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使用者
匿名使用者 發問時間: 政治與政府政治 · 2 0 年前

請問台灣和大陸之間統獨的”利與弊”...

小弟我沒有任何政治立場~歡迎大家踴躍發言...^ ^

3 個解答

評分
  • 匿名使用者
    2 0 年前
    最佳解答

    單純就你的問題.我提出個人的愚見.倘若兩岸真統一了.或許.台灣的人才配合大陸地大物博的資源.確實可能創造出另外一個中華民族的盛世.而這各盛世.可能是貞觀之治.康乾盛世都無法比的.但是.在要達到這目標之前.台灣的經濟可能會先被拖垮.你或會疑惑.我為何會這樣說.大陸經濟不是正在起飛嗎.我拿東西德來說吧.當初東德可說是共產集團裡面.經濟最好的.工業最進步的國家了.可是兩德統一之後.西德為了填補東德.赤字一路攀升導致他本國經濟差點崩盤.而重點是西德在經濟規模跟國土方面都比東德要來的大喔

    至於.獨立嬤.個人蠢見.戰爭絕對是無可避免的.但是.如果有幸我們擋住了中共的軍事行動.或許.台灣以後的國際出路會更寬廣一點.也極有可能正式獨立為台灣共和國.但是.台灣的整體經濟要恢復那各代價也是相當大.另外就是兩岸將會越走越遠.

    個人一點淺見.僅供參考

  • 匿名使用者
    2 0 年前

    第二篇說的太好了

    我由衷的給你鼓鼓掌~

  • 匿名使用者
    2 0 年前

    在18世紀的70年代,北美洲曾掀起了反抗大英帝國殖民暴政的獨立戰爭,其結果是造就了如今雄視天下的美利堅合眾國。後代的歷史家們當然可以找出成千上萬的理由,去分析為什麼美國獨立革命會成功的因素,然而這些都是馬後炮。

    在革命之當初,美國內部其實也分成許多不同意見的派系,類似台灣今天的獨派,統派,維持現狀派,和許多中間的騎牆派。統派(那時叫效忠派,Loyalists)的論調也和今天台灣的統派同一個調調- - 『英國軍力強大無匹,殖民地絕對打不過』;『戰爭會使殖民地經濟蕭條』;『我

    們都是英國人』,『不要背棄英格蘭文化母國』;『繼續受英國統治,有莫大之經濟利益,可以銜接廣大市場』等等。

    是不是聽起來很耳熟?不過當時的北美終究是獨立派的意見佔了上風,從而掀起驚天動地的革命。如果再回頭來看看統派所鼓吹的那些『好處』,我們會發現,作為一個獨立國家,這些好處不但不會消失掉,而且會發揮得更大更成功。至於壞處,當然便是要有戰爭的準備(而在美國已經和英國交戰之後,照樣有統派在扯後腿,當內應;對此華盛頓還寫過一封很不樂的信)。但是革命終於成功了,而美國如今是幾乎人人稱羨的自由民主又富裕強大的一等國家(當然,一定也有人說,我才不希罕勒!尤其是中共的信徒們!)。

    美國當時的情況其實比台灣現況還糟。她是名符其實的殖民地,上有英國派來的殖民長官-總督掌握最高治權,而美國人是在這種軍政大權都掌握在敵人手裡的情況下掀起反抗。在今天台灣統派的眼光看來,想要反抗,『談都不要談』。然而結果如何?

    台灣今天卻是一個實質獨立的國家,有自己國民選出的總統(統派聽著,李登輝可不是江澤民派來的台灣總督,陳水扁也不是胡錦濤請來的台灣特首!),有外交軍事的自主權,有一定的領土(除了所謂的憲法裡那一點老鼠屎),還有2160萬勤奮的國民(包括閩客外原四大族群及極少數其它民族)。奇怪的是,卻有許多人敲著腦袋在自問:台灣是一個國家嗎?台灣的武備遠非當日美洲殖民地可比,卻有許多人相信中國的恫嚇,說是大兵將至,會把台灣蕞爾小島夷為灰燼。

