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發問時間: 藝術與人文詩詞與文學 · 1 0 年前

鶯鶯傳人物解析

各位朋友~~我想要知道鶯鶯傳裏的鶯鶯跟張生的比較...

嗯...說比較也不對...應該是要人物解析吧~~

謝謝各位~~

5 個解答

評分
  • 1 0 年前
    最佳解答

      詳細的人物解析內容請見以下網址http://www.literature.idv.tw/news/n-146.htm   鶯鶯傳人物解析  張生  張生與鶯鶯初次相逢便驚為天人,甚至「幾不自持」,他外表雖然溫文守禮,但人性中醜陋的一面卻不自覺地流露出來,只是掩飾得極好。他積極地送禮巴結紅娘,以表明心跡。表面上張生是因為相思之苦,幾乎要為相思而死,而想要與鶯鶯私會,但實際上卻是因色欲薰心,急切地想得到鶯鶯,所以才假借相思之名以軟化其心,倘若是真誠地要與鶯鶯諦結鴛盟,又何必急於一時呢?因此可得知,張生自一開始便不打算與鶯鶯廝守終身。不久之後,張生以文調及期,又當西去,如果僅僅是趕考,自然不久就會回來,為何還要「愁嘆於崔氏之側」?張生分明是早已知道自己這一去不會再回來了。在兩人分開的期間,他竟將鶯鶯寫給他的信給朋友們看,更可見其自命風流倜儻、炫耀鶯鶯之愛及負心薄悻之本性。最後張生娶了名門淑女,鶯鶯也另嫁他人。之後他前往拜訪鶯鶯遭拒時,卻不顧鶯鶯的丈夫在旁,而「怨念之誠,動於顏色」,將得不到就日夜思念的心態表露無疑,而忘了自己已經是有婦之夫。作者在描寫張生的時候,首先寫他外貌出眾且守禮安分的一面,又寫他救了崔氏母女一家的義舉,表現出來的是一個有為的青年形象。而後又不著痕跡地寫他見了鶯鶯後「幾不自持」、急於到手的舉動,突顯出此人性格中看似矛盾的一面;但其實這並不是矛盾,而是作者善於把人物的性格通過自己的活動去顯現出來。唐朝時士人最大的心願之一便是娶「五姓女」-即五大姓的名門閨秀,這是令仕途飛黃騰達的最好機會。以張生的立場而言,倘若他是個現實主義者,當然不會為了娶鶯鶯而捨棄名門閨秀,所以找了種種藉口,貶低對方以合理化自己的行為。     崔鶯鶯  作者筆下的崔鶯鶯總予人神秘之感,神秘之處在於她的出場,以及她飄忽難以捉摸的某些舉止。故事一開始崔母要求她出來見張生,她卻「久之,辭疾。」推病不肯出來見客;後來崔母發怒,她才「久之,乃至。」出來見客時卻故作不在意,她故意穿著日常服飾不盛裝見客,也不刻意打扮,乃是因其性格「貞慎自保」,以禮教自守,雖然對救她全家一命的張生不無好奇之心,卻不失端凝之態,所表露出來的幽怨之態,更是惹人憐愛!而面對張生的言詞挑逗,亦不假以辭色。由此可見,鶯鶯對傳統的禮教是如何地遵守奉行,但是為何有後來的「自薦枕席之事」呢?原因有三:1.張生「性溫茂,美風容」,論外表是個翩翩佳公子,又「內秉堅孤,非禮不可入」,看似個守禮之人。2.