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使用者
匿名使用者 發問時間: 娛樂與音樂電視戲劇 · 2 0 年前

王子變青蛙1~10集的劇情內容

如題請告知我劇情分集內容,若不行請告訴我在哪裡找ㄉ到,我自己去找。謝謝越清楚越好...

給我與官網不一樣ㄉ劇情內容

5 個解答

評分
  • 匿名使用者
    2 0 年前
    最佳解答

    第一集 嫁給有錢人

    天瑜嚮往童話故事『青蛙王子』,為面對王子的剎那感動,不過她也認為要親吻青蛙是件極度噁心的事,即使是在夢中………

    自小受到繼母金枝的薰陶,加上亡父的債務纏身,天瑜早早明白錢的重要,『持家需要儉,賺錢要耍賤』。不過此刻,對天瑜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參加為死去的母親平反名譽的音樂會,所以必須穿上村裏最美的衣服出席。這件最美的衣服就在村裏思夢嬌服裝店的櫥窗裏,不過天瑜沒錢買。

    均昊是Senwell飯店集團上任不久的總經理,自小與生俱來的氣勢令均昊對許多事情固然能做出果斷的決定,從小就在他家長大的孤女芸熙,他認為芸熙長大後,就是他的新娘。

    對於一起長大的子騫,均昊對於子騫事事無所謂的態度,與其說感冒,不如說是頭痛,就拿觀美飯店的老闆唐順明的事來說,均昊要他擺平,別讓唐順明為了觀美飯店及名下土地經營轉手而鬧事,子騫卻說到讓唐順明去跳樓,最後他為了親自處理好這件事,還得跑一趟觀美漁村,豈料芸熙竟在這時反對與他訂婚。

    在這同時,子騫正沉默地聽著芸熙說著內心事,明白芸熙拒絕均昊隻是暫時,目的是為了要均昊明白她的心,然而真正懂芸熙的心是子騫,子騫不知道,他想一直壓抑到永遠,卻又矛盾地希望有一天芸熙會接受他……

    第二集 當真愛出現 

    為了爭取文化祭的獎金好買下思夢嬌櫥窗內那件最美的衣服,天瑜可是卯足了勁,拉著正哲扛神轎下海,然而天不從人願,該死的腳竟然抽筋了,連動都無法動,眼看就快要淹死了。

    快艇上的均昊在前一天才在熱氣球上向芸熙求婚,但是天公不作美,竟在緊要關頭鑽戒竟然落海,此時單獨在快艇上見有人遇難,自是想也不想地投水救人,怎知救上來的天瑜,手上的鑽戒正是他遺失的,原來那是前一天天瑜在沙灘上撿到,以為是玻璃做的假鑽戒,戴在手上隻為好玩,卻忘了拿下來。

    兩人為了戒指爭執間同時落海。他原本不打算救天瑜的,但眼看天瑜已在水中失去意識,隻有再次救她,然而他救人一命的人工呼吸竟被天瑜當做強吻的手段。

    完全不知道均昊身份的天瑜,根本不曉得站在眼前的,是一位王子,更不知道均昊姓什名誰了。她隻知道眼前的男人是個隻會用猝不及防的方法搶走她初吻的色狼。

    均昊一回到飯店就面對常務董事張明寒對觀美案的質問,不過應付這種事,他向來遊刃有餘。再說第二天就是他與芸熙訂婚的日子,對於張明寒的無理取鬧,他表現寬容。

    此時Senwell總經理的訂婚宴是整座飯店忙碌的重心,負責公關行銷的子騫自然也責任重大,不過好友阿健可不這麼想。阿健是街頭混混,但受到子騫影響才重新做人,視子騫為今生大哥,並瞞著子騫偷偷計畫。

    當天晚上,芸熙在均昊車上發現一張音樂會邀請卡,指名是給天瑜。看到那張邀請卡,均昊這才明白天瑜所謂要參加一場重要音樂會並非捏造。在芸熙的建議下,均昊命特助大偉帶天瑜去買一件適合出席音樂會的衣服。

