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使用者
匿名使用者 發問時間: 藝術與人文歷史 · 2 0 年前

關於乙未戰爭的問題,歷史課本有提過嗎?

請問一下乙未戰爭的問題,

有沒有人能簡單介紹一下始末呢?

讀歷史課本好像沒看過?

4 個解答

評分
  • 培軒
    Lv 5
    2 0 年前
    最佳解答

    1895年乙未戰爭研討會 客家人抗日史 遭歷史遺忘

    「乙未戰爭與客家」學術研討會,探索一八九五年抗日戰爭歷史事件中,客家族群所展現的族群性格、角色及重要事蹟對台灣的影響等主題發表八篇論文。客委會主委李永得指出,歷史忽略乙未戰爭的意義,研討會試著顯現客家人族群性格,其他族群也更認識客家人在台灣這塊土地上的貢獻。

    歷史課本讀過的丘逢甲、劉永福,原來都是客家人,但他們的身分就和客家族群在乙未戰爭的角色一樣,如今已沒多少人清楚。

    乙未戰爭,指的是清朝於西元一八九五年、歲次乙未,把台灣割讓給日本後,台灣住民為抵抗日人統治,所掀起的一連串流血抗爭,也是台灣有史以來最大的一場戰爭,當時客家族群展現不屈性格,和日軍數度交鋒,造成日軍極大損失。

    行政院客家委員會昨於師範大學舉辦「乙未戰爭與客家」研討會,主委李永得、副主委莊錦華邀集國內數位客家歷史專家,希望藉由現代客家人的研究,釐清該戰役的大中國主義史觀。

    客委會委員陳運棟表示,乙未戰爭當年戰火遍及全台,是台灣發展史上相當重要的一場戰役,但問問現在的學生,可能仍有許多人不知該戰役是何時打的,甚至連該戰役都沒聽過。

    陳運棟指出,客家人是乙未戰爭主角,過去的史書卻往往略過這點不提,還把該戰役和廿世紀國民黨率領的對日八年抗戰連在一起,如此論述不但有欠真實,對客家人也不公平,因為多數客家人之所以在乙未戰爭中拚命,單純只是要保鄉而已,說他們「愛國」,豈不有如擁護清朝?這反而是抹煞客家精神。

    台北商業技術學院財稅系教授范振乾強調,原住民可以爭取把吳鳳神話自教科書中刪除,客家人當然也可以爭取歷史地位的明確論述。把客家人的「隱形人」標記拿掉,對台灣才能更有「家」的感覺。

  • 8 年前

    河南勇,即史書上所寫的廣勇,

    因其番號為河南營,故又名河南勇。

    估計是因為客家人祖源大量來自河南有關。

    當代的台灣無論是政、經、軍,都是由客家人所把持,

    就連從大陸渡台的軍、政大員也都是客家人,他們帶來了廣勇,

    將原本清廷駐台的正規軍「棟軍」南調,而換上了廣勇迎戰日軍,

    當然,唐大老闆一開溜,

    這支外來軍團-廣勇便不知為何而戰,

    打家劫舍撈一筆回老家竟成了賺外快的方式,

    北上赴援的義軍見此狀便要求留下財物,

    但廣勇開槍拒絕,義軍便勦滅廣勇。

    此即客家人自相殘殺的河南勇事件。

    2013-06-03 16:11:55 補充:

    乙未一役堪稱是繼太平天國之亂後,

    最後一場以客家人為骨**武裝起事,

    參戰的較大規模的軍事組織都是客家將領為首,

    如唐景嵩、劉永福、俞明震(俞大維之伯)、

    陳季同、楊載雲、李秉瑞、簡義等,

    這些原清廷的巡撫、總兵、統領、參將等,

    留台或渡台率黑旗、廣勇、新楚、棟軍等部抗日。

    這四支武裝力量全是客籍為骨**正規軍,

    具備多年的實戰經驗,也都掘起於與太平天國的爭戰,

    其中黑旗、廣勇是渡台部隊,而新楚、棟軍本是駐台部隊,

    真正較有戰力的還是原本駐台的新楚與棟軍。

    有沒發現,太平天國的軍政系統可說是由客家人所創建,

    清廷動用的許多武裝部隊中,其中亦不少客籍部隊,堪稱以客制客。

    2013-06-03 16:20:09 補充:

