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奇摩知識+將於 2021 年 5 月 4 日 (美國東部時間) 終止服務。自 2021 年 4 月 20 日 (美國東部時間) 起,Yahoo奇摩知識+服務將會轉為唯讀模式。其他Yahoo奇摩產品與服務或您的Yahoo奇摩帳號都不會受影響。如需關於Yahoo奇摩知識+ 停止服務以及下載您個人資料的資訊,請參閱說明網頁。

?
Lv 4
? 發問時間: 藝術與人文歷史 · 2 0 年前

越戰的背景

越戰的時代背景請簡明扼要

不要用貼的謝謝

請註明參戰國為何參戰

及時間

已更新項目:

SORRY!!!

是美國的參戰背景

不是中越戰爭

2 個解答

評分
  • 2 0 年前
    最佳解答

    http://newton.cc.ncu.edu.tw/~u1502034/

    http://m2.ssps.tpc.edu.tw/~mariacki/html/vietnam/S...

    這兩個網址裡有豐富的越戰資料 , 你可以參考一下 !!

    參考資料: 知識+就有了
  • 匿名使用者
    2 0 年前

    中越邊境戰爭的前前後後-一個外交特使的回憶

    中越關係為何由友好轉變為敵對1978年我被派往越南去當大使,而那時兩國之間的火藥味極濃。

      原來中越關係極為友好,從1950年到1954年越南抗擊法國的勝利是在中國的支持下取得的,後來又在中國的幫助下獲得了獨立和國際上的承認。1961年美國插手越南,越南是在中國的大力支持下,取得抗美救國戰爭的勝利。這幾十年間,中越關係是“同志加兄弟”。

      期間中國派駐越南的大使是受歡迎的。在抗美救國戰爭中,中國人的鮮血灑在越南的土地上,所以稱中越之間的友誼是用鮮血凝成。中國大使在越南不只受到熱情款待而且在越南人民中受到了尊敬和愛戴。

      輪到我去當大使時,情況發生了根本性變化。

      在1975年打敗美軍統一南北越之後,越南軍隊的槍口卻來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對準了中國,聲稱中國成了它北方最大的敵國。它在兩國邊境上不斷製造事端,挑起衝突,搶佔中國領土,毀燒房屋,使中國居民不但不能正常生產、生活,而且生命也受到威脅。在中國政府一再建議下,1977年中越兩國召開了邊界談判,在會議桌上越方提出中國不能接受的無理主張。越南一面談判,一面卻以突然襲擊方式侵佔了中國南沙群島的六個島嶼。在中斷了中越邊界談判後,越南打著恢復歷史邊界原狀的口號,欺騙越南人民,有組織、有計劃地在中越邊界大量製造事端,不斷以武力侵佔中國領土。中國政府採取了克制態度,主張用談判解決邊界問題,對入侵的越南人員進行說理勸阻,不對打,不對罵,不開槍,甚至在越方打死中國人員時,中國也沒有還擊。但是這種忍讓和解的態度,被越南認為是軟弱可欺,於是在邊境上大幹起來,加緊進行軍事部署,驅逐華僑,在邊界上製造流血事件,僅1978年上半年內竟打死打傷中國邊境軍民300餘人,真是欺人太甚!

      此外,越南還加緊迫害華僑。中國在越南約有百來萬華僑,在西貢就有60萬,有錢的人居多,其中約一萬多為大商人,但他們都積極支持越南的抗美鬥爭,當時越南党的總書記黎筍。在南方工作時曾受到華僑的保護。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陣線在其反對美帝及吳廷豔的鬥爭中得到了華僑的支持,所以越南的華僑歷來同越南政府的關係很好,越南也很重視華僑問題。1974年越南方面強制要把南方華僑定為越南籍人,對要保留中國籍的華僑進行迫害。他們從1977年開始就大舉鎮壓華僑,剝奪他們就業升學的機會,無故解職,取消戶口和口糧,公安人員隨時間人華僑住宅,強迫填寫“自願回國書”,乘機搜查、敲詐、沒收財產,華僑受盡毆打折磨,到1978年8月就有16萬華僑被驅逐回中國。1978年中國提出兩國政府談判華僑問題,談判無結果,中國僑委會決定派船去越南接回華僑。消息一傳出,許多華僑紛紛向越南政府申請回國,引起越南政府不滿,一面拒絕中國派船,一面鎮壓要求回國的華僑。8月初,越南公安人員對集結在河內的華僑進行突然襲擊,逮捕百餘人投入監牢。中旬又在友誼關外向要求回國的大批華僑進行屠殺,造成百多人的傷亡事件。越南迫害華僑問題鬧得兩國關係日趨緊張。在我去越南時,越南已驅逐華僑達25萬人。

