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急......快來打火

請問誰能述說~~~[西方兵學的發展概述] ....是發展唷!

{一位領導者應有什麼特質?}====>可以例說明嗎?

最好能以最簡單的文字來述說而不失重點原義

感謝你~~謝謝

2005-06-07 02:36:35 補充

很急..............超急.............................................幫個忙!!!!!!!!!!!!!!!!!!!!!!!!!!!!!!!!!!!!!!!!

3 個解答

評分
  • AYAO
    Lv 5
    2 0 年前
    最佳解答

    我覺得做一個領導者,很難同時被所有的人接受,如果能做到大多數基層的要求,

    人際關係並不會太差,有時這種事是靠口耳相傳的。主從關係,就像我前面所說,

    口耳相傳的力量很大,好的可以被說成超好,壞的會被說成超壞,所以盡可能的不要苛責員工,但是不能縱容偷懶的員工,此時,請在私底下和他們談,千萬不能在公開場合斥責,否則,現在讓他丟臉,他以後會很狠的反咬你一口!

    另外我也認為身為一個領導者應具備:

    1.「富有熱情」,領導者通常被視作是積極活躍、善於表達、精力充沛的人。他們總是非常樂觀,並能樂於接受變化。總而言之,他們通常應能反應敏捷,狂放不拘。

    2.「自信」,自信和彈性是領導者的共同特性。他們無絲毫內疚感也不需要別人贊許。他們通常無憂無慮,沒有內疚感,而且通常也不會因以前的錯誤和失敗而受影響。

    3.「情緒穩定」,優秀領導者必須能夠經得起挫折和壓力。總而言之,他們必須能夠很好地適應並在心理上成熟,能夠處理需要面對的任何事情。

    4.「主導能力」,領導者通常富有競爭力、決斷力,並勇於克服種種困難。總而言之,他們在思維方式和待人接物中都應具備決斷能力。

    5.「直覺能力」,當今世界變化迅速,加之資訊超載,從而使人們不可能“知道”一切。換言之,您無法透過分析和邏輯推理來應付所有情況。事實上,越來越多的領導者正在學習如何應用自己的直覺能力和憑藉自己的“膽色”來進行決策。

    總而言之,領導者在許多方面是非比尋常的。個人之品格特征在決定誰能或誰不能順利地領導他人之過程中起著重要的作用。然而,重要的是應記住,人們是在不斷地學習,不斷地變化的,是永無止境的。領導者很少是天生的 (如果有的話)。在任何領導的發展過程中,環境和毅力是主要的因素。

    所以,如果你的目標是想成為一名領導的話,那麼就努力發展那些你感到還 "達不到要求" 的品格特點吧。例如,如果你具備所有的基本品格特征,但總感到自己還算不上是“大家”的貼心人,那就需要上課進修或讀讀有關同情心的書。