    均昊離開觀美飯店前,唐順明再次為了飯店求均昊再給他還錢的機會,但均昊決絕的態度令他發狂地想要均昊受傷。不過,唐順明萬萬沒想到,真正把均昊撞昏的人不是他,而是一部計程車,司機不是別人,正是阿健。唐順明眼看著駕駛計程車的陌生人載走均昊,一番天人交戰後,決定什麼都不說地回觀美漁村。

    音樂會順利的落幕,天瑜不帶為母親領到了表揚獎章,還在眾人面前表達了對繼母金枝的感謝,令接到電話的金枝感動不已,決定跟人家借小貨車拉著正哲,前去音樂會接天瑜,一起回家。

    第三集 王子變青蛙 

    天瑜自是喜出望外,開著車,滿足地載著金枝與正哲回家,卻沒想到在路上竟然撞倒了自路邊閃出的均昊。

    原來均昊被撞昏後,坐在計程車後面,就在車子行路間,醒了過來,與開車的阿健發生扭打,車子撞破圍欄掉下海裏,料想是兇多吉少,沒想到均昊大難不死,好不容易回到岸上,向來車求救,卻被天瑜撞倒。

    一段愛與童話的故事就此展開…。

    在看到均昊被撞得不省人事時,金枝、天瑜和正哲驚慌間把均昊帶回家。天瑜雖然與均昊交過手,但對均昊背景完全不知。在驚慌失措間,沒想到原以爲被撞死的均昊竟然醒過來了。

    三人懷著忐忑的心情面對醒來的均昊,卻沒想到均昊竟失去記憶,三人一時無法應付,又怕均昊隨時會想起真相,倉促間,便捏造了均昊是大陸偷渡過來的漁工,名字叫‘茼蒿’。

    均昊與芸熙在Senwell飯店的訂婚宴因爲均昊的失蹤而草草收場,爲避免影響飯店營運,均昊失蹤的消息在子騫當機立斷下對媒體封鎖。在與大偉遍尋不獲均昊的蹤影時,單家簡直著急得如熱鍋上螞蟻。全家一夜未合眼。

    第二天一早,警察來報說找到均昊的外套及所搭乘的計程車,車主是阿健,證實均昊兇多吉少,判斷八九成是死亡了。此話一出,子騫臉色大變,明白是阿健動手腳阻止均昊趕赴自己的訂婚宴,沒想到阿健連自己的命都賠上。在這同時,江之月痛哭失聲,單耀榮當下腦溢血,在子騫急救下,緊急送醫,一時之間,單家亂成一片。

    單耀榮在醫院昏迷不醒,常務董事張明寒聞訊趕來,關心的不是單耀榮的病情,而是飯店該怎麽辦,言下之意,有很明顯的要取代單耀榮的位子。芸熙當下不假辭色地說了張明寒。張明寒惱羞成怒當場在醫院鬧了起來,最後是子騫將張明寒拉出去,安撫了張明寒離開。面對江之月與芸熙的不安,子騫主張江之月坐上單耀榮的位子,成爲代理董事長。

    在子騫的鼓勵下,江之月忐忑不安地坐上董事長的位子,芸熙成爲江之月的特助。眼見員工對江之月沒信心,加上張明寒在旁虎視眈眈,子騫決定要盡全力保護芸熙與江之月。

    在均昊成爲‘茼蒿’的那天,金枝就覺得把他留在家裏是禍害,決定要想辦法將茼蒿扔掉,以免日後想起是天瑜撞的,找上門報仇。天瑜雖覺得有些不忍,但面對金枝和正哲的贊成票,也無法反對。

    天瑜帶茼蒿到山上扔掉,結果反而是自己受傷,讓茼蒿背回來。金枝覺得天瑜太笨,要她自己出馬,於是跟遠洋漁船船東商量好,準備把茼蒿載走。

    第四集 為在乎的人

    觀美拆除案並未因均昊的失蹤而停止,走投無路的唐順明竟用單均昊的生死行蹤作為談判籌碼,對於已得知均昊可能存活的子騫來說,夾在唐順明,童花與芸熙三人之間,無論任何的決定,都是兩難的窘境。

