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井
Lv 7
小井 發問時間: 藝術與人文詩詞與文學 · 2 0 年前

可以介紹一下『荀子』這個人嗎?

可以介紹一下『荀子』這個人嗎?

4 個解答

評分
  • 匿名使用者
    2 0 年前
    最佳解答

    荀子的生平

      荀子的一生大事和年代,很難確定,大致以史記孟子荀卿列傳最為可信。近人的考證,比較可採信的有胡適所著中國哲學史大綱的荀子略傳,還有陳登元在荀子哲學中所列的荀子大事與年代。筆者參照古今典籍及其他資料,詳加探究,所得到的結論如左:

      荀子名況,字卿,戰國時趙國人。古書稱荀子為孫卿者,當因「荀」和「孫」二字古時同音,本可通用的緣故。荀子約生於西元前三三四年,卒於西元前二三○年左右。幼年治儒學。他推崇的人除孔子外,又稱道冉雍(子弓)。荀子非十二子篇說:「今夫仁人也將何務哉?上則法舜禹之制,下則法仲尼、子弓之義。」荀卿對其他的儒家,如子張、子夏等,則頗有微辭,稱他們為賤儒。他最不贊成孟子和子思,攻擊不遺餘力。荀子曾說:「是則子思、孟軻之罪也。」約二十歲時曾遊燕國(約西元前三一四年)。五十歲那年遊學齊國。他在到齊國以前做過什麼事,古籍未曾記載,無法考證。

      齊國當時喜愛文學遊說之士,齊宣王尤其如此,因而從威王到宣王,四方學者,常千數百人聚集在稷下(地名,在今山東省臨淄縣北,齊古城西),其中有當時著名學者騶忌、孟軻、田駢、騶奭等人。荀卿遊齊時,田駢和騶奭等都已去世,故荀子三為祭酒。(古代宴會時,必先請年高德劭的人,舉酒祭於地;故當時的「祭酒」可能不是專有的官名。)他在齊國,雖然三為祭酒,受時人尊崇,但並不負擔實際的政治責任。後因遊說不見重用,且受齊人讒言,就去齊往遊楚國。

      楚考烈王八年,楚相春申君以荀子為蘭陵(戰國楚邑,在今山東省嶧縣境)令,荀子因而遷居蘭陵。考烈王在位二十五年卒,春申君為李園所殺,荀子亦被廢棄。晚年著書講學,其弟子如李斯、韓非、毛亨、浮丘伯等,皆為名儒。約於西元前二三○年,荀子在 蘭陵去世。

    性惡說與重禮義的關係

    荀子的性惡說屢由人事現象的歸納而證,然而歸納法不能保證性惡,一如不能保證性善,因為反面的例子仍存。仍欲強為之,則需有其它規定,如孟子之所為者。以性善說為例,欲成立性善說,可有兩路之理論規定,一為由性善定義惡行,將「為惡不為善」解說成自暴自棄,自我放棄,因為人性的本質是善的,順著人性則必為善,於是惡之存在地位,即能予以解消,此說預設了善性的存在優位性,由優位存在者作為第一序的存在,對於惡的出現則視為存在的歧出現象,使人存有者可以在功夫實踐中自行化消惡之存在,這是經過本質規定與實踐功夫而界定了善惡的相關地位的理論方式,此為人性論與功夫論的進路。二為以天之內涵意義與目的來定位此一性善論的人性論。在實踐者的為善活動的開展中,將體現天的義涵,「知其性則知天矣」,於是在理論的效果上就可以以天的實義保證人性的根本義亦應如是,「天命之謂性」,此為形上學的進路。雖然孟子並未積極反由天論以證明其人性理論,但此二者之內涵的一致,實有為性善說開創理論功效之益。

