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美妤 發問時間: 社會與文化語言 · 1 0 年前

英文翻譯 會的人幫幫我 謝謝!!!!!!!

These laws hold true only if the matching color stimuli are

observed under the same viewing conditions (including the surround

and the background) and by the same

observer. These laws are very similar to the definition of

a vector space, and indeed, Grassman did express them in

terms of vector operations. These empirical laws become

easy to understand as we interpret them from the

physics of light absorption by the visual pigments.

This interpretation is called the receptor-level theory

of color matching.

One of the main goals of colorimetry is to derive a concise numerical

representation of any given color stimulus from its spectral power

distribution. For example, a spectral power distribution may take

more than 40 numbers to specify. Knowing that we have only three

types of (cone) photoreceptor responsible for color vision, we can expect

that only three numbers are necessary to specify the ``visual effects\"

that the given spectral power distribution will exert on our visual system.

Therefore, the main task of colorimetry is to determine the three

cone response functions. However, until very recently,

it had not been technically possible to measure the cone response functions

directly from the photoreceptors themselves. The best available method

to estimate the cone spectral response functions around 1920-1930 is

the psychophysical color matching experiment. As will be shown shortly,

this method cannot give us the cone response functions themselves,

but only some of their linear combinations. For the purpose of specifying

a color stimulus, linear combinations are good enough. The only

need was then to standardize a set of linear combinations of the cone

spectral response functions to be used for color specifications. The

standardized functions are the CIE color matching functions,

3 個解答

評分
  • 匿名使用者
    1 0 年前
    最佳解答

    只有當同一個觀察者,在同一個觀察狀況下(包括周邊及背景),觀察配對的色彩刺激,這些法則才成立。這些法則與向量空間的定義非常接近。而實際上Grassman亦以向量運算來表達它們。當我們以光被可見的顏料所吸收這個物理現象來解釋,這些以經驗為基礎的法則就變得容易明白。這個解釋稱為“色彩配對的受體水平理論”。

    色度學其中一個主要目標,是以簡明的數字代表任何光譜能量分佈中的色彩刺激。例如,光譜能量分佈可用超過40個數字代表。但我們知道只有三種(錐形)感光細胞負責彩色影像,所以我們可以估計,只需三個數字就足以說明,特定的光譜能量分佈作用於我們的視覺系統的“視覺效果”。所以,色度學的主要作用是確定三個錐體細胞的反應作用。但技術上一直無法直接從感光細胞量度錐體細胞的反應作用,這個問題直到最近才得到解決。從一九二零到一九三零年,最好的量度"錐體細胞光譜反應作用"的方法,是"心理物理性"的色彩配對實驗。很快我們就可以看到,這種方法無法量度出錐體細胞反應作用,而只量度出它們某些線性組合。但線性組合已足夠用來說明一個色彩刺激,所以唯一需要做的是:把用作"色彩規格"的一組"錐體細胞光譜反應作用"的"線性組合"標準化。標準化的作用就是CIE色彩配對作用。

  • 1 0 年前

    這些法律維持真實只有當如果與彩色 stimuli 相配是

    在一樣的看情況之下觀察(包括周圍

    而且背景)和藉著一樣的

    觀察者。 這些法律對定義非常相似

    一個向量隔開,和的確, Grassman 確實表達他們進入

    向量手術的期限。變得的這些經驗的法律

    容易的當我們解釋他們,了解從那

    視覺色素的輕吸收的物理學。

    這一詮釋叫做受容器級的 theor

    色度學的主要目標之一將源自一簡潔的數字的

    來自它的光譜力量的任何給予的彩色刺激的表現

    分配。 舉例來說,光譜的力量分配可能拿

    超過 40個數字記載。知道我們只有三

    photoreceptor 的類型(圓錐體)對於彩色視野是有責任的,我們能期待

    那一個只有三個數字必需記載那視覺的效果”

    給定的光譜力量分配將運用我們的視覺系統。

    色度學的主要目標之一將源自一簡潔的數字的

    來自它的光譜力量的任何給予的彩色刺激的表現

    分配。 舉例來說,光譜的力量分配可能拿

    超過 40個數字記載。知道我們只有三

    photoreceptor 的類型(圓錐體)對於彩色視野是有責任的,我們能期待

    那一個只有三個數字必需記載那視覺的效果”

    給定的光譜力量分配將運用我們的視覺系統。

    被標準化的功能是 CIE 顏色與功能相配,

    如果翻的不好的話請多多包涵

    參考資料: 網路
  • 1 0 年前

    這些法律維持真實只有當如果與彩色 stimuli 相配是

    在一樣的看情況之下觀察(包括周圍

    而且背景)和藉著一樣的

    觀察者。 這些法律對定義非常相似

    一個向量隔開,和的確, Grassman 確實表達他們進入

    向量手術的期限。變得的這些經驗的法律

    容易的當我們解釋他們,了解從那

    視覺色素的輕吸收的物理學。

    這一詮釋叫做受容器級的理論

    與顏色相配的。色度學的主要目標之一將源自一簡潔的數字的

    來自它的光譜力量的任何給予的彩色刺激的表現

    分配。 舉例來說,光譜的力量分配可能拿

    超過 40個數字記載。知道我們只有三

    photoreceptor 的類型(圓錐體)對於彩色視野是有責任的,我們能期待

    那一個只有三個數字必需記載那視覺的效果”

    給定的光譜力量分配將運用我們的視覺系統。

    因此,色度學的主要工作將決定那三

    圓錐體回應運作。 然而,直到非常最近,

    它不技術上可能測量圓錐體回應功能

    直接地從 photoreceptors 他們自己。 最好的可得方法

    估計圓錐體頻譜回應功能大約 1920-1930 是

    psychophysical 把與實驗相配上色。 當將在不久被顯示之時,

    這一個方法不能夠給我們圓錐體回應運作他們自己,

    但是只有一些他們的線組合。 為了記載

    一種彩色刺激,線的組合夠好的。 那唯一的

    需要然後將標準化圓錐體的一系列線組合

    光譜的回應運作作為彩色規格。 那

    被標準化的功能是 CIE 顏色與功能相配,

還有問題?馬上發問,尋求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