    其實台灣最缺的是獨立自主的意識。當然現在比起二蔣時代進步多了,但是在面對中國和內應派的恐嚇時,這種意識還嫌不夠強。下列是美國開國之初的一些文獻,讓大家看看,台灣的情勢比起北美洲當年要有利許多,在中國和統派的打擊恫嚇下,也不用氣餒,究竟民主社會中什麼聲音都有,只要主流方向正確便夠了。

    派曲克。亨利 (Patrick Henry) 不自由,毋寧死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1775/3/23 根據William Wirt 之記錄

    『總統先生,人很容易掉進希望的錯覺之中。我們很容易在痛苦的真相面前閉上兩眼,而去陶醉在那妖女的歌聲中,直到她把我們變作畜牲為止。這難道是千辛萬苦追求自由的人所應有的作為嗎?我們情願作那種貪圖一時安逸而卻裝成眼明而瞎,耳聰而聾的人嗎?不論事情怎麼令人不安,我們應當要了解事情的全部真相,知曉最壞的狀況,並且來對付它。』

    他說,他的行動只會被一盞明燈指引著,那就是經驗的明燈。他知道唯有用過去的事實才能預測未來。而說到過去的事實,他想要知道,到底是英國政府的什麼作為值得這些紳士們拿來安慰他們自己和議會?

    『是不是近來在接受我們請願書時的那種陰險笑容?千萬別信它,先生,它馬上會變作套向你雙腳的羅網。不要被親吻了一下就被出賣了。問問我們自己,這種接受請願時的高雅姿態怎麼和布置在我們海上和路上的戰備對得起來。難道說,同胞愛和和解是要靠戰艦和軍隊才能奏功?是不是我們太頑固不願和解,以致要動用武力才能嬴回我們的愛心?先生,別再自欺了!這些是為了戰爭和征服所作的整備-是國王所定下的最後絕招。我想請問紳士們,如果這些軍備不是來對付咱們,那是用來幹啥?紳士們能想出其它的動機嗎?英國在世界這一個區域有敵人須要她大張旗鼓來整備海軍陸軍嗎?沒有,先生,根本沒有!這些不是用來對付別人,正是來對付咱們的!這是來把英國政府為我們久已打造好的腳鐐手銬打上鉸釘用的。』

    『我們有什麼辦法可以來應付他們嗎?是不是要跟他們辯論?先生,我們已經和他們辯了十年了。有什麼可以提出來的新主意嗎?沒有。在這個議題上我們能談的都已經談過了,一點兒用都沒有。要不要去用懇請和謙卑的哀求?我們還有什麼沒有試過的名堂?先生,我懇求你們,不要再繼續自欺了。我們已經試過所有能避開這場就要來的風暴的法子。我們訴了願,我們抗了辯,我們苦苦懇請了,我們俯伏在王座面前哀求國王出面制止政府及議會的黑手。結果呢,我們訴的願被人家蔑視了,我們的哀求只是招來更多的暴力和侮辱。我們的呼籲被人家置若罔聞,我們被他們從王座腳下輕蔑地踢開!在這種種之後,我們想要把自己沈浸在平安和解快樂中的希望終成泡影!』

    『現在已經沒有幻想希望的空間了。假如我們要自由,假使我們還要保有這些我們長久以來認為是不可褻瀆的權利,假使我們不想下賤到要放棄我們長久以來聲稱永不放棄的高尚奮鬥,那麼在光榮的目的達成之前,我們就必須戰鬥!我們唯一的選擇便是拿起武器,祈求上蒼保佑我們!』

    『他們對我們說,先生,...,我們這麼弱小,不可能應付得了這麼強大的敵人。 那請問我們什麼時候會變強一點?是下個星期還是明年?還是要等到我們被徹底解除了武裝,而家家戶戶都有個英國兵來駐守的時候?我們會從猶疑和懶散中變強嗎?我們要依靠萎靡地躺著,等敵人來綑手綑腳以便增強我們的抵抗力?先生,我們一點也不弱。如果我們善用上帝賦與我們的力量,在這樣一個國家中用追求自由這個神聖目標武裝起來的三百萬人民絕對可以擊敗任何想來進犯的敵人。』

