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市為何不全面使用標準的中國漢語拼音呢?

台北市這幾年致力於地名拼音的改革, 為了要跟國際接軌, 使用聯合國登記有案的中國漢語拼音, 將道路及地名全面改寫, 像捨棄有歷史的Tamsui(淡水), 改成DanShui. 但是像木柵的漢語拼音是Mushan, 為何要拼成不標準的地方方音MuZha呢? 而且漢語拼音規定一詞拼成一詞, 只有開頭可以大寫, 發音區分要用一撇(apostrophe), 為何不按照國際規定呢? 這樣怎樣和國際標準接軌呢?還有市民大道按照中國的習慣應該拼成Shimin Dadao, 而不是翻成Civic Blvd, 這樣子寫對於一些只有學漢語拼音沒有學英文的外國人來說, 不是很不方便嗎?

已更新項目:

感謝Hare君抄來的網頁, 但是完全答非所問. 御免なさい.

2 個已更新項目:

keypoint: 台北市要嘛就用1. 正確的漢語拼音, 要嘛就2. 自創一個自認為最合理的拼音, 或是3. 沿用有歷史依據的美國Wade拼音不須要每天在改地名而且英美人士容易接受;

為何要用所謂修正過的漢語拼音, 又同時要罵通用拼音不標準, 不是五十步笑一百步嗎?

4 個解答

評分
  • albert
    Lv 5
    1 0 年前
    最佳解答

    因為『臺灣省』還未被北平共匪「解放」!

    若是到了那一天,臺灣省的人民家家戶戶勻掛上「紅旗」;市面上使用「人民幣」;「總統府」被更名為「統一宮」,鐘樓的時鐘變了毛匪的畫像,兩側樓房被掛上:「偉大的中國共產黨萬歲」;「戰無不勝的毛澤東思想萬歲」;「中正國際機場」被更名為「臺灣人民機場」;「中正紀念堂」被更名為「美蔣罪惡館」;……。那時除了街名會應用『漢語併音』外,相信連路名亦要改:「介壽路」變「解放路」;「杜魯門路」變「列寧路」;「羅斯福路」變「斯大林路」;「美國在臺協會 」除更名為「美國駐中華人民共和國臺北領事館」外,所在的「信義路」亦被更名為「反帝路」。

    參考資料: 常識
    • Commenter avatar登入以對解答發表意見
  • 5 年前

    一起玩情趣用品網路商城,提供成人情趣用品、情趣內衣等,全省宅配到府、超商付款包裝隱密,歡迎參觀選購。

    一起玩情趣用品官網:http://www.17one.net

    一起玩情趣用品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17one

    • Commenter avatar登入以對解答發表意見
  • 1 0 年前

    1.「木柵」的「柵」是柵欄的意思,原本就讀做「Zha」,我不懂你所謂的「不標準的地方方音」是什麼意思;

    2.外國人來台灣,不懂英文不懂漢字只懂漢語拼音的機率也不大吧,就算真的有,寫成Dadao,他才真的看不懂吧!

    2006-09-05 15:38:56 補充:

    台灣目前的拼音系統的問題在於不統一,各縣市甚至各單位各行其事才是造成困擾的原因,而不是因為沒有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決定之後拿去聯合國註冊的標準。

    想想看其他非使用羅馬文字拼音為主要拼音系統的各國,

    他們在標註本國地名路名會採用大陸那種方式,把北京車站寫作Beijing Chezhan這種方式嗎?

    不會吧?我相信日本人不會把東京(馬尺)寫作 Tokyo Eki 標示在車站門口的。

    2006-09-05 15:40:21 補充:

    中國大陸的習慣並不是世界的習慣啊!