    然而,金枝的大陸漁工計畫,讓天瑜必須面臨與茼蒿分開的事實…就在漁船出港的時刻,天瑜回憶起與茼蒿相處的點點滴滴,不忍之餘,即時追到漁港,沒想到,卻見茼蒿意外落水,情急的她,跳下相救,再度落水的兩人,彷彿第一次的相遇重演,可此時,茼蒿似乎想起些回憶片段。

    同時,失憶的茼蒿,似乎保有原本的天份,他的經營才華讓觀美重現生機,不僅讓飯店員工欽佩有加,也讓天瑜對他刮目相看…..就在此時,在張明寒的強勢逼退下,江采月釋出SENWELL的經營主權,而唐順明對子騫的威脅頓時消失,失了勝算的唐順明絕望的回到觀美,竟見到了昔日仇人……

    第五集 為了你

    在張明寒的強硬帶領下,senwel集團對觀美飯店的拆遷命令,即將進行,而一旁村民悲憤不滿的情緒也達到高峰,就在兩方人馬對峙不下時,一張紅星杜鵑花照片的出現,即將改變一切…觀美的最後一搏。

    原來天瑜一家人在搬家的時候,茼蒿注意到一本保育類書籍的法令說明,巧合的是魔鬼草原裡紅星杜鵑花的存在,足以讓觀美成為國家重要保育區,如此一來,觀美飯店不但逃過被拆除的命運,更可讓senwell放棄對觀美漁村的打壓。因此,茼蒿不顧一切的回到當初那個差點讓他喪命的恐怖黑洞,隻為找到紅星杜鵑花,而天瑜更帶著茼蒿滿滿的鼓勵,隻身一人回到觀美飯店,向張明寒證明紅星杜鵑花的存在重要性,為觀美最後一搏。

    觀美的危機解除了,此時的天瑜才想起身陷黑洞的茼蒿,回頭挽救茼蒿時,卻又面臨身負重傷的茼蒿,躺在醫院不醒人事的事實,瀕臨崩潰的天瑜,呼天喊地,隻為喚回茼蒿,因為對她而言,茼蒿不再隻是個失憶的大陸漁工,而是心中的最愛。

    第六集 我的青蛙王子

    好希望,好希望有個王子來救我….

    那是天瑜日記本中的結語,一段不堪回憶的開始。原來,高中時代為參加夢中情人MICHAEL王子的生日派對,竟天真答應其滑稽可笑的要求:穿著比基尼與庭院中大跳肚皮舞,結果落入損友戴安芬及MICHAEL圈套,出盡洋相的她,成為大家笑柄。沒想到,幾年過後,惡夢重演,不服輸的天瑜,決心一雪前恥,這次是她要子騫假扮男友赴約。誰知,損友戴安芬抓到MICHAEL與子騫為好友的把柄,準備要好好揭穿謊言,可憐的天瑜

    又面臨學生時代的窘境。

    就在走頭無路的時候,異想天開的天瑜竟要茼蒿假扮亞洲飯店經營之神---單均昊為其男友赴約,對此,茼蒿大發脾氣,不但不願幫忙,還嚴厲指責天瑜虛偽懦弱的缺點…一旁金枝與正哲,不忍見天瑜傷心,努力說服茼蒿,前往派對,拯救天瑜…

    如同所有的童話故事般,王子真的出現了,天瑜成為會場上最幸福美麗的公主,但就在立欣出現指證的那刻,美麗的謊言將被揭穿…………………

    第七集 真相

    童話中,王子與公主從次過著幸福美滿的生活!至少在舞會結束的那晚,天瑜與茼蒿都這麼相信著……而戴安芬的話,竟提醒了子騫,原來觀美漁村那位人人口中的茼蒿表哥,就是senwell失蹤已久的單均昊,於是子騫回到觀美,尋找均昊。

    但是,現在站在子騫眼前的單均昊,卻堅定的表示,自己不是單均昊,而是茼蒿,並且對於子騫口中的所有事情,一概不知,為此,爭執激烈的兩人,竟大打出手。儘管唐順明坦承了均昊失憶的事實,子騫還是將錯誤完全推給天瑜,讓無辜的天瑜,自責不已。

