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使用者
匿名使用者 發問時間: 政治與政府軍隊 · 2 0 年前

美國總統三軍統帥權

呼....

時在找不到....

各位大大可提供資料ㄇ...

謝謝.....

2 個解答

評分
  • ?
    Lv 6
    2 0 年前
    最佳解答

    總統戰爭權限 VS. 實際戰爭行為

    民國90年9月19日 by 杜默

    美國自二次世界大戰後即不曾正式對外宣戰,國會十四日授權總統動武雖是第一遭,但參眾兩院共同決議案中並沒有提到「戰爭」兩字,政治表態成份高於實際授權。

     這一方面是恐怖攻擊行動後國內氣氛使然,另一方面則是戰爭與反恐怖軍事行動,在國內法和國際法上規範標準不同,以及宣戰權雖屬國會權責,但歷任總統對外採取軍事行動大抵皆未經國會事先批准的緣故。

     一○七屆國會第一會期二十三號聯合決議案,是以總統有權依憲法採取行動,以遏止和防範國際恐怖主義反美活動,從而授權總統動用三軍,採行必要且適當的「自衛」措施。

     所謂依憲,是指憲法第二條第二款規定,總統為陸海空三軍最高統帥,意味總統有權動用三軍,這跟第一條第八款賦予國會宣戰權有明顯扞格,而自傑弗遜以降歷任總統幾乎都援引統帥權規避國會宣戰權,如杜魯門與韓戰、詹森與尼克森和越戰,都是未經國會授權的戰爭行為,一九七三年國會通過「戰爭權力法」,規定總統須在派兵至敵意地區後九十天內報請國會批准,雖然形同具文,不啻承認既定事實。

      國會迅速授權布希總統動武,除了布希實際上毋需國會同意即可開戰,以及民情沸騰,主戰聲浪難遏的現實之外,更重要的因素是,恐怖攻擊的目的不在毀人城池或國家,而是要製造恐怖,因應措施必須迅速果斷,否則,一旦恐怖情緒擴散,恐怖份子便不戰而勝。

      事實上,美國從建國到柯林頓時代,絕大多數都是由總統明快因應恐怖攻擊威脅。美國第三任總統傑弗遜,主政後第一件大事就是摧毀的黎波里「野蠻海盜」,主動派艦至他國港口保護美國商船。

     當然,那時候美國只是新興國家,國力跟今天全世界唯一超強不可同日而語,但他主動出擊的預防措施不僅奏效,也樹下先例,此後美國當政者都是依循這個模式處理恐怖主義。

     例如,較近期的就有雷根時期,西柏林一處夜總會爆破事件造成二名美國人死亡後十天,以「自衛」名義下令飛彈攻擊利比亞;一九九三年六月二十六日,柯林頓接獲情報機關證實伊拉克意圖暗殺老布希後第二天,下令駐波斯灣軍艦砲轟巴格達;一九九八年,美國駐肯亞與坦尚尼亞大使館爆破事件後十四天,柯林頓下令飛彈攻擊蘇丹與阿富汗。

       美國總統未經國會或聯合國授權而片面採取軍事行動,通常都會引起國內和國際批判,但近年來美國法學界的看法已逐漸傾向於,保護國家免受恐怖威脅係屬行政部門權責,毋須宣戰當然就不牴觸國會宣戰權。

     從國內法來看,美國總統可以不受國會節制,在國際法上可有規範?在這方面,最高法院一八一五年判例已裁定國際法對美國總統具有約束力,也就是說,布希不得以片面軍事行動進行報復或懲罰恐怖份子,不過,國際法也承認國家有權採取「自衛」或「先制自衛」攻擊,這就留下很大迴旋空間。

