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急!急!我要找哲學概論的報告資料(20點)

我急需以下資料.

1.知識的障礙---批判論

2.知識的理論發展---羅馬時期

(在 " 羅馬時期 " 的時候的 " 知識的理論發展 " )看的懂嗎?

希望有人能幫幫忙,給我資料.....感激不盡!!

1 個解答

評分
  • 1 0 年前
    最佳解答

    謝林哲學簡述

    謝林所處的時代

    生於1775,死於1854,早年謝林身處後康德時期(康德歿於1804,至2004滿兩百年),後批判時期,但是德國啟蒙運動(萊欣Lessing)、狂飆運動(歌德Goethe)接近尾聲,浪漫主義(諾瓦里斯Novalis,克萊斯特Kleist,提克Tieck,施雷葛兄弟August Schlegel and Friedrich Schlegel)方興未艾,科學知識大量累積,晚年謝林又身處社會、政治思想急劇動盪、發展,宗教角色飽受質疑、動搖的十九世紀前半葉,科學實證主義(孔德August Comte)抬頭,而謝林也提倡積極哲學,此種交錯值得思考。

    時代所產生、遺留下的問題,乃是文化史中值得探究的主題,從哲學上來看,啟蒙思維的最後一人乃康德,而康德的批判哲學則對傳統形上學做了深刻徹底的批判、質疑,費希特的知識學意欲取代哲學的名稱、地位,然而,謝林卻從康德、費希特的批判主義出發,重新尋求哲學體系化的可能。

    謝林哲學的特徵

    可由兩方面談此特徵,一乃謝林的常現主題︰絕對、神、體系、自由、歷史,一則為謝林思想發展軌跡,思想分期的劃分變為理解謝林的必要基礎,不過不是唯一基礎。兩項特徵放在謝林長達八十年的生涯(接近六十年的哲學聲名),往往彼此重合,使得哲學分期、階段也往往有主題化的傾向,不過,每個時期所談論的重點固然有所不同,但並不表示不同時期所談的主題彼此推翻。但是,如何在謝林思想變化過程中把握住內容的關連,乃至可能的統一性,往往形成詮釋上的衝突與困難。

    除了主題之外,謝林也有常見的術語︰潛勢,過程,同一與差異,顯然也跟謝林所關注的主題、主題的談論方式緊密相關。

    《論獨斷論與批判論的哲學書信》Philosophische Briefe ber Dogmaticismus und Kriticismus

    「在希臘羅馬的文脈(texts)之中,必須認識你自身的命令(injunction)總是聯繫著另一個必須關照你自身的原則,就是那種關照某人自身的需要而使得德爾菲的格言發生效用。而這在所有的希臘羅馬的文化中是尚未彰顯的,直到柏拉圖的阿西比亞得(Alcibiades I)才被明白的揭示出來。」[4]

    柏拉圖在〈阿西比亞得〉中所彰顯出的兩個議題「知汝自身」和「自我關照」其實便是西方哲學思想發展的兩個核心。傅科從兩種脈絡(contexts)---一、二世紀早期羅馬帝國時期的希臘羅馬哲學,以及在第四、五世紀晚期羅馬帝國時期中發展的基督教精神和修士原則(monastic principles)---來探討自我詮釋學,並企圖從中取得理論和實踐方法(practices)之間關係的均衡。

    自我技術是一種意識的技術,意識的技術的落實(practice)就是所謂的「認識」。因此,我們應該意識到此一技術的存在與此技術相關的知識有關,而此知識又與自我的知識有關。[15]此自我的知識是對自我的認識,是自我對其主體性的意識到。真實自我的顯現竟然是透過自我的捨棄,這對於現代哲學發展進程有著什麼啟示呢?整個哲學史真的是一種自我捨棄的方法學的歷史嗎?傅科在文章末後提到了另一種自我彰顯的方法是十八世紀直到現今的人文科學所採用的技術---表出的技術(techniques of verbalization)---難道沒有可能是一種提醒嗎?是一種對於自我克制倫理學遮蔽的警示嗎?

    自我在自我中彰顯的這個超驗問題透過傅科自我技術的主體詮釋學的反轉,使得長久以來捉襟見肘的超驗哲學有了延續其命脈的方式。超驗自我其實可以透過自我加以直接證實,而不必透過胡塞爾之後的現象學策略。超驗問題屆此不再是一個唯心的虛幻的理論假說,它其實正擺脫了認識論的束縛漸漸的使得自我問題奠基於實踐的倫理學。超驗問題原來是一個實踐的問題。因為哲學發展的某種喪失而誤以為是一個純粹認識論(mere epistemologically)的問題。

    • 登入以對解答發表意見
還有問題?馬上發問,尋求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