    然而荀子則非是,荀子非從普遍人性的人性論及形而上的天道觀立說,荀子的性惡說皆從禮義上立論,這才正是孔孟荀言人性論差異的關鍵。孔子語仁,皆重實有是心,重視的是一切的禮儀規範在操作執行時是否有此一仁愛之心在作指導,否則即失去禮儀的本義。孔子言仁之重要目的,就是因為周文化到了孔子的時候,已有文質不符的現象,故而孔子要求其實,而以仁的概念為禮儀活動的指導心靈,仁成為一種感通的重心,無此仁愛之心,則一切禮儀即失去意義,因為禮儀本就是為表達人與人之間的良善的關係而設定的,並不是為表現帝王之私,或國體之威者。因此,由仁立說的理論體系對於人性的側面,將會強調那真實的仁愛之情,其為性善論明矣。孟子即在理論體系中明白說出,並予強調,謂人之不能提起善心善行者為自暴自棄者,為自我放失者,這都是為提醒人文化成事業中的儒者的主觀道德意識,以作為行動的主體,故而都是從人性的理論為第一優位,是從人性中直接說明儒家事業的可能性就是性善,此亦與借由天道論而說其合法性的思考脈絡是可以上下合構的。

    然而荀子重視的是具體的社會禮制,荀子一書討論的都是具體的政治社會建構的問題,因此對於人性論的討論,並不以之為重要問題,社會禮儀自有其客觀確立的制度規範,社會建設也自有其客觀努力的事業需待進行,這才是荀子用心的理論世界。因此,在以禮制的建立為第一序重要問題的思考脈絡下,人性現象只是禮制要對治的對象,在禮制優位的思考脈絡上,人性現象事實上顯現出惡的狀態。荀子就在這個現象上的惡的狀態中直接說出性惡的命題,然後繼續從現象的說明中論證性惡。然而,性惡說畢竟是一人性論的普遍命題,必須有其論理上的成立的考究,特別是當聖人能夠制禮義之時,則聖人之性之追究即正為普遍人性之是善是惡的關鍵問題。

    孔子言仁,孟子言仁義內在,荀子重客觀的禮,這才是造成人性論差異的心理因素,如果從此一運思心靈出發,將有助於理解諸說的源起,當然,這不能作為諸說的證明,甚至否證。至於性惡說的理論根據,則要從「聖人論」的問題中再作推敲,因為對治性惡的禮義制度,正是由聖人制定者。

  • 1 0 年前

    謝謝捏~~

  • 2 0 年前

    荀子的一生大事和年代,很難確定,大致以史記孟子荀卿列傳最為可信。近人的考證,比較可採信的有胡適所著中國哲學史大綱的荀子略傳,還有陳登元在荀子哲學中所列的荀子大事與年代。筆者參照古今典籍及其他資料,詳加探究,所得到的結論如左:

      荀子名況,字卿,戰國時趙國人。古書稱荀子為孫卿者,當因「荀」和「孫」二字古時同音,本可通用的緣故。荀子約生於西元前三三四年,卒於西元前二三○年左右。幼年治儒學。他推崇的人除孔子外,又稱道冉雍(子弓)。荀子非十二子篇說:「今夫仁人也將何務哉?上則法舜禹之制,下則法仲尼、子弓之義。」荀卿對其他的儒家,如子張、子夏等,則頗有微辭,稱他們為賤儒。他最不贊成孟子和子思,攻擊不遺餘力。荀子曾說:「是則子思、孟軻之罪也。」約二十歲時曾遊燕國(約西元前三一四年)。五十歲那年遊學齊國。他在到齊國以前做過什麼事,古籍未曾記載,無法考證。

      齊國當時喜愛文學遊說之士,齊宣王尤其如此,因而從威王到宣王,四方學者,常千數百人聚集在稷下(地名,在今山東省臨淄縣北,齊古城西),其中有當時著名學者騶忌、孟軻、田駢、騶奭等人。荀卿遊齊時,田駢和騶奭等都已去世,故荀子三為祭酒。(古代宴會時,必先請年高德劭的人,舉酒祭於地;故當時的「祭酒」可能不是專有的官名。)他在齊國,雖然三為祭酒,受時人尊崇,但並不負擔實際的政治責任。後因遊說不見重用,且受齊人讒言,就去齊往遊楚國。

