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ctor 發問時間: 藝術與人文詩詞與文學 · 2 0 年前

請高手語譯一下囉......謝!!!!(增10點)

喬吉-水仙子-尋梅

關漢卿-大德歌-秋

張養浩-山坡羊-驪山懷古

張可久-迎仙客-湖上送別

白樸-沉醉東風-漁夫

馬致遠-壽陽曲-山市晴

姚燧-恁闌人-寄征衣

落梅風-江天暮雪

幫幫忙,翻多少算多少囉~~~拜託拜託!!! 急.....

2 個解答

評分
  • 匿名使用者
    2 0 年前
    最佳解答

    水仙子─尋梅/喬吉

    冬前冬後幾村莊。溪北溪南兩履霜。樹頭樹底孤山上。(冷)風來何處香。(忽)相逢縞袂綃裳。(酒醒)寒驚夢。(笛悽)春斷腸。淡月昏黃。

    為了尋梅,從冬前走到冬後。還在幾個村莊不斷地覓尋,雙腳也在溪北、溪南兩處踏霜,著意尋找哪!就在林通隱居的孤山之上,樹頭樹底間。冷風吹來,反讓人懷疑究竟是那個地方來的清香呢?於是找啊找的,忽然就遇到了穿淡雅縞袂飄曳綃裳的仙子。誰知酒醒之後,寒意泌人,驚破美夢,遠處傳來悽惻的笛音,讓人肝腸寸斷。外頭正是昏黃的淡淡月色。

    大德歌/關漢卿

    風飄飄。雨瀟瀟。(便做)陳摶睡不著。懊惱傷懷抱。(撲)簌簌淚點拋。秋蟬(兒)噪罷寒蛩(兒)叫。(淅)零零(細)雨打芭蕉。

    風飄飄地吹著,雨瀟瀟地下著,即使是「睡仙」陳搏也睡不著。懊惱感傷充滿了她的整個懷抱,淚珠就像是,窗外不住的雨點。成串成串地落下來。煩噪不安的心情被秋蟬聲吵得更加的心煩意亂。一年將盡,寒蛩鳴響起來,淅零零的細雨一滴滴打在芭蕉葉上,發出單調而沈悶的音響,加重人的愁苦。

    張養浩-山坡羊-驪山懷古

    《山坡羊、驪山懷古》中得到印證,「驪山四顧,阿房一炬,當時奢侈今何處?祇見草蕭疏,水縈紆,至今遺恨迷煙樹。列國周齊秦漢楚。贏,都變做了土;輸,都變做了土。」 歷代王朝經行之處,曾有過千萬間的宮闕,千萬的王侯貴族在此尋歡作樂、窮奢極侈,這些宮闕也隨著各個王朝的興亡,築起又破滅,阿房宮、未央宮、華清宮…這當初都是揮霍了多少民脂民膏所建,到如今都化作廢墟一片,舉目所見,只有無數逃避饑荒、屍填溝壑的難民,這看在一個憂民憂時的文人眼中,是何其的不忍!

    張可久 >>> 迎仙客(湖上送別)

    釣錦鱗。棹紅雲。西湖畫船三月春。正思家。還送人。綠滿前村。煙雨江南恨。

    白樸-沉醉東風-漁夫

    黃蘆岸白蘋渡口,

    綠楊堤紅蓼灘頭。

    雖無刎頸交,

    卻有忘機友。

    點秋江白鷺沙鷗。

    傲殺人間萬戶侯,

    不識字煙波釣叟。

    黃蘆片片長岸邊,白蘋漫漫生渡口;

    綠色楊柳拂堤上,粉紅蓼花蓋灘頭。

    雖然沒有捨命的至交,但卻不乏忘機的朋友:

    且看秋來碧綠的江上,斑斑點點白鷺與沙鷗。

    煙波江上不識一字的釣魚老翁,

    傲氣十足地鄙視人間的萬戶侯!

    馬致遠-壽陽曲-山市晴

    花村外,草店西,晚霞明雨收天霽。四圍山一竿殘照裏,錦屏風又添翠。

    姚燧 >>> 憑闌人(寄征衣)

    欲寄征衣君不還。不寄征衣君又寒。寄與不寄間。妾身千萬難。

    落梅風江天暮雪

    彤雲布,瑞雪飄。愛垂釣,老翁堪笑。子猷凍將回去了,寒江怎生獨釣。

    參考資料:
  • 匿名使用者
    7 年前
還有問題?馬上發問,尋求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