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問時間: 社會與文化語言 · 1 0 年前

急~請各位大大幫忙翻譯英文文章 (20點)

有些是專有名詞可能會看不懂

不要用翻譯軟體的

感謝!

Media as conversation

Over the twentieth century the media became increasingly conversational. They learned to mimic speech styles and genres from ordinary life and to stage a variety of forms of talk. Interactive styles in media talk and format address viewers-listeners as conversation partners. In advertisements, political oratory, or newsprint the world is full of personae who bid to talk with us. Such discourse can have conversational markers such as ‘turn-taking, turn-packaging, indications of mutual knowledge, and paralinguistic features’ (Myers 1994: 113). What Malinowski called ‘phatic communion’ - the rituals of staying in touch - is certainly found in radio, TV, and advertising voices: ‘and now this’; ‘don’t touch that dial!’; ‘you pay only $15.99’; etc. the discourse formats of broadcasting are rarely elevated oratory delivered to whom it may concern, but eyeball-to-eyeball attempts at personal relationships.

A lingering question is the legitimacy of such conversation. Is there something pathological about conversations in which the participants cannot hear each other talk or even know of each other’s existence? Or is this the essence of capitalist ideology, pretending to call out an individual subject via a manufactured form of mass address? Or are there potentials for genuine social communion at a distance?

3 個解答

評分
  • PJ
    Lv 5
    1 0 年前
    最佳解答

    在20世紀期間 媒體(內容和敘事方式)逐漸變淂更加口語化.

    他們學會了去模仿日常生活中的言談方式或種類

    並形成各種不同形式的談話(節目).

    媒體談話或形式中的互動模式將觀眾或聽眾當作是交談的夥伴.

    全世界各地的廣告,政治脫口秀或新聞刊物中 充斥著想和我們對話的各式人等.

    諸如此類的溝通方式會包含些口語化的徵兆比如

    ”turn-taking,turn-packaging,(我猜應該是輪番說話或交鋒或是插話) 雙關語(indicationa of mutual knowledge)及變異語言徵象”(Myers 1994:113)

    Malinowski所謂的”phatic communion”—保持聯繫的儀式—確實可在廣播電視或廣告中聽到. “

    包括"現在這個","別轉台","只要付15.99元"等等 這種廣播中的話語形式

    很少是真的要傳達什麼攸關重要的口語訊息,不過是一般人際關係中眼神交會的嘗試罷了.

    這種(媒體中的)口語化模式很顯然地延伸出一個問題.

    這種參與(節目)者在聽不到其他人說或甚至不知道對方存在的對話模式是否存在著某種狂熱?

    或者資本主義意識形態的忠實信徒假裝以個人名義call in實際則是代表龐大的生產體系發言?

    或者這種習於隔空對話的社群 真有存在的潛在可能?

    這個文章討論的題目挺嚴肅的 以下是我翻譯完之後的大意歸納

    就是在討論近代媒體中 語言形式愈來愈口語化 愈來愈媚俗

    甚至粗俗 不雅 或是談話方式 內容上的毫無意義

    有在批判現在流行的談話性或call-in call-out節目的意味

    PS phatic communion算是語言學的一種專有名詞或說法

    好像指的是因特殊溝通目的而形成的一種外人無法了解的語言或溝通方式(我是查語言學資料 看到英文解釋)

    參考資料: 相關語言學網站
  • 1 0 年前

    媒體當做交談

    在二十的世紀之上,媒體變成逐漸會話。 他們對模擬的演講風格學習和來自平常的生活的類型和舉行多種形式的談話。 互動風格以媒體談話和格式住址觀眾-聽者當交談合夥。 在廣告,政治的演講或新聞用紙中,世界充滿人物該和我們說話誰競標。 如此的談話能讓會話的作記號的人如此當做’拿旋轉的,旋轉-包裝,指示

    參考資料: 網頁
  • 1 0 年前

    媒介作為交談

    在20世紀期間媒介變得越來越會話。 他們學會仿造講話樣式和風格從普通的生活和演出談話的各種各樣的形式。 交互式樣式在媒介談并且格式化地址觀察者聽眾當交談夥伴。 在廣告、政治講說術或者新聞用紙世界是出價與我們談話的充分的人。 這樣演講可能有會話標誌例如`轉動採取,相互知識的轉動包裝,徵兆和paralinguistic特點』 (梅爾思1994:113)。 什麼Malinowski稱`phatic聖餐』 -儀式保持聯繫-在收音機,電視和給一定被找到聲音做廣告: `和現在這』; `不接觸那個撥號盤! 』; `你只支付$15.99』; 等廣播演講格式很少是被提供的被舉起的講說術敬啟者,但是眼珠對眼珠試圖在私人關係。

    一個拖延問題是這樣交談合法。 有沒有事病理性關於參加者不能互相聽見談話甚至知道彼此的存在的交談? 或者這資本家思想體系精華,假裝召集一個單獨主題通過許多地址的一個製作的形式? 或者有沒有在真正社會聖餐的潛力在遠處?

還有問題?馬上發問,尋求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