      楚考烈王八年,楚相春申君以荀子為蘭陵(戰國楚邑,在今山東省嶧縣境)令,荀子因而遷居蘭陵。考烈王在位二十五年卒,春申君為李園所殺,荀子亦被廢棄。晚年著書講學,其弟子如李斯、韓非、毛亨、浮丘伯等,皆為名儒。約於西元前二三○年,荀子在 蘭陵去世。

  • 匿名使用者
    2 0 年前

    一 中國的亞理斯多德

      我們如果細心研究中西哲學史,不難發現在兩千餘年以前,荀卿與亞理斯多德(Aristotle)這東方西方兩大哲人,不僅時代相近,且其學說亦大多不謀而合,堪稱學術史上的一段佳話。荀子是一位博學而有創見的儒家大師,其生年距希臘大哲學家亞理斯多德的卒年,大約不超過三十年。兩人的學說甚多相同的地方,例如:荀子認為「有辨」、「有義」、「能群」是人的三大特色,此一意見,可於下引的言論中見之:

      「人之所以為人者,何己也?曰,以其有辨也,……然則人之所以為人者,非特以二足而無毛也,以其有辨也。……夫禽獸有父子,而無父子之親,有牝牡,而無男女之別。故人道莫不有辨,……。」(非相篇)

      「人有氣有生有知,亦且有義,故最為天下貴也。力不若牛,走不若馬,而牛馬為用,何也?曰,人能群,彼不能群也。」(王制篇)

      荀子非相篇所說的「有辨」,就是有所辨別的意思。要清楚地辨別是非,必須具有理性。亞理斯多德曾說:「人是理性動物」。又荀子在王制篇中所說的「能群」,和亞理斯多德所說的「人類生來是社會的動物」,其意義可謂不謀而合。兩大哲人幾乎並世而出,其學術思想不但相互輝映,且對後代都有深遠的影響,真是學術史上少有的佳話。因為荀子與亞理斯多德諸多地方相同,故有人稱之為中國的亞理斯多德。

    二 荀子的生平

      荀子的一生大事和年代,很難確定,大致以史記孟子荀卿列傳最為可信。近人的考證,比較可採信的有胡適所著中國哲學史大綱的荀子略傳,還有陳登元在荀子哲學中所列的荀子大事與年代。筆者參照古今典籍及其他資料,詳加探究,所得到的結論如左:

      荀子名況,字卿,戰國時趙國人。古書稱荀子為孫卿者,當因「荀」和「孫」二字古時同音,本可通用的緣故。荀子約生於西元前三三四年,卒於西元前二三○年左右。幼年治儒學。他推崇的人除孔子外,又稱道冉雍(子弓)。荀子非十二子篇說:「今夫仁人也將何務哉?上則法舜禹之制,下則法仲尼、子弓之義。」荀卿對其他的儒家,如子張、子夏等,則頗有微辭,稱他們為賤儒。他最不贊成孟子和子思,攻擊不遺餘力。荀子曾說:「是則子思、孟軻之罪也。」約二十歲時曾遊燕國(約西元前三一四年)。五十歲那年遊學齊國。他在到齊國以前做過什麼事,古籍未曾記載,無法考證。

      齊國當時喜愛文學遊說之士,齊宣王尤其如此,因而從威王到宣王,四方學者,常千數百人聚集在稷下(地名,在今山東省臨淄縣北,齊古城西),其中有當時著名學者騶忌、孟軻、田駢、騶奭等人。荀卿遊齊時,田駢和騶奭等都已去世,故荀子三為祭酒。(古代宴會時,必先請年高德劭的人,舉酒祭於地;故當時的「祭酒」可能不是專有的官名。)他在齊國,雖然三為祭酒,受時人尊崇,但並不負擔實際的政治責任。後因遊說不見重用,且受齊人讒言,就去齊往遊楚國。

