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使用者
匿名使用者 發問時間: 政治與政府法律與道德 · 2 0 年前

怎麼認定國賠標準

怎麼認定國賠標準有詳細標準嗎

1 個解答

評分
  • 神隱
    Lv 7
    2 0 年前
    最佳解答

    一、國家賠償定義: 名 稱: 國家賠償法 (民國 69 年 07 月 02 日 公發布) 第一條 本法依中華民國憲法第二十四條制定之。 第二條 本法所稱公務員者,謂依法令從事於公務之人員。公務員於執行職務行使公權力時,因故意或過失不法侵害人民自由或權利者,國家應負損害賠償責任。公務員怠於執行職務,致人民自由或權利遭受損害者亦同。前項情形,公務員有故意或重大過失時,賠償義務機關對之有求償權。 第三條 公有公共設施因設置或管理有欠缺,致人民生命、身體或財產受損害者,國家應負損害賠償責任。前項情形,就損害原因有應負責任之人時,賠償義務機關對之有求償權。 第四條 受委託行使公權力之團體,其執行職務之人於行使公權力時,視同委託機關之公務員。受委託行使公權力之個人,於執行職務行使公權力時亦同。前項執行職務之人有故意或重大過失時,賠償義務機關對受委託之團體或個人有求償權。 第五條 國家損害賠償,除依本法規定外,適用民法規定。 第六條 國家損害賠償,本法及民法以外其他法律有特別規定者,適用其他法律。 第七條 國家負損害賠償責任者,應以金錢為之。但以回復原狀為適當者,得依請求,回復損害發生前原狀。前項賠償所需經費,應由各級政府編列預算支應之。 第八條 賠償請求權,自請求權人知有損害時起,因二年間不行使而消滅;自損害發生時起,逾五年者亦同。第二條第三項、第三條第二項及第四條第二項之求償權,自支付賠償金或回復原狀之日起,因二年間不行使而消滅。 第九條 依第二條第二項請求損害賠償者,以該公務員所屬機關為賠償義務機關。依第三條第一項請求損害賠償者,以該公共設施之設置或管理機關為賠償義務機關。前二項賠償義務機關經裁撤或改組者,以承受其業務之機關為賠償義務機關。無承受其業務之機關者,以其上級機關為賠償義務機關。不能依前三項確定賠償義務機關,或於賠償義務機關有爭議時,得請求其上級機關確定之。其上級機關自被請求之日起逾二十日不為確定者,得逕以該上級機關為賠償義務機關。 第十條 依本法請求損害賠償時,應先以書面向賠償義務機關請求之。賠償義務機關對於前項請求,應即與請求權人協議。協議成立時,應作成協議書,該項協議書得為執行名義。 第十一條 賠償義務機關拒絕賠償,或自提出請求之日起逾三十日不開始協議,或自開始協議之日起逾六十日協議不成立時,請求權人得提起損害賠償之訴。但已依行政訴訟法規定,附帶請求損害賠償者,就同一原事實,不得更行起訴。依本法請求損害賠償時,法院得依聲請為假處分,命賠償義務機關暫先支付醫療費或喪葬費。 第十二條 損害賠償之訴,除依本法規定外,適用民事訴訟法之規定。 第十三條 有審判或追訴職務之公務員,因執行職務侵害人民自由或權利,就其參與審判或追訴案件犯職務上之罪,經判決有罪確定者,適用本法規定。 第十四條 本法於其他公法人準用之。 第十五條 本法於外國人為被害人時,以依條約或其本國法令或慣例,中華民國人得在該國與該國人享受同等權利者為限,適用之。 第十六條 本法施行細則,由行政院定之。 第十七條 本法自中華民國七十年七月一日施行。 ▲TOP 二、國家賠償案例(一)921東星大樓慘劇 國賠4.8億  「九二一大地震」中,造成八十七人死亡、一百零五人輕重傷的台北市「東星大樓」受災戶訴請國家賠償訴訟案,台北地方法院廿九日作出一審判決,法官認定台北市政府工務局未盡審查責任,任意核發建照,該負起國賠責任,判決應給付一百四十四位受災民眾,包括精神慰撫金、財物損害和房屋損害在內的賠償款項,合計新台幣四億八千二百多萬元。本案還可上訴。   本案是兩年多前「九二一大地震」發生後,有關建物倒塌案中,首件被判准國賠案例,法官判准賠償的金額,也創下國家賠償法自七十年七月一日施行以來,單一個案,判決國賠金額最高紀錄。  法官的判決標準,是每一位死亡者,其求償家屬可獲得三百萬元的精神慰撫金賠償、每一位受傷者則是卅萬元,加上房屋損害,一百四十四位求償災民,依個人情況不同,每人獲准賠償的金額,從卅萬元至七百九十六萬八千八百九十九元不等。另有四十六位災民,請求給付撫養費用部分,並未判准。  儘管判准國賠的金額,只是災民當初求償金額的三分之一,但到庭聆判的災民代表,仍對法官的判決,感到相當高興。  東星大樓受災戶委任律師鄭文龍聆判後表示,希望台北市長馬英九履行當初要照顧東星大樓住戶的承諾,並比照原能會對「民生別墅」住戶的待遇,不要就本案提起上訴。  