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說明康德「人為自然立法之說」,並論述此說在哲學史的地位。

請說明康德「人為自然立法之說」,並論述此說在哲學史的地位。

1 個解答

評分
  • 婠婠
    Lv 7
    2 0 年前
    最佳解答

    人以先驗的感性直觀形式和知性範疇把握自然,自然遂“現”其“象”於有著先驗的認知能力的人。這是人為自然立法,立法的普遍效准由人的知性的先驗必然性——它不為經驗個人的認知經驗所囿——做保證。不過,如此被立法的自然只是自然的“現象”,並不是作為“物自體”(“自在之物”、“物之在其自己者”)的自然。康得把他由研究自然認知的普遍效准如何可能而建構的形而上學稱為“自然形而上學”,與此相應,他也由研究人的道德立法的普遍效准如何可能而建構了“道德形而上學”。如果說“哥白尼式的革命”在前一種形而上學中主要見於人與自然的關係,那末,同樣的思維方式的“革命”在後一種形而上學中卻主要見於人與自身的關係。有必要指出的是,康得在前一種形而上學中對人與自然的關係的考察還只限于人對自然的認知,在後一種形而上學中對人與自身關係的考察則主要在於人的道德實踐。正像知性為自然立法,人的先驗的“好的意志”或“善的意志”為道德立法。這意志的先驗性在於,它出自主體心靈卻又以其不落於經驗的個人意志而具有客觀普遍性。對諸如權勢、財富、榮譽、健康乃至幸福或人的種種品性判之以“好”,終須以“好的意志”為前提,但“好的意志本身就是好的”,對“好的意志”稱之為“好”無待於任何條件,“總要有好的意志作為先決條件”——康得的道德形而上學即從這個絕對的、無待的“好”發端並始終輻輳於這個絕對的、無待的“好”。人成其為人當然也在於人能為自然立法,但從絕對的意義上說,人成其為人終是因著人使人成為人,而這一點卻系于人為自己立法而使自己具有“人格”。人為自然立法體現人的自由,但人在自然中有待于自然而並不自由;人為自己的道德立法出於無待的“好的意志”,人處在為“好的意志”所貞立的道德世界中才真正有其無待的自由。先驗的“好的意志”所立的道德律不在於意志的物件或意志的內容,它所提撕的“應當”只在於意志的反省或意志本身的純正或高尚。因此,這道德是內向而嚴於動機的,非外攝以重於效果的,是自律而自立目的的,非他律而歸落為外在目的之手段的。   康得哲學的重心並不在於認知,對於認知理性的批判性考察只應被合理地瞭解為以“求達至善之術”為旨歸的哲學的“消極的”導言。休謨把先前人們從未置疑的所謂客觀必然性沉入不可知的深淵,這逼使康得從被知覺經驗斷送了信用的“客觀主義”的窮途處返向主體尋找知識的普遍必然的效准。在歷經返回心智源頭的艱難跋涉後,康得宣告了自己如願以償的成功:他從人們的純粹數學思維中發現了作為主體的感性直觀之純形式的“時間”和“空間”,從純粹科學思維中發現了系屬於主體的知性十二範疇,從不同形式的推理(直言推理、假言推理、選言推理)那裏發現了先驗地存在于主體的作為完整的無條件之理性概念的“理念”,即所謂“靈魂”、“世界”和“上帝”。感性直觀形式和知性範疇為主體先天所有,它們不依賴經驗,反倒是始於經驗的知識必得借了它們才真正可能成立;至於靈魂、世界和上帝,則先天地為人類所眷注,但領悟或祈向這些理念須撇開不能不訴諸感性直觀和知性範疇的認知之路而另覓他途。先前人們以客體為中心,主體是環繞客體旋轉的;現在,純粹理性的批判者在作為主體的人這裏找到了使認知賦有普遍必然性效准的先驗依據。  他的最大功勞就是把物質和意識的相互作用,相互依賴,相互轉化的關係有機地聯繫起來。

    參考資料: http://www.mfzq.com.cn/
還有問題?馬上發問,尋求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