      楚考烈王八年,楚相春申君以荀子為蘭陵(戰國楚邑,在今山東省嶧縣境)令,荀子因而遷居蘭陵。考烈王在位二十五年卒,春申君為李園所殺,荀子亦被廢棄。晚年著書講學,其弟子如李斯、韓非、毛亨、浮丘伯等,皆為名儒。約於西元前二三○年,荀子在 蘭陵去世。

    三 學記、勸學篇先後輝映

      禮記第十八篇學記與荀子一書的勸學篇,同為古代儒家教育思想的代表作。在荀子書裡其他各篇,雖然偶或見到一些教育學說,但仍是東鱗西爪,不如勸學篇完備詳盡。學記談教的方面居多;而勸學篇則偏重於學;二者互為表裏,前後相映成趣,實為千古不朽的傑作。雖然在二十世紀教育思想發達的今天,教與學的方法及學理等日有精進,但那兩篇傑出的作品,仍是從事教育者的重要參考資料。勸學篇的內容與價值,後當詳加論列,茲先介紹學記的概略。

      學記中的教育思想,約有下列十項:……教育對國家社會的重要。……;教與學不可分離。……古代學制及大學之道。……大學施教的原理。……教學須重程序,並使教育與生活打成一片。……教育興廢的原因。……教學方法須重誘導、鼓勵、啟發。……;師嚴道尊的道理。……教與學均須講求方法。……記問之學不足為人師。

      上述的原理原則,多與當今教育家的言論主張相符合,確是一篇條理井然系統分明的教育學說。

    四 荀子教育思想的要點

      荀子的教育思想,大多集中在勸學篇內。在荀子書裡的其他各篇,如性惡篇主張有教無類,教育機會均等。在修身篇和儒效篇,曾提到尊師重道及教育環境。此外尚有「化性起偽」和「學可以為聖人」的觀點,分別見於性惡與禮論兩篇。勸學篇的要旨,係說明為學之重要及目標,另外尚有治學之方法等,都是教育重要環節。

    五 尊師重道的傳統美德

      西洋社會上尊師的心理,不如中國遠甚。從前希臘的塾師是一般遊行的樂師,家庭的保傅是老成的奴隸(Pardagogos,教僕),教育學(Pedagogy)的名稱,即由「教僕」這個名詞演變而來。羅馬的教師是希臘的俘虜。十八世紀末期,一般教師還是由木匠、裁縫、老婦業餘充任。貴族的宮廷師傅,雖然比較受社會人士的重視,但仍不及我國尊師重道的傳統美德。中國自古君師並尊,學記上說:「能為師然後能為長。」由人們家堂內常供奉「天地君親師」牌位,可見尊師的一般社會心理。荀子書的各篇裡,有關尊師重道的言論屢見不鮮,撮要列舉於後。

      「故非我而當者,吾師也,……故君子隆師而親友,以致惡其賊,……禮者所以正身也,師者所以正禮也。無禮何以正身?無師吾安知禮之為是也?」(修身篇)

      「夫人雖有性質美而心辯知,必將求賢師而事之,擇良友而友之。得賢師而事之,則所聞者堯舜禹湯之道也。」(性惡篇)

      「國將興,必貴師而重傅。貴師而重傅,則法度存。」(大略篇)

      「心知道,然後可道;可道,然後能守道以禁非道……故治之要在於知道」。(解蔽篇)

      師長本身必先明經修行,且能竭盡職責,始克受人尊敬。關於前者,荀子以為師長應當志於禮義,言行合宜。在朝則使政治修明;在野則修養品德,所謂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善天下。荀子說:

      「志以禮安,言以類使,則儒道畢矣。」(子道篇)

      「儒者在本朝,則美政,在下位,則美俗。」(儒效篇)

