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奇摩知識+ 將於 2021 年 5 月 4 日 (美國東部時間) 終止服務。自 2021 年 4 月 20 日 (美國東部時間) 起,Yahoo奇摩知識+ 網站將會轉為唯讀模式。其他 Yahoo奇摩產品與服務或您的 Yahoo奇摩帳號都不會受影響。如需關於 Yahoo奇摩知識+ 停止服務以及下載您個人資料的資訊,請參閱說明網頁。

豆腐 發問時間: 娛樂與音樂音樂古典 · 1 0 年前

田園交響曲賞欣

徵求田園交響曲賞欣!

務必要寫出每一樂章用什麼樂器演奏,且呈現出什麼情境,並寫出聽後感想

嚴禁用下列文章回答

─ 一個『人』與『自然』的觀點 ─

作者:蘇友瑞/psycho

  『人』與『自然』的關係是一個重要的生命價值觀;在東方思想價值體系中,人與自然往往是一種『人企圖溶入自然』的關係;最明顯的就是華人文化中的『逍遙』傾向。另一方面,在西方思想價值體系中,『自然』往往意謂著一個有位格的上帝 ── 一個獨立自主的個體,容許人與之進行對話與爭辯的上帝;於是,人與自然的關係往往帶出一種『人與自然對話』的特色。

  從這樣的一個觀點,我嘗試分享欣賞貝多芬著名的第六號交響曲『田園』。我個人認為,這首交響曲『並沒有具體用音符描述各種田園對象』,我們是透過音樂得到如此的感覺,無以名之,恰好很類似田園風光,故名之為田園。

  貝多芬『有標題』的音樂作品往往只能勉強說是從『一種與標題有關的情緒』出發,而不能說是真正標題音樂。以鋼琴奏鳴曲『悲愴』而論,雖然是貝多芬自訂標題,但是以第二樂章優美的慢板而言,就不像在白描『悲愴』了。同樣的,田園交響曲固然可以如動畫名片『幻想曲』那樣把整個田園風光完全白描出來,然而,以第五樂章後半部那種指向後期風格的第一小提琴十六分之一音符綿延不斷並且與一個富節奏性的對位主題同時進行,這裡就絕對不可能與田園風光有任何白描意含了。

  使用『人與自然』的角度來賞析這首音樂,是基於對貝多芬全部作品的巨觀角度。貝多芬中期作品的確遠比不上後期作品有那麼強的衝突性,一個只有強烈情感卻沒有強烈心靈衝突的貝多芬,中期作品對大自然的觀點必然是『溶入』、『樂以忘憂』的心情,這剛好是田園交響曲的主要情感表達,也是大多數古典音樂愛好者都能聽出來的樂曲意含,無怪動畫『幻想曲』以田野精靈來詮釋這首樂曲。但是,基於西方文化價值系統的深層特性,仍然可以在這首音樂中時時找到『人與自然對話』的可能。

  田園交響曲第一樂章之美,美在木管的生動運用。我們以第一樂章前1分06秒為例:樂章一開始以第一小提琴演奏出第一主題,34.0秒後豎笛開始承接這個主題,35.1秒接著雙簧管承接主題後,完整呈現第一主題,樂團逐漸加強音量到達一個高峰,於是從50.0開始,長笛以一個裝飾音斷斷續續如鳥囀般的面對樂團的合奏。這樣子的樂曲風格,會想成田園風光是很自然的事。

  第四樂章被稱為狂風暴雨,但是它不止有音樂上簡單的激烈音符而己。一開始就使用旋律性很強的連續斷弓之第二小提琴與中提琴當成對位旋律,與第一小提琴的簡單旋律成對比。前者旋律在樂曲中段發展成木管與第一小提琴的對話,後者旋律成為樂團強烈合奏時的基礎音型。參考第四樂章 的音樂範例:從第 4秒開始,就是連續斷弓之第二小提琴與中提琴的對位旋律,而第 7秒開始,就是第一小提琴的旋律。