    民兵方面,一般稱義軍,同樣以客籍為骨幹,

    指揮系統則以邱逢甲、武狀元邱國霖、

    出身棟軍的將領姜紹祖、傅德生、謝天德、黃南球、鄭以金

    以及發募義軍的生員吳湯興等,他們全是客家人。

    可想而知,當代台灣的軍、政系統,都是客籍勢力,

    推及兩廣亦然,就算在閩,客家人也常掌握軍、政管理集團。

    看到這裡不難想像,為數數萬的客籍義軍,

    其指揮系統其實大多為出身於棟軍的客籍將領,

    而當代棟軍與新楚軍其實是掌握在林氏與李氏一家姻親手上。

    這種混編以棟軍和新楚軍為主的義軍,

    初戰時頗能靠著熱血與熟悉地利而屢戰皆捷,

    但久戰便顯露出調度、械少、糧寡等兵家敗筆。

    2013-06-03 16:31:17 補充:

    無論如何,客家人在近代打了幾場大戰,

    而兵家就是這麼現實,打敗仗雖不致於導致客家人為寇,

    但喪失大量勢力的族群,必定逐漸退出歷史舞台。

    教科書不這麼強調,其實是較好的,

    很多客家人族譜都記載著與隨軍來台有關,

    祖先戰歿或在任事期間被殺的記載更比比皆是,

    要知道對清廷與日本政府來說,客家人是個不自安的族群,

    他們在民國以前連居住都軍事化,隨時保持戰力,

    如不為我所用,往往成為是叛亂主力,

    對於隨時準備好參戰的族群,

    淡化他們的戰史是統治者需要的手段。

    有時候,消滅其光榮感比什麼都重要。

  • 2 0 年前

    台灣最大戰爭乙未戰爭一八九五年,清廷和日本簽訂馬關條約,割讓台灣給日本,在清朝大臣張之洞幕後主使之下,有一些台灣地方上的士紳和官員組織「台灣民主國」,推舉巡撫唐景崧任總統來抵抗日本。但在一八九五年五月二十九日,日本精銳部隊「近衛師團」自鹽寮登陸後先陷基隆,台灣民主國很快就瓦解了,日軍在短短的的九天之內,因辜顯榮開城門,台北失守。 日軍佔領當時台灣北部的行政中心台北城之後,隨即在六月十七日舉行「始政式」,也就是日本人開始在台灣執政的儀式。這時日本在台灣實際能控制的地方其實只有北部的基隆、台北、淡水等地而已,但是在台灣的日本官員及軍隊,對於未來卻都感到非常樂觀,這是因為從登陸台灣之後,他們所接觸的清軍〈主要是河南營的客家兵,以後會發生有名的客家人自相殘殺的“河南勇事件”〉都不堪一擊,這些軍隊不僅裝備落後、軍心散漫,而且毫無決一死戰的決心,由此看來要完全佔領台灣應該是一件簡單的任務,不過這些日本官員和軍隊顯然樂觀得太早了。 台灣各地的民眾並不願意接受日本的統治,紛紛組成義軍起而抗暴,由於一八九五年歲次「乙未」,所以後世將這次歷時四個多月的抗日行動稱為「乙未抗日」。當時的台灣仍保有移民墾殖社會的特色,有許多地方的居民為了自保,會在地方上自行組織武裝力量,藉以維護地方上的治安,特別是在桃園、新竹、苗栗、大溪、三峽丘陵地帶的居民,由於時常會面對原住民的侵擾,所以通常都會組織自衛的武裝部隊。這些武力在地主、豪族的帶領之下,就成為抵抗日軍的英勇義軍。 一八九五年六月十九日,日本派遣一千多人的「新竹支隊」南下,做為南下的先遣部隊,打算先佔領新竹,並逐步佔領台灣全島,但是「新竹支隊」在前往新竹的路上,沿途都受到當地義軍的襲擊,包括在現今的桃園中壢、楊梅、新竹的湖口等地,都有義軍埋伏,這些義軍的人數雖然不多,武器裝備也很差,但是他們的作戰精神卻和以往日軍接觸過的軍隊完全不同,個個奮勇向前、堅強抵抗,而且由於義軍對當地的地形相當熟悉,可以利用地利進行游擊戰,而讓日本軍隊疲於奔命而吃足了苦頭。 