      關於竭盡職責方面,荀子雖然認定人性是惡的,但是可以化導。教師應做到下列各點:責備要恰當。引導人做好事。監護平凡懶散的。化性起偽。他說:

      「故非我而當者吾師也。……以善先人者謂之教。……庸眾駑散,則劫之以師友。」(修身篇)

      「故聖人化性而起偽。」(性惡篇)

      我們舉孟子的話來互相參考。孟子說:「人之患,在好為人師。」此乃警惕為人師表的要小心謹慎的反省自己。

    六 重視學習與教育功能

      人生不僅要維持個體的生活,保全自我的生命,且要增進全體人類的生活,創造宇宙繼起的生命。 先總統蔣公說:「生活之目的,在增進人類全體之生活;生命之意義,在創造宇宙繼起之生命。」一個人為要達成上述的任務,必須由學習以增進智能,充實自己。荀子勸學篇,開宗明義即強調學習的重要。他說:「君子曰:學不可以已。青,取之於藍,而青於藍;冰,水為之,而寒於水。木直中繩,輮以為輪;其曲中規,雖有槁暴,不復挺者,輮使之然也。故木受繩則直,金就礪則利;君子博學而日三省乎己,則知明而行無過矣。故不登高山,不知天之高也;不臨深谿,不知地之厚也;不聞先王之遺言,不知學問之大也。……吾嘗終日而思矣,不如須臾之所學也。」(勸學篇)

      荀子強調教育的功能,曾以蠻夷的孩子為例。他認為吳越夷貉那些地方的小孩,出生的時候,啼哭的聲音都是一樣,可是到了長大以後,習俗便不相同了,這是教化的力量使他們這樣的。他說:「干越夷貉之子,生而同聲,長而異俗,教使之然也。」(勸學篇)

    七 教育環境關係重大

      遺傳和環境,為影響學習的兩大因素。兩種因素何者較為重要,中外教育家意見不一。荀子和瓦特孫(美國教育家)特別重視後天的教育環境。瓦特孫曾說:「給我一打健壯的孩子,在我控制的環境裡教養他們,我可以擔保任擇一個訓練他,可使成為任何專家││醫師、畫家、企業者,同樣也可使成為乞丐、盜賊,不管他的才能、嗜好、傾向、職業,以及他的祖先的種族怎樣。」

      荀子左列的兩段話,特別強調環境對學習的重要性。

      「居楚而楚,居越而越,居夏而夏,是非天性也,積靡使然也。」(儒效篇)

      「故君子居必擇鄉,遊必就士,所以防邪僻而近中正也。」(勸學篇)

      荀子所說的楚、越、夏、鄉等,就是環境。要收到預期的教育效果,先天的遺傳雖然不容易改變;但選擇適當的教育環境,應屬輕而易舉的事。

    八 學貴專心有恆

      求學必須專心致志,始克有成。荀子曾以蚯蚓的生活,說明用心專一的重要。又以螃蟹借住蛇、鱔魚的窟穴,證明浮躁之為害。為學如果心猿意馬,像孟子所說的:「一心以為鴻鵠之將至,思援弓繳而射之。」自無學習成果可言。荀子在勸學篇說:「螾無爪牙之利,筋骨之強,上食埃土,下飲黃泉,用心一也。蟹六跪二螯,非蛇、蟺之穴,無可寄託者,用心躁也。……目不能兩視而明;耳不能兩聽而聰。……詩曰:『尸鳩在桑,其子七兮。淑人君子,其儀一兮。其儀一兮,心如結兮。』故君子結於一也。」(勸學篇)

      凡事要想達到成功的目的,必須由漸而進,持之以恆,為學尤應如此。荀子對於此一道理,曾有明確的闡釋。他說:「積土成山,風雨興焉;積水成淵,蛟龍生焉;積善成德,而神明自得,聖心備焉。故不積蹞步,無以至千里;……鍥而舍之,朽木不折;鍥而不舍,金石可鏤。」(勸學篇)