  這是田園交響曲『很不田園』的部份,也說明了田園交響曲並不是一首白描田園風光的標題音樂。貝多芬固然以優美的第二樂章與輕快的第三樂章充分表達田園式的心境,但是複雜的和聲與對位結構,使第四樂章呈現的是『人』與『自然』因為風暴而產生的對立,充分顯示隱藏在貝多芬田園風格下的心靈是一種人與自然的對話,而非人與自然的融合。

  或者應該這樣說,以貝多芬音樂的特質,即使他想表現閒適的田園風光心情,仍然會加上個人強烈的心靈呼喚。而這種強烈的貝多芬特質,正是表現在田園交響曲偶爾產生的複雜對位法結構與和聲結構。

  第五樂章重新回到溫和的曲風,在這裡,貝多芬一開始呈現出極為單純的愉悅樂念,在第五樂章音樂範例這一樂段剛好正是這個單純的樂念。此樂段一開始就是本樂章的第一主題,這個主題在本樂章的後半段採用十六分之一音符切細主題旋律的作曲技巧,然後帶出一個全新的對位副主題由第一小提琴奏出。這樣複雜的對位作曲法,至少就表現出一種『溫和曲風下隱藏的對立與疑惑』。

  上述所舉音樂範例之演奏版本是DG的貝姆版。貝姆的貝多芬交響曲往往力求情感的獨特性。例如以田園交響曲而論,他絕對不會演奏成白描田園風光,但是也不會演奏到像托斯卡尼尼那樣完全的純粹音樂。可以說,他演奏出田園交響曲的情感,卻不濫情。不過,田園交響曲的詮釋仍以華爾特的演奏為上選,貝姆比起華爾特來說實在缺乏了一些『詩意』。例如我上述『這個主題在本樂章的後半段採用十六分之一音符切細主題旋律的作曲技巧,然後帶出一個全新的對位副主題由第一小提琴奏出。』那一段文字所指的樂段,華爾特的第一小提琴在富節奏性的對位主題使用的音色,明顯要比貝姆更輕柔更連續,相對的貝姆就演奏的比較歡欣雀躍,使用了刻劃比較銳利的斷弓來演奏。比較起來,應以華爾特的詮釋更能掌握貝多芬期待與自然融合的心境。

  於是,透過整首田園交響曲從第一樂章到第五樂章之整體結構,我們主觀性的認為這是潛藏在溫和的曲風下,一種『人』與『自然』的對立,一種『與自然融合』或『與自然對話』的張力。

