽寫封信來回答您。我聽說賢惠聖明的君主,不把爵祿任意送給自己親近的人,而是賜給功勞大的人;不把官職隨便授給自己喜愛的人,而是讓稱職的人干。所以,考察才能再授以相應的官職,這才是能夠建功立業的君主;能夠衡量一個人的德行再結交朋友,這才是能顯身揚名的人。我用所學的知識觀察,先王舉拔安置人才,有超越當代君主的胸襟,所以我藉著為魏王出使的機會,才能親自到燕國接受考察。先王過高地抬舉我,在賓客之中把我選拔出來,安排的官職在群臣之上,不與宗室大臣商量,就任命我為亞卿。我自以為接受命令秉承教導,可以有幸不受處罰,所以就接受了任命而沒有推辭。先王命令我說:『我和齊國有深仇大恨,顧不得國力弱小,也要向齊國報仇。』我回答說:『齊國有先代稱霸的遺教,並且留下來幾次大勝的功業。精於用兵,熟習攻守。大王若想攻打齊國,就一定要聯合天下的諸侯共同對付它。要聯合天下諸侯來對付齊國,最捷便的就是先和趙國結交。再說,齊國佔有的淮北和宋國故地,是楚國和魏國想要得到的。趙國如果答應,再聯合楚魏和被齊佔領的宋國共同出動兵力,四國聯合攻齊,就一定可以大敗齊國。』先王說:『好。』於是親口授命,準備好符節,讓我出使到南邊的趙國。待我回國覆命以後,各國隨即起兵攻齊。靠著上天的保佑和先王的精明,河北之地全數被先王所佔有。我們駐守在濟水邊上的軍隊,奉命進擊齊軍,獲得全勝。我們以輕便精銳的部隊又長驅直人齊都,齊閔王愴惶逃到莒地,才得以免於一死。齊國的珠玉財寶,車馬鎧甲、珍貴器物,全部收入燕國的府庫,齊國制定樂律的大鐘被陳放在元英殿,燕國的大鼎又回到了歷室宮,齊國的各種寶器擺設在寧台裡,燕都薊丘的植物移種在汶水的竹田裡。從春秋五霸以來,沒有一個人的功業能趕得上先王。先王認為滿足了心願,也認為我沒有辜負使命,因此劃分一塊土地封賞我,使我的地位能夠比得上小國的諸侯。我沒才能,但自認為奉守命令秉承教誨,就可以萬幸無罪了,所以接受了封賞而毫不推辭。  「我聽說賢明的君王,功業建立後就不能半途而廢,因而才能名垂青史;有先見之明的人,獲得名譽後就不可毀棄,因而才能被後人所稱頌。像先王那樣報仇雪恨,征服了擁有萬輛車的強國,收取它們八百年的積蓄。等到離開人世,先王仍不忘發佈旨令,向後代宣示遺囑。執政管事的大臣,憑著先王的旨義並按照法令,謹慎對待王族子孫,施恩於平民百姓,這些都可以成為後世的典範。  我聽說,善於開創的不一定善於完成,有好的開端未必有好的結局。從前,伍子胥的計謀被吳王闔閭採用,所以吳王的足跡能遠踏楚國郢都。相反,吳王夫差對伍子胥的意見不以為然,賜死伍子胥,裝在皮口袋裡,投入江中。可見吳王夫差始終不明白賢人的主張對吳國建立功業的重要性,所以把伍子胥沉人江中也不後悔。伍子胥不能及早預見自己和君主的度量不同,所以即使被投入大江裡也不能改變誠摯的初衷。能免遭殺戮,保全功名,以此彰明先王的業績,這是我的上策。自身遭受詆毀侮辱,因而毀壞先王的名聲,這是我最害怕的事情。面對不可估量的大罪,還企圖和趙國圖謀燕國以求取私利,從道義上講,這是我所不能做的。我聽說,古代的君子在交情斷絕時也不說對方的壞話;忠臣離開本國時,也不為自己的名節辯白。我雖不才,也曾多次接受有德之人的教誨,我擔心大王聽信左右的話,而不體察我這個被疏遠人的行為。所以才斗膽以書信作答,只請大王您三思。」http://www.booktide.com/news/20031219/200312190001...

