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黎 發問時間: 科學動物學 · 1 0 年前

生物科技在動物生殖的應用

如上題~

這是一門叫做生命科學與遺傳的報告~

主題大概就指生物科技在動物生殖方面的應用或是相關資料

遺傳類或是生物科技類的資料都可以

有點急,希望大家可以幫忙在這兩天內收集到資料>"<

(自己一個人根本就不知從何找起= =")

2 個解答

評分
  • 1 0 年前
    最佳解答

    這篇您參考看看.......找張老師這篇相關的全文

    http://www.ijdb.ehu.es/web/paper.php?doi=10.1387/i...

    右手邊有PDF檔可以下載~加油歐

    Sciscape新聞報導

    [Apr 15, 2006]

    生物:以福爾摩莎抗體看生殖細胞的發育機制

    編輯 Jun-An Chen 報導

    台灣大學昆蟲學系的張俊哲博士實驗室,以福爾摩莎抗體(Formosa: for most vasa) 微觀豌豆蚜生殖細胞的分化途徑。這項結果可以進一步釐清在演化的過程中,生殖細胞如何在不同的物種間微調歧異的分化機制。

    生物存在的一個主要目的就是為了繁衍後代。高等生物體裡含有數千種細胞,但唯有生殖細胞有能力將遺傳物質傳送至子代。因此,研究生殖細胞如何在胚胎發育的過程中脫穎而出成為延續生命的主角,一直是生物學家最感幸趣的課題之一。

    根據多年來的研究,一般相信在昆蟲裡生殖細胞的分化機制主要是採用”種質驅動 (germ plasm-driven)”或”先前定義 (preformation)”的模式。Germ plasm是一種在卵母細胞或胚胎裡的特化胞質;它含有將來會成為生殖細胞的先驅細胞。許多常用的模式動物像是果蠅、線蟲、斑馬魚,以及非洲爪蟾等,都被證明含有 germ plasm。所以這些簡單生物和低等脊椎類動物,它們的生殖細胞的特化途徑可能就必須依賴 germ plasm,也就是說,它們的生殖細胞在卵母細胞裡就已經被”命定”了!相反地,老鼠的卵母細胞及胚胎裡並不含有 germ plasm,所以在哺乳類發育的過程中,有可能在適當的時機會有”外力”介入並指定哪些細胞可以雀屏中選成為生殖細胞。BMP4 (Bone Morphogenetic Protein 4)訊號蛋白已被證明是這個不可或缺的外力之一 [1]。

    但演化的過程真的就是簡單的二分法可以解釋的嗎? 張俊哲博士和他的博士班指導教授 Michael Akam的實驗結果首度挑戰這個假說。他們證明在非洲沙漠蝗蟲(Schistocerca gregaria) 的胚胎發育過中,並不依賴 germ plasm,而且其生殖細胞的分化方式似乎比較符合老鼠生殖細胞外在訊號誘導的機制 [2]。他們在這個實驗裡主要是使用 Vasa的ㄧ次抗體來標定生殖細胞。因為這個非洲沙漠蝗 Vasa的抗體已被證明可以在不同物種間的生殖細胞工作,於是他們將這個抗體命名為 Formosa (For most vasa)。非洲沙漠蝗蟲也是第一種被用分子工具鑑定出來不是依賴 germ plasm來特化生殖細胞的昆蟲。因為這個在昆蟲生殖細胞特化之重要發現,該研究結果於2002年底被 Developmental Biology刊登於封面 [2]。

    張俊哲博士回台灣後繼續專注於生殖細胞發育的研究。最近,他的研究小組用formosa抗體染豌豆蚜(Acyrthosiphon pisum)的生殖細胞時發現,其生殖細胞的發育途徑符合 preformation的機制。但有趣的是,他們的實驗結果也發現另一控制生殖細胞發育的重要蛋白-Nanos的表現卻早於Vasa。這個結果和在果蠅裡觀察到的現象相反。也就是說,控制昆蟲生殖細胞的發育途徑在演化的過程中可能重新洗牌。這項研究也獲選為當期Int Journal of Dev. Biol的封面 [3]。

    筆者認為以現有的模式動物來研究生殖細胞的發育途徑已無法完整解釋複雜的演化機制,未來台灣如何引入更多樣的非主流模式動物,並結合演化發育學 (Evo-devo)與系統生物學 (System biology)的研究,將是一項重要的課題。

    參考文獻

    1. Lawson, K. A. et al. Bmp4 is required for the generation of primordial germ cells in the mouse embryo. Genes Dev 13, 424-36 (1999).

    2. Chang, C. C., Dearden, P. & Akam, M. Germ line development in the grasshopper Schistocerca gregaria: vasa as a marker. Dev Biol 252, 100-18 (2002).

    3. Chang, C. C., Lee, W. C., Cook, C. E., Lin, G. W. & Chang, T. Germ-plasm specification and germline development in the parthenogenetic pea aphid Acyrthosiphon pisum: Vasa and Nanos as markers. Int J Dev Biol 50, 413-21 (2006).

    參考來源:

    Int. J. Dev. Biol.: Germ-plasm specification and germline development in the par

    相關連結:

    張俊哲博士實驗室

    參考資料: 科景網站
  • 1 0 年前

    我建議你可以從幹細胞那方面的技術著手,或者也可以從dna的複製方面著手

還有問題?馬上發問,尋求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