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tion image of download ymail app
Promoted
匿名使用者
匿名使用者 發問時間: 娛樂與音樂音樂其他:音樂 · 2 0 年前

虎姑婆的歌詞..

小時候常唱

但現在都忘光ㄌ

只知道...好久好久滴故事................................?

6 個解答

評分
  • 匿名使用者
    2 0 年前
    最佳解答

    虎姑婆

    作詞:李應錄 作曲:李應錄

    好久好久的故事

    是媽媽告訴我

    在好深好深的夜裡

    會有虎姑婆

    愛哭的孩子不要哭

    她會咬你的小耳朵

    不睡的孩子趕快睡

    她會咬你的小指頭

    還記得 還記得

    閉著眼睛說

    虎姑婆別咬我

    乖乖的孩子睡著了

    • Commenter avatar登入以對解答發表意見
  • 匿名使用者
    2 0 年前

    ok!!是這樣的!

    好久好久的故事 是媽媽告訴我

    再好深好深的夜裡 會有虎姑婆

    愛哭的小孩不要哭 他會咬你的小耳多

    不睡的孩子趕快睡 他會要你的小指頭

    還記的還記的 閉著眼睛說

    虎姑婆別咬我 乖乖的孩子睡著囉!!(了)

    參考資料: win
    • Commenter avatar登入以對解答發表意見
  • 匿名使用者
    2 0 年前

    在好久好久的故事

    是媽媽告訴我

    在好深好深的夜裡

    會有虎姑婆

    愛哭的的孩子不要哭

    她會咬你的小耳朵

    不睡的孩子趕快睡

    她會咬你的小指頭

    還記得還記得

    閉著眼睛說

    虎姑婆別咬我

    乖乖的孩子睡著了

    參考資料: 我的童年記憶
    • Commenter avatar登入以對解答發表意見
  • 匿名使用者
    2 0 年前

    好久好久的故事

    是媽媽告訴我

    在好深好深的夜裡

    會有虎姑婆

    愛哭的孩子不要哭

    她會咬你的小耳朵

    不睡的孩子趕快睡

    她會咬你的小指頭

    還記得 還記得

    閉著眼睛說

    虎姑婆別咬我

    乖乖的孩子睡著了`

    • Commenter avatar登入以對解答發表意見
  • 您覺得這個回答如何?您可以登入為回答投票。
  • 匿名使用者
    2 0 年前

    虎姑婆

    歌手:金智娟

    作詞:李應錄 作曲:李應錄

    好久好久的故事 是媽媽告訴我

    在好深好深的夜裡 會有虎姑婆

    愛哭的孩子不要哭 他會咬你的小耳朵

    不睡的孩子趕快睡 他會咬你的小指頭

    還記得還記得 瞇著眼睛說

    虎姑婆別咬我 乖乖的孩子睡著囉

    • Commenter avatar登入以對解答發表意見
  • 匿名使用者
    2 0 年前

    虎姑婆

    好久好久的故事

    是媽媽告訴我

    在好深好深的夜裡

    會有虎姑婆

    愛哭的孩子不要哭

    她會咬你的小耳朵

    不睡的孩子趕快睡

    她會咬你的小指頭

    還記得 還記得

    閉著眼睛說

    虎姑婆別咬我

    乖乖的孩子睡著了

    姑婆是一個神祕的故事!你可以嘗試去尋找中國各地的民間故事。就會發現,不斷重複的,虎姑婆模式。

    深山裡,虎婆婆進入妳家,然後咬掉妳的頭,妳的腦,吸允妳的手指頭到底,有沒有那隻老虎的存在?是不是曾經真的存在過?動物是不是真的可以修煉成精?我們身旁,是不是隨時可能出現一個滿口血牙的野獸?東北的沃狸、歐洲的狼、日本的山妖... 這故事除了代表人類對陌生人的恐懼外是不是真有這樣的鬼魅存在?沒人見過,因為見到的人,都已經.....只剩下,口耳相傳。在奶奶..爸爸....與記憶中...不斷的輾轉流傳....