      1978年12月,越南舉行慶祝人民軍建軍34周年集會,會上越南國防部長作報告說越南隨時準備打一場大的戰爭,要建立一支“無敵的軍隊”,“決心打敗一切敵人”。越南把中國當作“最危險最直接的敵人”和“新的作戰物件”,在靠近中國邊境製造“淨化區”,把與中國有來往的居民統統趕走,派出公安、特務人員,調集20余萬人的精銳部隊,明確要對中國進行“進攻戰略”,修築大量工事和軍事設施,在“淨化區”內住上“衝鋒隊”、“敢死營”,不斷侵入中國領土、干涉中國邊民生產生活,綁架中國人員,製造許多流血事件,到1979年初侵犯中國邊境地段達162起,打死打傷數以百計的中國軍民。

      中國政府對越南這種越界挑釁、槍殺中國人員的侵略行徑,一再提出抗議和警告,越方置之不理,乃使中國政府提出要加以“懲罰”的警告,中越關係日益緊張。我就是在這種雙方劍拔弩張、火藥味極濃的情勢下去越南當大使的。

      臨行河內前感覺到火藥味

      當我接受去越南當大使任命時,我知道這是個艱難的任務,很可能不會長久。作為大使應該謀求以和平方式解決兩國爭端,而我知道以當時兩國關係及雙方決策人的言論來說,以和平方式解決爭端是很難的,我是無能為力的,我要作可能發生武裝衝突的準備。對一個當大使的人來說這是他最不願看到的形勢。

      所以我在去河內前先去廣西,由廣西自治區派人陪同我去沿廣西與越南接界處,從睦南關直到北海與越南海上接近地察看了一下。昔日雙方來往的睦南關口現在已無人走動,通越南的火車停了,月臺上冷冷清清。關上兩邊山峰叢林中雙方都埋伏有不可估量的火力。東興與越南老街只一水之隔、一橋之通,當年從橋上或涉水(白倫河平時水不深,涉水可過)而來上千的越南邊民在東興鎮上做生意,互通有無的繁榮景象,現在沒有了,橋從中間斷了,河上無人無船了。東興縣的同志告訴我,在越南與美國、南越軍隊作戰時,東興不只是他們的後方,而且是他們的避難所,被敵軍追擊時他們就跑過來了。我在沿邊境看到的,在許多地方中越邊界只隔著一條小溝,不用說跳,只用跨一大步就過來了,他們那邊沒有居民,只有武裝人員活動,而我們這邊民宅遍佈,甚至有小型工廠。地方同志說,打起仗來,我們雖然地勢不利,但有準備。沿途所見,雙方虎視耽耽,戰火大有一觸即發之勢。

      中國大使處處受冷遇

      大使館是國家派出機構,它應當作為國家的耳目,瞭解駐在國的情況,特別是兩國關係及與本國有關的動向,及時報告本國政府。這點是當一個大使應該做到的。但是當我到河內後,卻被一層冰涼的圍牆包圍起來。

      新到任的大使首先應到駐在國外交部,送交國書及頌詞的副本,商談遞交國書事宜,然後由其外交部安排呈遞國書時間及程式,這些都是國際慣例。那時越南國家主席是孫得勝,禮賓司的官員告訴我他因年邁不能接受我的國書,改為副主席阮友壽接受。當我按照他們規定的時間向阮友壽副主席呈送國書、行完儀式後,他同我的談話是冷淡、謹慎和短暫的,面部毫無表情。其實阮友壽在南方抗美時,受到中國極大的支援,他原來對中國是極為友好的,現在受到了政治上的影響。對於一個原來友好國家的大使,不顯示友好只有冷淡待遇。這就是政治。

