饅頭 發問時間: 社會與文化語言 · 1 0 年前

誰能幫我翻譯嗎? 20點 急需喔~

請不要用電腦的喔 ~

人工翻譯 謝謝><

Why do you write?

Not long ago ,in the course of clearing some of the excess paper out of my workroom, I opened a filing cabinet drawer I hadn't looked into for years.

In it was a bundle of loose sheets,folded,creased,and grubby ,tied up with leftover string.It consisted of things I'd written in the late fifties ,in high school and the early years of university.

There were scrawled ,inky poems,about snow, despair, and the Hungarian Revolution.

There were short stories dealing with girls who'd had to get married,and dispirited,mousy-haired high-school English teachers-to end up as either was at that time my vision of Hell-typed finger-by-finger on an ancient machine that made all the letters half red.

There I am,then,back in grade twelve,going through the writer's magazines after I'd finished my French composition homework,typing out my lugubrious poems and my grit-filled stories.

(I was big on grit.I had an eye for lawn litter and dog turds on sidewalks.In these stories it was usually snowing damply,or raining; at the very least there was slush.

4 個解答

評分
  • 1 0 年前
    最佳解答

    你為什麼寫作?

    不久之前,在打掃我的工作室將多餘的紙張清出來的時候,我打開了一個多年不曾開啟的文件櫃抽屜。

    在裡面有一疊紙張,有著縐摺、骯髒的痕跡,用剩下的線綁起來。裡面有我在50年代末期、我在高中以及大學初期所寫的東西。

    裡面的詩有著潦草的墨跡,是有關雪、絕望、以及匈牙利改革的詩。

    裡面有簡短的故事,有關已經結婚的女孩、以及沮喪、有一頭灰褐頭髮的高中老師,結局通常如當時我的地獄版本中讓所有字母半紅的古老機器。 (這段不是太順…抱歉!!)

    我在那裡,然後回到12年級,在我結束我的法文寫作功課之後閱讀我的寫作雜誌,打出我過於哀傷的詩以及充滿砂礫的故事。

    (我那時常在故事中使用膽識。我很有鑑識草坪上垃圾以及人行道上狗屎的能力。在這些故事中通常是下著大雪,或大雨,至少會有融雪或泥濘。)

    參考資料: me and dictionaries
  • 1 0 年前

    你為什麼要寫?

    不久前,在從我的工作室清掃一些過多的文件時,我打開了一個我巳數年未查閱過的檔案櫃的抽屜。

    在它裡面是一疊散亂的紙張,摺疊,摺痕,和生蛆的,以殘餘的線繫著。那主要的內容..是我在五十多歲後期所寫的,是在高中和大學的早期中的一些事情。

    有些字跡潦草,墨水寫的詩,關於雪,絕望和匈牙利的革命。

    那是關於當時處理一些必須去結婚的女孩們,和沮喪的,像老鼠-頭髮的中學英文老師的小故事-結果好像他們當時是我地獄敲鍵的幻境,一指一指地敲在一台古老的機器,那使得有一半的字都是紅的。

    我在那裡,然後,再回到十二年級,我打算在我完成了我的法國作文家庭作業之後去修完作家雜誌,打字出我的悲情詩和我滿是沙礫的故事

    我是顆大砂礫。我在人行道上欣賞草地垃圾和狗糞。在這些故事中,它通常正在下潮溼的雪水,或下雨; 至少至少,也有半融的雪泥。

    參考資料: 自己+字典+電子字典
  • 1 0 年前

    為什麼您寫?

    不久前,in 路線清除一些剩餘紙在我的工作室外面, 我打開了我未調查幾年來的文件櫃抽屜。

    在它是捆綁寬鬆板料, 摺疊, 弄皺, 和不潔, 阻塞以我會寫在五十年代,in 高中和早年大學晚期的殘餘string.It 包括的事。

    那裡被潦草地寫了, 墨似的詩, 關於雪、絕望, 和匈牙利革命。

    有短篇小說處理會必須結婚, 並且被氣餒的, 老鼠似頭髮的高中英語老師對結果的女孩因為或者是那時地獄被鍵入的手指由手指我的視覺在使所有信件半紅色的一個古老機器。

    那裡我是, 然後, 在等級十二, 審閱作家的雜誌在我會完成了我的法國構成家庭作業, 鍵入在我的lugubrious 詩和我的沙粒被填裝的故事之外之後。

    (我是大在grit.I 有一隻眼睛為草坪廢棄物和狗turds 在sidewalks.In 它潮濕地通常下□雪的這些故事, 或下雨; 有至少融雪。

    參考資料: 參考別人...
  • 1 0 年前

    翻好了

    你為什麼寫?

    不久前,在清掃一些過度紙期間從我的工作室,我打開了我沒有調查長達數年之久的一個檔案櫥櫃抽屜。

    在它裡面是寬鬆床單的捆,摺疊,摺痕,和生蛆的,繫在與殘餘的線上面。它有了我在遲人中寫的事物五十,在高中和大學的早年中。

    有潦草地寫,墨水的詩,關於雪,絕望和匈牙利的革命事。

    有短故事處理 gi

    參考資料: 網路
還有問題?馬上發問,尋求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