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蓮華 發問時間: 藝術與人文歷史 · 1 0 年前

請問王陽明對三教的看法?

如題!有那些碩論或書籍可以參考,或是王陽明如何用良知來統一三教的相關方面之文章,煩請大德幫助,介紹在王陽明全集中那些章節有談到?

1 個解答

評分
  • 1 0 年前
    最佳解答

    王陽明學說,大要言之,約分三方面,即:(一)良知;(二)致良知;(三)知行合一。他以良知為人之所固有,以致良知為指引人入聖為賢之道路,更以知行合一來說明萬事萬物之原理。換言之,良知為其思想之體,致良知是其用,而知行合一則概括其體用,使其思想一以貫之,體用兼備,系統分明,此三者實有其相依性。

    一、良知

    「良知」說起於孟子,但在孟子的學說中,它卻尚未被認定為人類道德行為的指導原則,只是仁義善性那種不慮而知的性質。王陽明以為心之本體即是天理,天理之昭明靈覺,即是良知(王鳳喈,民65)。

    陽明曾屢次遵照朱子「即物窮理」的方法,循序格物,卻始終覺得「物理吾心終利為二」,因而疑惑難解,到了這時,才澈然了悟,原來「致知」的「知」根本不是朱子所說的「知識」,而是孟子一書中的「良知」。自然不可向外即物窮理,只能反求諸己了。

    「『知』是心之本體,心自然會知,見父自然知孝,見知自然知弟,見孺子入井自然知惻隱,此便是『良知』不假外求。」(傳習錄上)。

    王陽明把「是非之心,知也」的「知」,認定為「良知」,於是「良知」就轉為「是非之心」的涵意,而成知是知非的「心之本體」了(詹秀惠,民 66),「良知」是「心之本體」,心即理。良知說至王陽明的闡述而成系統的學說。對於「良知」的內涵,可歸納如下(韋政通,民71):

    1.良知和仁一樣,是包涵眾德的。

    「大學所謂厚薄,是良知上自然的條理,不可踰越,此便謂之義;順這個條理,便謂之禮;知此條理,便謂之智,始終這個條理,便謂之信。」(傳習錄下)。良知包涵眾德,是眾德之體。

    2.良知的主要作用在判斷善惡。

    「凡意念之發,吾心之良知無有不自知者:其善歟,唯吾心之良知自知之;其不善歟,亦唯吾心之良知自知之」(大學問)。良知的主要作用即在判斷善惡。

    3.中就是良知

    「未發之中,即良知也,無前後內外,而渾然一體者也。」(傳習錄中)中就是良知。

    4.道即良知

    「道即是良知」(傳習錄下)。

    5.天理即良知,心即理也

    「吾心之良知,即所謂天理也。致吾心良知之天理於事事物物,則事事物物皆得其理矣。」(傳習錄中)。

    「心即理也,此心無私慾之蔽,即是天理,不須外面添一分。以此純乎天理之心,發之事父,便是孝;發之事君,便是忠;發之交友治民,便是信與仁。只在此心去人慾存天理上用功便是。」(傳習錄上)綜合言之,王陽明心即理的見解,非但為其良知說之主幹,且對於存天理,去人慾之問題,有一合理的解決,實為陽明學說之重大貢獻(泰汝炎,民49)。

    二、知、行合一

    王陽明由實際的人生中體悟「良知」,也在平素的行事上踐履「良知」,他強調「良知」、「致良知」必須實踐體驗,否則不免疑惑糊塗,甚至淪為空談。陽明論知行,乃將二者合而言之。所謂知行合一,不僅在空間上亦為同一時間,無分內外、表裡、先後,與即是知行的真意。

    知是行的主意,行是知的工夫;知是行之始,行是知之成。」(傳習錄上),又主張「聖學只一個工夫,知行不可分為兩事」(傳習錄上)。因之,知、行不但應並進,而且須合一,猶如一物之兩面,一線之兩端,既為一物之本末,也是一事之始終。

    陽明提倡「知行合一」,要人一念發動「良知」知善知惡,並從事去惡為善。顯然的,陽明所說的“知”,是泛指道德的“知”;“行”即是自由意志行事的「動」。知行本體即是良知良能,致知格物,即知即行,“知行合一”說也是陽明建立「良知」宗旨的產物。

    陽明的知行合一學說,就實踐言,實兼有消極去惡與積極行善二義(秦汝炎,民49)。只有善的動機,而未具體化為善行,仍不足以達道德的最高層次。因此,知行合一學說,鼓勵學者力行,是其創見,也是其學術思想的特色。

    三、致良知

    良知是人人心中所有,只要依循良知而行,便可以成為聖人。人皆有希聖為賢的可能,所以未能致之,均由於私念的作崇。「致」是把良知擴充到底的工夫,在「致」的工夫中,知行的本質上就不能分離(韋政通,民71)。「良知良能,愚夫愚婦與聖人同,但惟聖人,能致其良知,而愚夫愚婦不能致,此聖愚之所由分也。」(傳習錄中)。足見,聖愚之別,乃因其不能致其良知,而務於外義也。

    王陽明提出致良知的途徑:精一、事上磨練與誠意,三者相輔為用,良知始能致之(秦汝炎,民49)。 精一,是將大禹謨的「惟精惟一」合而稱之,是盡心盡性,致知格物的真正功夫,也是致良知的不二法門。惟一是惟精的目的;惟精則為惟一的方法。陽明的致良知,即是要人人去人慾,存天理,以精一功夫去人欲而存天理,即孔子所謂「博文約禮」。事上磨練,即孟子所謂的動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陽明認為,只有從事上磨練,才能使致良知功夫落實,磨練自己之良知感應,使能一一中節,故「人須在事上磨鍊,方立得住,方能靜亦定。」(傳習錄上)。誠意,陽明認為「誠意之說,自是聖門教人用功第一義」(傳習錄中),「吾人為學,當從心髓入微處用力,自然篤實光輝」(與黃宗賢書五),自能辨義利,分善惡,明是非,則良知致矣。

    綜合言之,精一為致良知的手段,事上磨練為致良知的立足處,誠意則是致良知的根本。

    未有知而不行者。知而不行,只是未知。

      沒有人是能知而不能行的,知道了卻做不到,

      只是因為不明白其中真義罷了。

      知己是行行己是知。

      知是行的基礎與開始,行是知的實踐與完成。

還有問題?馬上發問,尋求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