      後來安排我同範文同總理會見,他不但是中國的老朋友,還是兩國友好關係的奠基者之一,他同我的談話只是應付,對當時兩國間許多重大糾紛閉口不談。只向我說了兩點有份量的話,一是聲明外間傳說他訪問東南亞國家時出賣了印支各國共產黨的事,完全是謠言(這件事我國內曾揭露並給予批判),不能輕信。另一句話就是說兩國間一切問題應該通過和平方式解決。說這話的語氣是生硬的。我過去在外交部工作時,不管越南的事,沒有同範文同會過面,但他經常來中國,他同我國領導人的談話記錄,我都見過,給我的印象是,他是一位老革命家,是長者,是胡志明的戰友和越南國家和党的重要領導人,對中國友好。在日內瓦會議和抗美救國戰爭中,同中國領導人特別是周恩來總理不但配合得好而且友情也深。自越南北南統一,黎筍一夥上臺後,他對越南國家的決策權就逐漸減少了。

      中國大使館向越南外交部提出新任大使要拜會越南國會、政府各部門和軍方各單位的名單,這個名單不是這次新提出的,而是根據過去歷任新大使拜會的慣例提出的。但是越南外交部卻不顧過去的慣例,除安排我拜會國會委員長外其餘一律不安排會見。

      當時越南國會委員長是長征,也是中國的一位老朋友,同中國老一輩領導人關係都是很好的。但他這次同我會見時態度也是冷漠的,只說了一些應付的客氣話,連對當時還健在的中國幾位老同志也是他熟悉的朋友的一句問候的話也沒有。

      新大使到任照例要舉行一次招待會,同駐在國政府各部門和各國大使及夫人和外交界人士見面。在我舉行的第一次招待會上,越南政府只來了外交部的禮賓司長及主管中國事務的司長,一位元政府部長也沒有來,與過去政府總理或副總理及好幾位部長來參加中國大使館的招待會的熱烈程度顯然不同。

      作為大使必須要同駐在國外交部打交道,但我同越南外交部來往卻很少。越南外交部按其慣例,由外交部部長出面宴請外國新上任的大使,出席主持宴請我的卻不是他們的部長,而是排位較低的副部長,這就有點出了格,加之他談話較少,顯得宴會是一個形式。我當時心中很不滿意,但也不得不說一些我來謀求友好與和平的話,我不能表現自己沒有適當的修養,但也不能低聲下氣乞求善意。

      我必須去外交部只有兩種情況,一是奉國內指示向越南提出抗議,一是應其邀請我去接受他們向我國提出抗議。由我去外交部都是雙方政府認為重要的事件,一般的事我是派政務參贊去。那時兩國關係緊張,雙方抗議照會語氣越來越強硬,我們見面時只有爭議,各說各的理由,很少心平氣和地交談過。有時越南方面的照會太無根據,措詞帶污蔑性的內容,我除了記下其要點外,拒絕接受其照會,甚至出現拍桌而去的局面。

      但也出現過一兩次雙方協商解決的事件。一次是我國軍用飛機在試飛中迷航誤人越境墜失,越南開始大為緊張,以為我要採取什麼行動或者越境偵察。我接到國內指示立即向越方說明飛機是因迷航誤入,希望諒解。並建議雙方派人前往出事地調查。越方正有事於南方,準備進攻柬埔寨,不願擴大此事件,即同意派出人員會同我館武官處一同前去調查,結果證實是迷航誤人,兩名遇難的我國空軍人員屍體,經驗檢後將遺體送交我國派人領回。還有一次是無故扣留我漁民案件,當時在兩國海上交界的漁船常常發生糾紛甚至毆鬥。這次卻是我漁船誤人越領海,經交涉後放還。可見在某些問題上,只要雙方心平氣和地講道理、擺事實還是能和平解決的。但也只是這兩件,其他方面兩國交涉是愈談愈惡化。比如兩國鐵路接軌處,歷來是由中國鐵路局在該處管理員負責修理,現在突然越方說那裏是它的領土,中國領土在該處約二十米外,竟然拒絕中國鐵路局人員前去管理或修理,甚至出動武裝人員毆打中國鐵路員工。從而使該段鐵路不通。對此案件我們就交涉不通,釀成雙方鐵路人員在那裏爭執與鬥毆不停。我們也知道越南這樣做有它反對中國,準備與中國鬧翻的企圖,不是我們大使館與它的外交部所能解決的。

