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篇文章不會翻譯,請各位幫忙

這是我一位同學寫的...但是由於有些字太深..我們幾個人也不會翻,希望大家可以幫忙翻譯一下 謝謝,幫我們翻成英文, 內容如下: 瑪莉絲拿著一個背包站在毫無人煙的後門,緊張的看向右邊的巷口,心想著:「他怎麼還沒來?」她著急的看著手錶。 踩水聲從右邊的巷口響起,瑪莉絲看向聲音的來源,看清楚那人的身影,瑪莉絲的臉露出喜悅。 克洛斯特穿著羽毛衣,微喘著氣,深情的看著瑪莉絲,「我來了。」 克洛斯特磁性的聲音讓瑪莉絲的理智頓時失去,不顧母親的反對,偎入克洛斯特的懷裡,「我好想你,克洛斯特。」 「那準備好要走了嗎?」克洛斯特移開瑪莉絲,順道拿走瑪莉絲的行李。 「恩。」瑪莉絲緊張的低下紅透的臉。 ... 顯示更多 這是我一位同學寫的...但是由於有些字太深..我們幾個人也不會翻,希望大家可以幫忙翻譯一下 謝謝,幫我們翻成英文,
內容如下:

瑪莉絲拿著一個背包站在毫無人煙的後門,緊張的看向右邊的巷口,心想著:「他怎麼還沒來?」她著急的看著手錶。
踩水聲從右邊的巷口響起,瑪莉絲看向聲音的來源,看清楚那人的身影,瑪莉絲的臉露出喜悅。
克洛斯特穿著羽毛衣,微喘著氣,深情的看著瑪莉絲,「我來了。」
克洛斯特磁性的聲音讓瑪莉絲的理智頓時失去,不顧母親的反對,偎入克洛斯特的懷裡,「我好想你,克洛斯特。」
「那準備好要走了嗎?」克洛斯特移開瑪莉絲,順道拿走瑪莉絲的行李。
「恩。」瑪莉絲緊張的低下紅透的臉。
突然的,他們身旁的門「碰」的一聲打開,原來是邱爾訶克踹開了門,他的腳還半舉在空中。
吉蕬瑪叼著菸,從屋內的陰暗處走出,冷眼的看著台階下的兩人,她深吸了一口煙,火紅的微光照著吉蕬瑪無情的雙眼,她吐出肺內的煙,抽掉嘴上的煙草,冷冷的說:「你們在做什麼?」
瑪莉絲害怕的靠向克洛斯特,克洛斯特將瑪莉絲擁入懷裡。
「關妳什麼事!」克洛斯特怒視著吉蕬瑪,同時身體轉了九十度,將瑪莉絲護在身旁。
「當然有,因為她是我女兒。」吉蕬瑪緩緩走下台階,邱爾訶克亦步亦趨的走下台階,來到兩人面前。
吉蕬瑪伸手抓住克洛斯特的臉左扳右轉,用一種審視的眼光看著克洛斯特。
克洛斯特馬上打掉吉蕬瑪的手。
吉蕬瑪詭異的笑著,「呵呵呵,不錯,細皮嫩肉的,難怪我女兒會不顧我的反對跟你在一起,呵呵呵……」
「妳在說什麼呀!」克洛斯特帶著瑪莉絲,異常緩慢的走向右邊的巷口。
「攔下他們!」吉蕬瑪大聲喊出。
邱爾訶克撲上去,扒開克洛斯特抱住瑪莉絲的手,拉走瑪莉絲。
「瑪莉絲!」克洛斯特大叫,衝出要奪回瑪莉絲。
吉蕬瑪插入克洛斯特與邱爾訶克之間,盯著克洛斯特,「訶克,用我對你處罰的方式,懲罰我女兒。」
邱爾訶克挑了挑眉,問:「妳是說真的嗎?」
「當然,我來對付這個男的。」吉蕬瑪走向克洛斯特,在他面前約一步的距離站定,突然的,抓住克洛斯特的頭,往自己的方向拉,用自己的唇赴上克洛斯特的嘴。
克洛斯特嚇的開始用力拉開吉蕬瑪的手,離奇的是,吉蕬瑪的手像是吸在克洛斯特的臉上一樣,拔也拔不下來。
一段時間後,克洛斯特的行為從被動轉為主動,他的手抓住吉斯瑪的後腦,將她的頭壓向自己。
兩人頓時陷入狂野的熱吻。
接著來看看瑪莉絲與邱爾訶克這邊,邱爾訶克抓住瑪莉絲的雙肩,雙眼柔情的看著瑪莉絲,但瑪莉絲雙眼透露著內心的恐懼,肩膀顫抖著,雙手捲曲到下巴處。
「別怕,瑪莉絲,我會很溫柔的對待妳的。」邱爾訶克帶著魔性的聲音衝擊著瑪莉絲的耳朵,震的瑪莉絲的喪失理智。
邱爾訶克俯下身,親吻著瑪莉絲,細碎的吻落在瑪莉絲的嘴上,邱爾訶克的手開始不安分的伸向瑪莉絲的背後,雙手伸進她的衣服哩,來回撫摸著瑪莉絲細膩的背。
瑪莉絲的思緒被搗亂到開始意亂情迷,雙手慢慢的攀到邱爾訶克的脖子上,舌頭也開始回應邱爾訶克的挑逗。
「好了,邱爾訶克。」吉蕬瑪突然跳離克洛斯特三步遠的距離,而邱爾訶克也離開了瑪莉絲,來到吉蕬瑪的身邊。
克洛斯特快跑,來到瑪莉絲的身邊,抱住瑪莉絲,看著吉蕬瑪問:「這是怎麼回事?」
吉蕬瑪微笑,說:「傻孩子,這只是一場遊戲,測試你是不是會因為我的反對而離開我的女兒。」
克洛斯特與瑪莉絲驚訝的看著吉蕬瑪,問:「那...那個剛剛的親吻又是怎麼回事?」
「你說那個呀。」吉蕬瑪露出猥褻的笑容,「那也是個測試,不過是為測試說你是不是能讓我女兒『幸』福呀!」吉蕬瑪特別強調「幸」這個字。
克洛斯特與瑪莉絲面面相覷,接著面露欣喜的看向吉蕬瑪。
「謝謝伯母。」「謝謝媽。」
克洛斯特拿起掉落在地的雙人行李,牽起瑪莉絲的手,走向右邊的巷口。
吉蕬瑪偎入邱爾訶克的懷哩,微笑的看著兩人離去的身影,高興的說:「終於看到女兒能找到自己的幸福了。」
「呵呵,這不就是妳想見得嗎?」邱爾訶克一樣看向巷口。
2 個解答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