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tion image of download ymail app
Promoted
匿名使用者
匿名使用者 發問時間: 藝術與人文歷史 · 1 0 年前

施瑯攻台後在台之官銜是什麼??

施瑯攻台後在台之官銜是什麼??有何權力??有比治台巡撫還大嗎?他有何政績?

2 個解答

評分
  • 匿名使用者
    1 0 年前
    最佳解答

      確保台灣留在中國版圖 清軍攻下澎湖以後,有人向施瑯進言:“公與鄭氏三世仇,今鄭氏釜中魚、籠中鳥也,何不急撲滅之以雪前冤?”施瑯卻說:“吾此行上為國、下為民耳。若其啣璧來歸,當即赦之,毋苦我父老子弟幸矣!何私之與有?”他還向鄭氏手下的人聲明,“斷不報仇!當日殺吾父者已死,與他人不相干。不特台灣人不殺,即鄭 家肯降,吾亦不殺。今日之事,君事也,吾敢報私怨乎?” 施瑯到台灣後,果然不計前嫌,冷靜處理國事與家仇的關係,不但沒有誅殺一人,而且還到鄭成功廟祭拜,肯定了鄭成功開發台灣的貢獻,與鄭克?等人“握手開誠,矢不宿怨”。他疏請減輕臺民的賦稅負擔,妥善安置歸降的鄭氏官兵。 施瑯收復台灣後,在清廷內部產生了一場對台灣的棄留之爭。許多大臣對台灣的戰略地位缺乏認識,竟然認為“日費天府金錢於無益,不若徙其人而空其地”。大臣中主張守臺者只有姚啟聖和施瑯等少數人。在《恭陳台灣棄留疏》中,施瑯力陳台灣戰略地位之重要性:台灣“乃江、浙、閩、粵四省之左護”,“台灣一地,雖屬外島,實關四省之要害”,“棄之必釀成大禍,留之誠永固邊圉”。施瑯對西方殖民者覬覦台灣多年的情況有所了解,認為“紅毛”(西方殖民者)“無時不在涎貪,亦必乘隙以圖”,如果一旦讓其佔有台灣,必定會以台灣作為基地,利用“精壯堅大”的戰艦進犯大陸沿海,“此乃種禍後來,沿海諸省斷難晏然無虞”,國家安全和領土完整將會受到嚴重威脅。 在隨後的幾次奏陳中,施瑯還指出:台灣土地肥沃,物產豐富,交通發達,棄之未免可惜;“耕桑並耦,魚鹽滋生”,滿山遍野種植有各種竹木,“一切日用之需,無所不有”。還盛產木棉,“經織不乏”,“舟帆四達,絲縷踵至”,怎能拱手送人?由於施瑯力主保留台灣,最終促成清政府在1684年設台灣府,隸屬福建省,駐兵1萬戍守。 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中秋佳節,康熙帝召見了平臺得勝歸來的施瑯,“解所禦龍袍敕賜,親制褒章嘉許”,並封施瑯為靖海侯,世襲罔替,令其永鎮福建水師,“鎖鑰天南”,並特準在澎湖大山嶼媽宮城內及台南城內樣仔林街建生祠,稱為“施將軍祠”。1696年,施瑯卒於住所,葬於福建惠安。次年,施將軍廟建在媽宮澳東街,道光二十三年(1843年)更名為“施公祠”。 已故著名明清史專家傅衣淩先生曾指出:“鄭成功的復臺和施瑯的復臺雖各有具體原因,但是都隱藏著中華民族的大義。”“兩人的處境不同,徵臺的出發點不同,但是他們對台灣戰略地位的重要性則有同樣的認識,都堅定地主張保衛台灣。從他們兩人對台灣的認識來說,我們說施瑯不是鄭成功的叛徒,而是他的繼承者。” 在施瑯的故鄉福建省晉江縣施瑯紀念館中,有這樣一副對聯:“平臺千古,復臺千古;鄭氏一人,施氏一人。”這是對鄭成功和施瑯功績客觀、完美的寫照。 http://big5.xinhuanet.com/gate/big5/news.xinhuanet...

