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發問時間: 藝術與人文其他:藝術與人文 · 1 0 年前

有誰知道『不喝咖啡不行嗎??』這篇文章的作者?

我想 到這篇作者是誰~

麻煩大家嘍~

由於發問問題限字200,故會刪除一些內容,見諒~

以下是那篇文章內容:

PS:不知名作者不好意思在這貼你的文章~

『不喝咖啡不行嗎??』

你一定看過無數類似這樣的文字:

我點了一杯卡布奇諾,讓思緒隨著泡沫,

迴旋,口中的苦澀融了對妳那份無盡的思念。

孤獨的城市,孤獨的夜,

伴隨著我的,只有一杯咖啡。

還有這個:

獨自一人,我坐在海邊,

讓海風恣意搖擺著我的衣袖,

來自那蔚藍海水的味道,

充滿了我的鼻腔。

我漫步著,手中提著海尼根,

品嚐著那份孤獨與狂放。

好啦!

我是不知道你看了有什麼感覺,

不過就作者的我而言,其實一點感覺也沒有。

畢竟這樣類似的文字、廣告、影像,早已充斥在我們的周遭。

我倒是常想問一個問題:

一定要喝咖啡嗎?

一定要喝海尼根嗎?

我們加入其他的東西試試看:

我泡了一卡維力炸醬麵,讓思緒隨著炸醬包,

迴旋,口中的苦澀融了對妳那份無盡的思念。

孤獨的城市,孤獨的夜,

伴隨著我的,只有一碗維力炸醬麵。

再試試這個:

我拿了一罐養樂多,讓思緒隨著酵母菌,

迴旋,口中的苦澀融了對妳那份無盡的思念。

孤獨的城市,孤獨的夜,

伴隨著我的,只有一罐養樂多。

你注意到裡面的不同之處了嗎?

沒錯!換了一種飲料,就不再感性,而是搞笑。

是的,你可能會說:搞屁啊!幹嘛亂來?

不過仔細想想,咖啡跟養樂多、牛肉麵,到底差在哪裡?

憑什麼咖啡就要感覺比較有品味,

而養樂多跟維力炸醬麵就要比較平民感一點?

他們不都是食品嗎?

而且從原料到成品這些過程,

實在找不到什麼造成你我偏見的點。

唯一的差別在於:行銷時的廣告。

我們會覺得咖啡很高尚、很有品味,

是因為我們看了廣告,看了那一堆負載太多情感的文字。

是的,你可能是個文藝青年,

你可能提著咖啡或酒或茶,在窗邊細細品嚐。

但誰規定文藝青年不能喝養樂多?

另外,我就不能一邊大口吸著珍珠奶茶,一邊葬花?

我難道就不能拿著Qoo,漫步在海邊?

我難道就不能拎著乖乖桶,在林間欣賞自然美景?

我難道就不能在獨自一人的夜裡,

一邊喝著一罐20元的愛肝或三洋維士比,

一 邊靜思?

(然後頓悟之後打開窗戶喊福氣啦~)

你會說,廢話!當然可以!

但你試著把這些東西代進你的文字中,

你會發現感覺完全不一樣。

然後我們再試試看這個:

獨自一人,我坐在海邊,

讓海風恣意搖擺著我的衣袖,

來自那蔚藍海水的味道,

充滿了我的鼻腔。

我漫步著,手中提著大雕松茸藥酒,

品嚐著那份孤獨與狂放。

你注意到了嗎?

