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v 7
? 發問時間: 藝術與人文歷史 · 2 0 年前

請問牡 丹 社 之 役的經過 ?

請問牡 丹 社 之 役的經過                       ?

2 個解答

評分
  • 匿名使用者
    2 0 年前
    最佳解答

    牡丹社事件日本人對台灣早已垂涎。1602年(明萬曆三十年),一批倭寇被明朝大將戚繼光追剿,便逃往台灣,劫掠島上原住民和漢人,騷擾三個月,才被明軍趕走。七年之後(1609),德川家康手下的商人有晴信正式率兵來台,一方面想招撫原住民向日本進貢,一方面調查台灣的港灣和物產,但被原住民趕走。  再過七年,德川家康又派長崎官員率十三艘大船來佔領台灣,其中十二艘在琉球海面就被颱風吹走,唯一開到台灣的船,士兵也被原住民殺光。  1633年,德川幕府下令「鎖國」,在外商人一律返國,日本商人從此絕不來台灣。  1871年冬天,一批琉球人乘船途中遭遇暴風雨,漂流到台灣東南八瑤灣(現屏東佳樂水北邊)附近,上岸後誤闖牡丹社,其中五十四人被排灣族原住民殺害,其餘二十人遇救,由台灣官方協助遣送回琉球。琉球當時為中、日的共同屬國,牡丹社事件給日本一個起事的藉口。  1872年,日本先在福州設置日本領事館,並密派陸軍少佐樺山資紀及兒玉源太郎等幾人,從東京到福州再喬裝成商人搭船來台灣,得到駐淡水英國領事的協助,分頭遍歷台灣各處,細訪民俗,密探防備並探測沿海水深等等,做成詳細報告。  1873年,日本準備工作完成後,外務大臣副島種臣以換約為名,乘艦由長崎出發,赴北京向清廷問罪台灣事件。北京總理衙門大臣答以牡丹社事件肇事者是「生番」。「熟番」之地清廷「置府縣而治之」,而生番「置於化外,甚不理事也。」日本外務省對台灣事件的認知則是:「此番機會乃日本張威於亞細亞之良機。其原因乃台灣可謂亞細亞咽喉之地,土地肥沃,物產豐富。歐洲垂涎於此島之國不少。若我不得此地而為彼所得,其利害之分,自不待言……,且與台灣交戰乃為實地鍛鍊我國兵卒,即此一端,亦應云可。」  出兵前,日本政府做了各種配合的組織準備。內閣會議先採納了「處理台灣番地要略」,政府在長崎設定台灣番地事務局,任命當時的大藏卿(財政部長)為台灣番地事務局長官,西鄉隆盛的胞弟西鄉從道中將為台灣都督。  1874年五月,西鄉從到道率兵三千六百名,分乘八艘兵船和運輸船開往台灣海峽,由恆春北過的社寮(今射寮)登陸,逆四重溪而上,攻陷石門,圍攻牡丹社,燒毀部落,迫降高山族。  戰役在二十天之內就結束了,山胞和日軍戰死的都不到二十名,日軍開始在今車城紮營,建都督府、設病院,打算屯田久駐。但日本人因水土不服,染疫癘而死的達五、六百人。  清廷震驚之餘,一方面照會日本,說明「生番之地」係屬中國版圖,指責日本出兵違背二國間的友好條約,一方面急派船政大臣沈葆楨為欽差大臣赴台全權處理,先後調派一萬名洋槍隊渡台,積極備戰。  但清廷自知實力不足,海防空虛,且新疆亦有紛爭,不欲戰事擴大,而明治政府亦因英美等國恐危及商業利益對日施壓責難,內閣意見分裂,又逢北方朝鮮變局,也想早日結束他們所發動的第一次對外戰爭。結果清廷貼款十五萬兩,承認日本征討番地為義舉,也間接承認琉球改屬日本。由登陸到撤兵;日軍佔領台灣南端,總計半年。

  • 匿名使用者
    2 0 年前

    歐美各國對台灣地理位置的重要時時想指染,在東方的新新興國家日本更是不落人後,對台灣虎視眈眈居心叵測。在一八七一年(同治十年,明治四年)十一月,有琉球宮古島人民六十九人,因海上遇風,船漂至台灣琅喬附近的八瑤灣(今屏東縣滿州鄉),溺死三人,六六人上岸。六十六人進入牡丹社之地盤,被牡丹社排灣族原住民殺害五十四人。尚有十二人幸運逃出,獲得社寮居民劉天保、楊友旺、宋國隆等人的救助,才得脫險,由台灣官方轉送福州。一八七二年六月閩浙總督文煌,福建巡撫王凱泰連銜奏准遣送此十二人歸返琉球。

