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使用者
匿名使用者 發問時間: 政治與政府政治 · 2 0 年前

什麼是92共識?

常常聽到這個詞不過就是不知道內容是什麼?

3 個解答

評分
  • 匿名使用者
    2 0 年前
    最佳解答

    一、前陸委會主任委員蔡英文於任內、八十九年六月廿八日就有關「一個中國」問題舉行記者會 的資料:

    http://www.mac.gov.tw/big5/mlpolicy/ts0628.htm

    (節錄)

    詢答內容

    問: 主委剛剛提及,總統從五二0至六二0對於相關問題談話的立場及講法都是一致的,但據我們瞭解,總統在六二0中外記者會時表示,所謂「九二共識」就是「沒有共識的共識」,為什麼昨天總統說,海峽兩岸兩會九二年在香港所達成的共識是「一個中國各自表述」?

    答: 我剛才已解釋過,在我方的認知「一個中國各自表述」的意涵是在描述當初發生的整個過程。

    問: 請問陳總統於昨天提出「一個中國各自表述」的決策過程為何?為什麼主委要在傍晚與總統交換意見後再做出澄清?

    答: 並沒有任何的決策形成過程,因為總統從五二0到六二0,甚至到昨天的講法都是一致的。而且昨天總統所接見的外賓並不具特殊政治性質(屬於例行性的會面),所以沒有理由在這樣的場合作出重大的政策宣示。至於本會為什麼到現在才澄清,是因為總統今天既定的行程非常的滿,直到傍晚才獲得其指示請本會提出澄清。

    問: 總統昨天提到,當時我方有一份新聞稿提及,我方對一個中國的看法是由「國統綱領」所延伸的,究竟「一個中國各自表述」是不是由「國統綱領」所延伸的說法?如果不是,那「一個中國各自表述」在我方的陳述認為,這個共識在過去是曾經有效的,是雙方共同的共識嗎?

    答: 究竟「一個中國各自表述」其意涵為何,新政府建立時曾就此議題與當時參與過程的相關人士交換意見。「一個中國、各自表述」的用語,在我方的認知是描述當初發生的整個過程,而這個過程事實上最後發展的結果,就是各自表述、各說各話。對於「一個中國原則」的問題,雙方是沒有共識的。

    問: 總統昨天說,當時曾經針對「一個中國原則」的詮釋發布新聞稿,即我方對「一個中國」內涵的詮釋是源自「國統綱領」的說法。新政府是否承認這樣的說法?

    答: 新政府對於「九二共識」還是「各說各話」的認知,在「各說各話」的基礎上,新政府願意與中國大陸坐下來繼續談這個問題。

    二、泛藍色彩的國政基金會網站:

    www.npf.org.tw/monograph/books/book-002-ns.pdf

    何謂「九二共識」

    ◎國政基金會國家安全組

    1992年,因兩岸民間交流漸趨頻繁,有關兩岸文書驗證及共同打擊犯罪問題,亟待解決。海基會於1992年3月派代表赴北京與海協會首度協商,隨後兩會經數度函電溝通,決定在1992年10月28日在香港協商有關兩岸文書查證之協議。

    一、兩岸協商卡在「一中」原則

    在此之前由於中共已提出此項協議需以「一個中國原則」為前提,並要求在協議文中載入相關文字。海協會並提出五種方案。內中均載有「兩岸文書查證是中國內部的事務」或「兩岸均堅持一個中國之原則」的文字。對於海協會提出的五種方案,我方均認為無法接受,但是也體認到如果不就「一個中國原則」加以處理,恐怕無法突破僵局,建立若干交集,以解決兩岸間許多亟待解決的問題。因此乃一方面思考我方對策,另一方面由國家統一委員會對一個中國的涵義預作解釋,作為我方基本立場。

    於是,國統會於1992年8月1日通過「關於『一個中國』的涵義」。其中最重要的是第一點:「一、海峽兩岸均堅持『一個中國』之原則,但雙方賦予之涵義有所不同,中共當局認為『一個中國』即中華人民共和國,將來統一後台灣將成為其轄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我方則認為『一個中國』應指 年成立迄今之中華民國,其主權及於整個中國,目前之治權,則僅及於台澎金馬,台灣固為中國之一部份,但大陸亦為中國之一部份。」