    『而且,先生,我們也不會只是孤軍奮鬥。掌管萬國命運公正的上帝會召起我們的朋友來和我們一起戰鬥。戰爭不是強者包嬴的;勝利屬於警醒的,勤奮的,和勇敢的人們。而且,先生,我們已經別無選擇。即使我們卑賤地想要龜縮回來,也為時已晚。除了要投降和作奴隸外,我們已經別無退路。鎖我們用的腳鐐手銬已經打造停當了!它們的鏗鏘聲已經可以在波士頓的原野上聽得見了!戰爭是無可避免的了-就讓它來吧!我再說一次,就讓它來吧!』

    『先生,不敢正眼去瞧這事是沒用的。紳士們大叫,要和平!要和平!但是和平不會來。戰爭實際上已經開始了,下一陣北風吹來就會傳來兵器交加的響亮聲!我們的弟兄們已經上了戰場了!為什麼咱們還在這裡遲疑?紳士們想要什麼?他們會得到什麼?生命有這麼可貴或是和平有這麼甜蜜到值得用身被枷鎖當奴隸來交換嗎?』

    『但願全能的上帝不許-我是不知道別人要怎樣幹,我自己是--不自由,毋寧死!!』

    他回到他的座位。這時沒有一點聲音。這震撼太深刻了。在短暫的失神之後,有幾位代表從他們的座位上站出來。

    從他們每個人顫動的嘴唇和每顆閃著光芒的眼睛中,他們喊出:『備戰!』。

    獨立之論據 (湯姆。佩恩)

    常識(Common Sense) - 獨立之論據

    湯姆.佩恩(Thomas Paine )1776年 1 月 佩恩在提出這篇文章時,才從英國本土新近移民到美洲不久,算是個 《新住民》,類似今天台灣的所謂的《外省人》,而且還是個剛到的外 省人。

    然而,從他的文章 中可以立即看出,佩恩是個熱愛自由的新住民,一來就向住地認同,而對英國欺壓殖民地人民的暴政表現出極大的厭惡。他雖然新從英國來,卻呼籲他的美洲同胞們 ,不要向英國低頭。據說華盛頓將軍在讀了這篇文章之後,更堅定了他領導美洲殖民地邁向獨立之路的決心。 佩恩原文很長。我這裡只摘譯其中的精華部份與網友共享。這裡幾乎每一段都可以拿來和今天的台灣-中國關係作個對比。 ************************************************************

    我聽到有人說,美洲的繁榮是由於和英國以前的連屬關係而來的,這關係對美洲的光明前景十分緊要,而且永遠都有同樣功效。再也沒有比這更荒繆的說法了。這好比說,因為小孩子是吃奶就會長大,所以他也就永遠不必改吃肉;或是說,一個人的第一個二十年的人生經驗也同樣是他下個二十年的經驗。這當然是瞎扯 。

    坦白說,即使沒有和歐洲任何強權有關係,美洲照樣會欣欣向榮,甚至更繁榮也說不定。但是,有人又說,英國保護過我們。的確,英國很在意我們,而也確實耗費過咱們 和他們的錢糧來防衛美洲,但這就如同它會為了它的商業和統治權而去捍衛土耳其一樣。我們一直被一些古老的偏見所誤導了,也因為迷信作了許多犧牲。

    我們誇稱英國保護了我們,卻沒有考慮到它的動機是『利益』而不是『情感』。它並不是為了我們的事去抵抗『我們』的敵人,而是為了『它』的事去對付『它』的敵人。而『它』 的敵人卻是除此之外根本和我們沒有爭端的。然而,只因為我們和『英國』的關係,他們就成了我們永遠的仇敵。請英國少來這套對殖民地假惺惺的托辭吧!要不然 ,讓我們割斷對英國的依賴吧!這樣一來,就算英國和法國西班牙打仗,也不干我們的事。

    上回漢諾威(Hanover)事件的慘痛經驗就應該夠警醒我們有這種關係的壞處了。 最近議會裡又有人提出,殖民地各州之間彼此不應相關,而是應該透過英國才可互相連絡,所以像賓夕法尼亞和澤西等等只不過是對等的姐妹州而已。要拉關係的話 ,這可是個彎彎曲曲的笨法子,而卻又是製造敵人的好辦法。要不是我們和英國的臣屬關係,法國和西班牙便不會(而將來也大概不會)是我們的仇人。