當你聽到海尼根時,你想到的是一種情景。

當你聽到禮藏十二年時,你想到的又是一種情景。

但當你聽到大雕松茸藥酒時,你想到的情景一定又跟上述不同。

同樣是酒,但上面的牌子問題可大了。

我不認為重點在酒的味道,

就好比說古人最愛「濁酒」這個詞了,

朋友來也喝「濁酒」,坐在小船上也喝「濁酒」,

送別時也喝「濁酒」,

高中唸書時,我幾乎要懷疑「濁酒」是以前的一個牌子,

就好像「三洋維士比」或「禮藏十二年」那樣。

我們不太能夠想像當時會有這樣的廣告:

蘇東坡跟 佛印在比賽,

最後佛印拿著「濁酒」對蘇東坡說:

「我,又贏了。」

你可以發現到,其實酒的味道或許不是重點,

重點在這些東西背後的宣傳方式,

因為這些宣傳方式深深影響你的「既定印象」。

某一種酒就是給勞工朋友喝的,

某一種酒就是上流社會喝的,

某一種酒就是帶有灑脫的氣氛,

某一種酒就是喝的時候旁邊有女孩子在那邊ㄋㄞ!

我們已經被這些廣告塑造出許多既定印象,

這並沒有什麼,只是這一連串從既定印象發展出來的文章,

總會讓我想起不同的可能。

如果劉德華拿著大雕說:「我,又贏了。」

你可能會開始想他贏的到底是什麼。

...