    曾經有這樣三個人。兩個男孩,一個女孩。他們的名字分別叫做小茹,阿建,和阿中。一起就讀於台北某大學...大二那年。他們一起修了一門叫做「鄉土文化與民間傳說」的課程到了學期末,老師要他們每三個人一組,選擇一個口耳相傳的故事。去找尋故事的源頭,或是蒐集所有相關的版本,做歸納和整理。在台灣這塊土地上,其實充滿著許多的故事。原住民的矮靈祭,海邊的望夫石,以及大家耳熟能詳的虎姑婆。

    他們三個人經過一個下午的討論,決定選擇虎姑婆做為報告內容。於是,他們分為三線進行,一線去圖書館或是資料館,尋找所有虎姑婆的故事。一線回到鄉間,去尋找遺落在坊間的虎姑婆故事。最後一線,則是去查詢所有傳說,所有相關性的故事。結果大出他們三人意料!因為可考和不可考文獻的虎姑婆故事加起來,竟然超過200篇。雖然內容大同小異。不過故事普及的程度真是驚人,許多不識字的阿公阿媽都熟悉知道這個故事...而且都是比他們更遠古的長輩跟他們說的..台灣土地上,由北到南,這個故事膾炙人口的程度,讓人吃驚。為了這個驚人的數據,他們又聚在討論,唯一可以解釋的這故事應該發源於中國大陸。不然,在那些沒有電視,故事書,和廣播的年代。又隔山隔水的台灣島。如何塑造出類似性這麼高的故事?!

    而負責第三線的男孩,更帶來更驚人的消息,全世界跟虎姑婆相關的故事多到數不完。全世界似乎都有這麼一隻善闖空門的野獸,舉例來說,發源於德國的「七隻小羊與野狼」故事裡,當母羊離家,野狼想要進入小羊的家,喬裝成羊媽媽,小羊為了鑑定野狼的真實性,還摸了摸野狼的爪子,不過爪子因為抹滿了麵粉,所以騙了小羊們。終於野狼闖進了小羊群的家,吞了其中六隻。再回頭看虎姑婆故事裡老虎的爪子,是用樹葉騙過姐弟兩...甚至中國大陸裡,從東北到雲貴,從西北到東南,似乎都有這樣一隻妖怪存在。會在深夜敲門,敲門。騙過小孩後,然後吃掉小孩。

    這三個人做「虎姑婆」報告做出了興趣。於是他們約了時間,去找老師詳談。他們的老師來自大陸,曾因為抗戰走中國大陸各個地方,聽過各式各樣的故事。聽完了他們的簡報,老師非常欣賞他們求學與求知的精神。於是他對他們說,如果你們肯在暑假的時候,去一趟大陸,然後找回虎姑婆的真正的源頭,份報告分數就給你們99分。而且,錢方面由老師想辦法。三人回到家裡,向父母商量。

    小茹家裡都是老師,所以開明,況且有這麼一個機會讓小孩去走走,機會可遇不可求,非常爽快的答應了!阿中的家裡非常有錢,曾多次出國,對他來說,這是一次簡單的散心。況且去大陸沒有語言問題,家裡毫無疑問的贊成了!阿建雖然家裡比較沒錢,不過父母也贊成他去大陸看看,反正為了求知,這是非常棒的機會。三人就這樣訂下了約定,就在那年的暑假,去一趟大陸,找回虎姑婆的源頭。

    暑假終於到了,飛機離開了台灣土地,降落在大陸機場。他們三個人拿著老師提供的資料,去拜訪當地有名的學者,民間文學的高人,一邊遊山玩水,一邊尋找虎姑婆的發源。終於,他們在北平找到了所謂的鄉土文化權威,卓教授。那是一個刁著煙斗,滿臉皺紋的老人。因為老師曾經幫他們提點過,他們不費吹灰之力,就見到了老人。老人,聲音低沈沙啞,說道「沒錯,全中國都有這樣類似的故事,其實我也曾研究過...如果我沒記錯,最早出現這樣故事的地方,應該在東北...」東北?一但進入東北,就不是所謂的觀光線了,也將會替這次旅程,摻上一些未知的危險...三人連日討論,並與台灣的老師通過電話,畢竟是年輕人啊,最值得傲人的勇氣和衝動,引領他們毅然決然往大陸的東北邊探訪。臨行之前,卓教授給了他們一個人的名字和住址。還特別叮囑他們這個人雖然不是什麼文學大家,不過這個人曾經因為戰爭,腳印遍佈整個東北,甚至全國的每個角落。在當地人人都尊稱他一聲,『東北通』。他們三人背起行囊,在彼此的加油打氣聲中,浩浩蕩蕩往東北出發。

