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tion image of download ymail app
Promoted

吳濁流的寫作風格

我想知道吳濁流先生的寫作風格,這是報告要用的,希望大家能幫幫忙。

謝謝

2 個解答

評分
  • 匿名使用者
    1 0 年前
    最佳解答

    從此,他的小說奠定了自己的風格:總予人歷史事實不容抹煞、是非不容混淆、人間公理正義不容淹沒的那種焦躁急迫。他把筆當劍,總想著要仗義人間,總有不讓宵小奸邪有一絲僥倖,揭奸發惡不遺餘力的勇猛之氣,他的文學實在是不按牌理出牌的文學,文學評論家說他的小說是「瘡疤!瘡疤,揭不盡的瘡疤!」有人直接論斷他的作家性格是「社會病理學家」。然而,這些從未撼動吳濁流對自己小說的「固執」,他因為任職報界,親睹「二二八事件」,便不顧一切地寫下《黎明前的台灣》和《無花果》,因為親身經歷了戰後台灣的時代大動盪,親眼看到醜陋政客的醜陋惡行,他同樣要不畏白色恐怖寫下《台灣連翹》。吳濁流的小說性格是一致而堅定的,日治時代的〈功狗〉、〈陳大人〉、〈先生媽〉,和戰後寫〈糖扦仔〉、〈狡猿〉、〈銅臭〉、〈波茨坦科長〉;除了時代背景不一樣,本質上都是揭發社會上欺人吃人、貪贓汪法的敗類惡徒,都是為了伸張正義,因此,這種自承秉春秋之筆而寫作的社會使命感,總是讓他勇往直前,全力以赴,構成了台灣文學史上最凸出的一個例子。

    • Commenter avatar登入以對解答發表意見
  • 匿名使用者
    1 0 年前

    l吳濁流

    本名建田,字濁流,以字行。新竹縣新埔鎮巨埔里人。生於光緒二十六年(民前十二年,一九OO、明治三十三年)六月二日,卒於民國六十五年(一九七六)十月七日,享壽七十又七。年十一入新埔公學校就讀,十七歲就讀臺灣總督府國語學校師範部,二十一歲畢業即任官為臺灣公學校教諭,任新埔公學校照門分教場主任職。次年撰〈論學校教育與自治〉一文,發表於新竹州教育課募集論文集,對日據當局教育政策痛下針砭。從此遭當局側目,輾轉左遷於本鄉轄區內之四湖公學校,五湖分教場等當時屬於偏僻地區學校,歷十五載之久。民國二十六年三十八歲時,始得調出山區,轉任關西公學校首席訓導。民國二十八年四十歲時,因向日人校長抗議日據當局所實施之青年訓練苛擾兼施,復遭左遷為馬武督分教場主任。次年以服務滿二十年獲敘勳八等,榮獲臺灣總督表彰木杯。適又因憤慨郡視學再新埔運動場凌辱教員事件而辭職,依願免本官。民國三十年四十二歲時,隻身歸祖國,任南京大陸新報記者,住南京。惟僅一年多即返臺,任米榖納入協會苗栗出張所主任,住社寮崗及南苗。翌年調新竹支部,住竹北及新埔。民國三十三年四十五歲時,任臺灣日日新報,臺灣新報等記者。四十八歲轉任社會處科員,次年就任大同工職訓導主任。五十歲時到臺灣省機器工業同業公會服務,由專員、財務組長而專門委員,一直到民國五十四年六十六歲退休為止。

    濁流先生為臺灣殖民地文學最具代表性作家之一。他二十二歲開始寫作,起初大多是教育論文及傳統詩。尤其是傳統詩自二十八歲參加苗栗文昌祠栗社擊缽吟開始創作以來,作品裡洋溢著慷慨激昂,熱情澎湃;前後輯印有《濁流千草集》、《濁流詩草》等書,共收詩達二千餘首。因此,他本身經常以詩人自居。不過,文藝界卻認為他的詩不過是讀書人的消遣,一如以往的所謂文人的興趣及教養所在。所以也有人認為與其說濁流先生為詩人或文藝家,倒不如說他是受過儒家思想薰陶的一位讀書人。

    濁流先生的作品,除了《胡太明》(後易名為《亞細亞的孤兒》)、《泥濘》、《路迢迢》、《無花果》、《臺灣連翹》、《狡猿》等長篇小說及數十萬字中短篇小說之外,尚有為數可觀的論文、小品、隨筆、紀行之作,外加前段所述及的兩千數百首傳統詩。寫作年月綿互達半世紀之久,其最後一部長篇《臺灣連翹》直到他逝世的民國六十五年春始脫稿。因此,鍾肇政先生說他「是至死方罷的健筆者」。

    綜觀濁流先生二十年的教壇生涯中,有長達十五年的時間在本鄉待過;民國三十一年由大陸返臺後,出任米榖納入協會苗栗出張所主任,又住在苗栗市的社寮崗及南苗有一年多的時間;民國十六年二十八歲時加入栗社,從此一直參與栗社的繫缽吟會;民國五十六年六十八歲時又出任導師級的栗社顧問。民國三十七年四十九歲時,個人雖北上就任大同工職訓導主任,家屬卻住在銅鑼鄉。其後,長子萬鑫文在苗栗開店。由此可知,濁流先生與苗栗的關係不可謂不深。

    早期在本縣交往的對象,主要是傳統的文人,尤其是栗社的社員,如五湖的張添增(紹良)、公館的謝廷湖(鳳池)、銅鑼的謝長海(鐸庵)、苗栗的苑添喜(慕淹)、吳頌賢(雅齋)、楊阿潤(鶴竹)、湯雲生、後龍的趙廷琳(德昭)等。後期則有活躍臺灣文壇的縣籍名作家李能棋(李喬)、江文雙(江上)、劉武雄(七等生)等。

    • Commenter avatar登入以對解答發表意見
還有問題?馬上發問,尋求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