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v 7
? 發問時間: 新聞與活動最新活動 · 2 0 年前

請問有無李元簇先生的資料?

請問有無李元簇先生的資料?

3 個解答

評分
  • 阿虎
    Lv 6
    2 0 年前
    最佳解答

    李元簇從1996年卸任臺“副總統”,已淡出政壇6年,與現當局關係疏離,卻被陳水扁相中,指派參加2001年在上海召開的APEC非正式領袖會議。雖未成行,但一時間,這位年輕時隻身赴臺,從法界基層登上”副總統”高位的古稀老者,再次成為政壇矚目的人物。 司法出家,屢受重用李元簇1923年生於湖南平江,係出名門,少年苦學。1942年高中畢業,在湖南全省會考中奪魁,免試保送至中央政治學校大學部(政治大學前身)法政係法制組。大學畢業後,在甘肅考取法官。抗戰勝利翌年,他參加全國司法人員考試,更被擢列最優等第一名,是司法官考試十年來從未有過的佳債。當時的“法務部”希望其留京服務,而李元簇卻以抗戰勝利“臺地新復,亟需公正清廉法曹,”毅然自請分配台灣,26歲被派任新竹地方法院推事。不到一年,升任“台灣高等法院”推事。 李元簇岳丈徐世賢當時自“台灣省保安司令部軍法處長”調升“司法行政部次長”,邀李元簇轉任“軍法處”副處長。李元簇不太願以正途出身、前程看好的司法人轉入當時多神秘色彩而引人疑懼的軍法狹路,但又礙於長者期望,猶豫再三,終於赴任,到職未久即下令逮捕與他有著同鄉窗友之誼的貪瀆失職的一位軍法官。不一年即升任處長。任職軍法處期間,爆出劉自然為美軍士官雷諾斯所殺而引發台北群眾“五二四”搗毀美大使館案,李元簇借機將該案審判改為公開,開放民眾及美方人員到庭旁聽,並允各被告自行延聘律師辯護,神秘的軍法系統首次透明地層現於民眾眼前。而李元簇為此付出的代價是調任閒職。1958年李元簇辭任,官派德國波昂大學攻讀法學博士,3年後獲法學博士學位。返臺後至《中央日報》社擔任主筆。 60年代初,蔣經國接掌“國防部”,以“法規司長”一職聘請精通法學並在軍法和司法上均具實務經驗的李元簇。而李元簇亦不負所托,使延擱了20年的“國防部組織法”制定完成,並升為“軍法局長”,成為蔣經國的三大幕僚之一。數年後,蔣經國任“行政院長”,李元簇隨任“法規會”主委,整理多如牛毛且彼此重復的法規。經此,李元簇的治事才幹更為當局欣賞,相繼出任政治大學校長(1973年)、“教育部長”(1977年)、“司法行政部長”(1978)及“法務部長”(1980年)。1984年,“內閣”重組,李元簇卸下“法務部長”之職,1985年以“國策顧問”之身重任政大教授,不問政事。直至李登輝繼任“總統”後,1988年10月,李元簇被聘為“總統府秘書長”,並得到李登輝的信任。1990年,李元簇當選“副總統”,直至96年卸任,李元簇在“總統府”任職達11年。 嚴己苛人,招惹非議李元簇的行事風格可以用8個字來概括:勇於任事,嚴己苛人。 先說他勇於任事。他任“司法行政部長”和“法務部長”6年內,推動了包括審檢分隸、“司法行政部”改稱“法務部”等不少司法機構的重大變革,建立起賠償制度及偵查中選任辯護人制度。1982年新竹少年監獄騷亂,他親自深入獄中與騷亂少年溝通,將騷亂平息。此後,他大力改善監獄設施,致力於獄政現代化。李元簇因任事有成而獲“五等景星勳章”。 再說他嚴己苛人。政大校長任內,他嚴整校風,不準學生留小鬍子和長頭髮,一度還規定政大學生穿制服上學;禁止男女學生在校內牽手;半夜裏,他會帶著校警突襲教員和學生宿舍,捉拿打麻將聚賭人士,也會手執電筒搜索草本花叢裏有無幽會的男女學生。由於要求苛嚴,他在政大任教期間,竟沒有研究生找他當指導教授。他出掌“教育部”時要求同仁準時上班、推遲下班,“教育部”一時變得很有紀律。 李元簇待人不寬,故常常招惹非議。他在“司法行政部”、“法務部長”任內,屬下的首席檢察官到他辦公室,都得站著講話,從不請人坐下。聽到對方講得不妥,他會直斥“狗屁”。跟他同齡的“高檢處”首席檢察官曹德成常挨罵,弄得提心吊膽神經緊張。有一次曹從“部長室”出來,還沒來得及走回辦公室就心臟病發一命嗚呼。