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奇摩知識+將於 2021 年 5 月 4 日 (美國東部時間) 終止服務。自 2021 年 4 月 20 日 (美國東部時間) 起,Yahoo奇摩知識+服務將會轉為唯讀模式。其他Yahoo奇摩產品與服務或您的Yahoo奇摩帳號都不會受影響。如需關於Yahoo奇摩知識+ 停止服務以及下載您個人資料的資訊,請參閱說明網頁。

Rock 發問時間: 藝術與人文歷史 · 2 0 年前

歷史上以少剩多的戰役中,指揮官的謀略是關鍵的有那些?

一、該場戰役之時間、地點、人物、戰事規模?

二、決勝關鍵內容?

2 個解答

評分
  • 2 0 年前
    最佳解答

    充份利用地型天氣以及武器裝備打敗敵軍的阿金庫爾戰役阿金庫爾戰役發生於1415年10月25日,是英法百年戰爭中著名的以少勝多的戰役。在亨利五世的率領下,英軍以由步兵弓箭手為主力的軍隊於此擊潰了法國由大批貴族組成的精銳部隊。戰役參加人數英國人大約5,900人,其中900人為騎士(均徒步),剩餘5,000人為長弓手,法軍在36,000人左右,騎兵11,000人,徒步騎士18,000人,十字弩手7,000人(其中少數使用弓箭)。 英軍於1415年8月圍攻哈福婁港,但守軍頑強抵抗,直到9月圍攻戰結束,英國人因疾病損失4,000人。亨利五世率領剩下的9000人部隊前往法國北部加來港,沿途因痢疾不斷有死亡,而法軍從容不迫地集結和調動的軍隊。10月24日晚,雙方軍隊最終接觸,在此之前英軍已經4天未有正規伙食供應,士氣低落,缺少遮掩而不得不淋雨。 英王亨利五世向法軍求和但被拒,雙方將進行決戰。當地地形是一條向北的通路穿過兩側的樹林,由於前夜暴雨,土地尚未乾透,英軍利用樹林掩護向北排開,騎士分3個部分佈置在前方(全部下馬參戰),弓箭手按照鍥形分佈。法國人將軍隊分配為中央、左右側翼和後衛四個部分,其中兩個側翼各有1,100位騎士準備衝鋒(包括12位王室的王子),後衛9,000騎兵,剩餘步兵集結在中央,由於擁擠而缺乏有效的隊形。大致分3線,中間一線為弩手。兩軍從早上7:00起對峙大約4小時,亨利命令英軍主動推進,此時弓箭手改為前鋒,其餘步兵留在背後,直到大約400碼停止。弓箭手使用事先準備的木樁就地組成一道簡易屏障。此時法國兩側騎兵發動衝擊,但在狹窄的戰場中未接觸對手即被英軍的射擊打散,即使少數來到面前的士兵也不能突破木樁屏障。隨後正面軍隊開始接近,但由於大雨,以及剛被騎兵踐踏而異常泥濘,法國人在對方的密集射擊中損失慘重。另由於帶狀的戰場,他們在前進中不自覺就向中央聚集,加劇了混亂。當法軍到達英軍面前時遭遇掩護弓箭手的步兵反擊,法軍依靠人數優勢一度壓迫對手後退,但惡劣而混亂的戰場令其精疲力盡,重盔甲成了活動的累贅,手裡的長戟又不適合在擁擠的環境中使用。當英國輕裝的長弓手們停止射擊而使用短武器加入戰鬥後,戰況向英軍一面倒,很多法國人被屠殺或被俘。法國弩手因隊型擁擠而無法射擊,一箭未發即退出了戰鬥,步兵擠在一起而被箭雨攻擊。後衛騎兵逃離戰場,最後只剩600騎兵發動了一次衝鋒,但完全無法改變戰局。此戰法軍損失過萬,僅貴族就戰死了5,000多,包括3位公爵,5位伯爵和90位男爵,皇室總管陣亡,大元帥被俘,而英軍最大的損失是約克公爵戰死,其他損失不過是十名騎士和100名長弓手。 這場戰鬥轉變英國人之前被動的形勢,此後英軍節節勝利,直到聖女貞德出現扭轉戰局。(V型手勢傳說即是自這場戰鬥開始。由於法國人鄙視英國弓箭手的低微,戰前宣稱一旦俘虜會剁去兩個手指讓他們一輩子不能再射箭。戰鬥結束後英國弓箭手紛紛叉開雙指向對方炫耀自己仍然完好,從此也就成了表示勝利的手勢。)

  • Arthur
    Lv 5
    2 0 年前

    要講以少勝多, 就不能不提史上四大名將之一的漢尼拔,

    一個差點改寫歷史的男子漢.

    漢尼拔一生中最著名的戰役, 非坎尼會戰莫屬.