      李先念指示要應付“非常局勢”

      我去河內前,曾受到當時主管外事的副總理李先念的指示,要使館短小精幹、做好黨和國家的耳目。外交部韓念龍副部長主管越南工作,要我作應付非常局勢的準備。

      我已感覺到中越間有發生大事的可能,我不是去開展關係而是去應付事變。我去河內後,即同使館內各部門分別談話、瞭解情況。當時經歷了一年多的維護華僑與撤僑鬥爭、撤退專家、撤銷總領事館與領事館、邊界鬥爭的交涉等重大事件,使館人員都感到憤慨與悲觀,不知中越關係將走到何處,使館的任務將是什麼。我瞭解了情況,向全體館員(雖然撤退人員,使館尚有88人)講述國際形勢、中越關係及我們的對策,說明今年將是中越關係大轉變的一年,也是使館工作大轉變的一年,中央要求我們短小精幹,應付非常形勢,團結一致,當好耳目。

      使館的任務就是要在轉變形勢下存在下去,執行中央的方針,先從精簡著手。館內各部門人員減少,撤銷一些部門(如領事部民航處),決定女同志全部回國,休假的及應休的先走,使館只留下34人,但內部警衛仍要加強。然後燒毀一些可毀的文件,清查武器及倉庫,專家走後他們的大批貨物、用品及汽車留下的,進行清理後,不用的儘快送回國。對留下人員進行思想教育工作。

      越南只有5000萬人口,戰爭幾十年,現仍有正規軍150萬,並繼續徵兵。它南侵柬、北反華,在中越邊境由原來的2個師現在增加到9個師,對柬準備13個師。同蘇聯締結友好軍事同盟條約後,除了經濟援助外,主要是大量的軍事援助,其中包括武器、地對地新式導彈,米格23飛機(當時蘇聯最新式戰鬥轟炸機),蘇軍事專家超過六千人。他們認識到中國是反對大小霸權主義的,反對越南吞併印度支那的,所以除對中國實行包圍外,更準備以武力攻擊。越南的霸權主義行為引起了亞洲和東南亞各國極度不安。

      我們為了反對大小霸權主義的侵略行徑,為了維護亞洲及東南亞以及祖國的和平與安全,必須堅持反對大小霸的鬥爭,結成反霸的國際統一戰線,因此要堅持在越南的大使館的前哨陣地。要全館人員認清形勢、明確職責、團結一心、執行中央指示,不怕越方孤立我們、包圍我們、造謠中傷我們,堅守陣地,反對一切紊亂思想和畏難情緒,我們還要設法展開外交活動,打破孤立。

      中國大使館被監視起來

      中國駐河內大使館門前有一個小公園,這個街心公園雖不大,在河內城內還是少有的,所以過去遊人較多。現在幾乎沒有遊玩的人,只有越南的便衣及員警,禁止大人小孩人內,成了他們監視使館的暗哨,不許越南人、華僑進入使館。大使館後門原來有一條大街是越南高級官員的住宅區,現在那條街也禁止“閒人”及車輛通行。使館周圍的房子的住戶都換了人,我們已察覺那些房子裏常有人持著望遠鏡向我們使館裏窺視,中國大使館完全被包圍和被監視了。

      越南外交部曾通知各國大使館,使館車輛只允許在河內城郊10公里內活動,若去外地需要取得外交部同意。我國大使館曾因處理我駐海防機構事務(即撤銷機構搬運東西回使館)允許去過海防,其他各地都不批准中國大使館的人前去。我曾想去西貢(現在改為胡志明市)看看,那裏原來有我國眾多華僑,曾設立過總領事館,但越方不批准。越南曾組織各國使館人員去西貢參觀,竟不邀請中國大使館。我的車子一出大使館,後面就有車子盯梢。