  • 2 0 年前

    臣無才、無德,不能秉承先王的教訓,順從您親信的心意,恐怕返國會觸犯死刑,因而傷了先王知人之明的美譽,~~~~~~~~~~~~~唯死君王的只親近聽信左右之言,而不能明察臣棄燕奔趙的源由,所以才敢寫這封信來答覆您,請您仔細的看一看吧~~~

    參考資料: 我的參考書
  • 匿名使用者
    2 0 年前

    樂毅,他的祖先叫樂羊。樂羊曾擔任魏文侯的將領,帶兵攻伐中山,魏文侯封靈壽給樂羊。樂羊死後,就葬於靈壽,之後他的子孫們就在那裡安家了。後來中山復國,到了趙武靈王時又滅了中山,而樂家的後代出了樂毅這人物。

    樂毅很賢能,喜好軍事,趙人推舉他出來做官。到了趙武靈王時發生了沙丘之亂,武靈王被為困餓死之後,他就離開了趙國到魏國。聽說燕昭王因為子之執政造成燕大亂,而被齊打敗,燕昭王非常痛恨齊,沒有一天忘記要向齊國報仇。燕國很小,地處偏僻,國力不能致勝,於是降低自己身分,先禮尊郭槐而招攬天下賢士。樂毅此時被魏昭王出使於燕,燕王已客禮接待他。樂毅辭讓,最後終於做了燕王的臣下,燕王命他為亞卿。

    當時齊湣王很強大,南邊在重丘打敗了楚國宰相唐妺,西邊在觀津打敗了三晉,隨後又聯合韓、趙、魏攻秦,還幫助趙國消滅中山國,破了宋國,擴展了土地千餘里。齊湣王與秦昭王爭取尊為帝號,之後自行取消帝號,仍稱為王。諸侯們都想背棄秦國而歸復於齊國。齊湣王很驕傲自大,百姓不能忍受他的暴政。於是燕昭王向樂詢問攻打齊國之事。樂毅回答說:「齊國,是霸國所遺留下來的功業,土地廣大人口眾多,不能輕易的單獨攻打它。如果王你一定要攻伐它,不如聯合趙、楚、魏三國。」於是燕昭王派遣樂毅去與趙惠文王結約,派別人去聯合楚、魏,又令趙以攻打齊國的好處去引誘秦國。諸侯也認為齊湣王的驕橫暴虐為禍害,都爭著與燕國聯合攻打齊。樂毅回來報告情況後,燕昭王便起兵,派遣樂毅為上將軍,趙惠文王把相國印交給樂毅。樂毅於是率領趙、楚、韓、魏、燕的軍隊去攻打齊國,在濟水西邊打敗齊國。諸侯們的軍隊都停止攻擊,返回本國,只有樂毅的軍隊繼續追擊到了臨淄。樂毅單獨留下帶兵巡行攻佔的地方,齊國各城邑都不肯投降。樂毅攻入臨淄,取走齊國寶物和宗廟祭祀的器物運輸到燕國。燕昭王大喜,親自至濟水慰勞軍隊,犒賞軍隊將士,把昌國封給樂毅,封號為昌國軍。燕昭王把在齊國奪取的戰利品帶回燕國,讓樂毅繼續帶兵攻打還未拿下的齊國城邑。

    樂毅留在齊巡行五年,攻下齊國七十多做城邑,都劃作燕國郡縣,唯獨筥、即墨沒有收服。這時昭王死,他的兒子立為燕惠王。惠王在太子時就對樂毅有所不滿,等他即位後,齊國的田單知道他與樂毅有矛盾,就對燕國施行反間計,說:「齊國城沒有攻下的只有兩個城邑罷了。之所以不及拿下的原因聽說是樂毅與燕國新即位的國君有嫌隙,樂毅斷斷續續用兵來拖延時間以留在齊國,準備在齊國稱王。齊國所擔憂的,只怕別的將領到來。」當時燕惠王已懷疑樂毅,又受到齊國的挑撥,於是就派騎劫代替樂毅,並昭回樂毅。樂毅知道燕惠王派別人代替自己是不懷好意,害怕被殺,向西去投降了趙國。趙國封觀津給樂毅,封號為望諸君。趙國對樂毅十分尊重寵信藉此來警告燕、齊兩國。