1 個解答

評分
  • ?
    Lv 7
    1 0 年前
    最佳解答

    芬芳泥土沁心脾 溫馨人情滿鄉野又有一段時日沒聽貝多芬的音樂了,很想他。來自鄉野如我,對鄉野總有一股難以割捨的情懷。大地是人類的母親,自然是先人的導師,而青山綠水永遠是圓顱方趾最好的伴侶!您心裡枯燥煩悶,那青翠樹葉上閃爍晶瑩的露珠將能滋潤您的性靈;您瑣事纏身,精神不繼,那山谷裡的悠悠鳥鳴將使您頓覺清明,潺潺溪水撫慰您心。假使這些都暫時無法親炙,那聽聽貝多芬的田園交響曲也有異曲同工之妙。很少人像貝多芬一樣那般的喜愛大自然,散步是他每日必修的課程,他由此感受到大地的偉大,體驗到人類的卑微,更從這裡激起強烈的創作靈感。中年耳疾日益嚴重之後,更由於躲避人類的異樣眼光,免於與人應對的尷尬,全身投入海寧根的黑森林中或田野間的葡萄架下,有時甚至將鋼琴也「移師」至此,大有以大地為師,以原野為床之意。我讀惠特曼的草葉集,大詩人說:「這些才是你該做的:熱愛我們的土地、太陽和生物。」比惠特曼早生半個世紀的樂聖早已深知自然之可愛可親了。第六交響曲的創作其實是貝多芬對大地孺慕之情的真情流露罷了。樂聖透過這首交響曲希望與我們分享他對大自然的無限喜悅,感受大自然的無窮包容,您千萬不要錯過這場饗宴。這是一首標題音樂,標題還是出自樂聖之手,這是很罕見的,其他如「英雄」、「命運」等都是多事者加上的。但貝多芬也勸聽者千萬不要被標題所限,他希望我們各逞想像,各自描畫個人內心的田園景緻。第一樂章名為「到達鄉村的愉快感受」,大音樂家白遼士這樣描繪他心中的畫,他說:「暮春之際,鄉村裡洋溢著假日歡愉的氣息,一群群鼓起如簧之舌歌唱的飛鳥展翅飛翔,空氣中瀰漫著水氣,忽然一片厚雲從遠處飄來遮蔽了亮麗的光彩,原野產生了迷人的光影變換。一剎那,雲霧又蒸騰而去,田野糝上了萬縷金光,人們的臉上露出了燦爛笑容,初進鄉村的感受親切而歡愉。」聽了這段音樂,你又「看」到了什麼?在您心靈深處當然可以有不同的鄉野風光。第二樂章您可要仔細傾聽,在這裡橫笛幻化成了夜鶯,雙簧管成了婉囀歌唱的鵪鶉,單黃管則是醉人的杜鵑細語。這個樂章名為「溪畔風光」,您聽潺潺流水身邊過,細細微風迎面吹,軟綿綿的草,綠油油的地,大地靜寂又充滿無限生機,徜徉其間那是多麼美好的滋味?游魚戲石,清淺水流,這原是人間勝境!第三樂章是「鄉民歡樂的聚會」,樂聖在此發揮了他的幽默感,他描繪一支鄉村樂隊的快樂演出,其中有一表演者經常在睡夢中演奏,不時打頓,甚至樂器都險些掉了下來。但歡愉的氣息並不因此而稍減,村民依然跳著熱鬧的土風舞,群眾陶醉在曼妙舞曲之間,不知一場暴風雨即將到來。忽然天際雷鳴大起,定音鼓模仿雷鳴之聲很是傳神,驚風急雨忽焉而至,大自然原來還有令人敬畏的一面。狂飆的音樂中彷彿還看得到村民措手不及,慌忙避雨的滑稽模樣。這個樂章名之為「暴風雨」,與第三樂章間是沒有任何停歇的,從一個情境轉至另一個絕然不同的情境,卻沒有露出絲毫的痕跡,樂聖的手法堪稱一流,這就像一個作文高手,您看不到任何起承轉合的苦心經營,仔細分析卻又若合符節,絲絲相扣,大內高手,舉重若輕,一舉手,一投足全是藝術。第五樂章稱之為「牧歌---暴風雨過後的愉快和感恩的情緒」,有人說這一樂章表達樂聖「天人合一」的宗教情操,起先是充滿感恩的虔誠音符,繼而歡愉之氣氛逐漸開展而來,最後匯合成一首快樂的歌,那法國號的吹奏給人空曠遼遠之感,好像替人類與天堂搭起了一座橋。喜悅從心底油然升起,平和的心緒填滿了心胸,象徵人類與大自然的和諧相處。工業革命以來,人類從事大量的生產,自然資源遭受到過度的開發,天然環境被破壞得極為嚴重,人類把自然當成取之不竭,用之不盡的搖錢樹,人成為自然的獵取者。想想我們這一輩童年時代的台灣山光水色是如何的亮麗耀眼,今日的寶島山河又是如何的滿目瘡痍?當我們諦聽這首描繪田園風光的交響曲時,除了陶醉於美妙音符之外,是否也該藉此喚醒人類對大地投注更多的關愛?否則好山好水將永遠是「桃花源」般的空中樓閣,那真是後人的悲哀,現代人的恥辱。

還有問題?馬上發問,尋求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