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空戰士10

我沒有玩過太10但事我想知道太10的故事劇情,請問有哪個好心人來幫我~~~

2 個解答

評分
  • 2 0 年前
    最佳解答

    很長喔,慢慢看吧

    約莫在一千年前,ベベル跟ザナルガンド之間激列戰爭已到了尾聲,ベベル的

    軍隊已經殺到靈峰ガガゼト前,眼見就要衝進ザナルガンド了。ザナルガンド的領導

    者エポン知道ザナルガンド的破滅已是在所難免,卻又心有不甘。在一番苦思之下,

    終於想出了個完美的解決方案... エポン利用秘術,將所有ザナルガンド的居民通通

    變成了祈り子,讓他們負責做ザナルガンド永遠的榮光之夢,シン是這場夢的守衛,

    シン的鎧甲就由エポン=ジュ來製造提供。就像 RPG 裡面沒有打不死的最後老大,

    這世界上也沒有打不死的守衛,為了讓美夢能永遠的夢下去,這就是ユウナレスカ的

    任務了。ユウナレスカ離開ザナルガンド表面上是跟丈夫逃了出來,其實根本是

    エポン派出來的。

    ユウナレスカ的工作就是製造一個究極召喚的騙局,欺騙スピラ的民眾用絕對

    打不死シン的方式來打倒シン。所謂的究極召喚其實就是把召喚士的ガード變成祈り

    子讓召喚士來叫用,但是只要變成祈り子就算是歸エポン=ジュ所管轄,用來打シン

    就像是用火去燒ボム一樣,只是在強化シン的力量而已。結果所謂スピラ的死的螺旋

    根本就是ユウナレスカ父女聯手創造出來的大騙局而已。召喚士修練之旅根本不是在

    修練召喚士,事實上是下一個シン的培訓之旅。當ガード被當成究極召喚叫出來,

    エポン=ジュ就轉移到他身上。在エポン=ジュ消化吸收新的究極召喚這段期間,就是

    所謂的ナギ節。等到消化得差不多了,シン再次出現做做亂,就是通知大家:我餓了

    ,呼喚下一個養份的到來。這個大騙局一方面除了確保シン的不死,另一方面又能

    一直吸收增強エポン=ジュ的力量,實在是一舉兩得的好技倆。

    只是提供一個火燒ボム的方法還不夠保險,ユウナレスカ父女另外還加了一道

    防護罩:エポン教。エポン教及其教義我相信是ユウナレスカ所創立及設定的。禁止

    機械的教義主要就是為了保護シン的生存。在ティーダ一行人進入シン體內前,飛空

    艇上的主炮在ティーダ一行人的協力下廢了シン的雙手,也就是說其實只要合人力跟

    機力就有可能打倒シン。在ミヘン‧セッション戰裡雖然用上機械卻也是被シン打

    好玩的,主要是因為單靠機械的力量是不夠的,而當時的討伐隊太弱了,沒有後來在

    飛空艇上跟シン對上的ティーダ一群人的力量,所以才失敗的。但是如果靠機械的

    力量打倒了シン,這樣一來エポン=ジュ就找不到下一個附身的對象,永遠的榮光

    之夢就做不下去了,這怎麼可以呢,所以ユウナレスカ才會明文定下禁用機械的

    教義,把真正可能打倒シン的方法形容成萬惡之首,這步棋實在高明。

    一開始襲擊ティーダ的シン是哪裡來的?我個人是認為那隻應該是成為召喚獸

    的祈り子所召喚進ザナルガンド的夢中的。祈り子有兩種,一種是在ベベル軍

    攻到靈峰ガガゼト時所有的ザナルガンド人民所變成的做夢祈り子;另一種是在

    世界各地,等著召喚士前來的召喚祈り子。做夢祈り子被エポン=ジュ所控制,

    沒辦法做太多其它的事,整天就只能做夢而已;但是召喚祈り子跟エポン=ジュ是

    天高皇帝遠的關係,有能力一點的 (バハムート應該是很有能力的) 就會想些奇怪

    的想法 (不想再做夢了)、做些奇怪的事 (召喚シン進夢中)。進入夢中的シン為什麼

    會破壞ザナルガンド,我想平常エポン=ジュ應該是待在ザナルガンド的夢中,只有