日軍費盡千辛萬苦到達目的地,並且佔領了新竹城,但是新竹城附近的郊外以及台北到新竹的交通路線,仍然掌握在義軍的手裡,各路義軍仍然繼續從事抵抗的行動,計畫奪回新竹城。義軍領袖吳湯興有鑒於日軍裝備的精良,便決定聯合各路義軍一起攻打新竹,經過策劃之後,吳湯興、姜紹祖、徐驤、楊載雲、傅德星、陳澄波等義軍領袖,分別率領義軍部隊,兵分三路攻打新竹城。由於日軍在裝備、及人員訓練與組織上佔有絕對優勢,義軍始終無法奪回新竹,最後各路義軍則因為死傷太多而往南撤退。 日本為了阻止義軍的再次反攻,並確保新竹與台北之間的交通暢通,消滅台北到新竹之間的義軍,以便早日揮軍南下,所以擬定所謂的「掃攘計劃」,進行全面掃蕩的焦土政策,派遣部隊沿著大漢溪,前往現今的三峽、大溪、板橋等地,大肆屠殺台灣百姓,並焚毀民房,無辜受害的百姓約在一千人以上,被焚毀的房屋則有三千棟;接著又派軍前往楊梅、龍潭、新埔、湖口一帶進行掃蕩、大肆燒殺,沿途雖然遭遇義軍的英勇抵抗,但由於雙方裝備及戰力的差距過大,義軍終究還是無力支持而紛紛潰散。 日軍實行殺人放火的焦土政策,目的是希望達到殺一儆百的效果,不過事實上卻產生了反效果:眼見無辜的人民被屠殺,房舍被燒毀,使得許多原本順服的居民也被逼上梁山,紛紛加入義軍的行列,這就是後來抗日義軍源源不絕的原因,也是日本統治當局料想不到的後果。 日本佔領新竹城,並在新竹與台北之間各地進行掃蕩之後,日軍繼續往南方行進,計劃佔領苗栗,而從新竹撤退的各路義軍也聚集到苗栗,進行苗栗保衛戰,當時台灣還有另外兩支武力,也就是中部的「新楚軍」與南部的「黑旗軍」都派出部隊支援,不過最後還是不敵日軍現代化部隊的攻擊,苗栗也被日軍佔領。 日軍攻陷苗栗,逼迫義軍退守之後,仍繼續南下,企圖攻下中部抗日中心的彰化城,抗日義軍和日軍在彰化城外的八卦山進行激烈的攻防戰,估計在八卦山攻防戰中,日軍動員一萬五千人的兵力,並以猛烈的炮火配合步兵進攻,經過數小時的激戰之後,日軍佔領八卦山陣地,隨即對彰化城砲轟,最後順利佔領彰化城。當時從桃、竹、苗一帶開始持續與日軍對抗而一路往南退守的義軍,在這一場大規模的會戰中幾乎全軍覆沒。 彰化八卦山一役之後,義軍受到嚴重打擊,但日軍卻也有許多士兵因為瘧疾和腳氣病而病倒,使得戰鬥力大為減弱,加上此時正是台灣的雨季,所以日軍便變更南進的計畫,在彰化城內稍作休息,一方面等待來自日本國內的增援部隊,一方面重新編組南進的作戰部署。十月由日本國內增援的部隊到達台灣之後,日軍部隊兵分三路,一路繼續由陸上往南部推進,另外兩路則由海路進行:一路部隊由屏東的枋寮登陸,另外一路則由嘉義的布袋登陸,採取三面包圍的戰術,以台南城作為最後攻擊的目標,動員兩個半師團總計四萬多人的兵力。 當時台南城由劉永福率領的「黑旗軍」鎮守,劉永福是「抗法名將」,在清法越南戰爭中表現出色,所以日軍對劉永福頗為忌憚。不過最後事實證明,劉永福的表現顯然不如人們的期望,「黑旗軍」雖也奮勇作戰,但當日軍三路夾擊,逐漸對台南形成包圍的時候,劉永福卻拋下部屬逃回中國。十月二十一日,日軍進入台南城,零星抵抗的義軍和黑旗軍或被捕殺、或被遣送大陸。十一月十八日,台灣總督樺山資紀向京都大本營報告:「全島悉予平定」。 壯烈的「乙未抗日」終於在日軍投入大量軍力後瓦解,但「乙未抗日」不是台灣人最後一次的抵抗,事實上是今後一連串武力抗日的起點。讓台灣是台灣人的台灣,是他們唯一的立場。

    參考資料: 先知林厚全研究書歷史篇
還有問題?馬上發問,尋求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