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使用者
匿名使用者 發問時間: 藝術與人文歷史 · 2 0 年前

歷史上真的有”宮本武藏”和”佐佐木小次郎”嗎??

很多卡通電玩或連續劇都常聽到請問真的有這兩個歷史人物嗎麻煩大大解答謝謝

4 個解答

評分
  • 匿名使用者
    2 0 年前
    最佳解答

    是 真 的 有宮本武藏小傳記1.流派:二天一流(流祖)2.時代:室町時代後期(安土桃山時代)~江戶時代初期3.出身:作州/播州(現在的岡山縣/兵庫縣)的武將,後來是九州肥後細川藩的劍術教官4.傳記:   天正十二年(1584年),宮本武藏出生於岡山縣英田郡大原町宮本。年少時跟父親新免無二齋學習當理流兵法。從十三歲與新當流有馬喜兵衛比武開始,直到二十八歲,這期間與其他流派比武六十餘次,據說一次都未敗過。武藏二十九歲時在嚴流島跟當時名滿天下的劍士佐佐木小次郎決鬥,用自製的四尺二寸長的木刀將小次郎斬於劍下,一戰成名。      在二十余歲時,武藏便以"圓明一流"自成一派。並于慶長十年(1605年)寫成劍術書《兵道鏡》。但他對自己的劍術始終不滿意,認?沒有達到極境。三十歲後,武藏繼續修業,終於在自己五十歲左右練成了使用大小兩刀(即一之太刀與二之太刀)的劍術。這就是著名的--- "二天一流"。      武藏五十七歲時,即寬永十七年(1640年),得熊本藩(今熊本縣)藩主細川越中守忠利邀請,在當地正式教導劍術。在以後的歲月裏,武藏寫成了《五方之太刀道序》、《兵法三十五固條》以及《五輪書》,合稱為"兵法二天一流三兵書"。      正保二年(1645年),宮本武藏去世,終年六十二歲。      二天一流中所謂"二天"就是指"二天曬日"("曬"同"曬",《五方之太刀道序》)之意,指的是太陽和月亮:即陰與陽,也就是象徵對立的事物。世界一切都是由相對事物組成,由這些相對事物相互浸透而使所有事物發展統一,?生新的事物。二刀的技法簡單的講就是統一左右兩手手上大小二刀的動作,由此達到戰勝對手這一目的。由這對立的二極昇華統一而發展這個事實,不但是劍術,甚至是"世界之理"(武藏書狀),因此命名為"兵法二天一流"。附上生平一覽表:http://drama.videoland.com.tw/channel/gunban/defau... 佐佐木小次郎(?-1612)。佐佐木嚴流創始人。  與出身于並不富裕的家庭的宮本武藏相比,出身九州北部小倉市的佐佐木小次郎則是在擁護和讚揚的光環的環繞中成長起來的。但是,跟那些平庸的紈絝子弟不同,小次郎絕對是一個劍術奇材。雖然曾經跟隨鐘卷自齋學習過富田流的小太刀技法,但小次郎自己所創立的嚴流,使用的卻是比小太刀長得多的太刀。小次郎的愛刀“長光”便是長達三尺二寸的長刀,而小次郎的絕技“燕返”,更是能夠將長刀之利發揮到淋漓盡致的招式。可是,即使是這樣的小次郎,卻連“燕返”都沒有使出就敗在了宮本武藏的劍下。跟武藏決鬥時的小次郎,無法發揮自己刀長的優勢,因為武藏在決鬥之前,特意製作了一把木刀,刀的長度是四尺二寸,比小次郎的“長光”長了整整一尺。   因為小次郎在決鬥之前並未將絕技“燕返”傳給弟子,這一招便從此失傳。佐佐木小次郎--是由鍾卷自齋處學習富田流劍術而出身,但加入大部分自己的思想而構成巖流劍術的。其中最著名的是被稱作“燕返”的技巧,但亦沒有流傳下來。或許從《侍魂》裏右京的必殺技之一“秘劍·燕返”中,可以領略到一點小次郎“燕返”的風采(不知道是否真的能劃出一隻火鳥來……)。