    而另一方面,如果與他人打交道時您倒覺得得心應手,但在作合理的決策時卻有困難的話,那就需要學習如何鍛煉堅強意志以及怎樣增強心理抗力。請記住:有志者事竟成。

  • 匿名使用者
    7 年前

    到下面的網址看看吧

    ▶▶http://*****/

  • 2 0 年前

    《西方兵學思想》就世界文明的發展而言,西方即是歐洲,由於歐陸的地理形勢多接近海洋,故西方文明又稱為海洋文明。西方文明發源於地中海,在西元五世紀以前稱為地中海文明;五 ── 十五世紀,西方文明由地中海逐漸北移到歐洲中部的德、法,至十五 ── 十九世紀西方文明則以西歐為重心,此為西方文明發展的第二階段;至一九一四年後,西方世界擴大為包括歐美兩洲,而以北大西洋為中心的第三階段(註六十六)。西方兵學思想的發展,以地中海時代為其萌芽期,中世紀為因襲期,而到近代則為軍事思想的全盛期。一、西方兵學思想的淵源  古代西方的代表就是希臘(500~146B.C.)和羅馬(146B.C.~376A.D.),從歷史記錄中可以發現古代西方不僅已有軍事思想,而且也分別以立功或立言的方式來表達其軍事思想。惟古代西方亦無「軍事思想」一詞,而稱「戰略」,此字源自希臘的「Strategus」,是將軍的意思,因此「戰略」就是「為將之道」(註六十七),適用於戰爭的各層面,包括建軍與用兵。  所謂西方四大名將(亞歷山大、漢尼拔、凱撒、拿破崙)有三位都是屬於古代。他們雖都無著作傳世,但從其功業記載中仍然可以找到有關軍事思想的線索。亞歷山大(Alexander 356~323B.C.),是西方歷史中的第一位大帝,一生歷經無數戰爭,據李德哈達說,他是主張大(國家)戰略優於軍事戰略,而富勒則認為他的「治道」(Statesmanship)和「將道」(Generalship)均為古今第一。綜論,亞歷山大精通心理戰和政治戰,善於恩威並用,化敵為友。漢尼拔(Hannibal 247~183B.C.),他的生平不可考,其一切的戰績都是由羅馬史學家所間接記載,他被其敵人(羅馬人)稱為戰略之父,他所指揮的「坎尼會戰」(Cammae)為千古的模範。  凱撒(Caesar 100~44B.C.),李德哈達認為凱撒也像亞歷山大一樣的精通心理戰略。至奧古斯都(Augustus 63B.C.~14A.D.)創建羅馬帝國,採防禦政策,建立三百年的羅馬帝國和平,可稱治國平天下的楷模(註六十八)。  總而言之,西方軍事思想的根源雖無具體記載,然而早已用古代名將的功業為典型表現出來。所以我們應確認西方軍事思想在希臘羅馬時代即已萌芽,而有其悠久的源流。二、西方兵學思想的演進與發展  (一)中古時代    1.黑暗時代 ── 停滯期(四~十四世紀)       自從第四世紀羅馬帝國開始衰頹,歐洲即逐漸進入「黑暗時代」;歐洲遍地干戈,幾無寧日。到了第十世紀歐洲人在內部秩序略形安定之後遂又向東擴張,在學會航海術之後,又轉向西南和西方。這種情況一直持續到十四世紀,前後差不多長達一千年,戰爭在歐洲幾乎已成正常生活,儘管戰禍如此頻繁,但幾乎都是鬥力而不鬥智,西方軍事思想在此黑暗時期毫無進步,甚至於還有退步的趨勢。唯一的例外就是別樹一幟的拜占庭(Byzantium),拜占庭即東羅馬。直到一四五三年始亡於土耳其之手,拜占庭不僅名將輩出,其皇帝中更有不少的戰略家,能立功也能立言。最著名的是毛萊(Maurice)皇帝的著作「戰略學」Strategicon(580A.D.)和智者李奧(Leo the wise)的「戰術學」Tactica(900 A.D.)。拜占庭的思想不僅是以某個人的心靈為源頭,而更是整個民族智慧的集體結晶,和長期經驗的累積。尤其當西歐進入黑暗時期之際,拜占庭獨放異彩,對於西方軍事思想的繼往開來貢獻極大(註六十九)。2.復興時代(十五~十八世紀)     a.軍事思想的啟明  到了十五世紀,歐洲歷史進入所謂「文藝復興」的時代,西方軍事思想也隨之而復興。此時義大利一位偉大的思想家出現,就是馬基維利(Niccolo Machiavel 1469~1527A.D.),他的兩本重要著作:「戰爭藝術」與「君道論」,前者所代表的是將道(軍事戰略)的復興,後者代表的是君道(國家戰略)的開創,均成為西方軍事經典。