法官在判決理由指出,北市府工務局龔姓、陳姓二公務員,在七十一年負責東星大樓建築執照的審查、勘驗職務,卻未就建築設計人所繪製明顯不足的結構計算書,依當時的建築法規定盡職務上審查職責予以確實審查,任意予以審查通過,且未履行法定勘驗義務,或勘驗不實,或僅於搗製混凝土後才赴現場形式勘驗,甚至根本未到現場實際勘驗,就做成勘驗結果紀錄,以致不能事先發現東星大樓有箍筋綁紮錯誤、彎鉤長度不足等重大瑕疵。  判決理由說,本案肇因結構設計不當、偷工減料及不依建築法和設計圖施工,致成為九二一大地震遠離震央的台北市倒塌的建築物,當年工務局人員,在建物審查、勘驗之際,如果確實依法執行職務,依客觀觀察,以台北市九二一地震震度,慘劇應可避免,工務局所屬公務員違反實質審查義務,成立怠於執行職務致人民權利受損害的國家賠償責任。 ▲TOP 三、國家賠償案例(二) 公設管理不當被判國賠案例  某公所八十一年間為應社區要求,於轄內農田水利會管理之灌溉水圳加蓋以利社區民眾通行,經向該水利會切結「一、在貴會水利建造物上架設橋涵或建築通路跨越埋設設施,如妨害他人權益時,由切結人負責處理,與貴會無關;五、架設橋涵或建築通路跨越埋設設施完成後,如發現破損事件,應在不妨害通水範圍內及時修復」後,獲該會同意施設,該所即通知社區理事會依規辦理,為便於維修水道柵門,酌留長七二公分,寬四八公分之維修人孔一處。  嗣因該社區變更使用目的,於該圳面周邊放置大理石桌椅作為休憩場所,施工後為將原鐵鑄人孔蓋放回原處,卻以三夾板覆蓋替代,致被害人○君之三歲女兒八十九年二月間在該地玩耍時不慎跌落死亡。被害人認為某公所對於加蓋工程設置有欠缺,○農田水利會對之管理有瑕疵,兩者有不真正連帶債務關係,自應依國家賠償法第三條第一項之規定負連帶賠償責任,原依法向上述二機關申請國家賠償,惟該公所與農田水利會均已非該水圳之管理機關為由互推責任而拒絕賠償,被害人乃依法提起民事訴訟。  案經地方法院判決,公所應給付被害人一、四五六、七四二元及自提起告訴至清償日止之利息。▲TOP 四、國家賠償案例(三) 國賠法20周年∕擔心國家賠償,陳定南命改善監所籃球場  法務部長陳定南2日上午參加國家賠償法座談會時,以自己視察監所的經驗,和與會人士討論國家賠償的意義,他說法務部所屬監所設置的籃球場,均不符合標準,一旦有人因此受傷,國家必負起賠償責任,他也已要求監所儘速改善。  陳定南表示,他視察法務部所屬的監所時,發現監所籃球場不符合國際標準,並且籃球架柱子沒有包裹塑膠纖維,一旦有人打球受傷,國家就須賠償,縱使現在法務部經費拮据,仍要求監所儘速改善,籃球柱子加裝海綿纖維。 陳定南也提到在宜蘭縣長任內解決的國賠案例,當年有位民眾騎車行經縣立宜蘭運動公園,不慎在施工的三叉路口跌倒死亡,雖然施工單位所做警示標誌符合規定,但不夠完善,所以縣府主動賠償民眾80萬元。 陳定南說,國家賠償法應該備而不用,希望公務員多注意公共品質管制,與管理維護,才能夠避免侵害人民的權利。 城仲模致詞時指出,以往公務員作錯事,民眾動輒走民事求償,國家賠償法施行後,民眾有另一個走法,無疑是「一箭雙雕」的作法,對於人民有更好的保障。▲TOP 五、國家賠償案例(四) 施工無標誌 喝酒駕駛獲國賠  汽車駕駛酒後超速行經無交通標誌的彎道,失控肇事,發生死傷結果,交通工程單位是否應負國家賠償責任?最高法院昨日判決一件國賠案例認為,公路工程單位未在彎道前設置危險標誌,屬於公共設施有欠缺,應負國家賠償責任;至於超速肇事部分,是駕駛的過失,屬於減輕賠償責任的範圍。  有關酒後駕駛部分的認定,是本案最值得注意之處。定讞判決指出,本案駕駛肇事後,立即由警方酒測,結果酒精濃度並未超過危險標準,因此,難認定駕駛喝酒與車禍有相當因果關係,也就是說,不能作為免除國家賠償或減輕賠償金額的事由。 本案例發生在彰化縣芳苑鄉台十七線,案發時間是八十六年某日凌晨零時許,小客車駕駛陳永康載著妻子林玲娟、兒子陳冠富,行經一處彎道,由於無路燈照明,也無彎道危險指標,陳永康無法及時發現前方是彎道,加上行車超速,致使車輛打滑失控,撞上電線桿,妻、子都傷重不治。 肇事後,陳永康承認在肇事前一日中午十二點多喝了啤酒,警方立即進行酒測,陳永康的酒精濃度是每公升零點零六毫克,並未超過標準值零點五五。 陳永康於八十七年間向交通部公路局第二區工程處請求國家賠償,陳永康的理由是,在肇事路段的彎道前,交通管理單位並未設置反光導標及危險標誌,公共設施的設置有欠缺。公路局第二區工程處拒絕賠償,理由是陳永康是酒後而且超速駕駛,肇事是他個人冒險行為的結果。 據定讞判決核算,陳永康原本可以獲得二百零四萬餘元的國家賠償,但因他有超速駕駛的過失,法官減輕交通工程單位七成的賠償責任,陳永康只獲賠償六十一萬餘元及遲延利息;另外,陳永康之子陳春緣,本可獲賠償一百四十八萬餘元,經減輕賠償責任之後,也可獲賠償四十四萬餘元及遲延利息。

還有問題?馬上發問,尋求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