2 個解答

評分
  • 1 0 年前
    最佳解答

    給親愛的發問者大大這個人他的網路暱稱為文藝青年 可是真實身分他並沒有公開喔這是文章全部內容 不喝咖啡不行嗎你一定看過無數類似這樣的文字:「我點了一杯卡布奇諾,讓思緒隨著泡沫,迴旋,口中的苦澀融了對妳那份無盡的思念。孤獨的城市,孤獨的夜,伴隨著我的,只有一杯咖啡。」還有這個:「獨自一人,我坐在海邊,讓海風恣意搖擺著我的衣袖,來自那蔚藍海水的味道,充滿了我的鼻腔。我漫步著,手中提著海尼根,品嚐著那份孤獨與狂放。」好啦!我是不知道你看了有什麼感覺,畢竟這樣類似的文字、廣告、影像,早已充斥在我們的四周。我倒是常想問一個問題:一定要喝咖啡嗎?一定要喝海尼根嗎?我們試著加入其他的東西試試看:「我泡了一包維力炸醬麵,讓思緒隨著炸醬包,迴旋,口中的苦澀融了對妳那份無盡的思念。孤獨的城市,孤獨的夜,伴隨著我的,只有一碗維力炸醬麵。」再試試這個:「我拿了一罐養樂多,讓思緒隨著酵母菌,迴旋,口中的苦澀融了對妳那份無盡的思念。孤獨的城市,孤獨的夜,伴隨著我的,只有一罐養樂多。」你注意到裡面的不同之處了嗎?沒錯!換了飲料,就不再感性,而是搞笑。是的,你可能會氣憤覺得我無聊!幹嘛來亂啊?不過仔細想想,咖啡跟養樂多、牛肉麵,到底差在哪裡?憑什麼咖啡就要感覺比較有品味,而養樂多跟維力炸醬麵就要比較平民感一點?他們不都是食品嗎?而且從原料到成品這些過程,實在找不到什麼造成你我偏見的觀點。唯一的差別在於:行銷時的廣告。我們會覺得咖啡很高尚、很有品味,是因為我們看了廣告,看了那一堆負載太多情感的文字。是的,你可能是個文藝青年,你可能提著咖啡或酒或茶,在窗邊細細品嚐。但誰規定文藝青年不能喝養樂多? 另外,我就不能一邊大口吸著珍珠奶茶,一邊葬花?我難道就不能拿著養樂多,漫步在海邊?我難道就不能拎著乖乖桶,在林間欣賞自然美景?我難道就不能在獨自一人的夜裡,一邊喝著一罐20元的愛肝或三洋維士比,一邊靜思?(然後頓悟之後打開窗戶喊福氣啦~)你會說,廢話!當然可以!但你試著把這些東西套進你的文字中,你會發現感覺完全不一樣。然後我們再試試看這個:「獨自一人,我坐在海邊,讓海風恣意搖擺著我的衣袖,來自那蔚藍海水的味道,充滿了我的鼻腔。我漫步著,手中提著大雕松茸藥酒,品嚐著那份孤獨與狂放。」你注意到了嗎?當你聽到海尼根時,你想到的是一種情景。當你聽到禮藏十二年時,你想到的又是一種情景。但當你聽到大雕松茸藥酒時,你想到的情景一定又跟上述不同。同樣是酒,但上面的牌子問題可大了。我不認為重點在酒的味道,就好比說古人最愛「濁酒」這個詞了,朋友來也喝「濁酒」,坐在小船上也喝「濁酒」,送別時也喝「濁酒」,高中唸書時,我幾乎要懷疑「濁酒」是以前的一個牌子,就好像「三洋維士比」或「禮藏十二年」那樣。我們不太能夠想像當時會有這樣的廣告:? 蘇東坡跟佛印在比賽,最後佛印拿著「濁酒」對蘇東坡說:「我,又贏了。」你可以發現到,其實酒的味道或許不是重點,重點在這些東西背後的宣傳方式, 因為這些宣傳方式深深影響你的「既定印象」。某一種酒就是給勞工朋友喝的,某一種酒就是上流社會喝的,某一種酒就是帶有灑脫的氣氛,某一種酒就是喝的時候旁邊有女孩子在!我們已經被這些廣告塑造出許多既定印象,這一連串從既定印象發展出來的文章,總會讓我想起不同的可能。如果劉德華拿著大雕說:「我,又贏了。」你可能會開始想他贏的到底是什麼?如果周潤發拿著大雕喊「福氣啦」!你多少會覺得有些怪怪的。有些東西可以替換,有些則不行。而我不禁要想,從這些既定印象衍生出的文字,到底有多少是真誠的情感,而到底又有多少是為賦新詞強說愁?或者我們身處於「做作」中而不自知,因為大家都這樣!更有太多攀附於這些既定印象之中的東西,比方點的咖啡或酒或什麼煙,如果是英文或翻譯的詞,總會營造出一種比較高級的感覺。有些人喜歡這種感覺,所以當他把這些東西化成文字時,他會描述自己獨自一人坐在河堤上,抽著 mild seven,而不是長壽。這樣就有比較高級、比較滄桑嗎?恐怕當事人覺得是有的。而這些品牌是相當重要的工具,當你身上加上這一堆配件之後,你才能成為一個多愁善感的---文藝青年。配錯的話,可不行喔!因為廣告影響所造成的既定印象還很多,而許多小說---尤其是作者年紀較小的網路小說---特別喜歡將場景安排在這些東西上,因為這些地方多半給予一種「明亮、清新」的感覺。比方OK便利商店、速食店、大哥大門市、餐廳或 PUB。愛情小說尤其是如此,你可以愛上7-11的女孩子,也可以在大哥大門市遇到心儀的男生,更可以在麥當勞遇上麥當勞叔叔---我是說,遇上麥當勞櫃臺的女孩,接著來的就是常見的愛情故事,比方男生愛女生,女生其實也愛男生,然後又有誤會什麼的,要不就是裝衿持,最後在某種感動人的動作下兩個人終於...,偶爾也會來個車禍血癌什麼的病。總之既然寫的人那麼多,劇情能夠變化的也不大,就只好從場景上著手了。但,這些充滿青春氣息的戀情,卻很少發生在其他地方。比方說在菜市場賣豬肉的那邊遇到賣豬肉的美女,比方說在筒仔米糕店遇到賣筒仔米糕的帥哥,比方說在嘉義火雞肉飯遇到切火雞肉的歐巴桑---我是說美女店員,我並不是說這些地方沒有這樣的人出現,而是這樣的場景,會讓我們聯想到不同的氣氛。------------------------------以下恕刪-------------------------------------

    參考資料: 小時 北科工設大二生
  • 1 0 年前

    回憶≠思念﹋⊙﹏⊙…小時 他回答題目都是很認真喔 ^^

還有問題?馬上發問,尋求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