    當時琉球仍為中國藩屬國,日本在長期的鎖國政策下,球球與日本並無關連,自明治掌權後即打破鎖國政策,明治見琉球人民在台灣被殺是千載難逢的機會,於是在一八七二年(同治十一年)九月,冊封琉球王尚泰為其藩主,強拉日琉之關係,同時照會各國公使,申明琉球已歸日本,作為侵臺之藉口,並故意散佈日軍將進攻台灣之謠言。

    一八七二年(同治十一年,明治五年)駐福州的日本領事館,並派陸軍少佐.樺山資紀(後任第一任日本台灣總督)及兒玉源太郎(後為第四任台灣總督),以及水野遵(後為第一任台灣民政局長).黑岡季備.福島九成等人,前往台灣。六月由日本出發先到北京,再轉香港,喬裝為商人,再由福州搭廣東號輪船渡海來台灣。到台灣後又得到駐淡水英國領事的協助,分頭遍歷台灣各處。這樣費事來到台灣是為攻打台灣事前的情報工作,這群人細訪民俗,密探防備並採測沿海水深等。這樣調查後在一八七三年(同治十二年,明治六年)三月,特派外務卿.副島種臣為全權大使,外務大丞.柳原前光為副使,搭龍驤艦赴北京。副島命柳原會見軍機大臣吏部尚書.董旬,及吏部尚書毛昶熙,為牡丹社事件開始交涉。毛昶熙答之曰:「生番皆化外,猶如貴國之蝦夷,不服王化,萬國之野蠻人大部如此」。柳原再曰:「生番殺人,貴國拾而不治,故我國將出師問罪,唯番域與貴國府治犬牙接壤,若未告貴國起役,萬一波及貴轄,端受猜疑,慮為此兩國傷和,所以予先奉告」。毛昶熙答曰:「生番既屬我國化外,問罪不問罪,由貴國裁奪」。柳原後叮嚀曰:「…唯係兩國盟好,一言聲明耳」。談判破裂,副島電告本國政府太政太臣.三條實美。副島.柳原等同年七月返回日本。日本和清國在談判之中,又有日本秋田縣民四名亦漂至台灣東部海岸,再遭劫掠。

    於是,日本明治天皇依據太政太臣.三條實美之奏章,向外界公告軍事行動,派兵至台灣。各國此時也表明態度,駐日美國公使.敏哈某(George Bingham),與英國公使.把克須(Hally Parkes)發表聲明,保持中立。

    日本陸軍中將.西鄉從道(日本明治維新之元勳西鄉隆盛之弟)搭乘高砂艦,率領日軍三千六百餘人從長崎出發,直撲台灣。閩浙總督李鶴年這位管轄台灣的最高長官在得知日本陸軍中將.西鄉從道致滿清國政府聲明書,才知人家已經出兵,驚慌不已,於是馬上寫信阻止。但西鄉置之不理,於一八七四年(同冶十三年,明治七年)三月二十二日,從瑯喬灣(車城灣,今之射寮村)登陸,枋寮巡檢王懋功,千總郭占熬雖派兵在瑯喬,見到日軍登陸,也沒有阻止,任日軍毫髮無傷大搖大擺上岸。滿清軍根本就沒有國土觀念。此後,日軍三千六百餘人六月二日分三路開始進攻牡丹社。行同海盜,也等於對台灣不宣而戰,也符合滿清官員毛昶熙的言論「生番既屬我國化外,問罪不問罪,由貴國裁奪」。

    在台灣的原住民方面明知日軍現代化的裝備,不是對手,可是自己的土地更需要保護,不惜以犧牲自已生命,讓敵人吃足苦頭。所以排灣族的台灣原住民據石門,憑險扼守,埋伏血戰,但日本軍的砲火猛烈,終於敗退。日軍攻陷石門,再進攻牡丹社,展開超越限度的大報復,燒毀村莊,大量殺屠建威,附近五十七社被迫相繼歸伏。

    日軍方面因作戰於險惡之地形,山路狹隘,重裝備派不上場,補給困難,死傷累累。而強悍的排灣族並不投降仍據深谷,頻出狙擊。因此日軍陷入泥沼,進退維谷,戰死者雖僅十二人,而病死老則達五百六十一人,已損失原攻臺兵額六分之一,只得放棄前線退守龜山,為維護日軍的名譽,不可以尚未戰勝而退兵,所以持久之計,屯兵開荒。日政府則見軍事上並沒有勝利,乃決定改以外交途徑謀求解決。

還有問題?馬上發問,尋求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