    簡界如下:

    漢尼拔率領大軍佔據了戰場上的有利位置。漢尼拔大軍在一個緩坡上布陣,居高臨下,坐西向東,位於上風向,左邊緊靠著奧菲多河。漢尼拔的兩萬五千西班牙和高盧步兵組成中央陣營,陣線呈半圓形向外凸出。三千努米迪亞騎兵部署在右翼,七千西班牙和高盧騎兵在左翼。中央陣營兩端的後面各有一個五千利比亞步兵組成的密集方陣。漢尼拔已經預料到羅馬軍隊將從中央突破,他的意圖就是等羅馬軍團突破以後,用他最得力的利比亞步兵從兩側夾擊敵軍。

    大約一公里以外,羅馬軍隊按照慣例排出三條陣線。瓦羅打破常規,讓羅馬的連隊方陣排得極其厚實,每行十人,有十六行縱深,方陣之間的空隙也小了許多。瓦羅排出如此大縱深的陣形用意明顯-就是想利用羅馬的優勢兵力突破漢尼拔的中央陣營。瓦羅親率四千騎兵在羅馬步兵方陣的左側,面對三千努米迪亞騎兵,而保盧斯率領兩千騎兵在右側,和七千西班牙和高盧騎兵對陣。兩支軍隊不約而同地在陣前部署輕裝步兵組成的散兵線。

    意大利的夏天炎熱乾燥,強勁的西南風卷起漫天的塵土撲面而來,讓羅馬士兵睜不開眼。列陣完畢的羅馬大軍頂風前進。羅馬士兵身披猩紅色斗篷,打磨得光亮的頭盔在正午的太陽下閃閃發光,頭盔上紅色的羽冠高高聳立,從迦太基陣地的山坡上遠遠望去,羅馬大軍就像是涌動的紅色海洋。七萬士兵排著密集的方陣,邁著整齊的步伐,鴉雀無聲,穩步前進,和迦太基陣營裡上竄下跳、大呼小叫的高盧士兵形成鮮明對比,給人以強烈的視覺衝擊和心理震撼。

    羅馬軍隊前進到大約三百米的距離時,兩軍的散兵線開始交火。迦太基巴萊爾輕步兵用彈弓發射的鉛彈如暴雨一般打在羅馬士兵的盾牌和盔甲上,而羅馬輕步兵以標槍的攢射還以顏色。散兵的交鋒只持續了一小會兒,就各自撤回本陣,將主戰場讓了出來。

    羅馬的步兵方陣繼續以令人窒息的整齊步伐慢慢逼近,直到三十米的距離停了下來,開始投擲標槍。羅馬軍隊密集的標槍齊射給迦太基前沿的高盧士兵造成不小的傷亡。標槍投擲完畢以後,羅馬的步兵方陣突然爆發出驚天動地的吶喊聲猛沖上來,在一片震耳欲聾的盾牌撞擊聲中同高盧士兵殺在一起。雙方前排的士兵以盾牌相抵,彼此近在咫尺,用短劍從盾牌下面猛刺對手,後面的士兵則拚命向前推擠。羅馬方陣的厚度這時發揮效用,高盧士兵抵擋不住其強大的沖擊力,不得不向坡上後退。羅馬軍隊的陣形由整齊的長方形逐漸變成楔形,而連隊方陣結構此時已經完全被打亂。

    在雙方步兵接戰的同時,兩側的騎兵也發生激戰。迦太基右翼的三千努米迪亞騎兵和這一側的四千羅馬騎兵旗鼓相當,戰況膠著;而左翼的七千西班牙和高盧騎兵輕易地擊潰了對面的兩千羅馬騎兵。

    統帥這一側騎兵的羅馬執政官保盧斯剛一開戰就被巴萊爾輕步兵發射的鉛彈擊中負傷,不得不下馬,他的衛兵下馬照顧,其他的騎兵以為這是個命令,也都紛紛跳下馬來,結果被迦太基騎兵衝得七零八落。保盧斯在衛兵的拼死保護下撤到羅馬步兵陣線的後面。掃清羅馬右翼以後,西班牙和高盧騎兵從羅馬陣營後面繞到羅馬的左翼,夾擊這一側的四千羅馬騎兵,很快將其擊潰。

    此時主戰場上戰況又有新的進展。迦太基陣線兩端的西班牙步兵尚能堅守陣地,但中間的高盧步兵且戰且退,已經退到兩個利比亞步兵密集陣的側後。利比亞步兵方陣迅速掉轉頭來面對突破進來的羅馬軍隊,左右兩邊分別和西班牙和高盧部隊餃接起來,這樣迦太基陣線變成一個巨大的U形,將羅馬大軍三面包圍。

    高盧士兵此時也停止退卻,和兩側的西班牙和利比亞步兵一起攻擊前進。由於受到來自三面的擠壓,羅馬陣營里的空間越來越小,最後士兵們摩肩接踵,擠得水泄不通,個個連短劍都已經舉不起來。羅馬左翼騎兵被擊潰以後,努米迪亞騎兵前去追擊,而七千西班牙和高盧騎兵來到羅馬陣營的後面,完成了對羅馬大軍的四面包圍,戰役發展到此時已經變成一場屠殺。

    雖然敗局已定,羅馬士兵仍然鬥志頑強,個個死戰到底,因而戰鬥又持續了好幾個小時。隨著越來越多的羅馬士兵倒下,包圍圈越來越小,終於一切都結束了。在不到一平方公里的戰場上,羅馬人伏屍五萬多具,被俘四千多人。瓦羅在戰役關鍵時刻逃離戰場,保盧斯選擇和他的士兵共命運,力戰而死。有幸逃生的羅馬士兵躲進兩座營壘里,但只堅守了一天就被漢尼拔大軍攻破,兩千多人陣亡,一萬五千人投降。坎尼戰役羅馬共損失七萬兩千人,其中包括兩萬戰俘。迦太基方面陣亡六千人,絕大多數是高盧士兵。

還有問題?馬上發問,尋求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