他任“總統府秘書長”期間,為避免提名審查作業受到干擾,對於官場中向來講關係的習性,李元族明言:“提名過程中,我不見這些人!”不管李元簇如何“公正、客觀”,人事問題最後還是要李登輝拍板定案,所以當時出現了許多用人失當之事。 對李元簇作風不滿的法界人士認為,他自視過高,盛氣淩人,拍桌子、瞪眼、摔公文、叫罵,令人無法消受。1990年3月間,當時的檢察官劉鴻儒即曾公開投書報紙,指李元簇固執不納他人建言,必將敗壞事功,有損公益。不過維護他的友人及部屬則指出,“他求好心切,總覺得每個人都該像他一樣敬業”。 退出官場,不戀權位雖然李元簇是李登輝倚賴的重臣,但對李登輝的一些裁決及國民黨的一些“新走向”也不完全支持。 一位重量級人士透露,李登輝主導“修憲”,將“總統”選舉方式由“委任選舉”急轉為“直接民選”時,身為國民黨“修憲策劃小組”召集人的李元簇並不贊同。為主持“修憲”,李元簇曾遭到黨內不少批議。到了1997年,李元簇堅辭黨內“修憲小組”召集人的職務,拒絕再為“凍省”背書,對同鄉的宋楚瑜深表同情。 1998年8月,他在國民黨中常會中強烈質疑黨內為何設計“國民黨是外來政權”的問題卷,並對“國民黨兩歲”的說法深表不滿。李元簇反問“難道國民黨是美國來的?還是日本來的?”怎麼能以“台灣人”、“中國人”、“是中國人也是台灣人”來做為族群分類的選項?李元簇說:“難道台灣人不是中國人?”他心目中認定的最重要目標,乃是“光復大陸、統一中國”。而對曾宣佈“不再競選連任、要與李副總統一起退休”的李登輝違背前言繼續宣佈參選“總統”,李元簇也不表支持意見。 國民黨非主流派大老郝柏村等人,不僅從未對李元簇口出惡言,反有幾分敬重之意,這與他們對同樣為李登輝“跑腿”的蔣彥士大不相同。不過,李元簇也從來不曾因為自己還能在非主流人士面前說得上話而扮演起李登輝說客的角色。 政權輪替後,李元簇雖沒有辦理國民黨黨員重新登記,但仍相當關切國民黨發展,李元簇探望病中的連戰時曾表示,“國民黨要站起來,需要大家一起來努力。” 李元簇卸任“副總統”後婉拒出任李登輝安排的“國大議長”和“司法院長”的職位時曾說過,在考量人生重大決定時,固然有許多利弊得失值得考慮;但最重要的是考量有些事情的“基本原則”,“有些職務要我作,我願不願意還要考慮”,“我控制在我自己手上,我不控制在人家手上”。李元簇以有所為、有所不為的態度,為自己最後的從政歷程,寫下了清晰的注腳。 縱觀李元簇的仕途生涯,可謂幾起幾落,升遷時運不可擋,令人跌破眼鏡,乃至引發政爭;卸任時毫無怨言,絕不戀棧,甚至激流勇退。 當時李元簇卸任“法務部長”時,蔣經國希望將來重用臺籍人士管理台灣,因此,1984年“內閣”改組,他“理所當然”地下臺,平平和和地去政大教書。當李登輝安排他任首屆“國大議長”時,李元簇淡淡一句“相逢互道休官好,林下何嘗見一人”,更是道盡他退休後遠離官場名位的恬淡心境。他說他婉拒“國大議長”職位的決心早就作了。1949年他一個人提著一隻箱子到台灣來時,沒有任何朋友和親人,一輩子能從法官、教授、校長到兩任“部長”、“副總統”已經很夠,現在退休很滿足,沒有必要再留在官場。 1996年5月20日,卸下“副總統”職務的李元簇,頂著國民黨副主席的頭銜,悠然隱居於遠離台北喧囂的苗栗頭份這處山明水秀、言語、習俗都與湖南家拿大同小異的鎮子,登山健身,寄情山水,浸淫農藝,種花養蘭。李元簇平日輕車簡從,座車凱迪拉克並不常開出門,穿著樸素,民眾常可在夜市、小吃店看到他身著中山裝的身影。對於社區裏的活動,李元簇也相當關心,他家附近土地公廟、萬善祠大拜拜時,不管哪位鄰居做爐主,他也會請家中總管送禮金過去。李元簇的兩個兒子,一在台北,一在海外,自從1998年1月與他結發50載的夫人徐曼雲女士過世後,他就一人獨居在頭份,每天自己煮飯、洗衣,他有一手獨到的烹飪技術,最拿手的是砂鍋魚頭和蒸臭豆腐。 儘管如此,隱居鄉間、淡泊自在的李元簇還是被政治忘不掉,不僅宋楚瑜、連戰仍與李元簇保持聯繫,陳水扁、呂秀蓮當選後也曾分別親自登門拜訪。去年被陳水扁“熱情”徵召以“陳水扁代表”的身份出席上海APEC非正式領袖高峰會,李元簇不會不清楚陳水扁的居心。與陳水扁理念相左又不具財經專長的他,面對陳水扁的徵召,初步首肯但仍低調地表示“應該還有更適合的人選”。