    然而,這遲來的真相,並未動搖茼蒿對天瑜的真愛,相反的,他還鼓勵與天瑜繼續為觀美奮鬥,以行動來證明自己的決心,可是就在兩人一同外出時,芸熙目睹了均昊的出現。

    第八集 醒醒

    再見了,我的茼蒿王子,我會永遠記得你所說過的每一句話,以及那些我們共同擁有的快樂時光---天瑜。

    均昊失憶的真相,對芸熙來說,簡直荒謬不已,她將一切的錯誤歸咎於天瑜,而子騫更要求天瑜必須將問題解決。面對芸熙與子騫的責難,天瑜儘管多麼不捨,她不願再讓均昊的家人芸熙,還有子騫承受那失而復得的痛苦,於是答應他們,請再給她最後一天的時間,她會將茼蒿送回原本屬於他的世界。

    於是,她為茼蒿舉辦了溫馨快樂的生日派對,還編了一個善意的謊言,希望茼蒿能給她一次難忘的兩人約會。

    即將告別的茼蒿的天瑜,珍惜最後相處,在遊樂場裡與茼蒿留下了兩人永恆的紀念。而在約會結束後,依約將茼蒿送回單家。直到,茼蒿推開門的剎那,芸熙與子騫的出現,才得知自己被騙,而此時的天瑜也已含淚遠去。激動不已的茼蒿,不願聽芸熙與子騫相勸,奪門而出,隻為找到天瑜,然而,一場預謀的車禍意外,卻注定了兩人再度分離的命運……

    第九集 被遺忘的愛

    一場預謀的意外,注定兩人分離的命運。從醒來的那刻開始,曾經相愛的戀人們,卻成了兩個世界的陌生人。

    醒後的茼蒿,奇蹟似的恢復了記憶,他又變回單均昊,而那段跟天瑜一起創造刻骨銘心的回憶,對他已然不再重要,眼前的他,一心隻想著如何戰勝張明寒,奪回屬於他的一切。但對再也看不到茼蒿的天瑜,隻能故作堅強,含淚強迫自己忘掉有關茼蒿的一切,看在大家眼裡,都為她心疼不已。但天瑜始終不知,她已成為茼蒿空白回憶的一部份….

    另一方面,senwell激烈的主權紛爭正式搬上檯面,單均昊的步步的復仇行動,讓張明寒不甘示弱。於是,為探清均昊的底牌,明寒回到觀美,意外得知了當初打退senwell拯救觀美漁村的英雄就是均昊的秘密,他一番蓄意挑釁的言詞煽動了觀美三寶,要到senwell的董事大會,替觀美的茼蒿加油打氣….誰知,此時的他們再次見到的茼蒿,卻是冷面無情,翻臉不認的單均昊…更不知自己無心的鬧場,將成為單均昊的總經理寶位爭奪戰緻命的一擊…此時天瑜趕來阻止!車禍後再度重逢的兩人,天瑜跟均昊之間還有火花在嗎?

    第10集 最熟悉的陌生人

    一樣的輪廓,一樣的聲音,一樣的體溫,一樣的心跳,都讓我覺得茼蒿沒有消失,可是沒有了共同的回憶,我隻是個陌生人……..

    天瑜的電台call in,說出了她的心聲,心中的不捨猶在,但還是坦然接受自己已成為茼蒿空白記憶的事實,而一旁安慰的子騫,也因看不慣均昊對天瑜的羞辱,負氣離開SENWELL,不願與再與均昊共事,與天瑜一同回到錢來也。不過,在金枝心目中,眼前的這位敞蓬帥哥—徐子騫,正是最佳的女婿人選,而她的有意撮合,是否能讓天瑜與子騫激起火花呢?不僅如此,子騫向天瑜提起了三個月內各自尋找真愛,若尋求未果,兩人不如考慮交往的約定,對此天瑜雖一笑置之,未放在心上。但命運的捉弄,會就此停止嗎?