他在鶯鶯一家於普救寺遇難時,動用關係出手搭救,於她有救命之恩,又有崔母若有意似無意的引見之舉,取得長輩的歡心。3.張生頗有文才,曾寫綴春詞二首,深深地打動了鶯鶯。因此,鶯鶯深受張生的吸引,就在婢女紅娘的牽線之下,以「明月三五夜」一詩答應了張生:「待月西廂下,迎風戶半開。拂牆花影動,疑是玉人來。」如此旖旎的詩句,流露出佳人的情意,至此,應該是促成了一段佳話才是,但就在張生欣喜等待迎接鶯鶯到來時,鶯鶯卻擺出了神聖不可侵犯的姿態,而以道德來責備張生,好似澆了一盆冷水,這是矛盾點之一。矛盾之二是,過了不久,鶯鶯卻命紅娘斂衾攜枕而至,而且兩人同赴鴛帳之後,她伏在張生身畔哭泣。鶯鶯的心理轉折可能是:1.鶯鶯本已被張生打動,故題「明月三五夜」相約在西廂,但因禮教觀念深植於心,也怪他不按正常程序求婚,卻想用私會的方式來追求她,所以臨陣反悔,改為責罵。2.雖然她責備了張生,內心卻覺得不忍,加上自己對張生早也傾心,所以再來找他,於是有了自獻之事。3.兩人共赴巫山之後,鶯鶯感到後悔,畢竟這麼做是不合禮教的,所以才會在枕邊哭泣。又過了十餘日,鶯鶯都沒來找張生,這期間想必是在情感與理智之間作掙扎。4.但張生又賦會真詩三十韻來打動她,這次她終究被張生的才華與情意給感動了,又來找他幽會,從此兩人便拋禮俗於不顧,「朝隱而出,暮隱而入」地熱戀起來。作者對鶯鶯的描寫極為細膩,利用一些看似互為衝突的情節,來表現鶯鶯內心的矛盾與掙扎,呈現出像鶯鶯這樣的小女子,是如何地受禮教所綁縛,又是在什麼樣的情形下拋去禮俗於不顧。從一個端莊的閨秀,變成與情人私下歡愛的女子,這其中的轉折,作者交代得非常合情合理,因為鶯鶯並不是與張生一拍即合,共效雲雨之歡,乃是經歷一番內心的掙扎,而現諸於外的,便是一連串令張生費解的舉動。鶯鶯在張生即將離開之際便「已陰知將訣矣」,表現出其知人知己之智,她為了安慰張生忍痛說出這番話:「必也君始之,君終之,君之惠也。則沒身之誓,其有終矣。又何必深憾於此行?然而君既不懌,無以奉寧。」這已是近乎低聲下氣地哀求了!雖然她明知道兩人是沒有結果的,但還抱著一線希望。之後陸續寫了幾封情真意切的信,但仍舊喚不回張生,她也死心了,便另嫁他人,當張生又來找她之時,她寫下一詩表明心跡:「自從消瘦減容光,萬轉千回懶下床。不為旁人羞不起,為郎憔悴卻羞郎。」詩中表示她早已萬念俱灰,生命失去了原有的光彩,而她「為郎憔悴卻羞郎」之因,乃是為「自獻」之事而羞,且替張生的始亂終棄而為他感到羞慚,責怪張生之意甚明。另外她又寫一詩以謝絕:「棄置今何道,當時且自親。還將舊時意,憐取眼前人。」就算張生已另娶他人,鶯鶯最終仍希望他將昔日對她的情意,拿來珍惜現在的妻子,這是何等高尚的胸懷,何等地寬宏大量!作者以詩詞來強化和豐富人物的思想、性格,將鶯鶯人格中光輝美好的一面,完全地展現出來了,相較於張生專為調情所做的會真詩、綴春詞等數首,更可見鶯鶯的高尚與張生的卑俗。  參考看看吧