  • 1 0 年前

    這可能跟中國的三國很像,歷史上都卻有其人,但是後世人可能都將其誇大.神話或扭曲,也有可能為了可看度,創出一些不實際存在的人,而藉此歷史事實創出來的遊戲.漫畫,都未必是真正的歷史。

    就我的了解,佐佐木小次郎只是在日本民間流傳的"傳奇人物",而且到處看了那麼多,小次郎的故事都只談劍術和打鬥,家庭背景都是簡單帶過,這是很明顯的野史,人民在戰亂時代所期望的英雄人物而已!

  • 匿名使用者
    2 0 年前
    參考資料: 如網頁所述
  • 宮本武藏

      宮本武藏經常和別人決鬥,較量天下第一劍,

    因此得罪很多人。他曾經和某個劍派的掌門人比

    劍,結果贏了那個掌門人,殺死了他。掌門人底下

    有七、八十個學生找他報仇,但是七、八十個人找

    一人報仇,在比武的規矩來講是不公平的,必須一

    對一才可以,所以他們就找掌門人的小孩下戰書給

    他,跟他約定某年某日比賽。宮本武藏也知道,名

    義上是那個八歲小孩跟他下戰書,但實際上是七、

    八十個人要對付他。

      當時他們比賽的規定是如此:一方可以選擇時

    間,另一方則可選擇地點。宮本武藏選擇地點,對

    方選擇時間。他選擇在郊外的稻田,稻田的中間有

    田埂,左邊環繞著一條通往城裡的山路。

      我們會想:「宮本武藏怎麼有可能對付七、八

    十個人呢?」在宮本武藏比劍的經驗裡有一個原

    則:他永遠讓自己一次只面對一個敵人。換言之,

    他心裡永遠就保持只有一個敵人,讓每一剎那只面

    對一個敵人。

      所以,他會選擇這樣一個地點是什麼原因呢?

    那時正好是春天,田裡都是秧苗,一片泥濘。他站

    在田埂上,因為田埂很窄,七、八十個人再怎麼

    多,一次也只能一個人上去田埂,其餘的人也不可

    能站在田裡圍攻他,因為那裡又濕又滑,站都站不

    穩。而山路所環繞的左邊及後方是懸崖,不會有人

    從那裡上來,所以對他來講沒有什麼威脅。而且他

    又不斷地移動,因為假如他站在一個固定的地方,

    一定會被包圍,所以他不斷地前後移動,他移動到

    某處,只能有一個人上來跟他比武。因此對他來

    講,永遠只有一個敵人!那次決鬥,他一個人殺死

    了七、八十個人。他經常應付這種以寡擊眾的場

    面,而且講了一句名言:「我面對再多的敵人,我

    這一刀下去,就只應付這個人而已,下一剎那再想

    另一個人。對我來講,永遠只面對一個敵人!」

      這一刀砍下去,對他來講,是他最厲害的一

    刀,全心全力的一刀。他這一刀砍下去時,不會

    想:「那邊或這邊可能還有一刀會砍過來……」,

    為了防那一刀,這一刀就半砍不砍的,這樣的話,

    可能就完蛋了。

      大家是否有注意到,我們往往和宮本武藏「永

    遠保持一個敵人」的原則相反,本來只有一個敵

    人、一件事情,反而會創造出八十個敵人、八十件

    事情來對付自己。把一件單純的事情想得很複雜,

    自己也圍困其中而不得自在。(蓮風集一之三《禪定

    與生活》)每当我们谈论起甲斐之虎武田信玄时,上杉谦信的存在就如同信玄的双生子一般,是无法避开的。同样,在人们讨论武藏时,更多的联想会是集中那传说中作为武藏一生最强之敌,除严流岛决斗外一切被谜所环绕的人物——佐佐木小次郎。

