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使用者
匿名使用者 發問時間: 藝術與人文詩詞與文學 · 2 0 年前

稱讚男生.潘驢鄧小閑.有何典故

稱讚男生潘驢鄧小閑我不知字是否有打錯(有的話請指正)這五字有何典故呢?

3 個解答

評分
  • 匿名使用者
    2 0 年前
    最佳解答

    潘驢鄧小閑

      這一節我們談的是女人要的是什麼,這個標準歷代說法不一,在這裏借用古時候的標準,那就是“潘驢鄧小閑”。具體解釋一下這五個字,那就是:潘棗貌如潘安;驢棗權且意會,參見《水滸傳》第二十回;鄧棗錢多得跟大富翁鄧通似的;小棗小心翼翼地呵護女人,體貼有加;閑棗多的是時間陪著女人。這五個字估計可以包羅女人需要的所有東西,不知道這是否就是女人對男人的要求。

      潘:貌如潘安

      男人長得不帥,不僅女人不喜歡,男人也會討厭他。“獐頭鼠目”,不僅僅是說一個男人氣質上的不夠檔次,更多的是指他長得實在有礙觀瞻。而誇獎一個男人,大多就是說他“玉樹臨風”,《世說新語》裏對那個美得一塌糊塗的何晏做過專題介紹,“敷粉何郎”,一個男人如果長得漂亮,就可以進入名人大全,青史名標。而一個男人長得不怎麼樣,那就會很倒楣,“以貌取人,失之子羽”,子羽就是因為長得不怎麼樣,差點被孔子拒之門外,孔門七十二賢有可能只有七十一賢。而徐九經,就更倒楣了,都是長相惹的禍,本來可以當京官的,只能做個地方縣令。

      其實,在很早的時候,人們就開始對男人的長相同對女人的長相一樣關注。可是,我們自小受到媒體書籍的誤導,以為男人愛美女,遠勝於女人愛俊男。漸漸才瞭解,是因為有些殘存的封建禮教文化壓抑著女性對男人美色的愛慕和表達,所以才會有這種錯覺。其實女性愛帥哥的程度可能超過男人愛美女,看看《西遊記》裏女兒國的國君對唐僧的一片癡情就知道了。

      通常,帥哥在情場的如魚得水,更是多數男人羡慕的。有些女性願意為帥哥投入到拋家棄子的程度,應該遠遠超過男人。而年輕的女人在一起,談論得最多的,大概也是男人夠不夠帥的問題。當然聰明的女子也知道帥哥是大眾情人,身邊的女人很多,自己得到他的機會不多,就算得到他也得不到他的珍惜,因此乾脆裹足不前,只在遠處觀望。

      假如長得不夠帥,可就沒有這麼好的運氣了。有位長得抱歉的男士在網上做“援助交際”,和顧客見面以後,女方見他太醜還想收費,氣得當場打手機報警。他的生意不但沒做成,還換來牢獄之災,是否應該怨恨父母親沒把他生得俊一些?

      女人對帥哥的喜歡是不可否認的,《流星花園》其實是一部很老套的灰姑娘的故事,但是火暴程度讓人感到驚訝,原因就是片子裏有F4這四個漂亮的男人。而《我的野蠻女友》,受到女孩們的喜愛,不僅是因為在這個講究平等的年代,女性早改寫了傳統的教條美德,她們更懂得關愛自己,保護權益。而且也因為裏面有英俊美男,嘿嘿,雖然女孩們不會承認,但她們心裏也許是這樣想的。

      而娛樂,似乎也進入了男色時代,F4之後雨後春筍般冒出的帥哥此起彼伏,讓人們開始擔心陽剛的淪喪,不過帥的定義很多,每個女人都對“帥”哥有不同的理解,一個女孩曾說,她喜歡的帥哥必須得是小眼睛。現在的女人,開始大膽地評價男人的長相了。