    但是又有人說,英國是我們的母國。那我就要說,它的行逕才更可恥!就連凶殘的人也不會吃掉自己的子女,野蠻人也不會去攻打自己的家人。所以這種講法真是自己找罵。

    (英國)國王和他的寄生蟲們運用『祖國』和『母國』這樣的字眼,想用卑鄙的傳教手段,利用咱們腦袋容易上當的弱點來牟取不正當的利益。歐洲, 而不是英國,才真正是美洲人的祖國。這個新大陸已經成為來自歐洲各個角落熱愛生活及宗教自由的被壓迫者的避難天堂。他們逃來這裡,並不是由於母親溫存的擁抱,而是由於惡魔的毒手。直到如今,英國暴政的黑手仍然緊緊追著那些因逃避苛政而被迫離開家園的第一代移民的子孫們!

    有人又說了一籮筐的英美統合派論點--如果兩者聯合起來,我們將力足以向全世界挑戰。這只是個胡亂猜測,任誰也猜不準戰爭的結果,而這個觀點本身也沒有什麼意義。美洲大可犯不著為了英國的利益在亞洲,非洲,或歐洲的戰事中損耗人命。而且,我們為什麼要向全世界挑戰?我們的立國之道是商業,只要我們自己好好兒幹,全歐洲都會和我們有和平友好的關係,因為讓美國成為一個自由的港口對整個歐洲都有好處。貿易將永遠是我們的保障,雖然我們缺乏金銀礦,卻也使我們免遭侵略。

    我敢在此向最熱衷的統派份子挑戰:你們能指出一個這美洲大陸和英國統一的任何好處嗎?我重複這個挑戰--一個好處也沒有!我們的玉米在歐洲到處都可以賣得好價錢,我們也可以從任何地方買到須要的進口貨。相反地,和英國統一卻會使我們遭受無數的損失和壞處。就以我們對全人類以及我 們自己的責任來說,我們也應當割斷這種聯係,因為任何對英國的臣屬關係和依賴只會使得我們直接介入歐洲的的戰亂和爭執,而使得原與我們友好而無爭端的國家變成仇敵。歐洲是我們的市場,我們不應該和他的任何部分有偏袒的關係。美洲的真正利益在避免介入歐洲的紛爭。然而如果我們和英國有從屬關係,我們就逃不掉 ,而成為英國的政治天平上的琺碼(被人家拿來拿去作平衡用,一如台灣當年的處境)。

    歐洲土地上林立的王國不會有持久的和平。只要英國和其中一國起了戰爭,則謹因 為我們和英國的從屬關係,我們的貿易便泡了湯。而某一次戰爭的結果也許會比不上它的前一次,斯時也,那些當初堅主統一的份子會悔不當初,而希望分離,因為 在那種情況下,作為一個中立國遠比作為一個交戰國要好得多。

    英國用來統治這塊土地的政府是一種遲早要終結的形式。了解到《目前的憲法》只不過是暫時性的這個令人不爽的事實後,任何認真思考的人都看不出前途有什麼愉快可言。知道這個政府存在不久,因而我們任何遺留給後世的事物都沒有保障,實在叫人難過。簡單地說,我們既然會使下一代欠債,則我們最好為他們先作些工作,否則我們是卑鄙地利用了他們。

    雖然我極力想避免作不必要的攻擊,但我還是認為,那些力主統一的人可以歸為下面幾種類型:不能令人信任的自私鬼,有眼無珠的弱智者,視而不見的偏見份子, 還有一些高估了歐洲世界的一些所謂的溫和派。而最後這一類,由於人們錯誤的判斷,會對這大陸造成比前三者加起來還多的傷害。

    對於住得離戰區較近的幸運兒來說,他們離厄運不夠近,所以不能了解美洲人的財產所將遭遇到的危機。但是讓我們想像是身處戰亂所在的波士頓,我們便能學乖,知道要和那我們不能信任的政權斷絕關係。那個不幸的都市的居民,幾個月前還是富裕悠閒,而今卻是除了留下來餓死,或出外行乞之外,已別無選擇了。

    一些不熱心抵抗英國,懷有不實希冀的消極份子會大聲疾呼:

