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使用者
匿名使用者 發問時間: 藝術與人文歷史 · 1 0 年前

朱一貴事件的詳情

我要完整一點的

要有朱一貴事件起源.經過.結果

要很完整

盡量多一點

3 個解答

評分
  • 思維
    Lv 4
    1 0 年前
    最佳解答

    1721年「鴨母王」朱一貴舉兵抗清,爆發一次大規模的民變,震動全台,也驚動大清朝廷。

    統計,大大小小的抗官民變估計有116次之多,若以規模較大者來算,也有73次的民變。從這樣的記錄來看,顯然台灣俗諺所說的「三年一小反,五年一大亂」還不夠形容其程度。如果再將60次的械鬥一併觀察,那就更令人目不暇給了。

    連雅堂在《台灣通史》中說:「夫台灣之變,非民自變也,蓋有激之而變也」。此意甚明,沒有「官逼」,自然就沒有「民反」。清代台灣官治腐敗,有其結構性因素:清室統治台灣採不信任態度,派到台灣的官吏以任期三年為限,且早期只能單身上任,不得攜眷前往,因此官吏皆視赴台為畏途,來台官吏不存久居之心,視台灣為傳舍,心不在焉,遇事推諉。文官在台兩年多剛熟悉環境就要調走了,因此這些急著想回家的官吏在台時便表現了所謂「訓練過的無能」(trained incapacity)的官僚毛病。再加以天高皇帝遠,所以在台官吏容易苟且貪臧,上下其手。此外,又因清代任官採「迴避」制度,所以本地人不得任本地官,派到台灣的官吏都是外地人,然而他們不懂閩南話和客家話,在台灣除了「無福[福州人]不成衙」之外,他們起用懂本地話的人做衙吏、做爪牙,因此台灣吏治一直敗壞不堪。即使到了19世紀中葉,一位任台灣兵備道的徐宗幹都不客氣的說:「各省吏治之壞,至閩而極,閩中吏治之壞,至台灣而極。」台灣真的成為貪官污吏的集散地。

    於是,清代民間罵官的俗話出了不少,例如─「官不驚[怕]你散[窮],鬼不驚你瘦」、「一世做官,三世絕」、「一世官,九世牛,三世寡婦」、「三年官,兩年滿」、「交官散[窮],交鬼死,交好額[富人]做乞食[乞丐],交縣差吃了米」。在腐敗的吏治下,社會的階級對立就更加明顯,誠如台灣俗話說的「作惡作毒,騎馬轆鱷;好心好行,無衫通穿」,那些「無衫通穿」

    的底層社會的人,到了走投無路時,只好鋌而走險,投入一波波的抗官民變中。

    除了吏治敗壞之外,台灣民變之多,還有一個社會結構的因素使然,那就是扮演著重要角色的遊民。這些「遊民」,許多是由中國大陸偷渡來台的單身漢「羅漢腳」,他們無家室、無恆產、無固定工作,隻身一人謀生。這群人在社會的夾縫中生統計,大大小小的抗官民變估計有116次之多,若以規模較大者來算,也有73次的民變。從這樣的記錄來看,顯然台灣俗諺所說的「三年一小反,五年一大亂」還不夠形容其程度。如果再將60次的械鬥一併觀察,那就更令人目不暇給了。

    連雅堂在《台灣通史》中說:「夫台灣之變,非民自變也,蓋有激之而變也」。此意甚明,沒有「官逼」,自然就沒有「民反」。清代台灣官治腐敗,有其結構性因素:清室統治台灣採不信任態度,派到台灣的官吏以任期三年為限,且早期只能單身上任,不得攜眷前往,因此官吏皆視赴台為畏途,來台官吏不存久居之心,視台灣為傳舍,心不在焉,遇事推諉。文官在台兩年多剛熟悉環境就要調走了,因此這些急著想回家的官吏在台時便表現了所謂「訓練過的無能」(trained incapacity)的官僚毛病。再加以天高皇帝遠,所以在台官吏容易苟且貪臧,上下其手。此外,又因清代任官採「迴避」制度,所以本地人不得任本地官,派到台灣的官吏都是外地人,然而他們不懂閩南話和客家話,在台灣除了「無福[福州人]不成衙」之外,他們起用懂本地話的人做衙吏、做爪牙,因此台灣吏治一直敗壞不堪。即使到了19世紀中葉,一位任台灣兵備道的徐宗幹都不客氣的說:「各省吏治之壞,至閩而極,閩中吏治之壞,至台灣而極。」台灣真的成為貪官污吏的集散地。