    參考資料: 華夏經緯
  • 6 年前

    ●九州 娛樂 網站 http://ts777.cc/

    ●●●運彩遊戲、真人遊戲、電子遊戲、對戰遊戲、對戰遊戲●●●

    ●新舊會員儲值就送500點

    ● 真人百家樂彩金等你拿

    ●線上影片直播、正妹圖、討論區免費註冊

    歡迎免費體驗交流試玩!

    ●九州 娛樂 網站 http://ts777.cc/

  • 匿名使用者
    2 0 年前

    李元簇先生

    1923年生於湖南平江,係出名門,少年苦學。

    1942年高中畢業,在湖南全省會考中奪魁,免試保送至中央政治學校大學部(政治大學前身)法政係法制組。

    大學畢業後,在甘肅考取法官。

    抗戰勝利翌年,他參加全國司法人員考試,更被擢列最優等第一名,是司法官考試十年來從未有過的佳績。

    當時的“法務部”希望其留京服務,而李元簇卻以抗戰勝利“臺地新復,亟需公正清廉法曹,”毅然自請分配台灣,26歲被派任新竹地方法院推事。

    不到一年,升任“台灣高等法院”推事。 李元簇岳丈徐世賢當時自“台灣省保安司令部軍法處長”調升“司法行政部次長”,邀李元簇轉任“軍法處”副處長。

    李元簇不太願以正途出身、前程看好的司法人轉入當時多神秘色彩而引人疑懼的軍法狹路,但又礙於長者期望,猶豫再三,終於赴任,到職未久即下令逮捕與他有著同鄉窗友之誼的貪瀆失職的一位軍法官。不一年即升任處長。

    任職軍法處期間,爆出劉自然為美軍士官雷諾斯所殺而引發台北群眾“五二四”搗毀美大使館案,李元簇借機將該案審判改為公開,開放民眾及美方人員到庭旁聽,並允各被告自行延聘律師辯護,神秘的軍法系統首次透明地層現於民眾眼前。而李元簇為此付出的代價是調任閒職。

    1958年李元簇辭任,官派德國波昂大學攻讀法學博士,3年後獲法學博士學位。返臺後至《中央日報》社擔任主筆。

    60年代初,蔣經國接掌“國防部”,以“法規司長”一職聘請精通法學並在軍法和司法上均具實務經驗的李元簇。而李元簇亦不負所托,使延擱了20年的“國防部組織法”制定完成,並升為“軍法局長”,成為蔣經國的三大幕僚之一。

    數年後,蔣經國任“行政院長”,李元簇隨任“法規會”主委,整理多如牛毛且彼此重復的法規。

    經此,李元簇的治事才幹更為當局欣賞,相繼出任

    政治大學校長(1973年)、

    教育部長(1977年)、

    司法行政部長(1978)

    法務部長(1980年)

    1984年,“內閣”重組,李元簇卸下“法務部長”之職,

    1985年以“國策顧問”之身重任政大教授,不問政事。

    直至李登輝繼任“總統”後,1988年10月,李元簇被聘為“總統府秘書長”,並得到李登輝的信任。

    1990年,李元簇當選“副總統”,直至96年卸任,李元簇在“總統府”任職達11年。

還有問題?馬上發問,尋求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