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弟 發問時間: 娛樂與音樂電影 · 2 0 年前

碧海藍天的電影劇情

記得很久以前曾看過這一部為"碧海藍天"的法國片[尚雷諾作品]

印象中很好看,但是故事內容現在早已經忘光了,誰能幫忙呢?還有

哪裡可以找到該片的電影資訊?

4 個解答

評分
  • 2 0 年前
    最佳解答

    要怎麼樣來描述這部片呢?我想這是一部描述著大海、藍天、童年、海豚、潛水、友情及愛情的一部片。從一開始的黑白記憶開始,鏡頭從廣闊的海洋馬上拉到兩個孩子的潛水比賽,到他父親的死亡為止,講的好像是導演難以磨滅的童年記憶。而那一段的黑白影片可以說是全片最精緻、最經典、最有味道的一段。我記得導演盧貝松本是個潛水高手,他的童年就是在海邊長大的,他的父母是在做海洋研究工作,所以他跟海洋有著深厚的感情,一直到他得到潛水夫病,他才停止他最愛的潛水,轉而去搞電影。也難怪在這部片裏,他把大海這個好朋友描寫的是如此讓人心動,也讓許多不闇水性的人差點溺斃大海裏。要怪,就要怪盧貝松把大海講的太美好了。在這部片裏最讓我感受深的地方,就是一開始的時候小賈克拿著蛀鏡及蛙鞋,奮力的從山壁躍下大海;我曾經在貓鼻頭的海域看著一個11、12歲的小男孩,也是拿著蛙鏡蛙鞋慢慢地的從礁岩邊游向大海,看著水底下游來游去的魚; 也曾經在Discovery的「動物赤子情」裏看到南太平洋的某個小島上,有個小男孩也是蛙鏡蛙鞋一套,就往海邊遊去,而他最大的願望就是去親眼目睹最兇狠的鯊魚,那裏的小孩以誰能夠捉住鯊魚的鰭,在海底撐的最久就是英雄,還有那時小男孩的童年玩伴是護士鯊....唉!假如我們的童年也能過得如比狂放不羈、自在悠遊於大海裏,那將是多麼難忘的童年回憶啊!片中令人動容的除了賈克跟海豚的情誼之外,還有他跟安佐的友情。每當安佐誠摯的大聲唸出「嘿!賈克,我的朋友」,接著就是一陣熱情的擁抱,就讓人覺得安佐是個令人放心的好朋友。安佐除了是個好朋友之外,也是個可敬的對手!他不斷地想要突破賈克創新的潛水紀錄,但是終究未能成功,甚至是賠上自己的老命!我一直在想,為什麼導演要讓安佐死去呢?假如他沒有死的話 ,結局是不是更美好呢?也許死亡讓本片更有戲劇的張力,也許是導演要強調的一貫想法:「在下面比在上面來得好多了。」不過。我想安佐的死讓許多觀眾的心為之落寞,尤其是尚雷諾將安佐的角色演的如此鮮明....片中除了環繞事業(潛水、海洋)這個主題外,愛情也是劇中的主軸。當一個男人在面對事業與愛情作抉擇時,究竟是那一方為重?不同的人就有不同的答案!像片中的賈克或者是安佐,都是視潛水(海洋)是生命中的第一順位,而他們的女人都在渴望愛的來臨,但是男人最後的選擇卻是海洋,而且是以結束生命的方式來追求他們心目中的最愛(就是死都不在乎了,其他的算老幾?)女人的心情很矛盾,我愛的是他的人,但是他愛海洋比愛我來的深,我是要包容他呢?還是要結束與他的感情呢?

    圖片參考:http://www.1001yeah.com.tw/sub/images/0727-bigblue...

  • 9 年前

    {{*絕版 影城*}}

    超多經典 *絕版DVD* ~

    幾乎都有您要找的 *絕版DVD* ~

    可以在 *問與答* 留言詢問~

    *絕版 影城* 電影DVD~

    通通都是 *全新正版* ~

    * 推 * 推 * 推 * 推 * 推 * 啦 ~ˇ~

    {{* 絕版影城 * 全新網址 *}}

    http://class.ruten.com.tw/user/index00.php?s=a5257...

  • 匿名使用者
    2 0 年前

    電影資料館有這部片

  • 匿名使用者
    2 0 年前

    1997‧6

    炎熱的六月天,悶濕的空氣把人的情緒翻攪得煩燥不堪,很多事遇到瓶頸而裹足不前時也會如此,譬如愛情。    

    幾部盧貝松的舊片正以影展的方式推出,決定去看「碧海藍天」,為了消暑,也希望和G之間,某些僵持已久的爭執,得以暫時冷卻。

    這是一部潛水電影,男主角對於海洋深處所懷抱的那份難以言喻的堅持,令我激動不已。那就像生活裡不時可聞見的男兒悲歌,生命在理想與現實的洪流中浮沉,卻始終無法兩者兼顧的遺憾,如果無力去改變(不管是自我或環境),就必定得面臨生命中最殘酷的犧牲與抉擇。

    看完電影,和G走進戲院樓下的「31冰淇淋」,G若有所指的問:

    「你會像男主角一樣,為了理想放棄愛情嗎?」

    我沉默了許久,反問她:「妳能像女主角一般,體諒情人的堅持嗎?」  

    我們都沒有回答對方的問題,相顧會心一笑,答案便在彼此的默契中揭曉。我是因為默契愛上她的,無須太多語言的心靈交會,可以省去許多思考和過濾對話的過程,讓愛情看起來不那麼俗氣。

    送G回家後,車子在中山北路的車潮中靜止下來,我抬頭望見圓山飯店曾經金璧輝煌的屋頂,不復往日的燦爛,隱約有種不祥的預兆,關於我和G的愛情。

    我們之間存在已久的性格差異,雖然在容忍中逐漸消弭,但有些觀念顯然是無法相互交集的。     

    對我而言,愛情永遠不會是生命的第一位。  

    參考資料: 很久以前的日記
還有問題?馬上發問,尋求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