    另一方面,均昊對於那段曾有的空白記憶,其實耿耿於懷,他的不安與猶豫,芸熙都看在眼裡,均昊為證明自己的堅定,他前往觀美,告知執行拆除一案,而天瑜深知唯有自己才能拯救觀美,於是隻身前去SENWELL,與均昊談判。

    不過,對天瑜來說,要再見到堂堂senwell的總經理單均昊是何其困難阿,她好不容易用計躲過警衛的嚴格防守,闖入大樓的電梯內,隻為再遇到乘同一電梯的均昊,然而,這次的相遇,是否會讓均昊回憶起兩人曾有的共同回憶嗎?

  • 匿名使用者
    2 0 年前

    我推薦加入這個論壇~

    明道一族:

    http://www.eddiepeng.com/1/Boards.asp

    找作品區-王子變青蛙-[公告]王子變青蛙劇情---(更新至第十集!!!!)

    絕對找得到你要的1~10集介紹哦!

    還有很多熱心的網友提供很多很棒的名句哦!

    逛都逛不完、很豐富的論壇^o^

    參考資料: 我也很喜歡王子變青蛙:D
  • 匿名使用者
    2 0 年前

    --- 第一集 ---- 童話的開始 ----------------------------------------------

    天瑜嚮往童話故事『青蛙王子』,為面對王子的剎那感動,不過她也認為要親吻青蛙是件極度噁心的事,即使是在夢中………

    自小受到繼母金枝的薰陶,加上亡父的債務纏身,天瑜早早明白錢的重要,『持家需要儉,賺錢要耍賤』。不過此刻,對天瑜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參加為死去的母親平反名譽的音樂會,所以必須穿上村裏最美的衣服出席。這件最美的衣服就在村裏思夢嬌服裝店的櫥窗裏,不過天瑜沒錢買。

    均昊是Senwell飯店集團上任不久的總經理,自小與生俱來的氣勢令均昊對許多事情固然能做出果斷的決定,從小就在他家長大的孤女芸熙,他認為芸熙長大後,就是他的新娘。

    對於一起長大的子騫,均昊對於子騫事事無所謂的態度,與其說感冒,不如說是頭痛,就拿觀美飯店的老闆唐順明的事來說,均昊要他擺平,別讓唐順明為了觀美飯店及名下土地經營轉手而鬧事,子騫卻說到讓唐順明去跳樓,最後他為了親自處理好這件事,還得跑一趟觀美漁村,豈料芸熙竟在這時反對與他訂婚。

    在這同時,子騫正沉默地聽著芸熙說著內心事,明白芸熙拒絕均昊只是暫時,目的是為了要均昊明白她的心,然而真正懂芸熙的心是子騫,子騫不知道,他想一直壓抑到永遠,卻又矛盾地希望有一天芸熙會接受他……

    --- 第二集 ---- 遇上百分之百的冷血王子 --------------------------

    為了爭取文化祭的獎金好買下思夢嬌櫥窗內那件最美的衣服,天瑜可是卯足了勁,拉著正哲扛神轎下海,然而天不從人願,該死的腳竟然抽筋了,連動都無法動,眼看就快要淹死了。

    快艇上的均昊在前一天才在熱氣球上向芸熙求婚,但是天公不作美,竟在緊要關頭鑽戒竟然落海,此時單獨在快艇上見有人遇難,自是想也不想地投水救人,怎知救上來的天瑜,手上的鑽戒正是他遺失的,原來那是前一天天瑜在沙灘上撿到,以為是玻璃做的假鑽戒,戴在手上只為好玩,卻忘了拿下來。

    兩人為了戒指爭執間同時落海。他原本不打算救天瑜的,但眼看天瑜已在水中失去意識,只有再次救她,然而他救人一命的人工呼吸竟被天瑜當做強吻的手段。

    完全不知道均昊身份的天瑜,根本不曉得站在眼前的,是一位王子,更不知道均昊姓什名誰了。她只知道眼前的男人是個只會用猝不及防的方法搶走她初吻的色狼。

    --- 第三集 ---- 音樂會的奇蹟 與 訂婚宴的悲劇 ----------------

    均昊一回到飯店就面對常務董事張義正對觀美案的質問,不過應付這種事,他向來游刃有餘。再說第二天就是他與芸熙訂婚的日子,對於張義正的無理取鬧,他表現寬容。

    此時Senwell總經理的訂婚宴是整座飯店忙碌的重心,負責公關行銷的子騫自然也責任重大,不過好友阿健可不這麼想。阿健是街頭混混,但受到子騫影響才重新做人,視子騫為今生大哥,並瞞著子騫偷偷計畫。