    當シン被打倒時才會出來做轉移附身的動作;平常時シン的行動應該是自發反射性的,

    有人攻擊就反擊 (ミヘン‧セッション戰) ,到處做做亂 (キーリカ島),看到有

    大都市的話就會做出破壞的動作, (這點ユウナ在ルカ廣場某紀念碑前有跟ティーダ

    提到,都市如果發展得太大的話就會招來シン的破壞) 所以當シン看到如此繁華的

    大都市,當然是大肆破壞一番啦。而召喚シン進夢中主要就是要把シン當成夢跟

    現實之間的橋樑,讓ティーダ得以從ザナルガンド裡來到スピラ。至於ジェクト

    為什麼沒碰到シン也來到了スピラ,我相信應該和某人所說的一樣,ジェクト是

    バハムート在ザナルガンド中的實體映射,所以靠バハムート自身的力量就有辦法

    把ジェクト弄到外面的花花世界裡。

    結尾的動畫時ティーダ跳下飛空艇飛向ジェクト、アーロン跟ブラスカ,跟老爸

    拍了一下手。嗯,ジェクト跟アーロン是由ユウナ做異界送り,但是ブラスカ在叫出

    究極召喚後是誰替他異界送り的呢?劇情中好像沒交待歷屆的大召喚士召喚完後是

    怎麼樣。可能寺院裡有個 "大召喚士異界送り委員會" 的組織,專門幫打到シン的

    大召喚士送行的吧... 把人變成祈り子的秘術力量來源應該是エポン=ジュ,所以當

    エポン=ジュ被打倒後,所有的祈り子就通通被釋放了,ザナルガンド之夢不再,

    召喚獸們也跟著消失了。不過ティーダ會在異界裡跟アーロン他們一起出現,表示

    ティーダ已經不再只是個夢,已經變成スピラ真實的一部份了。ティーダ走的時候

    是自己跳下飛空艇的,沒人幫他做異界送り。(ユウナ最後異界送り送的是シン跟

    做夢祈り子,跟已經實體化的ティーダ沒有關係) 也就是說只要ティーダ願意,他

    可以學シ-モア一樣有事沒空就復活當個活死人回來跟ユウナ約會逛街。

    參考資料: 巴哈姆特- Final Fantasy討論版精華區
  • 匿名使用者
    2 0 年前

    我不知道這算不算劇情

    尤娜、亞龍、瓦卡、露露、辛莫亞、莉可、基馬利、捷克特。他們用自己的心告訴我們:他們是那樣的熱愛生活,卻有被生活所捉弄。提達的出現,使他們走到了一起,也使他們回憶起了以往那刻骨銘心的痛。但為了再次打倒sin,卻又不得不再次經歷那種痛楚。

    「一片漆黑,好像無人的地底,只有那些微微的亮光,方才帶給我一點希望。......」

    尤娜,一個始終遭受不幸的女孩子,肩上背負著最重要的使命。上面的話,說出了她自己的心聲。她愛上了提達,但這卻是一個悲劇的開始:命運注定不會讓他和她在一起。怎樣呢,尤娜,你是不是也在抱怨命運對你的捉弄呢?上一輩的不幸,也留給了他(她)們,但他(她)們竟如此堅強,拿起手中的希望與理想,去努力改變著這本就不屬於自己的命運。偉大的召喚士呵,你還有沒有,拿起那沉甸甸的命運呢?請舉起你手中的法仗,繼續吧,繼續著你的希望......

    什麼才是震撼?是ffx嗎?

    「十年,對於一個人而言,究竟是長還是短?時間在無數的苦難中逡巡,而一旦當得到暫時的平靜之後,那些過往,那些重複了無數遍的沉重,居然也就在失去的時間裡散落為片片飛絮。它們任由飄舉,沒有規律,沒有目的。......」世界是殘忍的,它給你什麼,便會再要回什麼。阿龍,一個本就不屬於這個世界的人,卻偏偏受到上天的捉弄,以另一種方式活著--一種......不該活著的方式。這似乎已經很殘忍了,但上天卻給了他更加殘忍的使命:再一次打倒sin,再一次看著自己的好友死去,也再一次看著自己的好友變為sin。

    戰士永遠是戰士,即便有再大的痛苦,也要去完成自己的使命。對上天的安排,他沒有退卻,勇敢的拿起大刀,再次向命運宣戰。悲劇永遠都是悲劇。亞龍,你是否抱怨過,是否後悔過,是否發洩過呢。只是,它,你的命運,卻不會因此改變。

    不幸是什麼?是不幸嗎?