    佐木小次郎者,生国不明。近年来,有出身九州国人佐々木氏一族的见解浮上台面。流派号严流,也有称岸流。据说是师事于富田势源之流的钟卷自斋,加入独自功

    夫与见解创立严流一派。以擅长用一柄大太刀“物干し竿”使出虎切绝学,将之自称为秘太刀“燕返し”而得名。实际生涯不明,曾以剑术指南役仕官细川家。传与

    宫本武藏在小仓舟岛试合,败死的人物。可惜我们对于小次郎,除去细川家剑术师范一职确定外,其他一切皆可称谜。虽说在电视电影中是作为武藏的劲敌而存在,

    但事实上,仅是名二流·三流以下的剑士也是未可知之事。

    江户时代,初次出现在庶民眼中的小次郎,是个被武藏之父吉冈(==!我倒!~)讨取的令人非常讨厌的反面角色。这项说法记载于《花筏严流岛》中。不过单就

    是上述的错误,已经足够摆明这本小说形式的《花筏严流岛》的历史可信度实在寥寥无几。

    于小次郎的生国(也就是出生地啦)究竟是何处,吉川英治的小说《宫本武藏》认为大概是在周防岩国。因为,有传闻,小次郎练习并最终修得成名绝技“燕返し”

    之刀的地点就是在岩国市的锦带桥附近。现在的锦带桥刻有这个意思的石碑竖立,一旁是并排立着的是使出燕返时小次郎的模样的像。锦带桥的修建架起,应该是于

    岩国藩主吉川広正之代的延宝元(1673)年完工。仅此一点,《二天记》中所谓的“小次郎于锦带桥上斩落飞燕而修成燕返之秘大刀”的说法完完全全是在胡

    编。严流岛决斗之日也是小次郎的死期是庆长十七(1612)年的四月十三日。锦带桥完工之时,小次郎早已尸骨无存了。一个死掉五十年的人,打死我也不信他

    当时还在锦带桥上练习他那五十多年前就该大成的绝学。当然了,也可以这样理解,小次郎的的确确是在当地练习剑术的,而在他死后才有在他练功地址附近的锦带

    桥架成。但是,练功地与出身地显然是不能完全挂钩的,况且再找不到其它关于小次郎出生岩国的线索。所以,这一岩国说的可信价值尚值考察。

    般认为,小次郎乃是小太刀名手富田势源的弟子,也有人认为其实是师从势源弟子钟卷自斋(其中包括了钟卷自斋代师传艺的说法)。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小次郎

