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小一 發問時間: 社會與文化語言 · 1 0 年前

英文翻譯成中文(急)

How can the death penalty be eliminated if there aren’t enough prisons for prisoners with life sentences?

When states impose a moratorium on capital punishment and need to commute large numbers of death sentences, they all find themselves in the same predicament. They are not sure what to do with all these prisoners. The result is usually a logjam of prisoners in the system with life sentences, without any planned provision for their needs. This poses real political and practical problems. All states that abolish the death penalty must confront these temporary problems, and as a result, there is now considerable expertise in this area.

Also, the number of death row inmates is usually very small compared with the overall prison population. Even in the Russian Federation, which had a comparatively large death row, its over 600 prisoners paled in comparison to the over one million inmates in Russia’s prisons and pre-trial detention centers.

The answer is not to undertake a hasty building program in an attempt to develop separate prisons for these prisons. Life prisoners can safely and constructively be imprisoned alongside other prisoners. The United Kingdom has developed expertise in the field of managing life-sentence prisoners since de facto abolition in 1965. The consensus among British prison workers is that prisoners serving life sentences actually have a stabilising influence upon the general prison population. They tend to develop a routine and are reluctant to jeopardise the possibility of parole.

It is worth recalling that it is society that produces prisoners – and prisons are an integral part of society. We may want to wash our hands of people who have offended – but this has never stopped crime and has only undermined the work of dedicated staff in prisons. It is important for contacts between prisoners and society to remain open, so that ex-offenders may one day reintegrate into life outside the prison walls.

已更新項目:

請勿利用翻譯軟體

拜託 謝謝

3 個解答

評分
  • frank
    Lv 4
    1 0 年前
    最佳解答

    如果沒有足夠空間收容無期徒刑的犯人的話,可以癈除死刑嗎?

    當一些國家想要暫停死刑,同時減輕一堆死刑犯的刑罰時,都會發現陷入尷尬處境。他們不知道該如何安排這些犯人,結果往往是把無期徒刑者與其它犯人關在一起,而且對這些人的需要也未做任何準備。如此,會引發一些政治面及現實上的難題。癈除死刑的國家必須先克服這些過渡性的問題,也因此,現在在這個領域有許多的專門知識。

    同時,死囚的數目佔整體犯人中的比例通常很小,即使是有很多死刑犯的蘇聯,超過600名的死囚與蘇聯境內的監獄和拘留所超過百萬的人犯相較起來,實在是微不足道。

    解決之道,千萬不要急著想在監獄裡再建造獨立的牢房。無期徒刑犯人其實可以安全地、積極地與其它犯人關在一起。英國在1965年實質癈除死刑後,對於無期徒刑犯人的管理也已發展出專門技術。英國監獄工作人員的共同看法是無期徒刑犯人對於一般犯人有穩定作用,因為他們有固定的行為模式,而且絕不希望影響獲得假釋的機會。

    不要忘記,犯人其實也來自同一社會,而監獄也是整體社會的一部份。也許我們不想再管那些犯過錯的人,但是這麼做並無法停止犯罪,只會打擊監獄工作人員的努力。重要的是,讓犯人與社會間仍保持連繫,如此有朝一日,犯過錯的人才有機會再溶入圍牆外的生活

    參考資料: me
  • 1 0 年前

    怎樣能死刑消除如果在那裡給有無期徒刑的已決犯的足夠的監獄嗎? 狀態把延期償付強加給死刑並且需要變換許許多多判處死刑,他們全部發現他們自己在相同的困境內什麼時候。 他們不能確信與所有這些已決犯做什麼。 結果通常是有無期徒刑的在系統裡的已決犯的logjam,沒有任何計畫的他們的需要的規定。 這造成真正的政治和實際問題。 廢除死刑的全部國家必須面對這些暫時的問題,並且因此,在這個領域有現下相當多的專門技能。 此外,與總的監獄人口相比較,死划船同住者的數量通常非常小。 即使在俄聯邦,這有一比較大的死排, 它在俄羅斯與那些超過100萬個同住者相比越過600名已決犯變暗' s 監獄和預試驗的拘留教養所。 答案是不承擔一個急速的大樓計畫試圖為這些監獄發展單獨的監獄。 生活已決犯能安全並且建設性被與其他已決犯並肩監禁。 英國已經在在1965年從實際上的廢除起管理無期徒刑已決犯領域發展專門技能。 在英國監獄工人中間的共識是服務于無期徒刑的已決犯實際上在一般的監獄人口上有穩定的影響。 他們傾向于發展常規並且不願意危及假釋的可能性。 回憶是社會生產已決犯是值得的 - 並且監獄是社會的組成部分。 我們可能想要與已經犯錯誤的人們斷絕關係 - 但是這從未停止犯罪並且只在監獄逐漸損壞奉獻的人員的工作。 適合接觸在已決犯和有效的社會之間重要,前冒犯者有一天能進生活在監獄牆外邊使重新結合。

  • 1 0 年前

    假如是在那裏足够的把爲犯人由無期徒刑送進監獄的話,至於死刑,能被怎么樣才能除去嗎?

    郡强行要求死刑延期,在必須更換許多死刑宣告爲有的時候他們全體注意相同的艱苦的境遇。是否他們應該把這些所有犯人怎么辦不懂好的事。結果無什么樣對他們的需要的打算的準備而不過是出自常規的無期徒刑的系統的犯人的原木的停頓。這個由于真實的政治引起實際的問題。所有郡廢止死刑必須直接面對這些臨時的問題以及其結果在這片地域現在有相當的專業技術。

    另外,死刑犯人棟收容的人的數量普通跟總體監獄人口比較,非常少。在俄羅斯聯邦(那個正有比較地大的死刑犯人棟)一樣,幷且那個超過600個的犯人對超過100萬個的收容的人在俄羅斯監獄和公審教護院比較地顯得蒼白了。

    想使分別的監獄爲這些監獄發展起來結果是回答沒著手匆忙建築程式。生命犯人和其他的犯人排在一起,能被就無問題而以及建設來說監禁。英國在自事實上的廢止以來在1965年管理無期徒刑犯人的場提高專業技術了。是有正使英國的監獄工人的東西之間的輿論對一般監獄人口安定的影響。他們有開發日常的傾向,厭惡把保釋的可能性置于險境的事。

    值得聯想那個作爲發生犯人的社會的事以及監獄是社會對于很重要的一部分。也許我們想洗在記住不快感了的人們的我們的手,但是這個現在爲止不把犯罪留在,漸漸蒸在監獄熱情的職員的工作,幷且是浪費。也許與犯人和社會的接觸正開的事有一天把作爲重要度的下一個,原罪犯再一次對生命在監獄的墻的外面合幷起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沒有把握全對

    參考資料: 一半翻譯網站 一半自己湊
還有問題?馬上發問,尋求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