    • Commenter avatar登入以對解答發表意見
  • 1 0 年前

    確保台灣留在中國版圖

    清軍攻下澎湖以後,有人向施瑯進言:“公與鄭氏三世仇,今鄭氏釜中魚、籠中鳥也,何不急撲滅之以雪前冤?”施瑯卻說:“吾此行上為國、下為民耳。若其啣璧來歸,當即赦之,毋苦我父老子弟幸矣!何私之與有?”他還向鄭氏手下的人聲明,“斷不報仇!當日殺吾父者已死,與他人不相干。不特台灣人不殺,即鄭 家肯降,吾亦不殺。今日之事,君事也,吾敢報私怨乎?”

    施瑯到台灣後,果然不計前嫌,冷靜處理國事與家仇的關係,不但沒有誅殺一人,而且還到鄭成功廟祭拜,肯定了鄭成功開發台灣的貢獻,與鄭克?等人“握手開誠,矢不宿怨”。他疏請減輕臺民的賦稅負擔,妥善安置歸降的鄭氏官兵。

    施瑯收復台灣後,在清廷內部產生了一場對台灣的棄留之爭。許多大臣對台灣的戰略地位缺乏認識,竟然認為“日費天府金錢於無益,不若徙其人而空其地”。大臣中主張守臺者只有姚啟聖和施瑯等少數人。在《恭陳台灣棄留疏》中,施瑯力陳台灣戰略地位之重要性:台灣“乃江、浙、閩、粵四省之左護”,“台灣一地,雖屬外島,實關四省之要害”,“棄之必釀成大禍,留之誠永固邊圉”。施瑯對西方殖民者覬覦台灣多年的情況有所了解,認為“紅毛”(西方殖民者)“無時不在涎貪,亦必乘隙以圖”,如果一旦讓其佔有台灣,必定會以台灣作為基地,利用“精壯堅大”的戰艦進犯大陸沿海,“此乃種禍後來,沿海諸省斷難晏然無虞”,國家安全和領土完整將會受到嚴重威脅。

    在隨後的幾次奏陳中,施瑯還指出:台灣土地肥沃,物產豐富,交通發達,棄之未免可惜;“耕桑並耦,魚鹽滋生”,滿山遍野種植有各種竹木,“一切日用之需,無所不有”。還盛產木棉,“經織不乏”,“舟帆四達,絲縷踵至”,怎能拱手送人?由於施瑯力主保留台灣,最終促成清政府在1684年設台灣府,隸屬福建省,駐兵1萬戍守。

    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中秋佳節,康熙帝召見了平臺得勝歸來的施瑯,“解所禦龍袍敕賜,親制褒章嘉許”,並封施瑯為靖海侯,世襲罔替,令其永鎮福建水師,“鎖鑰天南”,並特準在澎湖大山嶼媽宮城內及台南城內樣仔林街建生祠,稱為“施將軍祠”。1696年,施瑯卒於住所,葬於福建惠安。次年,施將軍廟建在媽宮澳東街,道光二十三年(1843年)更名為“施公祠”。

    已故著名明清史專家傅衣淩先生曾指出:“鄭成功的復臺和施瑯的復臺雖各有具體原因,但是都隱藏著中華民族的大義。”“兩人的處境不同,徵臺的出發點不同,但是他們對台灣戰略地位的重要性則有同樣的認識,都堅定地主張保衛台灣。從他們兩人對台灣的認識來說,我們說施瑯不是鄭成功的叛徒,而是他的繼承者。”

    在施瑯的故鄉福建省晉江縣施瑯紀念館中,有這樣一副對聯:“平臺千古,復臺千古;鄭氏一人,施氏一人。”這是對鄭成功和施瑯功績客觀、完美的寫照。

    http://big5.xinhuanet.com/gate/big5/news.xinhuanet...

    • Commenter avatar登入以對解答發表意見
還有問題?馬上發問,尋求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