    於是,清代民間罵官的俗話出了不少,例如─「官不驚[怕]你散[窮],鬼不驚你瘦」、「一世做官,三世絕」、「一世官,九世牛,三世寡婦」、「三年官,兩年滿」、「交官散[窮],交鬼死,交好額[富人]做乞食[乞丐],交縣差吃了米」。在腐敗的吏治下,社會的階級對立就更加明顯,誠如台灣俗話說的「作惡作毒,騎馬轆鱷;好心好行,無衫通穿」,那些「無衫通穿」

    的底層社會的人,到了走投無路時,只好鋌而走險,投入一波波的抗官民變中。

    除了吏治敗壞之外,台灣民變之多,還有一個社會結構的因素使然那就是扮演著重要角色的遊民。這些「遊民」,許多是由中國大陸偷渡來台的單身漢「羅漢腳」,他們無家室、無恆產、無固定工作,隻身一人謀生。這群人在社會的夾縫中生統計,大大小小的抗官民變估計有116次之多,若以規模較大者來算,也有73次的民變。從這樣的記錄來看,顯然台灣俗諺所說的「三年一小反,五年一大亂」還不夠形容其程度。如果再將60次的械鬥一併觀察,那就更令人目不暇給了。

    2007-12-10 00:53:46 補充:

    清代台灣官治腐敗,有其結構性因素:清室統治台灣採不信任態度,派到台灣的官吏以任期三年為限,且早期只能單身上任,不得攜眷前往,因此官吏皆視赴台為畏途,來台官吏不存久居之心,視台灣為傳舍,心不在焉,遇事推諉。文官在台兩年多剛熟悉環境就要調走了,因此這些急著想回家的官吏在台時便表現了所謂「訓練過的無能」(trained incapacity)的官僚毛病。

    2007-12-10 00:54:20 補充:

    再加以天高皇帝遠,所以在台官吏容易苟且貪臧,上下其手。此外,又因清代任官採「迴避」制度,所以本地人不得任本地官,派到台灣的官吏都是外地人,然而他們不懂閩南話和客家話,在台灣除了「無福[福州人]不成衙」之外,他們起用懂本地話的人做衙吏、做爪牙,因此台灣吏治一直敗壞不堪。即使到了19世紀中葉,一位任台灣兵備道的徐宗幹都不客氣的說:「各省吏治之壞,至閩而極,閩中吏治之壞,至台灣而極。」台灣真的成為貪官污吏的集散地。

    2007-12-10 00:54:38 補充:

    文武官員倉皇逃往澎湖,7天之內全台幾乎陷入朱一貴之手。朱軍浩浩蕩蕩開入府城後,「鴨母王」朱一貴被奉為「中興王」,他戴著通天冠,穿黃袍,執玉笏,築台受賀,祭告天地列祖列宗及延平郡王,國號「大明」,年號「永和」,並大封群臣,飭令全體兵民蓄髮,恢復明制。

    然而,在大封群臣之後不久,因為利益分配不均,朱一貴與杜君英之間引發內鬨,開始自相殘殺。杜君英率領他的客家隊伍北走,所到之處,搶殺劫掠,屠殺閩南人,半線(彰化)以北多被蹂躪。5月中,下淡水(今屏東)兩岸的客家居民豎起「大清義民」旗幟來反擊朱一貴勢力,演變成閩客械鬥。

    2007-12-10 00:55:18 補充:

    於是,清代民間罵官的俗話出了不少,例如─「官不驚[怕]你散[窮],鬼不驚你瘦」、「一世做官,三世絕」、「一世官,九世牛,三世寡婦」、「三年官,兩年滿」、「交官散[窮],交鬼死,交好額[富人]做乞食[乞丐],交縣差吃了米」。在腐敗的吏治下,社會的階級對立就更加明顯,誠如台灣俗話說的「作惡作毒,騎馬轆鱷;好心好行,無衫通穿」,那些「無衫通穿」

    的底層社會的人,到了走投無路時,只好鋌而走險,投入一波波的抗官民變中。

    2007-12-10 00:56:08 補充:

    除了吏治敗壞之外,台灣民變之多,還有一個社會結構的因素使然,那就是扮演著重要角色的遊民。這些「遊民」,許多是由中國大陸偷渡來台的單身漢「羅漢腳」,他們無家室、無恆產、無固定工作,隻身一人謀生。這群人在社會的夾縫中生存,尚未生根,成為社會的邊緣人(marginal),在長期艱苦中自然培養出社會學所說的「層級意識」(level cons-ciousness),彼此感染,成為「原始的反叛者」。

    2007-12-10 00:56:19 補充:

    羅漢腳與羅漢腳之間,因同境相憐,無形中發展出特殊感情,於是歃血為盟,結拜兄弟(台灣社會結拜風氣很盛,有其歷史背景)。結拜後類似血親的關係,成為台灣社會中一股力量。所以,這種集結一氣的遊民,有很長的一段時間構成台灣民變的主導力量。台灣淪入滿清統治的37年後(1721年)的朱一貴事件,其參與的份子中,就有80%都是遊民。

    2007-12-10 00:56:38 補充:

    朱一貴原籍福建漳州,於1716年(清康熙55年)來台灣,曾擔任低層役吏,不久被革職,居於羅漢門(今高雄縣內門鄉),養鴨為業,在地方上廣結善緣,任俠好客,人稱「鴨母王」。民間還傳說他訓練鴨子可以齊步走路。

    1720年(清康熙59年),台灣知府王珍攝理鳳山縣事,將政令委於次子,大肆課徵糧稅,民眾怨聲載道。平日地方官吏只知自肥,駐台兵丁更腐化不堪,民怨已深。朱一貴平日不滿王珍的苛政,遂於1721年3月,與他的一批好友黃殿、李勇、吳外、吳定瑞等50餘人在黃殿家中結盟,共商抗清大計。

    2007-12-10 00:56:51 補充:

    大家奉朱一貴為主,以其姓朱,認為是明代皇帝的後裔,以此來號召鄉里。在「大元帥朱」的紅旗下,招集群眾約1000多人,聚集岡山一帶。同時,南部另一股民變的領袖杜君英,也前來約同舉事。杜君英原為廣東客家人,1707年來台耕種。因被告以濫砍林木,為躲避官府追拿,逃入下淡水檳榔林(在今屏東縣),糾集地方上客家籍的種地庸工1000人,以「清天奪國」旗號,準備攻搶台灣府庫。恰逢朱一貴也正要起事,乃相聯繫,兩股力量結合,聲勢因此壯大。各鄉民眾多人響應,人數增加到2萬多人。

    2007-12-10 00:57:03 補充:

    4月23日,反抗軍開始與官兵接觸,朱一貴攻佔台灣府城(台南),杜君英攻下鳳山縣,北路又有其他的民變首領賴地、張岳等人豎旗響應。戴著清朝紅頂子的

    5月初,滿清當局派南澳總兵藍廷珍、水師提督施世驃(施琅的兒子)1萬8000名部隊抵台鎮壓。16日安平一戰,反抗軍開始節節敗退,最後朱一貴在逃到溝尾庄(今台南佳里附近)時,被鄉民縛綁送官。杜君英也次第兵敗就獲。朱一貴被捕後,仍有其他如阿里山、水沙連(今南投魚池)等地的抗清勢力仍在與清軍抗衡,但最後皆告失敗。1722年2月23日,朱一貴、杜君英等人在北京被處死,距離起兵,剛好屆滿一年。