    「露露的一句話揭露了我的一切困惑的感覺。查普,是的,提達看起來那麼像我死去的弟弟查普,所以我才會那麼渴望和提達成為同伴,在把查普的刀交給提達時心裡湧來一股暖流。......」

    瓦卡是不幸的嗎?或許沒有人能給我這個答案。因為沒有人知道,幸與不幸之間,到底只差多少?瓦卡失去了自己的親弟弟,但,他又見到了酷似自己弟弟的提達。命運天生愛捉弄人,這是真理。他見到了自己弟弟的影子,但卻面臨著又要再一次失去他的痛苦。她無法選擇,因為,這就是命運,一個她無法改變的命運。就猶如尤娜愛上提達斯一般,注定是悲劇的開始。

    ......年輕的人呵,你將要怎樣去面對你的命運呢?

    不要以為自己會預知一切,否則,你將會被打擊得支離破碎......

    「元素,是構成這個世界最基本的物質。它們千變萬化,因為無窮的組合方式,所以締造出這個世界上繽紛的萬物。一團火光,照耀得到的只有很小的一片空間,然而它所帶來的光和熱,卻是我們最基本的生活依賴。冰,每每矗立在湖面之上,看起來晶瑩剔透是可有可無的裝飾品,卻誰都不曾注意到,這種物質是如何的追求著溫度。雷是世界的摩擦,天空的震怒讓幼小生靈不寒而慄,但卻偏偏是生機的勃動。水,在每個角落裡綿延不息,有時溫柔得紋脈縷縷,有時卻又狂暴得給生命帶來最危嚴的傷害。這四種物質彼此相剋相生,組成世界最繁複的魔方,我想,這或許就是我願意去當魔導師的原因吧。」

    露露,可以說是偉大的魔導師的人,同瓦卡一樣,被上天刺了心中最痛的地方。「當我看到酷似瓦卡弟弟查普的提達出現在面前時,就感到了一陣眩暈」,這讓她想起了那多年前的往事——即使這是她根本就不願去想的。也同樣是因為提達,我對瓦卡說出了我這一生中最殘酷的話。她,沉默了……是因為什麼呢?噢,對了,或許是因為自己身邊的同伴,即將再次變為sin吧?或許,還是為了別的什麼?

    她看到了尤娜和提達的感情,但她又能做些什麼?告訴他(她)們真相,還是繼續維護世界的和平?

    露露萬萬沒有想到,當她把這個殘酷的事實告訴尤娜和提達後,兩人竟會同時表示一定要打倒sin。

    魔導師,一個偉大的職業。露露,去吧,不要因為以前的事而變得一蹶不振,再次去行使你神聖的使命吧!

    這世界從它被創造出來,就存在了兩種亙古不變的東西:善和惡。這兩種東西,總是形影不離。但人們都喜歡善,想要將惡從這個世界上永遠被消滅。但他們唯一不會成功的理由,就是:沒有惡,哪裡還有善呢?

    「基斯卡爾,是我父親的名字,作為格亞德一族之長,他的權威一直延續到現在,在我身上體現著族人的崇敬,那種自下而上的目光,我早已經習慣。可是,誰也不會想到過,我所追求的,根本就不是這樣的東西。」

    辛莫亞與尤娜同樣是召喚士,但辛莫亞卻走了另一條路。在一個並不偶然的機會,他認識了尤娜。尤娜那種稍顯憂鬱的眼神,令他深深著迷。也許是出於對尤娜的愛,他想代替其他人,成為尤娜的sin。從此,他就開始處處關心他們,至少是她。

    事實是無法磨滅的,他結束自己父親生命的事,終於被尤娜他們所知。事情也就此又有了新的作料:在打倒sin前,先打倒辛莫亞。一次又一次的交戰中,尤娜與提達的感情變得更深了。

    在尤娜與辛莫亞的婚禮上,辛莫亞才知道尤娜真正愛的是誰。「尤娜,我的新娘,站在水裡,看著一個波紋晃動的自己,雙眸之間只是染滿了憂慮。」

    其實,辛莫亞並不是惡魔,只是,他,太殘酷了......