    • Commenter avatar登入以對解答發表意見
  • 1 0 年前

    因為政府要求本土化,再加上教育部以為中心的思想造就現在漢語拼音,而捨棄了通用拼音,造成現在所有道路名稱使用漢語拼音以下為台灣研究最高機構--中研院所提出的討論台灣的路牌應該用漢語拼音:從非語言學面談起(Taiwan's road signs should use Hanyu Pinyin: non-linguistic aspects)中央研究院語言學研究所籌備處 「漢字拼音系統研討會」 第二次會議論文[1]積丹尼[2] 2000 年 5 月 27 日導論及漫談台灣的雙語路牌羅馬音譯部分最近幾年變得特別亂。 有幾派人馬競爭,希望政府會選擇他的方案做為全國的標準。 這幾年開會時,大家都在分析哪套音標的構造等等是最好的。 漢語拼音方案也不錯, 但是每次開會都被排斥, 最近才開始被正視。 可見問題不是純語言學的, 或頂多是一種特殊的社會語言學問題, 有別的因素介入。 因此我不再從語音學等等方面探討問題, 今天我們換從非語言學因素談起。不曉得各位曾經對某一件事情一直覺得有理所當然的對和不對待解決, 例如有的時候有某一法律條例,覺得很沒有道理而待廢除。 這就是我面對台灣還沒有施行漢語拼音的感覺。在一般的情況之下,台灣的路牌很自然的可以用漢語拼音。 本人在 1996-99 年已經從語言學、語音學做過分析[3]。漢語拼音的音標本身沒有大問題, 在其他的國家使用沒發現什麼大礙。 如果我們想用拉丁字母來設計一個音標系統, 我們當然最好參考世界人對各字母的使用習慣。 那麼,使用漢語拼音的人口數佔世界第一位, 只是有的學者視而不見![4]再寫一篇論文談音標細節無意義, 遲早必須面對問題的其他因素。政策說明台灣應不應該採用漢語拼音?我所謂的採用指的是翻譯地名及雙語路牌。 本人沒有精神或者興趣到國小改變現行制度: 我不看注音符號為競爭者也不要求拖累其他語言; 在護照方面我要尊重個人的意見,沒有意見時才用漢語拼音。 地名標準要一致的:採 Taibei 而不延用舊的做特例。 ü 如果不方便寫就不要寫[5]。「街」用 St.、「路」用 Rd.,等等。 Roosevelt Rd.可以維持,但余伯泉所掛的 Kelang Rd. 要更正為 Jilong Rd.(基隆路)。[6]為了做學術探討,針對「我能不能接受漢語拼音路牌?[7]」這個問題, 本文在此分別從{獨立、不統不獨、統一}三種意識型態的立場給予(肯定)答覆:從獨立立場答覆我們採用漢語拼音是我們自己國家(台灣)的事, 也不是要對中國表示任何「善意」。 我們也沒有什麼不好意思 「借用別的國家的標準」因為漢語拼音是世界度量衡之一而非某一國家的財產。 我們沒有必要與對岸先開什麼協調會議或維持聯繫(但是例如電腦新產品名詞的統一仍值得鼓勵)。 我們的拼音政策與外交政策是分開的。我們的發音標準在台灣(以 國語字典為準)[8]而不在北京。 真獨派的人無必要爭「中國音標」所有權;只有「我是真的中國, 他是假的中國」思想的人才一定需要跟中國不同。 只要你有信心‘我不是中國’,如新加坡,就可以用漢語拼音了。[9]另外, 請有心理準備, 一個人所講的語言、寫的文字, 跟他的皮膚顏色、口袋裡是哪一國的身分證以及她/他認同什麼東西, 不見得合乎您所預料的。 就是說在無國界的電子時代沒有人 要特別的安裝您的瀏覽器光是為了看您所發出來的不規則的 e-mail;結果沒有人理你。從不統不獨立場答覆其實在台灣已經有太多東西看它的標籤都是 Made in China 了。在語文方面, 可以說台灣用的整套是 1949 年前從中國搬過來的,那麼,世界中國人(華人)還有 98% 住在中國,偶爾會發明一些對中文好用的應用產品, 偶爾也值得我們採用。 而漢語拼音不像簡體字, 又要換掉我們的字又要犧牲對字的來源的一些了解等等。 漢語拼音不是要取代台灣的羅馬拼音因為台灣的國語羅馬拼音是亂得等於零。 我只看到利多:國際推行成本已經被大陸替我們付清了 (我的案是針對在台的外國人而非小朋友)。 我們已經玩過弄我們自己的音標, 問題是我們很特殊:國內沒有市場因為被注音符號佔 (還好不然某一個不好的羅馬拼法早就已生根)國外都是漢語拼音了。 除非你打算“光復大陸”(余伯泉曾私下與我透漏光復大陸的拼音的幻想!)從統一立場答覆反正我們都是中國人,遲早兩岸應該用相同的譯音標準。 我看,全球用漢語拼音的人已經那麼多, 我們本來有比他們好的方案可是面對那麼龐大使用者人數就很難競爭, 連中共要修改它大概也沒辦法。 (像英文,現在連超人無法修改他)。 英文常說 if you can’t beat them, join them 。反正,重點應該還是怎麼把中文最沒有遺漏地經過譯音過程。 如果世界已經有個標準,那麼我們最好去採納它, 不然人家只會以為你寫的只不過是漢語拼音加上一些錯誤…像余伯泉掛的路牌, 台北市臨溪路經過他‘改良’漢語拼音的 LinXi Rd. 為 LinSi Rd. 成為臨死路在我們外國人眼中。 他強調他只是稍微改漢語拼音, 他會發現符號系統越近越容易被誤會是原案加上些錯誤而已: 大概天天書店老闆會有人退貨:“我帶回家才發現不是正牌漢語拼音”

    參考資料: jidanni.org/lang/pinyin/20000527roadsigns.html
    • Commenter avatar登入以對解答發表意見
還有問題?馬上發問,尋求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