      李敖一生自認情聖,但遺憾自己長的不夠帥。他常嘲笑臺北市長馬英九,長得高挺英俊,哈佛博士,中英文流暢,正氣凜然,為當年保釣(保衛釣魚島)運動先鋒,多少女士為他傾倒,但他卻未曾有一絲緋聞。很多人說,馬英九的帥是他當選市長的原因之一。李敖卻認為馬英九是在浪費資源,如果是他,他一定不選市長,而以閱盡天下美女為志。李敖的可愛之處就在“真”,沒有偽裝,說出來的話全是自己最真實的想法。當然,他的“以閱盡天下美女為志”的想法,也未免太過於多情和玩世不恭了吧。

      驢:權且意會。

      女人是否在意這個,仍然還是多數男性暗自關切,卻又不願或不敢深究的事情。《查泰萊夫人的情人》曾經被當成禁毀書刊多年,用現代的眼光來看,故事其實很單純。男主人因為受傷無法施行人道,履行夫妻應盡的義務,只好同意讓女主人另謀出路,於是女主人找了健壯的園丁。按照現在的理解,這不過是女人紅杏出牆,另辟奚徑的老套故事,可在當時卻石破天驚,轟動一時,其主要原因就是這本書真實地描繪女人的情欲,在此之前,很多男人以為女人沒有情欲。後來的《馬語者》就沒有人再去指責了,並且風靡全球。

      男人很難拿捏“驢”這個問題的重要性,粗看以為這是純粹生理方面的。有些人太過強調,導致忘記心理層面;卻也有很多人太低估了它的作用。隨著歲月的成長,漸漸就會瞭解到它其實對男女關係的確有無可取代的影響力。只是大家不願意談,不好意思談。

      其實,關於這個問題,只要認清一個事實,那就完全不再是問題。

      人的適應能力是很強的。剛開始的不適應不代表以後的不滿意,很多事情都是這樣,一開始你覺得這個物件你不滿意,後來你們努力找出令彼此滿意的方式,最後你們開始喜歡上這種彼此適應之後的生活,久了,也就不在乎當初有什麼不滿意了。

      “驢”這個的問題,不是生理問題,是心理問題,是愛或者不愛的問題。

      女人在愛的過程中會產生一種叫OXYTOCIN化學物質,這種物質在腦中造成一些無法阻擋的變化,使情愛和情欲到此已經完全不可能分開。情愛可以讓情欲得到滿足,情欲的滿足可以讓情愛得到增強。有經驗的男人都知道,征服女人不到這個程度,就像只用飛機轟炸敵人而沒有實施地面部隊的佔領一樣,這樣的勝利是非常虛弱不堪一擊的。據說哲學家尼采曾說過:“到女人的身邊,記得要帶鞭子。”這個“鞭子”,或許有著多重意思。

    但是,在性愛上滿足女人,是衡量男人是否是真正“男人”的一個重要標誌。能滿足,男人就快樂自信。不能滿足,男人就慘戚怪異。這種滿足,是從求偶開始的,雄蛙鼓起大氣囊,雄孔雀張開彩屏,雄麋鹿張著大角。須知他們是冒著生命危險(有可能招引來獵人),來吸引異性的。古時的中國男人特別喜歡吃野味補品,甚至紫河車(未成形的胎兒)這類種種可怕的東西,並且對這些壯陽的東西,研究了幾千年。而美國人製造的藍色小藥丸,更是技高一籌,看來,男人在壯陽這個問題上,倒還真是做到了世界大同,沒有國界了。當然日

    本人喜歡吃生魚、海鮮,也都和這個有一定的關係,目標也總是想重振雄風。雖然這些東西對身體健康有一定的損害,但是因為為了滿足女人,也是為了自己的欲望得到更好的滿足,男人們樂此不疲。

      男人最喜歡聽女人說的是:我要。最怕女人說的是:我還要。男女的需求可以畫成一個時間的函數曲線—起自零又回歸零的函數曲線,根據每個人的年齡、生理、心理而變化,兩個人在一起,就是兩條曲線。而最美好的人生,也就是有兩條吻合的函數曲線。你要的時候她也要,你不要她也不要。但這大概是未曾出現過的美好情況。常常是,你要的時候她沒興趣,因為她的年齡使她還沒進入性愛的角色裏;等她進入狼虎之年,你卻忙於事業,無心無力去滿足了。可見,這兩條曲線的波峰和波谷是剛好錯開,而錯開的那段空間,正是男人的苦惱所在。