    當天晚上,芸熙在均昊車上發現一張音樂會邀請卡,指名是給天瑜。看到那張邀請卡,均昊這才明白天瑜所謂要參加一場重要音樂會並非捏造。在芸熙的建議下,均昊命特助大偉帶天瑜去買一件適合出席音樂會的衣服。

    均昊離開觀美飯店前,唐順明再次為了飯店求均昊再給他還錢的機會,但均昊決絕的態度令他發狂地想要均昊受傷。不過,唐順明萬萬沒想到,真正把均昊撞昏的人不是他,而是一部計程車,司機不是別人,正是阿健。唐順明眼看著駕駛計程車的陌生人載走均昊,一番天人交戰後,決定什麼都不說地回觀美漁村。

    音樂會順利的落幕,天瑜不帶為母親領到了表揚獎章,還在眾人面前表達了對繼母金枝的感謝,令接到電話的金枝感動不已,決定跟人家借小貨車拉著正哲,前去音樂會接天瑜,一起回家。

    天瑜自是喜出望外,開著車,滿足地載著金枝與正哲回家,卻沒想到在路上竟然撞倒了自路邊閃出的均昊。

    原來均昊被撞昏後,坐在計程車後面,就在車子行路間,醒了過來,與開車的阿健發生扭打,車子撞破圍欄掉下海裏,料想是凶多吉少,沒想到均昊大難不死,好不容易回到岸上,向來車求救,卻被天瑜撞倒。

    一段愛與童話的故事就此展開…。

    --- 第四集 ---- 失蹤的王子 與 上岸的青蛙 --------------------------

    在看到均昊被撞得不省人事時,金枝、天瑜和正哲驚慌間把均昊帶回家。天瑜雖然與均昊交過手,但對均昊背景完全不知。在驚慌失措間,沒想到原以為被撞死的均昊竟然醒過來了。

    三人懷著忐忑的心情面對醒來的均昊,卻沒想到均昊竟失去記憶,三人一時無法應付,又怕均昊隨時會想起真相,倉促間,便捏造了均昊是大陸偷渡過來的漁工,名字叫『茼蒿』。

    均昊與芸熙在Senwell飯店的訂婚宴因為均昊的失蹤而草草收場,為避免影響飯店營運,均昊失蹤的消息在子騫當機立斷下對媒體封鎖。在與大偉遍尋不獲均昊的蹤影時,單家簡直著急得如熱鍋上螞蟻。全家一夜未合眼。

    第二天一早,警察來報說找到均昊的外套及所搭乘的計程車,車主是阿健,證實均昊凶多吉少,判斷八九成是死亡了。此話一出,子騫臉色大變,明白是阿健動手腳阻止均昊趕赴自己的訂婚宴,沒想到阿健連自己的命都賠上。在這同時,江之月痛哭失聲,單耀榮當下腦溢血,在子騫急救下,緊急送醫,一時之間,單家亂成一片。

    單耀榮在醫院昏迷不醒,常務董事張義正聞訊趕來,關心的不是單耀榮的病情,而是飯店該怎麼辦,言下之意,有很明顯的要取代單耀榮的位子。芸熙當下不假辭色地說了張義正。張義正惱羞成怒當場在醫院鬧了起來,最後是子騫將張義正拉出去,安撫了張義正離開。面對江之月與芸熙的不安,子騫主張江之月坐上單耀榮的位子,成為代理董事長。

