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使用者
匿名使用者 發問時間: 政治與政府軍隊 · 2 0 年前

韓信背水陣?

希望大家可以解釋ㄧ下背水陣!~我想知道韓信是如何亂軍引勝~?!~謝謝~

4 個解答

評分
  • 匿名使用者
    2 0 年前
    最佳解答

    第一章 韓信背水奇陣

    激戰數小時後,趙軍一直未能有效突破韓信的背水陣,將領們在力戰疲憊下,準備

    退回堡壘內。此時後軍部隊發現關口堡壘已為漢軍所占,保壘上盡是赤色旗幟,不禁大

    驚失色。

    軍事天才開創新局勢

    魏國和代國被韓信征服,幾乎是楚漢相爭逆轉的最主要關鍵。

    項羽雖擁有楚梁精華區,實際上梁國大部地區是在彭越的控制下,楚國也有不少地

    區是由友軍九江王英布、衡山王吳芮、臨江王共敖統轄。這幾個人在英布的領導下,對

    項羽已迭有怨言,忠誠度和向心力大減。

    所以項羽真正掌握的區域僅彭城和江東地區而已,和劉邦掌握滎陽、關中、漢中相

    比,項羽並未佔到任何便宜。

    如果中原魏、代、燕、趙再倒向劉邦,則雙方實力消長立見。雖然項羽曾努力想掌

    握齊國,但他返回彭城後,留在齊地的數十萬大軍仍為田橫所敗而退回楚境。

    項羽和劉邦相同,缺乏獨當一面的大將,所以只得全力以赴地對付滎陽的劉邦主力

    了。

    因此,真正的關鍵便在於劉邦陣營還有位富於獨立作戰能力的韓信。

    當年蕭何拚命去追回韓信,的確有他的眼光。

    中原地區原為三晉領地,項羽分封時,魏分為梁、魏,趙分為趙、代,韓國則由項

    羽統轄,韓王成了傀儡。

    項羽雖統有梁、楚之精華區,但在彭越的游擊戰下,他對梁國的北半部早失去了控

    制力。

    劉邦陣營據守滎陽,實際上已統有韓國的絕大部分領地。如今韓信又征服了魏和代,

    中原地區便只剩下趙國了。

    韓信在中原地帶的經略愈成功,楚漢對抗中的劉邦便愈擁有優勢。

    因此最重要的關鍵在趙國,如果韓信再取得趙國,項羽便愈來愈危險了。

    劉邦在楚國強大的壓力下,仍支援韓信三萬兵力,主要原因便在於此。

    但韓信並非劉邦嫡系軍團,所以很難被完全信任。特別是他平定魏地後,羽翼漸成,

    因此劉邦特別派趙國客居長老張耳前來協助他,也多少能發揮監督作用。

    除此之外,劉邦也常調回在韓信陣營的漢軍,如此一方面可以對抗日益增加的楚軍

    壓力,一方面更可以稍稍壓制韓信勢力的過分增大,以免影響劉邦陣營各集團力量的均

    衡運作。

     