      一個無法滿足他的女人的男人,幾乎可以從他們之間的互動看得出來。他多半帶著些歉意,愁苦,缺乏自信;而她則是一副被人欠了錢的嘴臉,隨時以譏諷嘲笑她的男人為樂。如果一個男人無法滿足女人生理需求,該怎麼辦?寫小說的人應該知道這是個最受歡迎的故事架構,可以引出很多熱鬧的故事,因為這是男人內心的最大傷痛。無法滿足女人的原因有很多種,從司馬遷的宮刑,到查泰萊先生的受傷,還有男人的年紀太老(Ryan's Daughter《雷恩的女兒》,一部不錯的電影),以及兩人的空間距離(一方在外地工作或者留學國外)等等,都是很好的故事題材。在《Indecent Proposal》這部電影裏面,丈夫同意借出妻子一晚,獲得一百萬美元。事後,丈夫一直追問,Was it good? (昨晚很好嗎?) 他不停的問,她無法回答。只是一晚,換得一百萬美元,但他會永遠去想像,Was it good?

      比較淒慘的是司馬遷、查泰萊先生這一類,曲線呈現垂直落到零的斷崖,而另一條曲線仍舊空中飛舞,我們可以從司馬遷寫的《報任安書》裏面窺知男人的挫折之一二。可能武大郎也有類似的困境,九丹的《烏鴉》裏面柳先生的曲線也漸漸趨近於零。這是男人最大的苦惱,比看到股票曲線下垂還糟糕。很多變態狂以殺女人獲得快感,是因為他們的曲線裏大都出現斷崖的現象,那種挫折感,會導致丈夫毆打折磨老婆,黑夜跟蹤謀殺單身女性。

      所以,能滿足女人,是男人心理健康的必要條件。

      鄧:錢如鄧通。

      就是要有錢。關於鄧通,《史記•佞幸傳》裏有過記載,鄧通是漢文帝時四川南安人(今四川夾江縣西北),不小心被皇帝看中讓他負責造錢的工作,造錢啊,就相當於現在印刷人民幣,而且還沒人管他的,想造多少就造多少,你說他多有錢吧。鄧通在皇帝羽翼下,造錢遍天下,人稱“富埒天子”,所以人們把他比喻成“錢”或者“財神”的代名詞。這樣我們就不難理解為什麼“鄧”成為女人選擇男人的條件之一了,儘管錢不是萬能的,可沒錢卻是萬萬不能的。

      池莉寫的《水與火的纏綿》裏,曾綿綿曾經有個男友,兩人去吃飯的時候故意說去找位子,而讓曾付錢,當然關係立刻結束了。我們看到美女傍大款,心中很不爽,但是,畢竟有錢就意味著她將來不必為生活奔波,而且對這個男人來說,是可以做到的。迪士尼電影《阿拉丁神燈》裏面所唱的,I can show you the world.我可以帶你去看這個世界。

      所以,女人愛錢也並不是那麼骯髒的想法,只是女性對生活方式的追求,當然基因裏面潛藏的為後代幸福著想的巨大推動力更是主要原因。很多鳥類的雄鳥必須做好一個巢,讓雌鳥看了滿意,才完成交配,其意義是一樣的。所以,如果一個女人要等男人買房子才考慮婚姻,請不要覺得她市儈,畢竟精神生活還是要建立在物質生活的基礎上才行。不過,話又說回來,如果過分的去追求一種不切合實際的物質享受,也未必會有幸福的未來。

      雄性動物在求偶時候的浪費鋪張和雌性的虛榮,似乎是生物的必然。

      女人似乎喜歡讓男人浪費,讓他表現揮霍,來證明他有維持家庭養育下一代的能力。所以男人們下次帶女友出門,就大方一些,可以滿足她心底那個雌性動物的本質。不要像池莉《水與火的纏綿》裏面,和曾綿綿看電影還要故意遲到讓她買票的男友。男人不能小氣。小氣會觸動女性演化出對男人的厭惡情緒。