    想像一下從高空俯瞰的感覺,你就會知道這個世界上的一切是多麼的渺小......

    莉可第一次見到提達時,好像聽見提達是在說「我沒有在哭」。他不明白這個看似平凡的男孩子身上還有什麼秘密。提達所說的一切,莉可都認為那應是1000年前的景象。

    當莉可第二次看到提達時,竟發現他與尤娜--他的表姐--在一起。與他們在一起的日子,是莉可想起了很多,特別是在經過雷平原時,他想起了自己的哥哥。「我強自壯膽,終於敢於在這雷平原上行走了,但同時那讓我驚心動魄的過去卻也隨著電光直瀉而下。我的哥哥,在我很小的時候,就一直在練習著這種魔法,雷魔法驚心動魄,讓人感覺威力無窮。」。

    基馬利,也是應為尤娜的關係,才捲入了一個原就不屬於他的命運。

    「有的時候,沉默,並非代表無知,而只是洞察一切以後的不言不說,當人們將沉默理解為以個人冰冷的時候,又有誰想過,在他心裡,翻湧著的卻是不一般的熱溫。」

    半人半獸的外表,成為基馬利交往上最大的障礙。

    尤娜的表現,多少有點兒讓基馬利感到意外。雖然初次見面時,基馬利的外表讓尤娜驚慌失措,但不久就相信了他。這或許也就是基馬利會對尤娜死心塌地的原因吧......

    隨著隊伍的逐漸壯大,基馬利也看透了每一個人的過往與現今;但,他卻無論如何也看不透提達,因為他始終都不明白,其實,提達看起來才比他更像是不應存在於這個世界上的「異類」。

    在聖山山門外,尤娜,這個單薄的女召喚士,給了他最大的動力。在同族最強的戰士面前,他不再選擇退縮。終於,他戰勝了他們--隆佐族最強大的戰士,也使得他可以繼續保護尤娜。

    路還很長,勇敢的人呵,你將要如何去面對今後的路呢?

    「該從什麼時候開始呢?你小時候一直不停的哭泣?我和你母親沒有聽到你的呼喚?

    你一直生活在一個榮耀的幻想之中,一如生前的我,可是,難道你就不明白,那本來就是一場虛幻的根本就不存在的夢?

    你說你恨我,是因為我十年前就離開了人世?你那麼多次不耐煩的驅除我出現在你腦中的幻影,但是,你為什麼還會去練習「捷克特射門」,為什麼當聽說我就是「罪」時表情有如聽到世界末日的到來?」

    一個父親,到最後卻要被自己的兒子打倒,這不能不說是一種悲哀。

    十年了,這十年中,沒有見到兒子一眼;當見到時,卻發現他就是要打倒自己,成為新「罪」的人。

    當真的面對時,這一對父子卻顯得有些沉默,說話的語氣,也不怎麼激烈。只是,當自己要被提達--他最親愛的兒子打倒時,卻還是聽到了提達的哭聲......

    只是,一切都要結束了。

    ......沉默......不再有言語......前方一片黑暗......

    當提達睜開眼時,發現這個世界對他來說根本就是完全陌生的。可他,還不知道,他的命運,從此便不再屬於他自己。

    與尤娜的相遇,成了他開始瞭解自己新命運的前奏。

    當他知道十年前,他的父親捷克特,也帶走了尤娜的父親,並在也沒有回來時,他才感到這是多麼的巧合。也就是從此,他與尤娜的命運開始相互纏繞......

    尤娜頂著「世界上最偉大的召喚士的女兒」的頭銜,而提達卻要打倒這個世界上的最,就像尤娜的父親曾經做過的那樣。

    當亞龍告訴他,給這個世界帶來災難的「罪」就是十年前離開自己的父親時,卻怎樣也無法接受這個殘酷的現實......

    當瓦卡終於與提達成為同伴時,他還不明白,他,竟會那麼的像瓦卡的弟弟,連露露看到他時,都感到了一陣的眩暈......

    ......還有多遠......是否還有希望......要永遠存在,至少,要與尤娜一起......

    或許只是為了這個信念,他們決定去找令一種方法打敗「罪」。

    ......驚心動魄......終於,有了......