    進軍井陘口,韓信兵臨趙境

    趙國原是中原的軍事強國,在統一戰爭中遭受的打擊也最大。因此在後來起義戰爭

    中,趙國一直未有突出的表現。

    不過決定秦國敗亡的關鍵戰爭,仍發生在趙國的巨鹿,雖然這場戰爭的抗秦主角是

    項羽的楚軍,但趙國仍是矚目的焦點。

    領導趙國參與巨鹿大戰的,是來自魏國的客籍長老張耳與陳余;但也在這場爭戰中,

    張耳與陳余鬧翻了。張耳日後雖被項羽分封為趙王,但趙國的疆域因被分為趙及代而力

    量分散,所以當陳余聯合代國的原趙王趙歇和齊國強人田榮的軍力時,張耳根本無力抵

    擋。他怨恨項羽未給他足夠的支持,因而投奔已據有關中的劉邦。

    取得優勢的陳余,乃迎接趙歇回趙,自己則出任趙國宰相而實際掌握統治權。

    陳余和項羽素有怨隙,自然也不願依靠楚軍,於是他和齊國田榮組成第三勢力,企

    圖和項羽、劉邦均分天下。

    田榮被項羽擊敗後,劉邦曾想拉攏陳余,但陳余提議先殺張耳再談。

    由於南征在即,劉邦只好以面容類似張耳的死囚頂替,以取得陳余的加盟,解除征

    楚戰爭中的後顧之憂。彭城大戰後,劉邦退守滎陽,陳余也發現張耳未死,便又背叛劉

    邦而和齊國的田橫組成連線。

    韓信在攻滅魏國和代國後,接下來的目標便是趙國了。特別是張耳,更積極地想要

    和陳余一決雌雄。

    這時候,楚漢相爭已進入第三個年頭。

    冬十月,韓信和張耳率領兩萬余兵力進擊趙國。

    陳余和趙歇的京城在襄國,屬今河北省西北,約位於石家莊附近。

    韓信軍隊要由魏國的平陽北上到代國的閼與,在進入河北平原前,得先經過太行山

    脈。軍隊要越過山脈是非常不容易的,因此必須選擇穿越山脈的橫向河谷,但這些河谷

    一般非常狹小,所以稱之為「陘」。行軍上雖較容易,但這種陘的地形,大多是易守難

    攻的。

    太行山脈北方最有名的稱為井陘,由於四方高、中央低,所以稱為「井」。

    韓信和張耳的大軍便選擇由井陘穿越太行山脈,進入襄國的北方。

    由井陘進入平原前,有個叫作上門關的古關口,通稱為井陘口,自古以來便是兵家

    必爭之地。因此任何人只要守住井陘口,便有一夫當關、萬夫莫敵之勢。

    陳余的大軍號稱20萬,集結在井陘口附近,準備抵擋韓信的北征軍團。

    原本鎮守在這裡的是趙國長老派軍團將領,有廣武君之稱的李左車。

    趙國北方有很多異族,因此據守在這裡的軍團作戰經驗豐富,也培養出不少著名將

    領,當年的李牧便也出現在這個鎮北的防線上。

     

    廣武君建議堅守策略

    依探馬搜集的情報顯示,由於滎陽情勢緊張,大量的漢軍被迫部署在滎陽前線,以

    對抗日益龐大的楚軍壓力。加上必須留守新統治的魏地和代地,韓信能夠帶到井陘口的

    軍力非常有限。

    趙國則集結了軍力20萬,除鎮守各地的兵力外,到達井陘口的趙軍判斷在10萬以上,

    大約是韓信漢軍的5倍。

    因此,陳余認為自己百份之百必勝,他自信滿滿地想打一場漂亮的勝仗。

    陳余雖是文人出身,但善於操作合縱連橫,因而國際聲望頗高,成為趙國的新強人。

    但在實務作戰上,陳余顯然經驗不足。因此在巨鹿大戰時,他根本不敢投入,甚至

    鬧了國際笑話,對自己形象打擊甚大,也因而與張耳由刎頸之交成為勢不兩立的宿敵。

    廣武君李左車則不那麼樂觀。

    在魏地攻防戰中的傑出表現,證明了韓信善於軍事謀略,是一流的戰術家。

    因此,他向陳余建議道:

    「韓信和張耳乘在魏、代的勝利聲勢向我們發動遠征,士氣頗高,不可輕視之。

    「但臣聞『千里饋糧,士有饑色,樵蘇後鬢,師不宿飽』,換句話說他們最頭痛的

    是糧食問題。

    「井陘口的地形對我們非常有利,那裡的道路狹小,運糧車無法並行,騎兵也不能

    成列,因此行軍時必須排成長長的隊伍,先鋒和補給隊相差數百裡。

    「請允許我帶3萬奇兵,從小路襲擊他們的糧襪補給隊,足下則深溝高壘堅守防線,

    不與其作戰。如此一來,韓信和張耳大軍前不得戰、退不得還,又沒有可以劫奪糧食的

    地方,不到10天,這兩位敵將的頭顱一定可以呈獻在將軍麾下。否則我們若過於輕敵,

    反將為他們所敗。」

    陳余正想徹底打場勝仗,將韓信和張耳好好教訓一頓,自然不會接納李左車的建議。

    於是他向李左車表示,趙國是堂堂的王者之師、天下義軍,絕不用陰謀詭計。陳余

    更輕松地表示:

    「韓信不但兵力少,而且遠師必定疲憊,如果依據將軍的建議避而不擊,豈不為諸

    侯恥笑我們膽小怯戰,日後更成了他們欺負我們的借口。」

     

    韓信擺下背水陣

    面對龐大的趙國和井陘口的險勢,韓信是非常小心的;特別是對李左車豐富的作戰

    經驗,絕對大意不得。

    他派出大量的情報人員搜集井陘口趙軍活動的情報。

    當他得知陳余拒絕李左車的戰術後大為高興,下令急速向井陘口進軍。

    在離井陘口三十裡地方,韓信下令停軍駐營,以準備明日的戰鬥。

    既然陳余急於表現,韓信決定依其意願來策劃戰術。

    當夜,他下令組成2000輕騎兵的突擊小組,每人手上拿著一支漢軍的赤紅色旗幟。

    此外,韓信囑咐這支輕騎兵由小路攀爬到山頂,埋伏在可以看到趙國軍隊的高地上。

    他指示突擊隊的指揮官道:

    「明日大戰時,我軍由於勢弱,接觸戰不久便會撤退向綿蔓水。趙國大軍一看到我

    軍撤退,必會全軍盡出追趕,因此關口的守軍不多。那時你立刻率突擊隊攻打關口,進

    關後盡快拔下趙軍旗幟,全部以赤紅色的漢軍旗幟代替之。只要做到這一點,我們便勝

    算在握了。」

    凌晨時刻,韓信下令只發給漢軍點心,並大膽傳令表示:

    「今天破曉以後,我們先大破趙軍,再來好好地吃一頓早餐罷!」

    各軍團將領根本不知道韓信哪來這麼高的自信心,但由於出漢中以來他在戰術上常

    有突出表現,深得將領們的信任,因此大家只好勉強答應。

    韓信表示將硬碰硬地和趙軍決一死戰。

    將領們實在難以了解,面對數倍兵力的敵軍,韓信為何采取硬戰。

    「趙軍堅守在井陘口的壁壘上,如果看不到我軍的大將旗鼓,將不會輕易出關作戰,

    更害怕我們利用地形險阻堅守,使他們無法擊潰我們。所以我想在綿蔓水前部署兵力,

    形成背水陣,以吸引趙軍出戰。」

    將領們更是搞不清楚韓信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

    於是韓信親率萬人兵馬先行在河邊佈陣。

    守軍立刻向陳余報告,陳余也火速趕往關口,並從關上遠眺漢軍在河邊的陣式。

    陳余不禁哈哈大笑,嘲弄韓信根本不懂兵法,並誇口天明時一定可將他們痛加修理

    一番。

    趙軍將領們也都樂得想趕快展開戰鬥。

    只有李左車一人陷入了沉思,他不了解韓信為何大膽擺出這種誘敵陣式,只感到背

    部有股恐懼的涼意直往上竄。

    「連我都看不出他的計謀,韓信的確可怕!」

     