    2007-12-10 00:57:17 補充:

    綜觀朱一貴事件,具有典型的「官逼民反」的抗官性質,此外,朱一貴以「興明覆清,光復漢土」為號召,因此也具有以民族意識為動力的民族鬥爭的性格。然而若以民族鬥爭的觀點來論,在事件爆發後,人民之中卻出現另一種打著「大清義民」旗幟的「義民」,與朱一貴的反抗軍對立。如果純粹以民族主義的立場來思考問題,則「義民」們恐怕難逃「漢奸走狗」之詬,但是歷史的本質應該沒有這麼單純。表面上,「義民」似乎是站在清朝外來政權的一邊,但如果從社會的意義來觀察,其中尚有「階級對立」或「族群對立」的意涵。

    2007-12-10 00:57:31 補充:

    前者意味著一群已經在台灣定居下來、擁有家業的人,為了保住既有的生活利益,不惜與威脅他們既有利益的遊民組合(官府稱為「賊」)相對抗,因此,與其說他們幫外來政權,不如說他們是基於一種安於現狀、害怕改變的心理所作的選擇。這種心理,在台灣歷史上,從荷蘭時期到現在都一直存在於台灣住民之中,因此他們自然會與統治者站在一邊;如果再從族群的觀點看,以閩南人為主體的朱一貴軍隊,與客家子弟的杜君英陣營雙方反目成仇,讓南部的客家人大感威脅,所以六堆等地立刻結合成客家籍的自衛組織,以保衛鄉土,形成閩客對決。客家人團體既然與閩南人為主體的反抗軍對立,自然就靠到官府這邊當起「義民」了。

    2007-12-10 00:57:50 補充:

    朱一貴事件從開始的抗官民變,最後演變成閩客分類械鬥,對往後台灣社會閩客之間的仇恨也產生影響,直到19世紀二○年代(道光年間),台灣貢生林師聖調查:「其禍自朱逆[按指朱一貴]叛亂以至於今,仇日似結,怨日已深,治時閩欺粵,亂時粵侮閩,率以為常,冤冤相報無已時。」

    當然,統治當局的分化、威脅、利誘,也必然會出現許多「義民」。藍廷珍來台鎮壓反抗時,他的堂弟藍鼎元隨軍來台,幫藍廷珍寫了一篇〈告台灣民人〉檄文,號召台灣人民勿「從賊」,並要求人民在清朝官軍上岸之日,家家戶外書寫「大清良民」以示效順合作,一概不被妄殺,若能鳩集鄉壯殺賊來歸,即為「義民」,當可論功行賞。統治當局伎倆,或許也發揮了一些分化的作用?

    2007-12-10 00:58:15 補充:

    【基本參考資料】

    ◆謝國興,《官逼民反─清代台灣三大民變》,1993,台北,自立報系出版部。

    ◆張菼,《清代台灣民變史研究》,台灣銀行台灣研究叢刊104。

    ◆劉妮玲,〈遊民與清代台灣民變〉,載《台灣風物》32卷1-2期。

    ◆藍鼎元,《平台紀略》。

    ◆錦繡出版社編輯部,《台灣全記錄》,1990,台北,錦繡出版社。

    ◆林偉盛,〈清代台灣分類械鬥發生的原因〉,收於張炎憲等編《台灣史論文精選》,1996,台北,玉山社。

    ◆丁光玲,《清代台灣義民研究》,1994,台北,文史哲出版社。

    ◆孔立等著,《清代台灣史研究》,1986,廈門大學出版社。

    ◆南兵和,《台灣義民》,1981,台北,著者印行。

    網路資料:

  • 匿名使用者
    5 年前

    到下面的網址看看吧

    ▶▶http://*****

  • 匿名使用者
    7 年前

    杜君英是廣東省潮州府閩南人,率領的是潮州府閩南墾民。詳見維基百科[杜君英]或[朱一貴事件]!

還有問題?馬上發問,尋求解答。