    『好啦好啦,我們再和好如初吧!』請你們先把你們的和解主義拿來在人性情感這個自然的試金石上試 試,然後再來告訴我能不能去愛護,崇仰,並效忠一個曾經以戰火刀劍來荼毒你們國家的政權?如果你作不到,那你就只是在欺騙你自己,而且由於你的拖延會連累你的子孫也慘遭毀滅!因為你既不真愛也不尊敬你未來與英國的關係,所以這種關係是勉強的,不自然的。它只是為了一時的權宜而設的,而且很快就會陷入比先前還要惡劣的情景。

    如果你說,你能夠忍受這些暴行;那我問你,你家的房子有沒有被燒過?你的財產有沒有當面被毀壞過?你的妻兒有沒有遭受沒床可躺,無物可食的境況?你有沒有父兄或子女被敵人殺害而你自己成了個頹廢的倖存者的經驗?如果你沒有,你有什麼資格來審判這些受害者?如果你有,而還能夠和凶手握手言歡,那你實在不配作人之夫,之父,之友,或之愛人!不管你此生是什麼地位或名銜,你只不過是個有懦夫之心和馬屁精靈魂的傢伙! 我不是要在此煽風點火或誇大喧嚷,只不過請你用你的自然良知情感來作判斷。我也不是要揭露幾個恐怖真象想要燃起仇恨,而是要把大家從怯懦的迷夢中喚醒。

    英國或歐洲是沒有可能征服美洲的,除非自己先被遲疑和膽怯征服了。我們如果好好掌握今冬的局勢的話,我們的前途是天長地久。如果我們輸掉了或疏忽了,整個美洲都會蒙受厄運。如果我們錯過了這個珍貴的冬天,那我們實在百死而有餘辜。我們如果不前進,就會往後退。要不然我們就是永遠在爭吵或荒唐地請願。我們已 經長得比國王所預期的要大了,他會不設法來裁減我們嗎?

    我說句簡單話:一個嫉妒我們繁榮的政權有資格統治我們嗎?任何對這個問題答:『不!』的人都是獨派 ,因為這正是所謂的獨立!

    美洲目前不過是英國政治系統中的次等臣民,英國只是在對它本身有利可圖的事情 才會來聞問美洲。任何對它不利的事只會使它來壓迫我們或至少來干涉我們。想想近來發生的一些事!人是不會只改個名字就會從仇人變作朋友。

    為了揭露統一現在是個危險的作法,我敢保證:現在國王一定會取消一些動作,讓他在各州政府中建立一些聲望,以便他可以慢慢地用狡猾詭計來完成他短期內用武力辦不到的事。統一和滅亡其實是相去不遠的。其次,就算我們弄到了最好的和解條件(一國兩制?),充其量也只是個暫時的辦法而已,或是成立一個短命的臨時監管政府,而所有事務在此期內都是吊在半空中。沒有哪個菜瓜移民會把財產搬來這種政府命如懸絲的鳥地方。天天都可能有紛爭暴亂,現今的住民也會紛紛離開。

    然而,最有力的論點是,唯有獨立,才能建立一個力足維持和平,避免內亂的政府。如果現在和英國統一,叛亂一定是這裡也冒,那裡也冒,其結果是比目前英國的暴政還糟。(討論獨立政府的型態)我謹摘錄一個聰明的政府觀察家德拉貢捏提(Dragonetti)下面的一段銘言:『政治家的科學,在於確定真正的自由與幸福。被萬世所尊崇的偉人應該是那些發現一個政府的型式,使它可以耗費最少的國力,卻能得到各人幸福最大總和的人。』

    有人會問:『那美國的國王在那裡?』我告訴你,朋友,祂在天上,而且絕不會像 英國暴君一樣來蹂躪我們。....(制定憲法)讓我們嚴肅地選出一天來宣告這個憲章,奉上天神聖之名,向世界宣布 ,我們所制定的君王便是:在美國,法律即國 王!正因為在獨裁國家,國王即是法律,所以在自由國家,法律就必須是國王。

    統派觀點美洲的真正利益(The True Interest of America)

    查理。英格利斯 (Charles Inglis)