    齊國田單後來與騎結交戰,果然設置騙局計謀迷惑燕軍,結果在即墨城下把騎劫的軍隊打敗,耶著轉戰追逐燕軍,向北直追到黃河上游,收復了齊國所有的城邑,並把齊襄王從莒邑迎回臨淄。

    燕惠王後悔用騎劫代替樂毅,使得燕軍慘敗而失去佔領的齊國土地;可是又怨恨樂毅投降趙國,恐怕趙國任用樂毅趁著燕國兵拜疲憊時攻打燕國。於是燕惠王派人去趙國責備樂毅,且向他道歉說:「先王把整個燕國託給將軍,將軍為燕國打敗齊國,替先王報了仇,天下人沒有不震動的,我哪有一天敢忘了將軍的功勞呢!正遇上先王辭世,我本人初即位,是左右人耽誤了我。我所以派騎劫代替將軍,也是因為將軍長年在外,因此召回將軍暫時休息一下,也好共商朝事。不料將軍誤聽謠言認為跟我有不融洽的地方,拋棄了燕國歸附趙國。將軍為自己打算是可以的,但怎麼對的起先王待將軍的一片厚意呢?」樂毅回了一封信給惠王。

    「臣沒有才幹,不能供奉您的命令,來順從您做左右那些人的意願,我恐怕回國會有不測之事有損先王的英明,有害您的道義,所以逃到趙國。現在您派人來指責我的罪過,我怕先王的伺從不能體察先王收留我、寵信我的道理,又弄不清我用來侍奉先王的誠心,所以冒昧的用信來回答。

    我聽說賢能的君主不能爵祿偏賞給親近的人,功勞多的就獎賞他,能勝任的就任用他。所以考察才能然後後授給官職的,事能成就功業的君主;衡量品行然後交往的,事能樹立聲譽的賢士。我暗中觀察先王的舉止,看到有高出一般君主的心志,所以我藉為魏國出使,到燕國接受考察。先王格外抬舉我,把我列入賓客之中,又把我選拔出來高居群臣之上,不與兄宗親大臣商議,就任命我為亞卿。我自認為只要接受執導執行命令就能角倖免於犯罪,所以就接受而不推辭。

     先王跟我說:「我跟齊國有積久的怨仇,不去估量燕國的弱小,也要把向齊國復仇之事當作我的職分。」我說:「齊國,至今仍保有著霸國的基業又有多次作戰的經驗。如果王要攻打它,必須要和天下諸侯聯合圖謀。要聯合天下諸侯,不如先與趙結盟。而且淮北、宋地是楚、魏都想得到的地方,趙國如果答應結盟而約好四國聯合攻打它,這樣齊國就可被攻破。」先王贊同我的主張就準備了符節派我南去趙國。很快我就歸國覆命,隨後發兵攻打齊國。靠著上天的引導,先王的神威,黃河以北的趙、魏兩國軍隊都到達濟水岸上。濟水岸上的軍隊接受命令攻打齊軍,大敗齊人。我們的輕兵長驅直入直達齊國國都。齊王逃跑至莒邑,僅他一人免受身亡;珠玉財寶戰車盔甲祭祀器物都輸回燕國。齊國的祭器擺在寧台,大呂鍾陳列在元英殿,被齊國掠奪去的燕鼎又奪回放在歷室,薊丘的植物中種植著齊國汶水的竹子,自五霸以來功業沒有趕上先王的。先王認為自己的志向得到滿足,所以畫出一塊地賞給我,使我能比同小國的諸侯。我自認為只要接受執導執行命令就能角倖免於犯罪,所以就接受而不推辭。

