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使用者
匿名使用者 發問時間: 藝術與人文歷史 · 1 0 年前

李白和王之渙和張繼是幾年生??.急~急~急~

李白和王之渙和張繼是西元幾年生??

還有王之渙的登鸛雀樓.李白的黃鶴樓送孟浩然之廣陵.張繼的楓橋夜泊裡面的要點是什麼?

2 個解答

評分
  • 1 0 年前
    最佳解答

    李白生於701年(武周長安元年)

    王之渙生於688年(武后垂拱四年)ps.以墓誌銘卒於天寶元年(742年)二月,享年55歲來推測。

    張繼,生卒年不詳(張繼的生卒年,據近人考證,約為西元715-→780年,見三民《大辭典》)。)

    不知道版主是要什麼要的要點呢?以下供參考!!

    登鸛雀樓:就全詩而言,這首詩是日僧空海在《文鏡秘府論》中所說的“景入理勢”。有人說,詩忌說理。這應當只是說,詩歌不要生硬地、枯燥地、抽象地說理,而不是在詩歌中不能揭示和宣揚哲理。象這首詩,把道理與景物、情事溶化得天衣無縫,使讀者並不覺得它在說理,而理自在其中。這是根據詩歌特點、運用形象思維來顯示生活哲理的典範。這首詩在寫法上還有一個特點:它是一首全篇用對仗的絕句。沈德潛在《唐詩別裁》中選錄這首詩時曾指出:“四語皆對,讀來不嫌其排,骨高故也。”絕句總共只有兩聯,而兩聯都用對仗,如果不是氣勢充沛,一意貫連,很容易雕琢呆板或支離破碎。這首詩,前一聯用的是正名對,所謂“正正相對”,語句極爲工整,又厚重有力,就更顯示出所寫景象的雄大;後一聯用的是流水對,雖兩句相對,而沒有對仗的痕迹。詩人運用對仗的技巧也是十分成熟的。( http://bk.baidu.com/view/122176.htm)

    黃鶴樓送孟浩然之廣陵:本詩描寫了李白與孟浩然在風景如畫的黃鶴樓告別。透過寫長江雄偉蒼茫之景來抒發離別惆悵之情。喻守真《唐詩三百首詳析》:本詩大意是樓頭送別,用景物寫出離愁。行人自長江「東」下,所以首句用一「西」字,二句用一「下」字,並且首句標出送別之地是「黃鶴樓」,二句標出送別之時是「三月」,送往之地是「揚州」,結構非常綿密。三句始寫離情,望斷碧山,目送孤帆,行人已去,長江自流。景物可畫,別情難遣。

    楓橋夜泊:這是首記敍夜泊楓橋的景象和感受的詩。首句寫所見(月落),所聞(烏啼),所感(霜滿天);二句描繪楓橋附近的景色和愁寂的心情;三、四句寫客船臥聽古刹鐘聲。平凡的橋,平凡的樹,平凡的水,平凡的寺,平凡的鍾,經過詩人藝術的再創造,就構成了一幅情味雋永幽靜誘人的江南水鄉的夜景圖,成為流傳古今的名作、名勝。此詩自從歐陽脩說了“三更不是打鐘時”之後,議論頗多。其實寒山寺夜半鳴鍾卻是事實,直到宋時仍然。宋人孫覿的《過楓橋寺》詩: “白首重來一夢中,青山不改舊時容。烏啼月落橋邊寺,倚枕猶聞半夜鍾。” 即可為證。張繼大概也以夜半鳴鐘為異,故有“夜半鐘聲”一句。今人或以為“烏啼”乃寒山寺以西有“烏啼山”,非指“烏鴉啼叫。”“愁眠”乃寒山寺以南的“愁眠山”,非指“憂愁難眠”。殊不知“烏啼山”與“愁眠山”,卻是因張繼詩而得名。孫覿的“烏啼月落橋邊寺”句中的“烏啼”,即是明顯指“烏啼山”。(http://163.20.173.1/~t88fh163/poem word/440.htm)

  • Eric
    Lv 6
    1 0 年前

    李白 701-762

還有問題?馬上發問,尋求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