    元帥作餌,大破敵軍

    在河邊佈陣,地廣且寬,所以漢軍秩序井然。

    韓信和張耳以統帥之身,親自率領先鋒軍團。破曉時刻,韓信升起元帥旗,然後大

    聲擂鼓,以方陣向關口進攻。

    陳余下令開關迎擊。

    韓信、張耳在前衝殺,漢軍士氣高昂,趙軍不能勝。

    關上的陳余見狀立刻親率大軍,傾巢而出。

    然而敵眾我寡,韓信雖力戰不懈,仍無法抵擋趙軍威勢,因此逐漸後退。

    於是韓信下令盡棄鼓旗,火速退回在河邊的主力軍陣營。

    趙軍隨後追趕,並直接攻擊水邊的漢軍陣營。

    韓信和張耳退入陣營中,指揮軍士反擊,戰況激烈。

    雙方死傷慘重,趙軍無法有效突破漢軍陣式。

    陳余乃下令關上守軍全部出動,加入戰局。

    漢軍已無退路,全力死戰。

    這時候,埋伏在山上的漢軍突擊部隊已乘機攻入空虛的趙軍關口,拔除所有趙旗,

    換上2000支赤紅色的漢軍旗幟。

    激戰數小時,趙軍一直未能有效突破韓信的背水陣,將領們在力戰疲憊下,準備退

    回堡壘內。

    此時後軍部隊發現關口堡壘已為漢軍所占,堡壘上盡是赤色旗幟,不禁大驚失色。

    由於不知堡壘中漢軍的數目,有人甚至認為漢軍已侵入趙境,前線趙軍歸國不得。

    混亂中更有傳言說趙王歇已向漢軍投降,趙軍士氣因而崩潰,紛紛逃散;陳余雖下

    令追斬逃兵,但仍無法遏阻這種軍紀大亂的情形。

    接獲攻入堡壘的捷報後,漢軍士氣大振,不禁齊聲歡呼,個個如同猛虎出籠地奮力

    殺敵。

    趙軍人數雖多,但潰散時卻任誰也無法控制。結果陳余在逃到綿蔓江支流泒水上游

    時被漢軍追及,死於亂軍之中。

    趙王歇被擒,趙國殘軍全部投降。

    李左車變裝隱名,藏身於山中。

     

    置之死地而後生

    漢軍獲得全勝,俘虜了不少趙國重要將領,全軍狂歡慶功。

    諸將領賀祝完畢後,有人問韓信:

    「兵法上的原則是『佈陣宜背山或以山為右側屏障,依水時則以水為前面或左邊屏

    障』。今將軍反而命令我們背水佈陣,以至全無退路,還預言擊敗趙軍後再吃早餐。我

    等原本心中頗不服氣,但最後我們仍獲得大勝,這到底是什麼戰術呢?」

    韓信也立刻召開戰役檢討會議,並解釋道:

    「其實我用的背水陣,也是《孫子兵法》中有明白記載的,只是將軍等未能察覺罷

    了!兵法上不就說『陷之死地而後生,置之亡地而後存』嗎?

    「我韓信進入漢陣營,並非循序而進,屬『空降部隊』;這就如同俗謂『帶領著不

    熟悉的市廛人去作戰』一般,只有置之死地的氣勢,才能令每一個人自願作戰。如果置

    之於生地上,一看到比我軍多數倍的敵軍攻來,人早就逃光了,還肯替我打這一戰嗎?」

    眾將領總算見識到韓信過人的智謀,不由得歎道:

    「真是臣所不及的啊!」

    韓信自小熟讀兵書,他心思細膩,頗富思考能力,因此能以議論折服夏侯嬰和蕭何。

    帶兵以來,由於劉邦的充分授權,讓韓信一直頗能有所發揮。尤其鼓城大戰時嚴重

    潰敗的經驗,更幫助韓信有了突破性的成長,他在戰術運用上的思考,也比過去更細膩.

    更有創意。

    從實戰經驗的磨練中,韓信已成為一個超級優異的戰術家了。

     

    拜敵為師,韓信學戰略

    韓信下令懸賞千金追緝李左車。

    很快便有了結果,山中居民系綁著李左車求見。

    韓信親自走下統帥位子,解開李左車的系縛,並請他坐於東向位置而以師禮事奉之。

    李左車和身旁的張耳、漢營將領嚇了一大跳,搞不清楚韓信又有什麼名堂。

    一位常勝將軍,干嘛去師奉一位敗軍之將?