    在剑术方面相当有天赋,不但很快领悟了富田流的要领,还勇于改变一切的定视,将富田流的小太刀换成了有“物干し竿”之称的长大太刀。因为佩刀过长,以至于

    不能带于腰间,只能将太刀负于背后而站立。在其师匠与众师兄弟以小太刀稽古之际,持大太刀进入练习台,并在与势源之弟治郎右卫门的试合中轻松完胜对手,震

    惊在场众人。《二天记》中对小次郎出生地定位于“越前宇坂的庄浄教寺村(福井县福井市浄教寺町)”,因为当时的富田流确实是在越前和加贺一地流传。不过只

    靠这些资料便将其作为小次郎出生于越前的证据似乎也是太单薄了些。

    由此可见,岩国说和浄教寺说都是欠妥的看

    法。相对起来,小次郎出身九州的见解比之前两者就稍显妥当一些。据说,佐佐木小次郎出身于是以前居住在小仓藩的国人众佐々木一族。当时,细川家新入主小

    仓,佐々木一族作为了当地的地方势力虽说在丰前武将一揆中实力受创,但依然不可小视。属于地头蛇一类吧。所以雇小次郎为剑术师范的举动不失为细川家拉拢本

    地势力的举措。可是,小次郎的成功随之带来的是佐々木一族在细川家中地位的飞涨。这,对于新近才迁至的细川家来说,佐々木一族家势的恢复与膨胀已经变成影

    响细川家在当地统治的阻碍。而佐佐木小次郎本人作为佐々木一族的代表人物及獠牙,更是成为了细川家的眼中钉、肉中刺,必欲先除之以后快。因此,选择招来了

    与幕府和诸大名亲交的,赋有盛名的剑术家武藏,用试合这一堂而皇之的方式埋葬了小次郎。

    关于严流岛决斗的诸资

    料中,私以为细川家臣沼田延元在决斗后不久所著的《沼田家记》是最有历史价值的记载。可以想见,曾亲眼目睹了决斗全过程的沼田延元所记比之其它的,诸如

    《宫本武蔵顕彰碑》、《二天记》一类,数十、乃至于数百年后由后人根据传闻所写之传记、小说,两者间的可信度差距实在是难以比拟的。根据《沼田家记》所

    载,武藏在打倒了小次郎之后,因为害怕小次郎的弟子和佐々木一族的袭击,由细川家的藩士守护着逃往了门司。另一方面,小次郎复苏后却在苏醒的地方遭到了武

    藏弟子的突然围攻,虽奋力搏击,但终究是势单力薄,被围攻者击毙了。电影和小说所描述的一刀胜负宣扬的紧迫,其实根本就从未发生过,只是后人受《二天记》

    影响所生成的想象罢了。可是,如果我们就如此将小次郎之死定性为被武藏弟子所害,那么也未免在理解沼田延元的记录时太过囫囵吞枣了。决斗当天,按记载两人

    均是孤身上岛,未带任何弟子于旁。而试合当日,渡往舟岛是被严令禁止的事;何况,以舟岛这种河中沙洲的低矮地势而言,想前一日潜伏上岛暗藏却不被发现也是

    绝不可能之事。那这群杀死小次郎的武藏弟子哪儿冒出来的?莫非一直像海獭一般飘浮在岛旁的波浪之间,还不被远方观战的诸人注意到?这,有可能吗?