    沿路上的大原野風光,深深的撼動他們的心,在擁擠的台北城,哪能見到如此綿延萬里的麥田,如此寬過清澈的藍天,火車上,畢竟是年輕人,習慣了大陸的貧窮與落後之後,馬上開始享受大地的風光。不過在旅途中,發生了一件非常掃興的事,就是富家子弟阿中,在歐洲的爺爺病危,家裡急電要他飛往歐洲,去探望爺爺,也許是爺爺的最後一面,所以阿中非走不可。三個人好不容易一起奮鬥到這裡,感情已經非常的深厚,阿中,阿建與小茹,都很不捨對方。不過阿中又不能不走...阿中臨走前,笑著說,「歐洲不是也有類似的故事嗎?我這趟去歐洲,也去找找有沒有充滿傳說的森林!等我們回到台灣,再交換心得吧!」三人依依不捨,分成兩組,分道揚鑣。

    阿茹和阿建到了東北,因為台灣老師用盡了人際關係,一路上都有人照應,雖然有些小挫折,不過都難不倒他們的決心。不過值得一提的是,越靠近東北,他們開始遇見幾件難以解釋的事,就像是半夜裡,他們一直放在背包裡的虎姑婆故事書,好像被人翻過,有著烏黑的手印。(或是爪印?)甚至他們在睡夢中,會聽到野獸低嚎的聲音,甚至某次夜晚,街道的狗吠聲突然大作,不過所有聲音隨即就全部消失了。

    終於,他們來到了東北,也找到了那個所謂的「東北通」東北通身材不高,馱著背,臉上盡是歲月滄桑的痕跡。灰舊的藍色棉襖,和已經分不清是黑色還是紅色的破帽。他從北平老人那知道,這兩個瘋狂的年輕人,此行的目的。他搖搖手,「年輕人,有些事不要知道比較好,我勸你們一句,回去吧!」兩個年輕人花了好幾週的時間,一路風雨,才找到東北,好不容易,終於逼近了他們最初的目的怎麼可能輕易放棄。他們繼續堅持著。東北通柪不過他們,答應他們,只帶他們到東北大森林附近。東北這塊森林樹海,擁有非常多的傳說,不僅擁有超過一萬公頃的面積,許多地方,甚至從來沒有人走過。從遠方望去,就像是無邊無際的的樹海。東北通帶他們到樹海的邊緣,紮營,答應讓他們住個兩晚,就催促他們要回去。

    站在在樹海邊,就會聽到深不可測的樹海深處,不斷傳來各種奇異的聲音。許多聲音好似是從內心深處,直接震盪耳膜的低鳴。他們倆心中有點害怕樹海的幽冥黑暗,可是又沈溺於這冒險的氣氛中,少年人真是不知道好歹,竟然偷偷決定,要在離去的那個晚上,到樹海內部去住上一晚。享受一下黑森林的痛快與刺激。他們計畫只走一公里,並沿路留下標記,避免迷路。於是那天,他們就趁著東北通不在,偷偷溜進森林裡。只住一晚,應該不會出事吧...他們非常幸運的,找到了東北通提過的那幢木屋,很久以前的人留下的,幾乎荒廢的小矮屋。小木屋外頭有棵參天的大樹,和光可鑑人的小湖。好像是專為渡假的小木屋。晚上,小茹與阿建,在木屋裡,瑟縮在睡袋裡。周圍冷的讓他們睡不著!無論小茹和阿建,此刻都非常興奮,是那種夾雜恐懼與刺激的快樂。心跳好像隨時會跳出來似的。他們笑著,明天出森林,一定會挨東北通一頓罵。不過有了這晚樹海的經驗,這可是他們大學四年最刺激的回憶!可惜阿中臨時不能來...

    他們在破屋裡找到了火爐,點起火,開始泡咖啡。一邊喝著咖啡,一邊竊笑,如何回台灣後,對朋友炫耀!三人裡面,數小茹的文筆最好,高中時代就得過許多文學獎,她決定把這次的經驗寫成故事,投稿到學校的刊物上。不過,正當他們品味這個讓人神經繃緊的夜晚的時候,突然,門發出了「扣!扣!扣!」的聲音。小茹一聲尖叫,躲到阿建身後,阿建緊緊抓住小茹的手,揚聲問到「誰...誰啊?」『是俺啦!俺是東北通...你們竟然給我亂跑!害我找你們找的要命!』聽到熟悉的聲音,阿建鬆了一口氣,「是大叔啊...對不起...我們下次不敢了..」阿建走到門邊,正要拉開門的時候,右手突然被小茹拉住了。「建,你還記得虎姑婆的故事嗎?」建心臟猛然一跳,碰到門把的右手又縮了回來。「門外的大叔...我們怎麼知道你就是大..大叔呢?」『你們兩個龜崽子,搞啥飛機啊!?快讓老子進去!外頭冷的要命啦!』「你知道那個介紹我們來的北平老人叫什麼名字嗎?」建靈機一動,問到。『那老頭?卓老頭子!問這幹嘛...你們要冷死俺啊?』建與茹對望了一眼,微微鬆了口氣。「對不起...」建拉開門,看見東北通依舊穿著他那件舊藍色棉襖,紅黑破舊的帽子戴在頭上。茹的眼睛錯閃了一下,似乎看到那帽子比以前要紅了一些。東北通一進來,馬上跑到火爐旁,背對著他們,搓著手,冷死俺了..』建和茹看著瑟縮在火爐旁的,東北通的背影,不安的心漸漸遠去。

