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幫我翻這篇文章!! 要用翻譯軟體也行....20點!!

請幫我翻這篇文章!! 要用翻譯軟體也行 但是翻完後看一下順不順!!!!!謝謝 日韓關係驟起波瀾與日本的進攻性外交   近日,圍繞獨島(日本稱竹島)的主權之爭,以及日本對北韓半島殖民統治的歷史問題,韓日兩國關係驟起波瀾,齟齬不斷。引起國際社會密切關注。... 顯示更多 請幫我翻這篇文章!! 要用翻譯軟體也行 但是翻完後看一下順不順!!!!!謝謝

日韓關係驟起波瀾與日本的進攻性外交

  近日,圍繞獨島(日本稱竹島)的主權之爭,以及日本對北韓半島殖民統治的歷史問題,韓日兩國關係驟起波瀾,齟齬不斷。引起國際社會密切關注。

  3月1日,南韓總統盧武鉉在南韓“三一運動”86週年紀念大會上發表演說時強調,日本應該對在二戰中對北韓半島人民造成的傷害做出“真誠道歉”,該賠償就賠償。南韓輿論稱,這是繼南韓前總統李承晚之後,首位發表類似講話的南韓國家元首。而日本共同社則指出,盧武鉉過去一直不把歷史問題作為外交上的爭論點,在時值日韓邦交正常化40週年之際,盧武鉉的此番發言,是向日本表明,若日方不做努力,日韓關係的發展將舉步維艱,同時表達了韓方對日本的不滿。盧武鉉的演說得到南韓各政黨的積極響應,同時引起日本政界的震動。

  然而,縱觀此次韓日外交糾紛,從某種意義上說,是日本一手“導演”的,是日本“進攻性外交”的又一次“嘗試”。此次韓日外交風波,以下幾點值得注意。

  第一,竹島(韓稱獨島)主權新一輪糾紛由日本主動挑起。2月23日,日本島根縣議會議員聯盟提出“竹島日”條例議案,引起南韓朝野強烈抗議;然而,對南韓的抗議,日本政府以中央政府“無法”干預島根縣議會為由予以拒絕,未有採取任何措施;隨後,日本駐南韓大使高野紀元在漢城發表“竹島是日本領土”的言論,激起南韓更強烈抗議,有南韓民眾甚至宣稱要驅逐和殺死高野紀元;之後,才有南韓總統盧武鉉借“三一運動”紀念大會說了“重話”。日韓外交風波升級。

  第二,日本主動挑起爭議,試探一番,然後採取“進二步退一步”的方式“滅火”,欲平息外交風波。日本島根縣23日提出“竹島日”條例議案之後,南韓上下反應強烈,但日本政府以各種理由推搪,未採取任何外交行動予以化解,反而借其駐韓大使的言論“火上澆油”,事態日趨嚴重。至此,日本政府仍在靜觀其變。但南韓政府立場堅定,態度強硬,總統盧武鉉在“三一”紀念大會上直言要日本反省歷史,真誠謝罪,並要求日本賠償。同時南韓民眾的抗議活動持續,且不斷升級。直至此時,日本政要才趕緊出來“滅火”。上至首相小泉純一郎,外相町村信孝,下至外務省高官,紛紛發表講話,表示重視日韓關係,要一邊反省歷史,一邊著眼日韓關係未來。日本外務省高官稱,慮及“竹島日”議案影響日韓關係,呼籲島根縣議會“擱置”議案,但該官同時又表示“中央政府說什麼也無用”。顯然,這為“竹島日”議案的表決、通過留有餘地。在此過程中,日本政府的策略是:主動出擊,胡攪蠻纏,試探一番,遭遇強大壓力後,則往後縮一下。以達到“跨二步退一步”的外交成果。這是日本“進攻性外交”慣用的伎倆。

  第三,日本此次的進攻性外交可能得不償失。在二戰期間,遭受日本傷害的亞洲國家中,又以中國、北韓和南韓為甚,但日本對中、韓、朝等國家卻未有任何賠償。輿論分析指出,有關戰爭賠償的問題,一直是韓日之間高度敏感的內容之一,但是盧武鉉此番演說卻主動觸及,非常引人注目。而且盧武鉉在講話中還坦承,南韓政府在韓日簽訂建交協定和對日本殖民統治時期的受害者進行賠償問題上存在不足。他並且表示,由南韓政府對國民個人的索賠權進行單方面處理的做法確實讓人難以接受,南韓政府將積極努力解決這個問題。此舉是否意味南韓政府支援甚至出面代南韓民眾以個人身份對日進行索償?而與此同時,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表示,中韓兩國對日本帝國主義發動的侵略戰爭的有關看法基本一致。中方在有關賠償問題上的立場是明確的,日方應妥善處理好戰爭遺留下的有關問題。分析人士稱,儘管中國方面尚未有與盧武鉉類似的表示,但如果中韓朝等受害國,在戰爭賠償問題上採取一致的對日政策,即使不涉及國家之間的賠款,單是諸如“慰安婦”、二戰勞工等個人的賠償和訴訟,也將使日本政府陷入窘境而難以應付。

  歸納起來,日本“進攻性外交”的特點是:主動出擊,態度強硬,咄咄逼人,調門也高,表現出很強的進攻性、擴張性。引人注意的是,小泉政府上臺後,先是連續不斷地參拜靖國神社,與亞洲鄰國施展其“神社外交”的疲勞戰術,並在歷史問題上不斷傷害亞洲鄰國人民的感情,衝撞亞洲受害鄰國的心理底線,企圖借此突破日本外交的困境。但是事實證明這一招難以得逞。去年下半年開始,小泉政府不再在靖國神社問題上做文章,轉打在日本國內更具民意基礎的“主權牌”。於是,不斷地在中日之間挑起東海能源、釣魚島等事涉主權的爭議,並直接插手台灣問題,再顯其咄咄逼人的外交政策。一方面顯示日本對外政策的強硬,爭取其國內更高的認同性和支援率;另一方面借此打壓中國,為未來兩國競爭,奪取海洋資源和戰略制高點,提升其在亞洲的大國地位和影響力。

  實際上,日本外交思維傳統上就是與強者為伍,從20世紀初的日英同盟,到冷戰時期及冷戰後的美日軍事同盟都秉持和體現了這種外交思維。此外日本採取進攻性外交策略的背景,還包括美日同盟關係的深化,美國支援日本在東亞發揮更大作用,而日本則借此實現其政治大國和軍事大國的圖謀,為其爭取成為聯合國常任理事國積蓄力量。日本近年的一系列動作,如修改和平憲法,出兵阿富汗、伊拉克,參與蘇丹維和,以及派出自衛隊參加印尼海嘯救災等等,都是為此目的服務的。這也是日本進攻性外交政策的重要方面。

  但是,日本作為東亞具有重要影響的國家,實現與中韓等鄰國的和解,友好相處,和諧共贏,更符合日本自身的國家利益。而過分迷戀對外強硬、製造麻煩的進攻性外交,必然導致與鄰國關係的惡化和對抗,使日本喪失友鄰支援與和諧的周邊環境,進而最終損害自身的利益
2 個解答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