    面對「罪」,自己的父親,那個讓自己朝思暮想的父親時,卻不知為什麼哭了,或許是對現實不滿的一種表現吧。

    「好久不見了。你,長高了吧?」

    「......是的,父親,但是還是比不上你呀!」

    「哈哈哈。但是無論如何,我都成為了「罪」呀。」

    「不要這麼笑,好嗎?求你了。」

    「那麼......你知道該怎麼做了吧。」

    「知道。......爸爸,你,你是個混蛋!」

    可以想像得到,父子見面時就是這樣的話語嗎?平淡無奇的語氣中,卻包含了那種根本就說不出的情感。

    傷心是什麼?還體會不到嗎?或許吧!

    當一個根本就不屬於這個世界上的東西出現時,他(它)只有兩個選擇:要麼被這個世界所驅除,要麼,就去改造這個世界。

    提達,他屬於後者......

    與「罪」開戰了,這預示著這惡夢一般的現實,就將快要結束了。一切都會像以前一樣,不再會有苦難!

    「伊夫利特要將世界轉化成通紅的煉獄,我記得,十年以前的父親你,身上永遠充滿著豪邁的勁頭。

    希瓦的冰雪將天地凍成褫奪一切光的鏡子,我記得,當我呼喚船頭的你和母親時,你們自顧交談不給我回答一聲。

    巴哈莫特轉動審判的羅盤,將整個星球撕裂了尋找罪惡的證據,我記得,每當在海上天空,看到父親你無比巨大的身軀,立刻就可以明白,你即將帶來一場生靈塗炭的災禍,給斯比拉的人民,也給我。」

    ......一切都結束了,真正的結束了......我,提達,也要離開了......

    你在拚命的搖著頭,是捨不得我離開?我本想將你擁抱,但我卻穿越了你的身體。一切都已結束。我無法將你忘記,無法忘記和你一起吹著響亮的口哨的日子,無法忘記我們在其它同伴差異的目光下一起放肆的練著大笑的日子,無法忘記在「試練之間」門口苦苦等待的日子,更,無法忘記,那夜閃著流光的湖中,嘴邊溫存的感覺......

    許多年了,尤娜,你還在海邊吹起我教你的口哨。

    許多年了,水球館裡再度聚起了萬眾的喧嘩。

    「很長時間以來,我們一直都在遭受『罪』帶來的災難。現在通過許多人的努力,『罪』被消滅了,而且永遠不會再復活。但是,為了這個最後的勝利,很多人都離我們遠去,不再出現。雖然活著的我們依然有那麼多的事情去做,雖然我們的生活中還存在很多的不安,但是,我們擁有很多的時間,我們擁有和平......現在是屬於我們的時代,我們將在以後開創一個充滿希望的未來。我在這裡,只有一個請求--大家在快樂渡過和平生活的時候,請不要忘了那些為了我們今天的幸福而逝去的人,請時常地,記憶起他們。他們所做下的每一件事,他們的每一個音容笑貌......」

    ......是尤娜的聲音,我......我聽到了......

    水,最溫柔平靜的物質,將我完全覆蓋,將我隔離在現實的海底。

    那是尤娜的召喚嗎?是它將我喚醒。我將要向著海面游上去,游上去......

    我將會再次與尤娜相遇,或許,還有機會,在流光的湖水中,與尤娜一起享受那嘴邊的溫存......

    寄語在風中,遊蕩在心中;

    是你帶來雲彩的明天和那急促的腳步聲;

    在那月光閃爍的鏡中,

    那是我顫動的心。

    流動的繁星像那灑落的飽含柔情的眼淚。

    依偎在你的懷中,

    恍若夜晚依稀的夢。

    風停了,

    那是你溫柔的暱語,

    在幻雲破碎的明天傳來的遙遠的聲音。

    月光似水的鏡中流動的心,

    就像那閃動的星星,

    流淌出難以掩藏的淚水。

    撫摸你熟悉的面容

    恍若清晨美好的夢!

    多美好啊!

    如果兩人能夠攜手同行。

    是的,只想和你同行,

    攜手漫步在屬於你的街道上......

    ffx惹人眼淚的地方太多了,不談了

    或許全破過的人看完此篇會有較多的感觸吧,ffx帶給我們的,希望不僅僅是美麗的畫面和動聽的歌曲。ffx是要用心去玩的,不光用眼、耳,還要用心去體會,才會知道ffx真正的內涵......

還有問題?馬上發問,尋求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