    案当然是没有此种可能性。但如果围杀小次郎的并非武藏的弟子,那又是谁?参考前所述之厉害关系,这谜底其实已经不难想象了。杀死佐佐木小次郎之人的真正身

    份其实是在岛上做检分役的细川家藩士。他们真实任务就是在万一武藏无法取胜的情况下担当起击杀小次郎之责。可谁料结果却是武藏获胜,但致命的一击却没尽到

    十分之力,所以目标未死。在这样的状况下,才有了细川家藩士在几人带着武藏匆忙逃离岛后集体杀害了恢复神智的小次郎之举。

    为剑豪之一,又曾担当过一藩之剑术师范役之职。可佐佐木小次郎存在于史间的记载却是如此地少之又少。没有确切出身,甚至确切流派也是不详,舟岛之死更加扑

    朔迷离。没错,历史上有关剑客的记载本就不算很多,但无论声望还是职位,在达到一藩剑术师范如斯地步,生平之事却少得如此可怜者,小次郎可谓是前无古人,

    后无来者。若要追其起因源头,当是有人在刻意抹杀小次郎存在历史之事已是不容否定。那人又是谁,武藏?还是细川家?可惜现在我们已无从查问。其后,将舟岛

    以败者之名取为了严流岛之事,是作为了对无念而死的小次郎的安魂曲,我想从这一理由来说也是讲得通的。

    事实

    上,整个严流岛原本就是一个阴谋,一个为了除掉小次郎而布下的死局。佐佐木严流虽然有可能真是超一流的剑术,但再怎样,一个人的武艺终无法与细川家及两大

    宗师宫本武藏、松山大吉的合力所抗衡。试合的胜负在这时已经不再重要,应该无论结局如何,胜也好,败也罢,小次郎可悲的命运却是早早注定了。

    外想谈一点,关于小次郎的享年问题也向来是一个争论之处。在小仓手向山就有作家·村上元三以俳句碑“小次郎の眉涼しけれつばくらめ”来形容小次郎形象如何

    如何的事例。而武藏方面的资料《二天记》所记载小次郎乃是位十八岁的少年。不过,细川家会邀请这样的青年者来担任剑术师范的角色吗?这,怎么说还是个疑

    问。诚然,传说中也有其为超过七十的老者这般的见解。不过同样,细川家是不是能让这样的一个老头作为整个藩的代表与他人决斗?这下又产生了一项疑问。奠定

    了小次郎美少年形象的应该是吉川英治的小说。不过《二天记》的出现却在江户初期,可见当时便有了决斗之时十八岁的传闻。因此在后人的电视电影中,小次郎多

    是以此为参考,常常以少年印象的风格登场。不过受歌舞伎和净琉璃的影响,小次郎也有以老人形象出现的例子。比如五味康佑的《ふたりの武蔵》。在现实中,以

    邋遢肮脏印象出现的武藏,及以傲慢的青年印象出场的小次郎好象受到了普通的欢迎。

    ●超能力剑士——二阶堂流平法松山大吉

    于一生信仰战即必胜的宫本武藏而言,他的至强源于他的不败。而这种不败的秘密,便是武藏每次均能获胜的根本原因在于他能清楚明白地分析对手的实力究竟如

    何。甚至为了达到这样的目的,在试合之前先了解对方的真实实力,选择有能力战胜者为对手。如此作为,或言是卑怯的表现。但却不失为一种长胜的重要秘方。就

    武藏个人,那种“明知道没有胜算也需一战”的作风是完全的浪漫主义,是不实用的。在这一观点上,武藏与织田信长到是颇为相似,一切从实际出发,典型的现实

    主义。因此得以在武藏的生涯中,出现了这样的一幕:武藏斟酌对手的力量,知道自己是万万敌不过对方的。于是在试合前逃走了。而那个对手的名字正是松山主

    水。

    松山主水,又名源丞、大吉。二阶堂流平法之道统者,出身乃是美浓国人松山氏。松山大吉继承了由其祖父主水创始的流派二阶堂流平法。其祖父有说本是竹中半兵

    卫母系的堂兄弟。但事实上这是错误的,其实在记载中应该是“竹内半兵卫”。称“竹中半兵卫”怕是后人误传所致的结果。而主水本人一般认为在佐佐木小次郎死

    后,成为了细川家的剑术师范。于是乎有人推测说,他与其主君细川忠利便是密谋杀害佐佐木小次郎的罪魁祸首。实际上了,松山大吉是以御铁炮头众的身份及五百

    石的俸禄加入细川家的。他的得意门生包括了其主君细川忠利,还有就是忠利的小姓头村上吉之丞。松山主水在1653年逝世,相传是被忠利父亲忠兴的心腹所谋

    杀的(续小次郎后的又一政治谋杀??==!)。

    起松山主水的实力,首先应该谈的是他的流派剑术二阶堂流平法。其实熟悉浪客剑心的朋友对二阶堂流平法不会很陌生的。没错,那个喜欢穿一身黑色紧身衣的猥亵