  • 匿名使用者
    6 年前

    建議您如交友問題或是找婚友社更仔細說明,

    建議你多多查文,這邊可以參考建議搜尋:婚友社聊聊

  • 6 年前

    謝謝李姐的用心安排及對會員後續的服務, 來到李姐這兒已經有一陣子了, 感覺到李姐對會員的關心和用心已經超過生意上的層面了, 從一開始面談感受到李姐的誠心至後來的互動, 就了解到她真的是一個值得信賴的人。 我曾參加過台北的一個婚友社, 感覺相當的不好, 自己似乎變成他們賺錢的工具, 去到那裡就像在應酬, 直到遇上李姐後才知道原來還是有人不計利益的在這塊農地用心耕耘, 只求看到開花結果, 謝謝李姐這些日子以來的照顧!!

    #@@#

    推薦一個不錯的粉絲團

    有很多兩性相處的案例及建議

    也友聯誼,交友,相親的服務

    我覺得很受用

    反正上網瀏覽是免費的

    參考看看囉!

    搜尋 李姐

  • 7 年前

    ※我的紅娘給我建議:多年經驗統計,參加所謂大型聯誼活動,一般條件(外貌中等ˋ身材一般)男士大約8年才會結婚,女士大約5年,永遠都是外型優的吃香.試問你的青春就這麼不值錢?何不集中火力1~2年好好覓得佳偶,過另一段人生.太晚當爸爸媽媽,除了體力吃緊,也容易會有代溝問題

    如果你想知道更多更多看這裡http://ppt.cc/ixfJ

  • 您覺得這個回答如何?您可以登入為回答投票。
  • 1 0 年前

    故事寫的是張生遊於山西的普救寺,正好趕上崔相國夫人攜女兒鶯鶯回長安,也寄居寺中。當地軍人搶掠百姓,張生護衛崔夫人得免於亂。夫人設宴致謝,使鶯鶯出見,張生一見鍾情,後托婢女紅娘寄簡,終至幽會相敘,結果張生始亂終棄,鶯鶯後來另嫁他人。

    就作品主題而言,它刻劃了一個封建社會中的大家閨秀的形象,她在層層禮教的束縛下,追求自由戀愛,但是偏偏受到張生始亂終棄的打擊。當張生擬赴京考試的前夕,已「不復自言其情」,只是「愁歎於崔氏之側」,也就是歡情變薄,熱情轉涼的先兆。所以聰慧多情的她已心知肚明,張生將與她訣別了。但是她的哀怨並沒有形露於色,反而是「恭貌怡聲」的說:「始亂之,終棄之,固其宜矣,愚不敢恨。必也君亂之,君終之,君之惠也。」意思是說彼時私會於禮不合,如若被棄,鶯鶯不敢恨。倘若承蒙不棄,是你的惠愛啊!一席話說得一往情深,也勇於承擔付出愛情的苦果。

    她的癡情苦戀換來的是張生公開鶯鶯的情書,並且揚言:「大凡天之所命尤物也,不妖其身,必妖於人。使崔氏子遇合富貴,乘寵嬌,不為雲為雨,則為蛟為螭,吾不知其變化矣。昔殷之辛,周之幽,據百萬之國,其勢甚厚。然而一女子敗之,潰其眾,屠其身,至今為天下僇笑。余之德不足以勝妖孽,是用忍情。」原來張生始亂終棄的原因,是看待崔小姐是乘富貴,恃寵嬌,興雲作雨的蛇蛟、螭龍,如同殷朝的妲己,周朝的褒姒,既是尤物也是妖孽。張生自愧沒有能耐勝過妖孽,所以只好忍痛割愛了。

    事隔一年多之後,崔小姐委身嫁人了,張生也另有所娶,照理這個故事就此結束了才是,但是不然。有一回張生適巧經過她住的地方,竟然以「外兄」的名義,向鶯鶯的丈夫要求見鶯鶯。崔鶯鶯的處理方式是不見。並賦詞兩首謝絕:「自從消瘦減容光,萬轉千迴懶下床,不為旁人羞不起,為郎憔悴卻羞郎。」、「棄置今何道,當時且自親,還將舊時意,憐取眼前人。」

    張生風姿俊美,然而重色寡情,少女鶯鶯受他喻情詩的挑逗,曾對他深情款款,為他嗚咽含歎。但是當了少婦以後的鶯鶯面對昔日的愛戀激情,作一番沉痛的自省之後,理解固然曾經為愛憔悴,為情而神傷,但是一旦戀夢醒了,徒留枕畔淚痕,那麼過往的情意也似假而非真了。

    無疑的鶯鶯在情竇初開的歲月中,勇敢追求突破禮防的愛,也勇敢的接受不被愛的事實。既長,乃能深明禮防大義,理智的去拒絕不值得愛的男人的挑逗。崔鶯鶯處理感情和婚姻的態度,既不傷己也不傷人,結局平靜和緩的讓愛情流轉,在愛情的世界裡潛藏悲劇的滄桑。

    參考資料:
還有問題?馬上發問,尋求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