    『ㄟ!你們真該打,這樹海多危險你們知道嗎?!』「對不起...」阿建也坐到火爐旁,隨手遞上手裡的熱咖啡。「喝了這會比較暖和...」『嗯!咦?好苦...不過苦的有味道!』東北通的臉始終低低的,半邊爐火的映照下,顯得模糊不清。只是贊不決口的稱讚他從來沒見過的這棕色飲料『這是咖啡啊?俺從來沒喝過這麼有味道的茶..』『棒!棒!棒!』火爐慢慢燃燒著,東北通大概因為找他們找的太累,很快就鼾聲大作。此刻樹海小屋,除了細細的風聲,是一片寧靜。阿建與小茹不知不覺,也倦了起來。他們把帶來的水先煮沸,準備明早再來泡咖啡。「建,我想睡了。」小茹小聲的說,眼睛慢慢的闔上。阿建看著火爐的火焰,搖搖晃晃,忽明忽暗,不知不覺也睏了。「茹,睡吧,有我陪在妳身邊...」茹,帶著微笑,進入了夢鄉。夢中,她夢見了她與建回國,見到久違的父母,並且她把經驗告訴所有的好朋友,這是多棒的一次經驗之旅...每個精彩的環節,一定會讓她那群朋友尖叫不已!樹海,深夜。遠離的塵囂的城市,只剩下寒冷的空氣和幾襲孤獨的靈魂。火,慢慢的小了。終於它輕輕的顫了一下。噗茲一聲,熄了。整座小屋,陷入完全的黑暗與寧靜中。

    睡著睡著,小茹似乎聽到什麼奇怪的聲音。她本來不想管它,可是那聲音就在她的身側,出非常規律的「卡茲!卡茲!卡茲!」的聲音。什麼東西啊?她睜開眼,黑暗中,隱約可見東北通的背影,好像低頭啃著什麼...「大叔...這麼晚了你在做什麼啊?」『呵呵,俺在吃花生豆。』東北通的聲音略顯沙啞,『你要不要來一塊?』她摸摸肚皮,半夜起床,肚子特別容易餓,「我也要!」她撐起上半身,伸出手。北通隨手丟了一塊給她。她嘿的一聲接個正著,放在嘴邊,用力的咬了下去。突然一陣血腥味衝入口中。她心中一驚,趕忙掏出嘴裡的那塊"花生豆"腦袋轟的一聲。她用手摀住嘴,壓抑胃裡噁心的感覺,可是雙眼已經禁不住,流下了兩行淚。她知道這是什麼了。這是小指頭啊....而且,這是阿建的手指頭.....她全身不斷發抖,抬頭看著正吃著津津有味的東北通。心跳聲音,撲通!撲通!撲通!好像就要跳出了胸膛。