    在獨立革命之初,除了獨派的論點之外,自然也少不了有許許多多的統派論點。其中講得最有條理的是查理(英格利斯。此人是個牧師,是個保守人物。他這篇《美洲 的真正利益》是用來答覆上面佩恩的文章的。摘譯一些重點,以便大家暸解一下統派的論點。大家會看到,古今統派似乎有許多相同的想法,不分東西皆然。要點 是,統派所提到的好處,都是眼前利益。而獨派所提的,卻都是長治久安之計。另外,統派都一再提到,敵人很強大,咱們絕對打不嬴。而獨派則是 『愛拚才會嬴』。 文中的括弧中的意見是我加的,請網友有興趣的接下去好了。 *********************************************************

    和英國和解統一的好處:

    1. 現在應該是『英國人不打英國人』的時候了。( 中國人不打中國人?)

    2. 一旦和解,和平馬上到來,而『大英帝國所締造的長久和平中的短短停頓』 也就立刻終止。

    3. 戰爭帶來農,工,商業的衰落。一旦和解,這些生產活動立可恢復生機。

    4. 英國的海軍乃是獨步全球,美洲商業可以受到它的保護。而英國對於『海員 的培養,以及海軍素質之優越,....』是無人可以超越的,暗示美國絕對 打不嬴。(統派的嘴巴就可以替解放軍造出航空母艦來,更是厲害!)

    5.依靠英國的海軍武力只須花費美國自建海軍費用的五十分之一 (當然啦,代 價是作奴隸)。

    6.和英國統一,能有無窮的貨物供應,而『英國的生產力又是超越世界任何一 國 ,....尤其是我們所須要的金屬,布料,及毛料』。(現在的統派不也 鼓吹『祖國的經濟建設一日千里』?)

    7.一旦和解,這些『老好處』會一一回來,好像什麼也沒有發生過。(五十年 不變?既往不究?)

    而獨立的壞處:(他說佩恩都沒有提到因搞獨立而發生戰爭之不利)

    1.美洲大陸之財產會受到破壞,變亂蜂起,《老憲法》(法統?)會中斷。

    2.人們曾經喊過宣誓效忠英王,現在卻要拋棄這些誓言,是否,咳咳,會歹勢 ?而獨立會在殖民地產生對立。(糟了,咱們以前也喊過『蔣總統萬歲!』 ,歹勢歹勢!)

    3.獨立之後,和英國一切關係中斷。然而殖民地對英國是如此重要,以致英國 會不顧一切來維護它的殖民地。因為美洲一獨立,西印度群島也會要鬧獨立 ,英帝國會分崩離析。所以美國若獨立,英國絕不放它干休!(這調調好像 也耳熟得很)

    4.一旦開戰,美洲沿岸一定馬上悉數被毀滅。現在英國還沒真的出手呢,趕快 趕快,『和平還有一線希望』。而一旦開戰,天啊,田莊悉數被毀,人民流 離失所,成為乞丐......如果英方打勝,條件一定很苛(一國兩制,免想啦 !)。而如美國真能獨立,....,反正英國一定會讓你永無寧日。(台灣就 算獨立,中國也會日日夜夜搗蛋)

    5.共和制不適合美國。因為美國文化和英國文化一樣,而英國人最喜歡《有限 君主制》(Limited Monarchy),因之美國的共和制不會成功。而且共和政府 費用高昂,非美洲經濟所能負擔。(結果現在美國是世界首富!)

    『有人說:『即使有上述代價也比當奴隸好』,這點我同意。....但是我們一 定會被奴役嗎?....我們相信,英國會和我們談判出一個雙方都會滿意的結論。....我們可以要求很多條件。

    比如說,取消議會制定的稅,...,但美國 既是受英國的保護,付點費用也是應該的。』(這些都是在《一個英國的框架裡,什麼都可以談》)。 『我們的作者(指佩恩)似乎相信我們一旦宣布獨立,將能獲得外援。但是整個歐洲足以和英國匹敵的只有法國。而英法目前關係好得很,法國為什麼要幫一個和他 毫無關係的殖民地?而且,如果我們宣布獨立,法國難道就真的認為我們獨立了嗎?』

    參考資料: 知識+
還有問題?馬上發問,尋求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