    韓信則若有其事地向李左車表示其仰慕和尊敬之情。

    「我很想北攻燕國、東伐齊國,真不知如何才能順利完成這件重要任務。」

    李左車謙辭表示:

    「臣乃敗軍之俘虜,哪裡有資格來策劃如此重要的任務。」

    韓信笑著表示:

    「我聽說百裡奚為虞國大臣,虞國卻滅亡了;在秦國為輔佐,秦穆公卻因而稱霸。

    並不是百裡奚在虞國時很愚笨,在秦國時變得很有智慧,主要在於其策略能不能被采用,

    諫言能不能被接受。

    「如果在井陘口時陳余采用了將軍的策略,我韓信也有可能成為俘虜的。就因為將

    軍的建言不被采納,韓信才有機會得以待奉將軍您的。

    「現在我真的好想向您請教軍事大計,希望將軍不要再推辭了。」

    李左車長年鎮守趙國北地,對燕國的情勢自然比韓信清楚多了,加上趙國和齊國是

    聯盟關係,資訊當然也完整得多。因此,韓信的說法是有其真實性的。

    張耳和漢營將領們也終於明了韓信為何如此重視李左車。

    李左車自然也感受到韓信的真誠,便建議道:

    「將軍經略西河地方,俘虜魏王豹和代國宰相夏說,如今不到一個早上的時間又在

    井陘口大破趙軍20萬,誅殺趙國強人陳余,威震天下,名聞海內,多少軍民都心甘情願

    為將軍效勞啊!這是將軍目前的優勢。不過,長期遠征使士卒勞累、將領疲憊,想再用

    他們爭戰,是愈來愈困難了!」

    韓信和張耳都聽得連連點頭。

    李左車繼續解釋道:

    「如今將軍若想以此疲倦之師,攻打燕國堅固的城池,萬一不順利的話,將會欲戰

    不得、攻之不拔,使自己陷入險境。而且戰事著曠日持久,糧食必陷入嚴重匱乏,這就

    會惹來大麻煩。燕國若攻打不下,齊國便會加強防備、拒絕投降,這樣一來,燕、齊和

    將軍間便會相持不下,就如同劉邦和項羽陷於滎陽的僵局一般,這是將軍最不利的地方。

    「善用兵者,應避免不利,善用優勢才對啊!」

    韓信問道:

    「那接下來我該怎麼辦呢?」

    李左車建議道:

    「如今若為將軍作策劃,莫如暫時按兵不動,以安撫方式來處理敗亡的趙國軍民。

    趙國人民必能感於將軍恩情,百裡之內犒晌軍士的牛酒一天內必會送到,以慰勞漢軍將

    士。

    「接著將軍可以將箭頭指向燕國,裝出一副即將出兵的樣子,然後派遣能言善辯之

    士奉將軍親筆書信,表示對燕國和談之意。將軍所顯現的優勢,燕國必也不敢不服從將

    軍。

    「挾著制服燕國的優勢,將軍再向東兵臨齊境,此時就算智謀再高的謀略家,也不

    知如何對齊國進行規劃了。

    「如此,便可以擁有圖天下的實力了。兵勢應先制造聲勢,並以此獲取實利,正是

    此策劃的主要精神。」

    韓信非常高興地接受了李左車的建議,立刻擺出北上姿態,並派使者到燕國。燕國

    果然立刻接受和談,成為漢軍盟友。

    為安撫趙軍軍民,韓信派使者向劉邦建議,命張耳為趙王以重建趙國政治秩序。

    劉邦在衡量利害和實際需要後,也批准這個請求。

    中原大勢因此底定,項羽大為緊張,雖曾數度派軍突擊趙境,卻很快為韓信和張耳

    擊退。

    韓信也重行在趙國南方建立堡壘,鞏固對楚軍的防務。

    不久局勢便穩定下來,楚軍既無力涉足中原,韓信因而能經常派兵前往滎陽,協助

    楚漢間的爭戰。

  • 匿名使用者
    6 年前

    到下面的網址看看吧

    ▶▶http://qoozoo09260.pixnet.net/blog

  • 匿名使用者
    7 年前

    到下面的網址看看吧

    ▶▶http://qoozoo09260.pixnet.net/blog

  • 匿名使用者
    7 年前

    參考下面的網址看看

    http://phi008780414.pixnet.net/blog

還有問題?馬上發問,尋求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