    我...不能慌,不能慌,這次,,,,是真的遇到了虎姑婆...我不要死...我不要死....我不要死!我。不。要。被。吃。掉。求生意志竄上了小茹的腦袋,她馬上想到了虎姑婆的故事!「大...大叔...我想.想..出去...解..解手..」『三更半夜的!在這裡解就好了!』「不...不成...」小茹努力壓住發抖的聲音「很臭,我..等..等會..睡不著。」『真麻煩!』東北通緩緩轉頭,茹似乎看見他嘴裡的獠牙,青光一閃。她用力按住內心的恐懼。「如果我尿了出來,會很臭...你可以用繩子綁住我的身體...」『嗯。到是好主意。』東北通站起身,他從破屋翻出一條爛繩子,圈在小茹的身上。『去吧!』小茹慢慢的走出小屋,身上的那條繩子不斷的發出拉力,表示東北通正不斷的測試,她是不是還在?小茹走到大樹旁,解下繩子,圈在樹上,她看了看四周,深夜的樹海,不知道有什麼豺狼虎豹,她不敢跑,也怕跑不過東北通。她看了看門外那株參天大樹,一咬牙,小茹手腳並用,慢慢的爬到樹上,她爬得非常慢,還有幾次不小心滑了幾交。幸好,繩子因為綁在大樹上,東北通一時間不會發現。小茹爬到了樹上,滿身大汗,她躲在樹枝與樹枝的縫隙裡,祈禱東北通別發現她。繩子的騙術果然撐不久,吃完阿建的東北通,發現了不對。一瞬間,就從小屋竄出來。它看見繩子綁在樹上,低頭嗅嗅,突然仰頭對樹的頂端用力吼了一聲!『吼!!!小女孩!給我下來!』這聲怒吼響徹雲霄,原本寧靜的樹海傳來一陣小動物的驚竄聲。小茹緊緊的抓著倚仗的樹枝,驚慌的淚水不斷的淌下。『小女孩!妳躲不掉了!不管躲到何時?妳註定要成為我的食物!』小茹搖搖頭,拼命想著虎姑婆的故事內容。

    對!熱油?最後虎姑婆是被燙死的....怎麼辦?哪來的熱油?靈光一閃,她想到了剛剛東北通喝咖啡時,贊不決口的表情。她大聲的喊到,「我知道了,我被你吃定了!」「不過,你還想喝剛剛那好喝的棕色的茶嗎?」東北通它舔舔口水,『那的確好喝!』小茹繼續說到,「如果把人浸到這茶中,肉會變得比原來好吃一百倍..」看到它露出懷疑的表情。小茹趕忙繼續說「真的!不然你可以煮一大鍋來試試看!」東北通低吼一聲。『警告你!別搞什麼花招!』接著,東北通在小茹的指導下,把小茹和阿建帶來的一大包咖啡,都丟入熱水中,攪拌然後加入些許的奶精。煮沸後。不久後,東北通完成了一鍋和浴缸差不多大的咖啡。「你吊上來,我煮熟後再跳下給你吃!」此刻東北通聞到咖啡的香氣,實在忍不住了。『吼!!快點!我餓昏了!』就用剛才的繩子把熱咖啡吊上去。小茹看著那一大鍋的咖啡正緩緩上升,手心滿是汗水,她是不是也有像『虎姑婆故事』裡的姊姊的好運氣...能一舉殲滅老虎呢?現在就是關鍵!她不想死...她才19歲,好多事情還沒做過,還有疼愛自己的父母...她不能死。

    剛想到這裡,咖啡鍋也吊了上來。她一咬牙,不管雙手的如何焦燙,手抓住鍋緣,把鍋子的滾燙咖啡對準東北通,狠狠地倒下去!她閉上雙眼,不敢看一切。隨著熱咖啡的澆落。底下傳來一陣驚天動地的怒吼~~吼~~~吼~~~~吼~~~~怒吼過後,是撕裂的哀號。慢慢的,哀號一聲小過一聲。終於微弱到無聲。天邊微微發亮,小茹才敢慢慢的從樹上爬下來。地上躺著一具焦屍,不過已經不是人形。與其說是老虎,還不如說是一隻巨大無比的貓。被燙的模糊的血肉,浸在咖啡汁裡,竟然發出非常濃厚的甜香。小茹在樹林裡找到一根尖銳的木棒,對大貓的腦袋,用力的插了下去,木棒穿過眼珠,直釘到地上。大貓顫了幾下,終於死透了。小茹流下了眼淚,飛也似的逃離這座森林。

    小茹像是逃亡一樣,從東北直搭火車到北平,然後直奔機場她一點都不想繼續留在這塊土地上,任何一秒鐘!阿建已經死了,東北通大概也被大貓給殺了。夜裡她幾乎不成眠,常常會在眼淚裡驚醒。夢見東北通的背影,那滲上血變紅的帽子。阿建的手指頭,血淋淋的在她口中。還有最後那隻大貓全身扭曲的樣子。她帶著淚水,像逃亡般,飛離了大陸。終於,當她全身狼狽,踏上台灣的機場。一瞬間,她的靈魂就像是鬆懈下來。「回家了...終於回家了...」她忍不住,蹲在機場的大理石地板上,痛哭起來。

    她悄悄的回家,回到家,鎖上房門,什麼人都不見。

    參考資料: 自己
    • Commenter avatar登入以對解答發表意見
還有問題?馬上發問,尋求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