馬基維利在思想方面的特點即為推崇理性,重視思想方法。接著十六、十七、十八三個世紀中,歐洲出了很多名將,也出了很多軍事著作,其理論的共同特徵為:「地形價值的絕對性」(註七十),但在軍事思想方面最值得推崇的是腓特烈大帝,他所指揮的魯騰(Lutten)會戰被拿破崙評之為機動和決斷的傑作(註七十一)。事實上,腓特烈幾乎就是馬基維利想像中的「君主」,他不僅擅長國家權力的培養和運用,而且更精通「持盈保泰」之道;因此在七年戰爭後,立即偃武修文,所以不僅能善始善終,更替後代奠定長遠的富強基礎。2.拿破崙的衝擊法國革命的發生與拿破崙的興起把歐洲推向一個新的時代。十八世紀的最後十年,歐洲體系的社會、經濟、政治、軍事基礎開始發生根本動搖。此後二十五年連續不斷的戰爭(從一七九二年到一八一五年即所謂「拿破崙戰爭」)對於西方軍事思想所產生的衝擊至為巨大,而且歷久不衰。拿破崙既不限制戰爭的目的,也不限制戰爭的手段,他把法國的全部,包括人民和資源投入戰爭,不僅創造了史前無例、威力無比的總體戰爭機器,強調會戰和殲滅思想,革命性的改變了軍事戰爭的藝術(註七十二)。(二)近代 ── 全盛期1.十九世紀前期一八一五年歐洲恢復和平並開始重建平衡和秩序,軍事思想也進入全盛期,在十九世紀前期出現約米尼(Baron De Jomini 1779~1860)與克勞塞維茨(Karlvon Clausewitz 1780~1831)兩位大師,他們的著作一直到今天仍被列為軍事研究領域中的必讀書籍。約米尼最著名的是「戰爭藝術」(Precis Lartde La Guerre)。詳述一個贏得會戰的理論體系,它是十九世紀最偉大的軍事著作,也是近代軍事教科書之鼻祖(註七十三)。克勞塞維茨只有一部未完成的著作「戰爭論」(Von Krieg),是在身後由其遺孀所出版,但這本書在軍事著作中卻具有獨一無二的地位。他是從哲學和邏輯的觀點來研究戰爭的本質,尤其對戰爭和政治的關係、戰爭目的之政治性,獨具創見。約米尼與克勞塞維茨的思想,代表十八世紀理性主義的正統,其有許多共同之處,最重要的有:1.他們的思想都不被限制在狹窄的軍事領域內,均具總體性的思想;2.他們都企圖對戰略作學術性的研究,也就是想為戰略建立一種理論性的基礎,這也無異對於現代戰略研究開風氣之先(註七十四)。2.十九世紀後期從十九世紀後期到第一次大戰,西方軍事思想在這五十年當中,由於科技日益發達,啟迪軍事思想既深且遠。a.普德學派自一八六三年到一八七一年普魯士陸軍在老毛奇 (Helmuth Von Moltke)領導下,三戰三勝,德國被世界公認為歐陸第一強國,在軍事思想的領域中取得了領袖的地位。其最大的成就為參謀本部制度的建立,以及軍事專業的發揮,而其弱點則為思想狹隘,尤其史里芬時期,對大戰略缺乏了解(註七十五)。b.法國學派  法國自拿破崙戰敗,普法戰爭再敗,軍事思想的發展即陷入了停頓狀態。法國軍人在檢討勝負的原因時認為克勞塞維茨的思想是普魯士軍事勝利的精神基礎。一八八四年德國卡多特(Lucien Cardot)首赴法國傳授克勞塞維茨思想,福煦(Ferdinand Foug 1851~1929)領會克氏精神,融合傳統和自己觀念,開創一個新的法蘭西學派。對於精神、意志因素特別強調,並發展攻勢至上主義的軍事思想,但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初期,卻枉送了許多法國青年的生命,幾乎招致戰敗的厄運(註七十六)。c.馬漢與海權思想馬漢(Alfred Thayer Mahan)是十九世紀與二十世紀交接時最偉大的戰略思想家。他是美國人,也是海權論的創始者。他列舉了六項影響海權發展的基本因素:即地理位置、自然環境、領土的大小、人口、民族性、政治制度等。馬漢海軍戰略的精義,乃「中央位置」;他認為海上和陸上一樣,此種位置對攻、守都同樣有利。又強調「集中」的原則,而集中的目的,則又為尋求決戰。尋求決戰目的即為爭奪「制海權」,而決戰的工具就是戰鬥艦隊。