     一般而言,美國總統大抵是一面以自衛、國家或區域安全等正當理由爭取國際支持和安理會授權,一面展開軍事行動,波斯灣戰爭和這次對恐怖主義宣戰,就是採取這個模式。

        值得一提的是,布希從懷疑到挑明賓拉丹為主謀,乃至國會以「自衛」名義授權總統動用三軍,已經站在國際法賦予國家自衛權的理字上。

     從這又可以引出一個問題:既然肯定賓拉丹是主謀,何不把他揪出來或派人暗殺?聯合國憲章第二條禁止以武力為處理國際事務手段,法學界的解釋大多認為應包括政治暗殺在內,何況,尼克森任內會簽的「防範暨懲罰受國際法保護者公約」,正是少數明令禁止暗殺外國領袖的國際條約,暗殺手段不可行不言而喻。

     在國內法方面,美國陸軍則依聯合國憲章精神,禁止以暗殺或懸賞手段對付敵人;此外,福特、卡特和雷根都曾發布禁止暗殺令,如雷根的一二三三三號行政命令,在老布希、柯林頓任內均未更動,而目前國會檢討是否廢除的也是這項行政命令。

      不過,賓拉丹是否有受國際法保護之權不無疑問,總統行政命令也不是正式法律,布希總統就可以廢除、修正或擱置。換言之,美國若出於「自衛」暗殺賓拉丹,在法律上並沒有太大限制。當然,美國人也不會為他掉淚。

  • 匿名使用者
    2 0 年前

    PS:請看第三段

    美國副國務卿阿米塔吉在接受PBS媒體訪問時表示,針對崛起的美、中關係而言,台灣可能是最大的雷區。他並表示,根據台灣關係法,美國需要在太平洋地區維持足夠的軍力,以便能夠嚇阻中國對台灣的攻擊,美國沒有必要防禦台灣。出兵防禦台灣的問題是屬於國會的權力,國會必須宣布那是戰爭行為。

    阿米塔吉的談話再度引起國內特定媒體和政團的過度解讀,其實阿米塔吉的談話與美國長久以來遵行的台海政策完全一致。根據台灣關係法,美國的確沒有義務協防台灣,但有義務提供台灣足夠的防衛性武器。如果台灣具有足夠的防衛武器,當然就可以嚇阻中國對台灣發動攻擊,美國又何必出兵協防台灣?

    其次,根據美國憲法規定,美國的宣戰權由美國國會享有,但美國總統擁有三軍統帥權,得依據情勢對外動武。而根據一九七三年美國國會通過的「國會權力決議案」,美國總統必須在出兵後的四十八小時內向國會提出報告,並在九十二天之內取得美國國會追認,否則美國總統必須撤軍。可見阿米塔吉「宣戰權屬於國會」的說法,不但符合美國憲法精神,也無涉台海政策的異動。

    至於美國政府是否準備協防台灣,只要檢視美國近來在太平洋地區的具體作為,即可窺知大概。為了維持足夠嚇阻中國的軍力,美國在關島增強海空兵力,並要求日本提供最南端的下地島,做為美軍與日本自衛隊的「安全保障基地」,一旦台海爆發戰爭,美軍戰機可在二十分鐘之內飛抵台灣協防。

    然而回顧過去時日,在野黨與反軍購者反對增強防衛力量的軍購案,甚至奢言美國應當無償提供台灣軍備,擺出一副不願自我防衛的無賴嘴臉。阿米塔吉的談話其實是對這班人的當頭棒喝,強調美國依據「台灣關係法」的義務是提供足夠的防衛性武器,而不是出兵協防台灣。如果台灣人民沒有自我防衛的決心,誰會願意為我們打仗?

    但是令我們迷惑的一點是,阿米塔吉在重申三公報及台灣關係法時,竟然迸出一句「我們都『同意』只有一個中國,而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We all agree that there is but one China, and Taiwan is part of China.)這與美國向來「『認知』(acknowledge)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的立場不符。針對這個關鍵疑義,到底是口誤或是具有特定意涵,外交部應當訓令駐美代表處請美方提出說明或澄清。我們必須清楚了解,美國未來的台海政策是否試圖「改變現狀」,邁向美國「『承認』(recognize)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的立場?(作者陳國雄╱台灣安保協會研究員)

還有問題?馬上發問,尋求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