      河內的中國大使館,房子雖然舊點,但院子很大,房屋很多,院內有球嘗游泳池、電影廳等,我們每天下午吃飯後在院內活動,為了保密起見,院內不許談論公事,更不准談論有關國家和外交上的事情。越南方面並不能完全封鎖我們,我們的採購員每天要去市場購買新鮮蔬菜及食用品,那時這些好一點的菜。肉、魚都較少,但我們採購員是老河內通,他有一些老朋友,他不但能買到一般人買不到的食品,還聽到不少消息。越南政府反對中國,年輕一代越南人受政府的宣傳反對我們,但多數老百姓不反對中國,反而對其政府反對中國不滿。原因很簡單,過去同中國友好時,雖然在戰爭年代,越南市場上不缺少日用品、生活必需品甚至糧食衣物,這些都是由中國運來,連小學生的作業本、紙張也是中國來的。現在抗美戰爭勝利了,但同中國鬧翻了,結果連是越南市民生活極度困難,所以老一點的越南人都嚮往中國。

      越南那時同幾十個國家建交,在河內駐有三十多個國家的大使館,其中分為蘇聯東歐國家的,西方國家如法、英、北歐幾個國家,再就是亞洲國家日本、朝鮮、東南亞國家和非洲少數國家如埃及等。

      外交活動越南方面不能封鎖。上述幾類國家在外交活動中自然形成幾個小集團。無論在越南方面舉行的,或者各國大使館舉行的招待會、宴會,這些國家的大使就各自聚在一起聊天。在這種場合,我首先是有禮貌地同建交國家的大使或參贊打招呼握手,我的活動大半是在法、英、北歐國家大使、特別是亞洲建交國家大使中進行。這些大使、參贊們對中國友好,我們交談也較有興趣,相反越南政府參加的官員顯得較為冷落。

      蘇聯東歐幾個國家的外交官員總是聚在一起,同其他國家大使、外交官交談很少。那時蘇聯正因佔領阿富汗受到全世界反對,雖然越南吃得開,但在外交圈子裏是孤立的。西方及亞洲國家大使們願意同我友好交談,越南進攻柬埔寨問題和中越關係問題。他們都要想從我這裏知道事件的發展趨勢和中國的政策。

      我同他們接近後,知道他們及他們的政府對越南當時的政策與作法不滿,對印度支那及東南亞形勢的擔憂,自然就有了共同語言,這也是我宣傳我國政策的極好機會。我利用使館的優越條件,經常舉行各種集會、茶會、看電影、打球、游泳、會餐等活動。一些國家的大使也常請我去吃飯、喝茶或看電影,這些外交活動越南政府不能禁止也不敢禁止。這樣我在河內就不是孤立的,越南政府也封鎖不了。

      現在回想起來,當時我的思想還是受了“左”的影響,對柬埔寨形勢瞭解得太少,雖然我是從國內外交部得到關於柬的情況,認為民主柬埔寨力量較強,受到柬人民擁護,去年又打敗了一次越南的入侵,所以我對各國大使把柬抗越的形勢說得太樂觀了。對於波爾布特,柬共在柬國內的統治地位也說得太強了,因此比較有信心地向這些大使們講,柬能頂住越南進攻。事實證明我的估計是錯誤的。

      我被召回國後戰爭爆發

      1979年初,我接到外交部來電要我回國述職,我就知道中越之間將有一場武裝衝突,將使館應變工作佈置完畢後,我即乘中越通航最後一次班機回國,到北京不久之後,自衛反擊戰就開始了。

      關於那次中越邊境戰爭,當時越南方面宣傳得很多,說他們如何打敗中國軍隊,打死打傷若干人,如何把中國軍隊趕出國境,但是不同意外國記者去邊境戰場查看的要求。中國則對戰爭情況及雙方傷亡損失不作任何公佈。中國人民解放軍參戰部隊自1979年2月17日起到3月16日止,分雲南、廣西兩方面出擊,進行了28天,攻克了越南的諒山、高平、老街三個省和17個縣、市(鎮),給這些地區的越南正規部隊和地方武裝以殲滅性的打擊,並摧毀了越南在北部地方針對我國構築的大量軍事設施(附帶說一句,這些工事都是用中國援助作為抗擊美國軍隊用的物資)。中國人民解放軍參戰部隊在勝利地完成了嚴懲越南侵略者的任務後,於3月16日奉命全部撤回。

    還有http://www.yifan.net/yihe/novels/wars/vietnam/viet...

還有問題?馬上發問,尋求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