    杀手鹈堂刃卫所学所用的便是二阶堂流平法了。传说中二阶堂流平法称“平法”而非“兵法”,此其一怪。关于此疑,流传世间的说法是该流派乃是从一文字、八文

    字、十文字推出奥义,取其开头的中文数字“一”“八”“十”而变化终成一“平”字,因此而得名。二阶堂流平法的奥妙所在,以今天的观点看来,其实很有可能

    是催眠术与剑术的融合。或许真如漫画里的刃卫那样,可以催眠术束缚对手,使之动弹不得。如此说来,松山主水的残存记载中那些实际上已经可被称为是逸话的传

    奇就不难解释了。

    第一则逸话是在某年某月某日,松山主水向主人细川忠利以及已成为其入室弟子的村上吉之丞传授二阶堂流平法的奥义中的“一文字”和“八文字”。当时,所有外

    人均被命令退出道场。整座道场只余下他们三人在内。一阵死一般的静寂,许久才有了响动。这时守在道场外的侍从只见细川忠利和村上吉之丞面色惨白,从道场中

    几乎是连滚带爬地跑了出来……其间究竟发生了何事?我们已不得而知了,不过从中我们却能够想象出,连算得上剑术达人的细川忠利、村上吉之丞二人单单面对

    “一文字”与“八文字”便已惊恐至此,二阶堂流平法是何等的可怕啊。

    记载中,二阶堂流平法的最高境界,也就是超越了奥义“十文字”的终极奥义被称为“心之一方”。若可练成“心之一方”,其达者本身已足可超出世俗的剑道之

    论,再非以剑伤人,而是变成可以使用念动力的“超人”。这则传说源至松山主水之死。相传,细川忠兴派出刺客庄林某谋杀松山主水。由于病重而入睡的主水由于

    意识朦胧,没能防御住对手刺来的利刃。然而身负濒死重伤的主水却在这时发出了“心之一方“,神奇的一瞬间,对手被紧紧地捆绑住,丝毫无法动弹,终被主水一

    招击杀倒在了一旁。自知必死的主水面向问讯跑来的弟子说道:“这个东西(刺客)打算杀死我。怎么说,这值得钦佩。了不起的东西,你们要将他郑重其事地埋

    葬”。说罢,自己也死去了。也是因为如此,他的奥义“心之一方”、“十文字”最后落得无人继承而就此失传。

    何等强大而怪异的剑法,于是乎,竟有了武藏在道场外遥望主水,却最终沉默地离开了。或许,是武藏清楚地认识到,他与主水若战,是必败之局又或胜算五五分

    帐;也有可能是认为主水不是有资格与自己一战的对手??两种情况必居其一。但是我们如果从武藏的一贯风格推算,第一类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大的。

    为松山主水道统的继承人,乃是主水的高徒村上吉之丞。有记载认为其实令得武藏不战而逃的所谓对手其实是村上吉之丞才对。在白土三平的漫画中就有以出色的美

    剑客形象时常登场的村上吉之丞,并且在作品中与武藏数度纠缠。不过,全都难以分出胜败。白土三平的漫画就是依据的上述观点而作。但是就本人感觉而言,自我

    认为,这份使得一代剑圣未战先溃的功绩还是应该归在主水的头上。

    主水之后的二代目村上吉之丞原本就是忠利的近侍,外表说不定……这个,战国时代的风俗(==!)……美剑客一说或许确是事实。不过后来追随细川忠利,于岛

    原之乱出阵,不幸讨死了。可是,有人却认为,村上吉之丞之死其实是细川家为新选剑术师范而故意布下的局。在吉之丞之后入主细川家剑术师范役的正是宫本武

    藏,而武藏本人也在岛原之乱时出阵……这,真的只是巧合吗(不过武藏在这场战役中也被飞石击中,负伤下场)?在此后,继承二阶堂流的村上某,成为了武藏门

    人讥讽的对象却无力还击。也许,二阶堂流平法,说不定是只有超能力的剑客松山主水才能自如运用的剑法吧。

    佐佐木小次郎丧命严流岛;松山主水遇刺道场;再到村上吉之丞的不幸阵亡,一次又一次的阴谋;一场又一场的政治谋杀。三位剑术家的鲜血,换来的只是细川家两

    代统治的交替,如此而已罢了……

    宫本武藏,在一连窜隐蔽在幕后的众多黑手的捧抬下,在一阵阵腥风血雨过后,得以一步步登上了他人生舞台的最高峰。

還有問題?馬上發問,尋求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