      我聽說賢能聖明的君主,功業建立而不廢,能寫在春秋一類的史書上;有先知的賢士,名聲取得而不毀,所以被後人所稱頌。像先王那樣報仇雪恨,平定了強國,獲得了齊國八百多年所積存的珍貴寶物,等到先王辭世之日,還留下政令,教導執政之臣修整法令,慎重地對待庶子,推及恩澤到百姓的身上,這些都使可以用來教導後代。

      我聽過這種說法,善於開創的不一定善於完成,開端好不一定結局好。從前伍子胥的主張被闔閭接受,吳王帶兵一直打到楚國郢都;夫差不接納,確次給伍子胥馬革囊帶要他自殺,把他的屍骨裝入袋中到河中漂流。吳王不明白先前伍的主張能建功立業,所以把伍子胥沉入江中而不悔;伍子胥不能預見君主的器量、抱負不同,因而投入江中死不瞑目。

      免遭殺身之禍而建立功業,發揚先王的事蹟,這是我的上策。遭到侮辱毀謗,毀壞先王的名聲,這是我最害怕的事。面臨難以預次的罪過,把倖免於殺生之禍當作個人漁利的機會,這是遵守道義的人所不敢做出的事。

      我聽說古代君子絕交時不說別人壞話;忠臣離開自己的國家時不洗雪自己的罪名和冤屈。我雖無能,但多次奉教於君子。我恐怕先王的伺從聽信左右的讒言,不體察被疏遠人的行為,所以獻上此信,希望君王您留意我的心意。

      樂閒住在燕國三時多年,燕王喜採用他的宰相栗腹的計策,打算攻打趙國,便問昌國君樂閒的意見。樂閒說:「趙國是四方交戰的國家,它的人民習於軍事,要攻打它是不行的。」燕王喜不聽,攻打趙國。趙國將軍廉頗還擊燕軍,大敗栗腹於鄗,擒獲栗腹、樂乘。樂乘,與樂閒是同祖。於是樂閒逃到趙國,趙國攻燕,燕國割了許多土地向趙國求和。趙軍才離去。

      燕王後悔沒用樂閒的意見,樂閒已在趙國,於是寫了一封信給樂閒:「殷紂王時,,箕子不被任用,敢於冒犯君王,直言不怠,希望紂王聽信;商榮因為勸諫紂王而被貶謫,身受侮辱,仍希望紂王改過。等待民心渙散,獄囚逃出,然後兩位先生才辭官隱退。因此紂王背負了凶暴之名,兩位先生不失忠貞高尚的美譽。為什麼呢?我雖然愚笨,但不像殷紂如此殘暴;燕國百姓雖不安定,但也不像殷朝百姓那麼嚴重。家庭內部有了紛爭,不近述自己的意見,確去告訴鄉里。這種做法我認為是不可取的。

    樂閒、樂乘怨恨燕王不聽他們的計策,兩人終死留在趙國。趙國封樂乘為武襄君。

    到了明年,樂乘、廉頗為趙國圍困燕國,燕國用厚禮向趙國求和,趙軍才和解。五年之後,趙孝成王去世。襄王派樂乘代替廉頗的官職。廉頗攻打樂乘,樂乘逃跑,廉頗也逃入魏國。此後十六年秦國滅掉趙國。

    二十年後,漢高帝經過原來的趙地,,問那裡的人說:「樂毅有後代嗎?」回答說:「有個樂叔。」漢高帝把樂卿封賜給他,封號為華成君。華成君就是樂毅的孫子。樂氏家族還有樂瑕公、樂臣公,他們是在趙國將要被秦國滅掉時逃到齊國高密。樂臣公善於研究皇帝、老子的學說,在齊國很有名氣,,人名稱他為賢師。

      太史公說:當初齊人蒯通和主父偃讀樂毅給燕王的那封信時,都會不禁放下書來掉眼淚。樂臣公鑽研皇帝、老子的學說,他的宗師叫做河上丈人,現在還不清楚是哪裡人。河上丈人教安期生,安期生教毛翕公,毛翕公教樂瑕公,樂瑕公教樂臣公。樂臣公教蓋公。蓋公在齊地高密、膠西一代執政,是曹相國的老師。

     

     

還有問題?馬上發問,尋求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