以後美國海軍在外交上所扮演的角色,及一八八九年英國海軍「兩洋標準」的擴建計畫,均受馬漢思想的影響(註七十七)。3.第一次世界大戰後第一次世界大戰後若干有志之士走向軍事新思想的研究,其代表性者有: a.德國魯登道夫(Ludendorff 1865~1937)的「總體戰」(TOTAL KRIEG)魯登道夫所提倡的總體戰思想強調全國是戰場,全民是戰士,視經濟為戰爭的基礎,政治和心理因素必須同時注重,保持民族的團結。為了貫徹此種總體戰爭的理想,必須實施軍人獨裁(註七十八)。b.英國李德哈達(B.H. Liddell Harte 1895~1970)的間接路線戰略在兩次大戰之間西方戰略思想家首推英國的李德哈達,其傳世之作為「戰略論」,他從三十個戰爭、二八○個戰役的歷史研究中,歸納出其中心觀念「間接路線」。李德哈達對戰略的認定是:「戰略為分配和使用軍事工具,以達成政策目標的藝術」,把戰略研究的範圍從軍事階層提升到國家階層(註七十九)。c.英國富勒(J.F.C. Fuller 1878~1966)的戰略論富勒的基本觀念是「軍事發展律」,認為國家和軍事組織一定要能適應環境,思想必須有彈性。其所著「西方世界軍事史」不僅對於「決定性會戰」有精闢的分析,而且對於戰爭、戰役、會戰的因果都有扼要論斷。晚年所著「戰爭指導」中,許多名言更發人深省(註八十)。d.意大利杜黑(Giulio Douhet 1869~1930)的空權思想「空權論」出版於一九二一年,其基本觀念為:(a)飛機是一種威力無比的攻擊武器,對於它尚找不到任何有效防禦;(b)對人口中心實施轟炸,即能粉碎敵方平民的精神(註八十一)。(三)現代二次大戰中無新思想出現,戰後美、蘇兩強崛起形成權力對抗,西方國家在軍事思想的研究和發展以美國為中心,而蘇俄則是共產國家的馬首,其軍事思想仍不出克勞塞維茨思想的範疇,只是加入了恩格斯的唯物辨證法而已。人類在一九五五年進入了核子時代,在核子威脅的陰影下發展出核子報復、核子嚇阻等思想。美國軍事思想的發展概分為三個階段,學者稱之為三個「波」。「第一波」從一九四六年到一九五三年,軍事家的主要任務就是調整他們的思想以適應核子時代的要求。「第二波」是指一九五四到一九六五年的階段,是美國軍事研的黃金時代,所有的現代軍事戰略理論,包括嚇阻、有限戰爭和軍備管制三大類,都在此階段發展完成。另外一個特色是文人戰略家的崛起,如季辛吉(Henry A. Kissing)、康(Herman Kahn)等。從一九七一年到一九八一年之間的十年,美國軍事思想家發動了一個「第三波」,也就是對戰略理論進行較精密的再檢討(註八十二)。迄至八十年代末期的波灣戰爭,又將是另一新階段的開始。三、西方軍事思想之特質  拿破崙的戰爭史可說是集西方古代和中古時期軍事思想的大成。他雖然沒有留下一部完整的著作,但後人因研究他的戰史,而形成西方近代軍事思想的主流。西方軍事思想大體都沿著同一條路線,具體言之,可以克勞塞維茨的思想為代表,其後的毛奇、史里芬、福煦、馬漢、魯登道夫、富勒、杜黑等名家的論點,甚至二次大戰後美國的新克勞塞維茨學派,事實上都沒有超出克勞塞維茨思想理論的範圍,後人唯一對克氏理論持不同看法的就是李德哈達。克、李兩氏的思想可說是西方軍事思想的精華,綜觀西方軍事思想之特質有:  (一)在「史的發展」方面    1.工技發展帶動軍事思想進步西方傳統的軍事學說主要產生於十九世紀,也就是拿破崙戰爭之後。隨著工藝技術的突破,西方軍事思想亦同步快速的躍進;尤以二次大戰後,高科技的武器裝備相繼出現,傳統的軍事理論莫不受科技影響而隨之調整。而西方軍事思想亦以西歐國家及美國為重心,帶動全世界的軍事思潮。2.專精軍事的軍事思想古代西方軍事家除亞歷山大外,幾乎所有的軍事思想家的軍事理論均侷限於戰爭或戰時的問題,研究的主題只限於軍事工具的使用。及至克勞塞維茨雖說:「戰爭是政治的延續(註八十三)。」但其論著亦未詳述為政之道及軍略與政略間的關係。俟後以老毛奇為首的普德學派首創參謀本部,更將西方軍事思想帶入專業化的領域,而成為職業軍人的專利,這種情形一直到二次世界大戰後才有所轉變。  (二)在「內涵」方面    1.對戰爭的認識     a.