      由上述的一段話,可以看出荀子如何苦口婆心的昭示後人,為學之基本在有恆。

    九 有教無類與機會均等

      有教無類和機會均等,是我國古今教育上的重要主張,也就是儒家的基本教育思想。孔子講學時,弟子三千餘人,其中有大盜,有駔僧,有貴族,有平民。只要其人願意來學,一律予以接受。荀子也有同樣的理論與主張,曾說:「塗之人可以為禹。」又說:塗之人皆有可以知之質,可以能之具。(性惡篇)

      中華民國憲法第一百五十九條,明白規定國民受教育之機會一律平等,這無疑地是儒家教育機會均等的基本精神。

    十 道德認識與實踐

      荀子使用「道德」二字的處所不多,通常只泛稱為禮義。禮義是正身之具,而正身即是道德的修養。禮義之用以為治國規範的,特別稱之為政治;用以為修養個人品格準繩的,特別稱之為道德;可見道德屬於禮義。荀子曾於左列各篇中說:

      「故學至乎禮而止矣,夫是之謂道德之極。」(勸學篇)

      「不可少頃舍禮義之謂也。能以事親,謂之孝,能以事兄,謂之弟,能以事上,謂之順,能以使下,謂之君。」(王制篇)

      「禮者,所以正身也。」(修身篇)

      「故禮及身而行修。」(致士篇)

      荀子理想中的人物是聖人和大儒,這兩種人具備道德上最高的品格。依據荀子書裡對這兩種人的描述,即可推知道德的要義應為:

      「聖人也者,本仁義,當是非,齊言行,不失毫釐。」(儒效篇)

      「志安公,行安修,知通統類,如是則可謂大儒矣。」(儒效篇)

      道德的認識與實踐,為道德生活的兩大條件。荀子在勸學篇及儒效篇,特別強調道德實踐的重要,但在大略篇裡卻認為二者應當並重:

      「口能言之,身能行之,國寶也。口不能言,身能行之,國器也。口能言之,身不能行,國用也。」(大略篇)

      「口能言之,身能行之,」這不但認識了道德,且又能實踐道德。「口不能言,身能行之。」是未能認識而能實踐。「口能言之,身不能行」,是雖認識了,卻未能實踐。能認識又能實踐的人方為國寶,其餘的人,只不過國器與國用而已。可見荀子不是偏重道德的實踐或認識,而是兩者並重。教育工作者為人楷模,對道德的認識與實踐,自不宜偏廢。

    十一 荀子言行影響深遠

      往聖先賢教人經由立德、立功、立言的途徑,達到人生的不朽;而他們本身的言行即對後代影響深遠,死而不朽。歐陽修說:「有聖賢者,固亦生且死於其間,而獨異於草木鳥獸眾人者,雖死而不朽,逾遠而彌存也。其所以為聖賢者,修之於身,施之於事,見之於言,是三者所以能不朽而存也。」(送徐無黨南歸序)荀子在教育思想方面如:有教無類、尊師重道、以及重視教育環境、求學之方法和目標等,都具有極大的價值,近代很多教育原理與原則,皆和荀子的思想相合。

      荀子學說影響後世最大的,要算關於心性的一部分。漢儒董仲舒春秋繁露實性篇,即受了荀子性惡及人為主義的影響。其後李翱的復性書,邵康節的觀物外篇,陸象山、王陽明等討論心性的觀點,都脫離不了心性論的範圍。

      荀子的禮治主義,對後代政治社會的影響也很大。大戴禮、禮記、賈誼新書保傅篇、朱子家禮等主張恢復禮治的言論,大多受了荀子的影響。荀子主張「分」與「別」的精神,完全為他的學生韓非、李斯之流所承受,奠定了法治主義的基礎,也養成了中國崇法重紀的民族性。這雖不是荀子一個人的力量,但荀子的思想學說卻發生了很大的影響。

還有問題?馬上發問,尋求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