    二、雙方提出處理「一中」問題方案

    另針對中共所提之五項方案,我方反覆研酌,提出五種對案,授權海基會於會談中酌情提出。海基會方面根據與中共交往之經驗與體認,將陸委會授權的五種表達方案,酌加修正為三種,並獲陸委會同意,這三種表達方案是:

    (一)鑑於中國仍處於暫時分裂之狀態,在海峽兩岸共同努力謀求國家統一的過程中,由於兩岸民間交流日益頻繁,為保障兩岸人民權益,對於文書查證應妥善加以解決。

    (二)海峽兩岸文書查證是兩岸中國人間的事務。

    (三)在海峽兩岸共同努力謀求國家統一的過程中,雙方雖均堅持一個中國的原則,但對於一個中國的涵義,認知各有不同。惟鑒於兩岸民間交流日益頻繁,為保障兩岸人民權益,對於文書查證,應加以妥善解決。

    當年10月28日,雙方由海基會與海協會代表在香港商談。在商談的過程中,雙方各依序提出表達方案,反覆折衝。我方並鑑於對「一個中國」問題難有共識,乃授權海基會以各自口頭表述方式,以解決此一問題。海協會代表對此提議未表接受,中止商談。我方代表則停留至11月5日,見海協會代表無返港續商之意願後,才離港返台。

    壹、何謂「九二共識」

    三、海基會致函海協會主張各自口頭聲明表示

    海基會並於11月3日發佈新聞稿表示:「海協會在本次香港商談中,對『一個中國』原則一再堅持應當有所表述,本會經徵得主管機關同意,以口頭聲明方式各自表達,可以接受。至於口頭聲明的具體內容,我方將根據『國家統一網領』及國家統一委員會本年8月1日對於『一個中國』涵義所作決議,加以表達。」同日,海基會並致函海協會。海協會孫亞夫並於是日致電海基會秘書長陳榮傑,表示尊重並接受海基會之建議。

    四、海協會回函表示尊重及接受

    隨後,海協會於11月16日致函海基會表示:「在香港商談中,海基會代表建議,採用兩會各自口頭聲明的方式表述一個中國的原則,並提出具體表述內容(見附件:海基會第三案)。其中明確表達了兩岸均堅持一個中國的原則。⋯⋯ 11月3日貴會來函正式通知我會表示已徵得台灣方面的同意,以口頭聲明的方式,各自表達。我會充分尊重並接受貴會的建議,並已於11月3日電話告知陳榮傑先生。⋯⋯現將我會擬作口頭表述的要點函告貴會。『海峽兩岸都堅持一個中國的原則,努力謀求國家的統一,但在海峽兩岸事務性商談中,不涉及『一個中國』的政治涵義。本此精神,對公證書使用(或其他商談事物)加以妥善解決。』」

    五、達成共識後才啟動辜汪會談

    海協會11月16日來函後,我方尚未回函,海協會即於11月30日再度來函,希望早日實現「汪辜會晤」,並建議於12月上旬進行預備性磋商,12月下旬實現「汪辜會晤」。(事實上預備性磋商及辜汪會談,均至1993年4月上、下旬才舉行

    根據以上的過程,我們認為 年兩會會談的結果是兩岸一項重要的共識,這項「共識」應包括下列三點:

    (一)對「一個中國」原則,用口頭聲明方式各自表達。即一般簡稱的「一個中國,各自表述」或「各自表述,一個中國」,是我方提出,並獲得中共接受,並因之開展日後的辜汪會談。因此應該說是兩岸間的一項重要的共識。

    (二)我方表述的內容包括海基會第三案、國統綱領及「一個中國的涵義」。對此,中共方面已表認知。

    (三)海協會也在「一個中國,各自表述」的共識原則下,提出他們的表述內容。

    以上就是「一個中國,各自表述」的九二共識。在 年6月,中共宣佈中斷兩岸兩會協商前,北京並未否認這項共識。而中國國民黨則自始至今均一貫主張,九二共識代表兩岸對立五十年來唯一的政治妥協,更是兩岸關係「既有基礎」的重要成分,值得各方重視與維護。

    三、來自中國的媒體資料:

    人民網:

    http://tw.people.com.cn/BIG5/14864/14920/860191.ht...