戰爭是政治的延續「戰爭是政治的延續」可說是克塞維茨思想中最重要的論點,也是戰爭的最高指導原則。戰爭既然是由國家的兵力來執行的,所以也是「國家政策用其他手段的延續」是政治的一部分,須接受政治的指導。此種觀點可說是深植全世界的軍事家及政治家的心中,如麥克阿瑟將軍在韓戰中,未聽從白宮的意見,終於免去軍職。     b.戰爭的本質 ── 暴力西方軍事思想家受克勞塞維茨理論的影響,咸認為戰爭是一種暴力行為,其行使並無任何界限(註八十四)。意即在戰爭中不必考慮道德的問題,目的在殲滅敵人。因此,武器彈藥的威力越大越好,速度愈快愈好,命中率愈準確愈好。這就形成了今天西方國家在核子武器與其投射系統方面激烈競爭的主要理論依據。  c.戰爭的目的 ── 打倒敵人克勞塞維茨說:「戰爭的唯一目的,當為打倒敵人,使其喪失作戰意志,毀其軍隊,掠其土地,迫敵投降(註八十五)。」    2.建軍思想西方軍事作戰講求組織,注重編制,運用國家財力,發揮整體戰力制敵的作為,始於普國的腓特烈大帝。拿破崙初期征戰,其部將亦非國家徵募,傭兵盛行,軍隊制度無一定常軌,軍隊只是國王征戰的工具而已。到了拿破崙當上皇帝,普國北部統一直後,普法奧俄諸強國已有建軍的制度與組織,揆諸當時的建軍思想概有:a.全國皆兵的軍國主義思想法國鐵蹄歐洲,各國為抗拒列強入侵,無不以民族主義、民族意識,號召同類民族團結禦敵,在農業時代,只有全民組織起來,始能應戰。     b.步騎合一的機動作戰思想歐陸除了橫亙的阿爾卑斯山之外,餘均是廣闊無際的平原,適合騎兵征戰,十八世紀中期以後,騎兵作戰已替代步兵方陣作戰,講求機動快速,就誠如老毛奇說:「作戰敵情不明,惟向砲聲前進(註八十六)。」  c.培養軍人專業,領軍作戰軍事作戰致勝關鍵在於將才培養,西方各國領悟到領兵作戰必須有專業軍人。作戰有一套兵學理論與治軍法則,較出色的有普國的軍隊管理與參謀制度建立(註八十七),及俄法奧國的軍事院校建立等。    3.用兵思想西方在用兵思想上與我國相似,同樣強調奇襲、攻勢、機動、速決、安全、主動與精神力的發揮,但在運用上區分為兩派: a.殲滅主義把決戰當作主宰戰爭命運的王牌,以克勞塞維茨的戰爭論為代表,認為在戰爭中,最主要和最有效的手段,還是透過會戰,藉決戰去殲滅敵人的戰鬥力,主張絕對優勢主義,重視戰略中的戰術面。從普奧戰爭、普法戰爭,第一、二世界大戰,一直到韓戰和越戰所造成的殺傷和破壞,乃至戰後美、蘇雙方均不斷發展核子武器,擴張軍備,可以說都是受了克勞塞維所強調的「戰爭是暴力行為」、「戰爭所追求的諸目的,常以擊滅敵戰鬥力的手段,居於最高原則地位。」此種論點的影響。     b.柔性主義力求避免決戰的行使,以李德哈達的戰略論為代表;認為威脅牽制陷敵於混亂之後,輕輕一擊以打倒敵人,才是最好方法,因而重視戰略中的政略面。自從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由於核子恐怖的威脅,儘管在全球各地,曾經先後發生過若干次足以導致爆發戰爭的事件,特別是一九六二年十月發生的所謂「古巴危機」,由於美、蘇雙方均適可而止,而沒有發生進一步的正面衝突。同時美、蘇又以所謂「裁軍」及「限武」等談判,來緩和軍備競爭,減少刺激。多年來,西方國家均採用了間接路線的戰略,希望能做到「不戰而屈人之兵」。戰後由於核子武器的出現與嚇阻戰略發展,以及非傳統戰爭、恐怖活動、有限及不宣而戰的戰爭,這些軍事或非軍事行動,往往並非以純軍事的勝利為著眼,而僅是製造一些政治方面的有利條件,使得戰爭與和平的界限趨向模糊。西方軍事思想遂逐漸脫出軍事戰略的狹小範圍,而向大戰略方面去尋求戰爭過渡到和平的真理。就純粹戰略觀點而論,今日西方軍事思想,雖然沒有完全拋棄以唯物為主的殲滅戰;但在趨勢上,軍事思想的範圍正擴大到統合力量,以鬥力不如鬥智為方針,著眼於間接路線的探求。 參考資料http://tw.knowledge.yahoo.com/question/?qid=100503...

還有問題?馬上發問,尋求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