    在子騫的鼓勵下,江之月忐忑不安地坐上董事長的位子,芸熙成為江之月的特助。眼見員工對江之月沒信心,加上張義正在旁虎視眈眈,子騫決定要盡全力保護芸熙與江之月。

    在均昊成為『茼蒿』的那天,金枝就覺得把他留在家裏是禍害,決定要想辦法將茼蒿扔掉,以免日後想起是天瑜撞的,找上門報仇。天瑜雖覺得有些不忍,但面對金枝和正哲的贊成票,也無法反對。

    天瑜帶茼蒿到山上扔掉,結果反而是自己受傷,讓茼蒿揹回來。金枝覺得天瑜太笨,要她自己出馬,於是跟遠洋漁船船東商量好,準備把茼蒿載走。

    到了金枝要帶茼蒿離開的那天,天瑜反而越想越不忍心,為了掩飾這份心情,不斷說服自己失憶前的茼蒿有多壞又有多壞,但想到的卻是茼蒿揹她回到家,後來看到自己要給茼蒿的一袋錢幣竟留在家裏,趕緊拿著錢幣趕去碼頭。

    天瑜趕到時,正好看到茼蒿才要上船,急忙叫喊,茼蒿聞聲轉頭,卻不意被其他人不小心撞進水裏。天瑜見茼蒿浮出水面,一急,忙跳下水要救茼蒿,沒想到褲管卻被水底的鐵絲網鉤住,動彈不得。這時茼蒿已浮上岸,一聽到金枝急喊天瑜為救他下水,尚未上岸,又急急下潛,四處在水底尋找天瑜。找到天瑜時,天瑜已因缺氧呈現逐漸昏迷狀態,茼蒿忙浮出水面,急吸口氣,沉入水底,以口為天瑜輸送空氣,解救天瑜上案。在這過程裏,茼蒿的腦中閃過似曾相識的片段,卻什麼也沒想起來。

    金枝見連用遠洋漁船都扔不掉茼蒿,決定再來計畫第三次的丟包,卻被天瑜阻止。她接二連三地被茼蒿救,不確定自己是否能夠像自己所想的那麼狠心地做出拋棄茼蒿的事。

    --- 第五集 ---- 落難的王子成受氣的青蛙 ------------------------------

    既然決定不丟掉茼蒿了,天瑜便拋掉所有顧慮為茼蒿追尋過去。她想到茼蒿在失憶前曾住過觀美飯店,於是帶著茼蒿前去觀美飯店找乾爹唐順明。不過這當然要避開金枝,因為金枝與唐順明雖然曾是夫妻,但兩人離婚時是鬧翻了臉,在村裏的關係自然是水火不容。

    金枝最恨的就是天瑜來找唐順明。金枝當年為了氣唐順明,連正哲都讓他姓葉,這令唐順明相當不痛快,雖然在他常嫌棄正哲講的國語活像外籍勞工,與金枝對罵時,總會說金枝當年背著他偷漢子,不願認正哲為親生子,但看到金枝把正哲的姓換掉,胸中的怒火是燒得更甚,每提一回就罵上一回。

    唐順明雖然與兒子正哲不親密,卻反而跟天瑜很投緣。不過當他在報紙上找不到任何有關均昊被撞的消息,接著又看到天瑜帶著茼蒿出現在觀美飯店時,簡直像看到鬼一樣嚇了一大跳。但得知眼前的單均昊竟然失憶,內心湧起複雜的情緒。該不該告訴單家單均昊在此,還是該保持緘默?最後為了能保住飯店,唐順明決定保持緘默。故告訴了天瑜他不知茼蒿的身份。

    回到錢來也雜貨瓦斯行後,金枝可不會容忍家裏有白吃白住白喝的米蟲,當下把店裏所有的粗活都分派給茼蒿。茼蒿一時弄不清狀況,被弄得團團轉,做得十分疲累狼狽,仍然被金枝罵得狗血淋頭。天瑜忍不住幫茼蒿說話,卻像掃到颱風尾似地也被金枝罵到抬不起頭。最後茼蒿在忍無可忍的狀況下,怒喝金枝,反而令金枝、天瑜和正哲嚇一跳。金枝詫異茼蒿的氣勢,一時之間,竟有點不敢再去招惹他。茼蒿卻因為自己的一聲怒喝,腦中竟閃過自己在辦公室內與張義正對嗆的畫面。

