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隱 發問時間: 藝術與人文詩詞與文學 · 2 0 年前

道可道,非常道?到底可道不可道?

道可道,非常道?

道若可道,何以可道者又非常道?

若不可道,何以不直言道不可道?

觀十餘版本道德經譯本,多有”自負”見解獨到,甚而至於批評他人,不容異議者,細關其”獨特”處,亦只換湯不換藥,以炫麗之文藻,或大量引經據典混淆之,敢於跳脫前人範疇者無一(或有,只在下孤陋寡聞,未曾拜讀過其大作)此感覺正如哥白尼時代以前”天動說”之神聖不可侵犯,”智者”們僅以描述如何天動各據一詞!

故敝人有此疑惑:道,可道否?至今未見一人敢以明說!

能否請各位先知抒以”個人見解”解惑,請勿再以”引經據典”方式拾人牙穗,以儒釋道,此類”經典”汗牛充棟,多以”智”自居,吾人不見其明,惟感受道德經內容並不推崇”智者”!

愚人之痴,倘容解惑,再三感恩!

4 個解答

評分
  • 匿名使用者
    2 0 年前
    最佳解答

    我個人對「道可道,非常道」的解釋是:以人的角度來看天道 則看不出真正的天道所以「天地不仁 以萬物為芻狗」以平民的角度來看君王 則看不出真正的帝王之道所以「聖人不仁 以百姓為芻狗」這可從莊子的「北冥有魚...」中悟出 ^^

  • 1 0 年前

    所以就是要努力的試阿

    你不知道,就盡力的去做

    因為沒有人知道

    就算盡力去做了得到的結果

    也是雖不中亦不遠矣

    人生就是這樣阿

    再說什麼是真正的道?

    你覺得道是什麼就是什麼

  • 2 0 年前

      道家思想以形上為根,形下為用。而觀其所以,亦不出司馬談《論六家要旨》所稱「殊途而同歸」,皆是為治天下而立之論。再據考證,老子應是與孔子同時或略晚之思想。不論如何,老子為南方思想和北方孔子(重人治而不論鬼神)所代表的思想相為抗衡是不容置疑的。所以若能掌握到老子之道和孔子之道間的根源差異,或不難於理解。

      「道可道」應為一形上至形下的過程,不論是將第二個道解為「可說」或「可以為(某種具體的)道」,都是試圖將一形而上之概念化為具體之物事。而在老子的學說中,其「道」是統攝萬物的:「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且道具有(恆)常、反(復)的特性。所以他不定於一物,他是統宰萬物的一種準則(或可稱自然),「字之曰道,強為之名曰大(達也),大曰逝,逝曰反。」;又由變而思常:「飄風不終朝,驟雨不終日;孰為此者?天地。天地尚不能久。而況於人乎?」

      老子觀察到萬物的常與反的特性,變化無常,唯道(形上的自然概念)超越萬物而恆常。所以這種「道」他不能為萬物之一,不是一個實體的「對象」。所以才說「道可道,非常道」。約可譯成「如果有一個法則能成為萬物之一(以隨之而生死盛衰),那麼該法則即不是(能統攝萬物之)恆常自然法則。」

      以此道存(概念存在)而不有(實體存在),所以有「無為而無不為」之言。行之以人事則為「守柔」與「不爭」,治國則為「小國寡民」。然須注意的是,將「道」實體化的行為,都是「強而為之」的,老子只是敘其所依順之理。

      

      相關資料可以參考勞思光《中國哲學史》冊一.道家概說。若是如其它先秦思想性的問題,可以往哲學和思想史方面的書籍會較有完整的解說。希望這樣對您有所幫助。

  • 2 0 年前

    道,非如其字,有形有體有音!

    道乃自然界的一種規則,不必外求,有內心深處著手,再由內而發推向所處的環境,

    自然而然,會發現道就在身旁,週遭,無所不在!

    舉例來說,四季循環,陰陽相衡,萬物相生相剋...等,皆是道

    由內而外 師法自然,印證一切經典諸法,就會發現"道,可道否?"不是那麼重要

    所以歸結以上諸點,道當然是可以道,但因它無形無體無音無質,硬要把他說的清楚,

    除非聽的人也能親自體會,方可知道其中奧秘,故言非常道矣!

    正是所謂如人飲水 冷暖自知啊!!

還有問題?馬上發問,尋求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