      錢,很多時候,代表的不只是錢。而是一種輕鬆的心情,無所謂的心情。噢,你想去歐洲玩?好,明天走!你想買這件衣服?拿著。自古的英雄都是這樣,看三國周瑜,“羽扇綸巾,談笑間,強虜灰飛煙滅”!瀟灑就瀟灑就在“輕鬆”兩字上。君子坦蕩蕩,小人常戚戚。沒有女人喜歡自己的男人畏首畏尾,愁眉苦臉的。

    最近比較流行《流星花園》裏面的F4,這個很普通的灰姑娘故事,風靡國內。其實正是因為現在女孩生活上的壓力太大,學業,愛情,婚姻,工作,父母,什麼都不順心,什麼都是挫折。多麼希望能有F4那樣的男友,輕鬆,真誠,解決她所有的問題。

      其實,“鄧”代表的內涵,還包括男人的自信、灑脫,所有事情都能應付自如。所以,下次再看到年輕女孩一心想嫁入豪門時,請不要罵她勢利眼或者不要臉,你能夠帶給她這種

    輕鬆的心情和對前途的保證嗎?

      小:細心。

      細心—送她一束花;關心她父母的健康;走過水坑時候回頭牽著她手;她嗆著的時候拍拍她的背……女性的心,纖細無比,需要你無時無刻的呵護。女性要求“小”是演化上需求愛,需要關懷的本能。因為女性要懷孕生子,她們需要這樣的男人照顧。

      西方在文藝復興運動以後強調的騎士精神,使得西方男子在文化上就具有這方面的本能。曾經看過一部電影,男人脫下皮裘,鋪在雪地爛泥上,讓她的女伴從容走過。這種為維護女性的尊嚴,不讓她受窘,而犧牲自己的精神,就是騎士精神之一。東方文化從不曾有過騎士精神,使得東方男子缺乏這方面的能力。如果和西方男人展開追求同一個女人的一對一較量,東方男子很容易敗下陣來。我見過好些個書呆子,無法讓身邊的女性感覺到這種關懷和照顧,從小到大的考試和研究把男人的“騎士”訓練給耽擱了。

      不過東方男子也是值得稱道的地方,至少,他們似乎比西方男子安分,而且把“責任”二個字看得比較重,這使他們看起來很有安全感。

      有些女性喜歡比自己年紀大很多的男人,也是因為那樣的男人可以呵護她,關心她,像父親對女兒那樣無限的疼愛和寬容。男人本應該對女性寬容,讓她耍耍小姐脾氣,這應該算是對女性必須承擔懷孕生產的艱難而做出的補償和安慰。因為女性的心本來就纖弱無比,男人要有寬大的度量和無比關懷的心,去體會女人的感覺和困難。這就是“細”的本質。

      閑:就是要有時間陪她。

      女人經常抱怨的就是男人不理她,實際上說的就是男人不陪她閒逛,比如說去公園溜達溜達啊,去商場轉轉啊。商場是女人最愛去的地方,沒什麼東西需要買也願意去逛逛,試試這件衣服,看看那件首飾,那怕不買,對著鏡子欣賞一下,也夠滿足的。而男人,最怕的就是陪女人去商場,其實是男人不想花冤枉錢而已,女人一去商場,看到什麼都想買。但是不陪她去吧,她肯定一肚子怨氣,“他不理我”,女人可以因為一件事否定男人做的所有的事。為了避免前功盡棄,男人最好是多陪著女人點。商場可以不去,但是花前月下卻是不可少。

      以上的各種條件,都需要時間來完成。沒有時間,沒有閒情,一切都免談。所以,不管你多忙,不管你在追求什麼,都不要忘了,停一下,推掉那些無聊的應酬(少去一次不會死),打個電話,一起喝杯咖啡,去湖邊走走,公園溜溜。唉,什麼虛名浮利,不如與她一起享受江上清風,山間明月。

  • 1 0 年前

    回答得真是不錯..

  • 宏仔
    Lv 4
    2 0 年前

    哇!回答者!是國文老師嗎??還是貼網路上的資料呢??

    若是自已的解釋真是"好犀利"呀!

還有問題?馬上發問,尋求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