    張義正不滿江之月坐上董事長位子,想要策畫其他董事反對江之月,全被子騫先一步制止。子騫甚至發威與張義正對嗆,張義正撂話要子騫記住此時的態度。

    芸熙和大偉多方打聽均昊的下落,均無結果,連警方及打撈人員都表示至此程度,無人能活。芸熙當下悲傷痛哭,子騫安慰,答應芸熙把這件事瞞住江之月。子騫並拿出豐厚酬勞要打撈人員繼續打撈,不管是阿健還是均昊的遺體一定要找到。子騫的擔憂是其他人的兩倍,因為一個是他潛意識想要打敗的情敵,另一個是他知心好友。在這同時,為鼓勵芸熙不可灰心喪志,主張兩人一起推動均昊留下的計畫,也就是觀美案。

    --- 第六集 ---- 擁有王子氣勢的青蛙 ------------------------------

    茼蒿發火的氣勢固然讓金枝暫時敗陣下來,但第二天,金枝又帶著老闆娘的架式派茼蒿工作。茼蒿倒也不拒絕,但隨著邁出去的腳步,茼蒿與村民漸漸熟絡,甚至都會幫唐順明一把。如此一來,反而是唐順明覺得對茼蒿過意不去,為了該不該告訴單家實情而夜夜輾轉反側。

    由於茼蒿的建議,原本有礙觀光形象的小蜜蜂重整形象,不再為了小利益爭得頭破血流,採用輪流制,生意果然好轉。海邊氣氛更見和諧。事件諸如此類,因為茼蒿的建議而得改善,村民漸漸對茼蒿信任起來。原本對人設有心防的茼蒿也會跟著村民開朗喝酒唱歌等等。天瑜見茼蒿與村民相處融洽,也會伸手幫忙,兩人感情在不知不覺中更進一步。慧容看出天瑜喜歡茼蒿,故意跟茼蒿要好,結果反而被茼蒿教訓一頓。

    唐順明決定跟單家坦白,但是就在說出真相之前,意外過世。唐順明去的倉促,留下觀美飯店給天瑜和正哲。金枝反對天瑜和正哲接受繼承,但是天瑜想起唐順明生前如何為這飯店,不願放棄。茼蒿贊成天瑜的做法,開始為觀美飯店改裝成有特色的民宿。

    金枝見觀美飯店在天瑜和茼蒿的改裝下,顯得十分不同,又見連正哲也躍躍欲試,終於放棄己見,並感念之前與唐順明的夫妻之情,讓兒子恢復姓唐。天瑜與茼蒿的感情至此已然確定,甚至成為村裏公認的一對,連處處與天瑜作對的慧容都認輸,大家喊等著喝天瑜和茼蒿的喜酒,就在觀美飯店改裝後開張的第一天,一紙公文來了,就是Senwell飯店集團要在近日內接收觀美飯店。大家譁然,茼蒿卻看著公文想起了過去零碎的片段,只覺眼前一片混亂。

    子騫為了觀美案,偕同芸熙來到觀美漁村。子騫無意中發現了茼蒿,要叫住茼蒿。茼蒿卻當子騫是陌生人地閃開。其實茼蒿下意識害怕改變現有狀況,不想離開天瑜,不想回到沒有天瑜的過去。

    子騫追丟茼蒿後,趕著要去跟芸熙說,話未說出,聽到芸熙跟他表示她已向均昊說再見,從此展開新人生,希望子騫能幫她。一時之間,子騫無法告訴芸熙發現均昊未死。

  • 匿名使用者
    2 0 年前

    給Ruby

    我知道那是官網阿可我要ㄉ是與官網不一樣ㄉ劇情喔

    2005-08-08 16:39:13 補充:

    給貓咪我要ㄉ是一到十集ㄉ劇情ㄟ

  • 您覺得這個回答如何?您可以登入為回答投票。
  • 匿名使用者
    2 0 年前

    聽說這是王子變青蛙的官方網站ㄋㄟ

    http://www.settv.com.tw/metro/m095/main.htm

還有問題?馬上發問,尋求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