    指1992年11月大陸的兩岸關系協會與台灣的海峽交流基金會就解決兩會事務性商談中如何表明堅持一個中國原則的態度問題所達成的以口頭方式表達的“海峽兩岸均堅持一個中國原則”的共識。1987年底,長達三十多年的兩岸隔絕狀態被打破后,兩岸人員往來和經濟、文化等各項交流隨之發展起來,同時也衍生出種種問題。為了解決這些問題,台灣不得不調整“不接觸、不妥協、不談判”的“三不政策”,於1990年11月21日成立了得到官方授權的與大陸聯系與協商的民間性中介機構──海峽交流基金會,出面處理官方“不便與不能出面的兩岸事務”。為便於與海基會接觸、商談,中共中央台辦、國務院台辦推動於1991年12月16日成立海峽兩岸關系協會,並授權以堅持一個中國原則作為兩會交往和事務性商談的基礎。

    1992年10月28日至30日,兩會在香港商談中,就海峽兩岸事務性(公証書使用)商談中如何表述堅持一個中國原則的問題進行了討論。海協的基本態度是,海峽兩岸交往中的具體問題是中國的內部事務,應本著一個中國原則協商解決。在事務性商談中,隻要表明堅持一個中國原則的基本態度,可以不討論一個中國的政治涵義,表述的方式可以充分協商。

    在香港商談中,海協提出了5種文字表述,台灣海基會也根據“國統會”的結論提出了5種文字表述,台方雖然也同意兩岸公証書使用是中國內部的事務,雙方均應堅持一個中國的原則,並表達了謀求國家統一的願望,但在文字表述方案上,兩會很難達成一致。在會談即將結束時,海基會代表又增提了3種表述方式,並拿出了他們的最后表述內容:“在海峽兩岸共同努力謀求國家統一的過程中,雙方雖均堅持一個中國的原則,但對於一個中國的涵義,認知各有不同。惟鑒於兩岸民間交流日益頻繁,為保障兩岸人民權益,對於文書查証,應加以妥善解決。”還建議“用各自口頭聲明的方式表述一個中國原則”,海協代表表示這是此次商談的主要成果,等把海基會的建議與具體表述內容報告后再正式答復。

    香港商談結束后不久,1992年11月16日,海協會正式致函台灣海基會表示,“在這次工作性商談中,貴會代表建議在相互諒解的前提下,採用貴我兩會各自口頭聲明的方式表述一個中國原則,並提出了具體表述內容,其中明確了海峽兩岸均堅持一個中國的原則”。“我會充分尊重並接受貴會的建議”。“現將我會擬作口頭表述的要點函告貴會:海峽兩岸都堅持一個中國的原則,努力謀求國家的統一。但在海峽兩岸事務性商談中,不涉及‘一個中國’的政治涵義。本此精神,對兩岸公証書使用(或其他商談事務)加以妥善解決。”海協的函后並附上了海基會最后提供的表述方案。12月3日,海基會回函海協,對達成共識未表示異議。至此,關於一個中國原則表述問題的討論,以形成雙方相互接受的兩段具體表述內容為結果而告一段落。

    從上述商談及函電往來的過程與內容看,可以清楚地看到:1992年兩岸雙方確實在“海峽兩岸均堅持一個中國之原則”達成有共識,但從未就一個中國的政治內涵進行過討論。既然沒有討論,根本就沒有什麼“各自表述”的共識。正是在此基調上,雙方妥善處理兩岸間涉及民眾權益的事務,開展兩會的事務性商談,並得以成功舉行了1993年在新加坡的“汪辜會談”,簽下了一系列兩岸交流與合作的協議,甚至兩岸政治對話也已提上了議事日程

  • 匿名使用者
    2 0 年前

    現在國內有一些人有著很樂觀、天真的想法,即所謂的「92共識」就是「一中各表」。但首先應認清,乃是大陸會同意讓台灣在國際上有詮釋「一個中國」的機會與權利嗎?因為「一個中國」已經讓大陸在國際上優先定義化..台灣若要去改變他們的說詞,他們是不可能接受的。

  • 2 0 年前

    92共識~簡單的說

    就是辜正甫(台)和汪道涵(大陸)在1992年在辜汪會談中

    所達成的共識~所以叫做92共識

    參考資料: 印象
還有問題?馬上發問,尋求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